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41
(2019-04-10, 02:50)MaxC 提到︰   「哼... ...那種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領錢辦事,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事情。」其中一個刺客回嘴道。他壓抑住剛才驚懼的神情,作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我們啊,只需要把握眼前看的到的東西就可以了,就算沒有『稜鏡光』對我也沒差。」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知道艾爾雷德這個人,但對他的作為不以為然。「我才不想要一把年紀了還為別人而活呢。」

  「你說『領錢辦事』?所以是有人派你們來的囉?」艾爾雷德不為所動,從話語中聽出對方的來歷,並反問道。由於慌荒方才的建議,這次他並沒有表現出激烈的語氣。
  「那又如何?」刺客手中的短刀隨意地拋上拋下,也不像是要朝你們攻擊。「不過我們也不是很喜歡殺人啦,只要你不要再靠近那座高原,我可以保證不會照三餐來拜訪你們... ...」

  相較於這名刺客的滔滔不絕,身旁的同伴則是從頭到尾一語不發,不但沒有放輕戒備,反而重新握緊手中的刀刃。

光是聽到『領錢辦事』四字,舞孃身上的紋章便慢慢從染紅起來了。
究竟是對比較早時想像的『最初心人族其實只是別種族所造的道具』越來越似而感到氣憤,還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唯利是圖的傢伙』而無明火起?她不想深究了。
總之,她越來越不爽便是。

(2019-04-11, 22:09)leftflower 提到︰ 「那為什麼——不能接近那座高原?」

「恐怕他們在各種原因下,什麼都不會回答。」當紋章光轉化到紫紅色時,她這樣道。「而我只猜到,我們往後可能會對心人族有很大改觀。」
同時看著兩名刺客的反應,自己都重新進入戒備狀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2019-04-10, 05:45)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見刺客們並不是可以友善溝通的對象,二話不說舉起右手向下一按;一隻泥手拔地而起欲將話多的刺客壓制在地。
「這種就別浪費時間了吧。」李洱的語氣中雖然沒有不悅,卻少了平時的溫柔。

  泥手竄地而出,刺客見狀,急忙往後一跳。但可能是忙著說話吧,這次他的動作慢了一步,泥手在空中將他攔截,並直接一掌將他壓在地上。「嗚... ...」

  「... ...哼。」然而,刺客卻發出冷笑,即使仍被壓制著。「你顧著聽我講話,忽略了我兄弟的行動吧!」
  「李洱!小心!」艾爾雷德大喊。不知何時,另一名刺客已經欺近李洱身前,揮出手中的刀刃。而被壓住的刺客也用空出的手擲出短刀,擾亂李洱的視線。

  「喝!」然而,短刀並沒有達成它的使命。正當它要飛往目標時,白光一閃,伴隨著金屬敲擊聲,轉眼間已經被擊落。是艾爾雷德。儘管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仍利用比較長的劍身,阻止了兩名刺客的合體攻勢。然而,他也來不及替李洱擋住剩餘的那把利刃... ...



引用︰戰鬥簡報:
  1. 李洱壓制成功,多話刺客所有檢定-2
  2. 安靜刺客攻擊
  3. 多話刺客支援安靜刺客,6/4=1.5,結果+1
  4. 艾爾雷德干擾安靜刺客,7/4=1.75,結果-1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跑啊!
2d6+1 → 4[3, 1] + 1 5砍砍
2d6-2 → 8[3, 5] - 2 6支援砍砍
2d6+1 → 6[3, 3] + 1 7干擾砍砍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2019-04-13, 15:15)MaxC 提到︰   「... ...哼。」然而,刺客卻發出冷笑,即使仍被壓制著。「你顧著聽我講話,忽略了我兄弟的行動吧!」
  「李洱!小心!」艾爾雷德大喊。不知何時,另一名刺客已經欺近李洱身前,揮出手中的刀刃。而被壓住的刺客也用空出的手擲出短刀,擾亂李洱的視線。

  「喝!」然而,短刀並沒有達成它的使命。正當它要飛往目標時,白光一閃,伴隨著金屬敲擊聲,轉眼間已經被擊落。是艾爾雷德。儘管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仍利用比較長的劍身,阻止了兩名刺客的合體攻勢。然而,他也來不及替李洱擋住剩餘的那把利刃... ...

果然是變成了這樣——看著驟然暴起的刺客,紫髮少女皺著眉並這麼暗自嘀咕。
而她也喜歡這樣,小小聲嘀咕嘀咕的。

「不,我輩一直注意著你們。」略顯沈悶的說著,慌荒那濃妝豔抹的大眼睛不滿的瞥著一旁的地面,而幾乎是同時,她那白皙的手則是從衣服的縫隙之中抽出了另一柄刀刃,一樣是厚實的小刀刃。

一語不發的把刀刃一翻,慌荒卻不是將手中的兇器扔出。
一道寒光閃過,反倒是少女懷中抱著的大袋子上被割出一條裂縫,而與此同時,慌荒也迅速的甩動手臂把整個大袋子連同裡頭滿滿的毬果朝著李洱和青年的中間扔去。

而因為袋子上已經被割出了一個大口子,所以裡頭大小不一的毬果也在飛行的途中散落到了地上。
如果還有等等,那便只撿回一個吧,一邊思索著,慌荒一邊選擇了和刺客相反的方向——她轉頭拔腿便朝著被壓住的刺客跑去。

「快叫你的夥伴冷靜下來,我輩也會叫老爺爺把這個鬆了。」在離著被壓住的青年一步遠的地方,慌荒輕聲細語。
雖說她手上握著刀。
擲骰結果

2d6 → 4[3, 1] 4協助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面對突如其來的刀刃李洱並不訝異;他早料想到聲東擊西可能性,所以反手取下背上的翹棍使之化為利刃,將緩慢成行的劍尖抵在數秒後刺客咽喉的位置靜靜等待。
擲骰結果

2d6 → 7[2, 5] 7你太甜了
2d6 → 6[1, 5] 6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另一邊,紋章快通紅的沙羅沙已經完成了她的魔法。

「形成。雷波.短勁。」

沒等大家的意見與反應,已經一個雷擊向活跳跳那個射去!

擲骰結果

2d6+1 → 10[4, 6] + 1 11閃電魔法攻擊安靜刺客(集中火力手加減)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2019-04-15, 23:41)leftflower 提到︰ 「不,我輩一直注意著你們。」略顯沈悶的說著,慌荒那濃妝豔抹的大眼睛不滿的瞥著一旁的地面,而幾乎是同時,她那白皙的手則是從衣服的縫隙之中抽出了另一柄刀刃,一樣是厚實的小刀刃。
一語不發的把刀刃一翻,慌荒卻不是將手中的兇器扔出。
一道寒光閃過,反倒是少女懷中抱著的大袋子上被割出一條裂縫,而與此同時,慌荒也迅速的甩動手臂把整個大袋子連同裡頭滿滿的毬果朝著李洱和青年的中間扔去。
而因為袋子上已經被割出了一個大口子,所以裡頭大小不一的毬果也在飛行的途中散落到了地上。
如果還有等等,那便只撿回一個吧,一邊思索著,慌荒一邊選擇了和刺客相反的方向——她轉頭拔腿便朝著被壓住的刺客跑去。
「快叫你的夥伴冷靜下來,我輩也會叫老爺爺把這個鬆了。」在離著被壓住的青年一步遠的地方,慌荒輕聲細語。
雖說她手上握著刀。
(2019-04-19, 12:55)須臾哀歌 提到︰ 面對突如其來的刀刃李洱並不訝異;他早料想到聲東擊西可能性,所以反手取下背上的翹棍使之化為利刃,將緩慢成行的劍尖抵在數秒後刺客咽喉的位置靜靜等待。
(2019-04-20, 13:21)天宮零介 提到︰ 另一邊,紋章快通紅的沙羅沙已經完成了她的魔法。
「形成。雷波.短勁。」
沒等大家的意見與反應,已經一個雷擊向活跳跳那個射去!

  「什... ...」艾爾雷德的即時反應,還有慌荒為干擾視線投出的毬果使刺客瞬間楞了一下,可能是沒想到你們居然如此有默契。而李洱沒有放過這一瞬間的空檔,趁著對方的注意力分散,馬上抽出了撬棍,刀刃伸出,直指向刺客的咽喉,化解了這場攻勢。

  而,我方的攻勢還沒結束。沙羅沙在沒有人干擾的情況下順利的完成魔法,一發閃電又快又準確的飛向才剛急停下的刺客。「!?」雖然對方仍即時注意到了,但,方才離這麼遠都閃不掉,更何況是距離如此近的現在呢?
  「嗚嗚嗚... ...」伴隨一陣悶哼,便刺客癱軟在地。「可惡... ...」

  「哎... ...」他被壓住的同伴搖了搖頭,見情況已無法翻盤,不禁發出一道絕望的嘆息。「呵,做這種行業我也早就知道有一天會遇到這種事的。」他苦笑道。「隨便你們怎麼處置吧。」看著用刀指著他的慌荒。「是我們失敗了。」



第一個骰子丟錯,記成被壓住那個

戰鬥結束,你們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擲骰結果

2d6-2 → 7[1, 6] - 2 5跑啊!(跑不掉)
2d6 → 4[2, 2] 4跑啊!(重來)
2d6 → 10[4, 6] 10閃閃電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2019-04-21, 03:04)MaxC 提到︰  「什... ...」艾爾雷德的即時反應,還有慌荒為干擾視線投出的毬果使刺客瞬間楞了一下,可能是沒想到你們居然如此有默契。而李洱沒有放過這一瞬間的空檔,趁著對方的注意力分散,馬上抽出了撬棍,刀刃伸出,直指向刺客的咽喉,化解了這場攻勢。

  而,我方的攻勢還沒結束。沙羅沙在沒有人干擾的情況下順利的完成魔法,一發閃電又快又準確的飛向才剛急停下的刺客。「!?」雖然對方仍即時注意到了,但,方才離這麼遠都閃不掉,更何況是距離如此近的現在呢?
  「嗚嗚嗚... ...」伴隨一陣悶哼,便刺客癱軟在地。「可惡... ...」

  「哎... ...」他被壓住的同伴搖了搖頭,見情況已無法翻盤,不禁發出一道絕望的嘆息。「呵,做這種行業我也早就知道有一天會遇到這種事的。」他苦笑道。「隨便你們怎麼處置吧。」看著用刀指著他的慌荒。「是我們失敗了。」

稍微查覺到了後方的騷動——於是慌荒轉身。
看著癱軟在地的青年,慌荒若有所思著、接著又把身體轉了回去。
果然有些神秘的把戲,生活就會方便許多——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如此想著,慌荒先是稍微擺弄了一下自己的衣裳,緊接著她便並起雙腿在被壓住的青年面前蹲了下來。

撐著臉,紫髮少女一直以來都是喜歡老實、誠實、肯聽人說話的人。
雖說本來是希望他能讓他的夥伴安靜下來,不過眼下似乎也不需要了。

「這種懺悔一樣的話跟我輩說幹嘛呢?我輩可不要殺你。」總之,從剛剛就想問你們一些事——纖長的手指一邊敲著厚實小刀的柄,慌荒想了想便又開口,「是誰讓你們來的?不希望我們登上山的原因又是什麼?」

簡單的拋出了疑問,慌荒倒是沒有很想動腦筋思考怎麼處置他們——明明是自己衝上來的,卻還要讓別人來想怎麼處置——這樣簡直就是讓人困擾的小孩子。
真是太讓人困擾了,而慌荒從不做讓自己困擾的事。

哦?等等。
或許讓他們重新收集一大袋毬果也不賴,如此思索著,慌荒若有所思。

對了。
「我輩叫做慌荒。」眨了眨眼睛,慌荒這麼說。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我們能做到什麼地步?」李洱一面再造出泥手控制到下的刺客一面向艾爾雷德詢問,不過這句話大多是偽要使多話的刺客正確的理解自己的處境而說的。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聽到對方認輸,沙羅沙才冷靜點來。
「如果可以我都希望留活…雖然這樣做很多方面而言很危險。」
拿村子的人當人質、窮追不捨的捅我們一刀、甚至玉石俱焚…這段空擋沙羅沙想到的分支太多了,一時三刻根本解釋不完,也不能在此時直接說出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2019-04-23, 15:03)leftflower 提到︰ 「這種懺悔一樣的話跟我輩說幹嘛呢?我輩可不要殺你。」總之,從剛剛就想問你們一些事——纖長的手指一邊敲著厚實小刀的柄,慌荒想了想便又開口,「是誰讓你們來的?不希望我們登上山的原因又是什麼?」
簡單的拋出了疑問,慌荒倒是沒有很想動腦筋思考怎麼處置他們——明明是自己衝上來的,卻還要讓別人來想怎麼處置——這樣簡直就是讓人困擾的小孩子。
真是太讓人困擾了,而慌荒從不做讓自己困擾的事。
哦?等等。
或許讓他們重新收集一大袋毬果也不賴,如此思索著,慌荒若有所思。
對了。
「我輩叫做慌荒。」眨了眨眼睛,慌荒這麼說。

  「... ...好,我就老實說出來吧。」刺客坦率的回答。「我們只是受一個女人所託,來這裡堵人而已。」
  「特徵還蠻明顯的,是個戴著眼鏡,長著貓耳的年輕女人。好像是別的大陸的種族的樣子。」
  「她要幹嘛我也不太清楚啦,」刺客翻了翻白眼。「我們一向都是『在哪裡、打幾隻』,有給報酬就好了。畢竟我們這種工作很多委託人都很複雜,要問原因的話問不完的,我也沒興趣管。」

  「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 ...」艾爾雷德皺著眉頭,仔細盯著刺客說話時的表情,得出了這個結論。「我印象中... ...他們叫『貓耳族』吧?」
  「不行... ...我想不出她為甚麼要阻止我。他們根本不需要『稜鏡光』啊,會是私怨嗎?」艾爾雷德抓了抓頭。「... ...我不記得我有得罪過像那樣的人。」

(2019-04-24, 12:20)須臾哀歌 提到︰ 「我們能做到什麼地步?」李洱一面再造出泥手控制到下的刺客一面向艾爾雷德詢問,不過這句話大多是偽要使多話的刺客正確的理解自己的處境而說的。
(2019-04-24, 21:13)天宮零介 提到︰ 聽到對方認輸,沙羅沙才冷靜點來。
「如果可以我都希望留活…雖然這樣做很多方面而言很危險。」
拿村子的人當人質、窮追不捨的捅我們一刀、甚至玉石俱焚…這段空擋沙羅沙想到的分支太多了,一時三刻根本解釋不完,也不能在此時直接說出來…

  「我不是很想花太多時間在這裡。」艾爾雷德往高原望了望。照他之前所說,不趕快趕上山就要再等一整天了。
  「其實... ...」方才倒下的刺客終於開了口。「你如果放開我們,我們就會撤退,甚麼都不會做。」
  「我們已經知道你們是很難對付的目標,也沒有非得一拼生死的動機。」相較於同伴坦然的態度,這名刺客則還在設法謀求生路。

  「剛才想必你們也知道了,就算你們身在暗處偷襲,或是搞小動作,也戰勝不了我們。如果你們能知難而退那是最好了。」艾爾雷德用眼角餘光瞄向操控著泥手的李洱。「不過,控制這雙手的人不是我。」言下之意,就是讓你們做決定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