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61
(2019-05-05, 03:00)須臾哀歌 提到︰ 為了誰?李洱的行動並不是特別為了誰;這是最合理的行動,排除威脅、確保往後的路程-至少到山上為止不會有後顧之憂。
所以,為了誰?「我們,為我們能安全地上山。」
(2019-05-06, 22:18)MaxC 提到︰ 「二十金幣... ...你要幹嘛?」當李洱用泥手舉起兩人,兩名刺客都不禁露出慌張的神色。「唔... ...」但見自己無法抵抗,兩人又馬上沉靜下來,只留下一臉凝重。或許在思考等一下如何活命吧?

  「... ...唉。」艾爾雷德搖搖頭。「我不會因為是同族就多辯護甚麼的。請繼續吧。我們實在應該出發了。」
  「不過,聽到你們願意認為大家都是人,實在讓我備感安慰。能和你們共事真是太好了。」他朝著沙羅沙笑了笑。「另外,沙羅沙小姐,請讓我看看妳的傷口。」艾爾雷德到沙羅沙面前,並稍微彎下腰來(因為他比較高)。

比起刺客可以獲得多少報酬,慌荒更在意老人的回答。

我們,他居然說我們。
老人的回應讓紫色頭髮、金色雙眼的少女睜大了她引以為傲的眸。
於是是她有所囁嚅——她在短短的一愣後便皺起眉毛、瞇起眼睛,並如此喃喃低語,

「您搞錯了。」

慌荒是這麼說了一句,然後便自顧自地往前——她是慌荒、那位是艾爾雷德與沙羅沙、這位是李洱。
他們彼此互不相知己、僅僅是有淡淡的理解,但是老人卻能說出她的行動是為了『我們』。

「您可以說是為了自己,那麼不論如何我輩也不會對您有所不滿。」踢、踏,慌荒越過一顆松果來到沙羅沙和艾爾雷德附近,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沉下臉來的刺客們、又看了看李洱,「但往後別再把我輩納入您捍衛自己的道理的理由之中,就如同我輩即使看見艾爾雷德與沙羅沙受傷,我輩也只會說出我輩沒有陷入危機、也沒有受傷,因為我輩不是他們。」

所以她不會說,她絕對不說。
轉過頭去,慌荒注意到了艾爾雷德站到了沙羅沙身前,似乎是在檢查她的傷口——而他應該也受著傷。

看著眼前的兩人,慌荒想了一會才插話,「我輩沒有布絹可以壓住傷口,不過如果是簡單的傷口處理,我輩也能幫忙。」
她是這麼說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9-05-06, 22:18)MaxC 提到︰   「... ...唉。」艾爾雷德搖搖頭。「我不會因為是同族就多辯護甚麼的。請繼續吧。我們實在應該出發了。」
  「不過,聽到你們願意認為大家都是人,實在讓我備感安慰。能和你們共事真是太好了。」他朝著沙羅沙笑了笑。「另外,沙羅沙小姐,請讓我看看妳的傷口。」艾爾雷德到沙羅沙面前,並稍微彎下腰來(因為他比較高)。
「呀…麻,麻煩你了…」
雖說對面是老人家,靠這麼近很難不緊張起來。

(2019-05-06, 23:06)leftflower 提到︰ 「您搞錯了。」
(中略)
「您可以說是為了自己,那麼不論如何我輩也不會對您有所不滿。」踢、踏,慌荒越過一顆松果來到沙羅沙和艾爾雷德附近,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沉下臉來的刺客們、又看了看李洱,「但往後別再把我輩納入您捍衛自己的道理的理由之中,就如同我輩即使看見艾爾雷德與沙羅沙受傷,我輩也只會說出我輩沒有陷入危機、也沒有受傷,因為我輩不是他們。」

所以她不會說,她絕對不說。
轉過頭去,慌荒注意到了艾爾雷德站到了沙羅沙身前,似乎是在檢查她的傷口——而他應該也受著傷。

看著眼前的兩人,慌荒想了一會才插話,「我輩沒有布絹可以壓住傷口,不過如果是簡單的傷口處理,我輩也能幫忙。」
她是這麼說的。
沙羅沙還算是知道正常冒險世界的普遍信條—『對敵人仁慈等於對自己殘忍』。
不過眼前的慌荒,總是覺得她很冷酷。

「再者…我…異國…價值觀…錯…錯放…」只是一秒之間,沙羅沙的眼神突然變得空洞…直視她的慌荒與艾爾雷德也看得很清楚…


恭喜(?)慌荒踫到沙羅沙劇情線(大噓)
沒特別的話大概下一篇文便會回過神來的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祝好運。」伴隨著一聲響指,兩隻巨大的泥手便將刺客們扔向長石鎮,目的當然不是殺戮,僅是想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讓他們遠離這個隊伍。
不過,或許也有參雜些許想讓他們吃點苦頭的報復心態。

(2019-05-06, 23:06)leftflower 提到︰ 我們,他居然說我們。
老人的回應讓紫色頭髮、金色雙眼的少女睜大了她引以為傲的眸。
於是是她有所囁嚅——她在短短的一愣後便皺起眉毛、瞇起眼睛,並如此喃喃低語,
「您搞錯了。」
慌荒是這麼說了一句,然後便自顧自地往前——她是慌荒、那位是艾爾雷德與沙羅沙、這位是李洱。
他們彼此互不相知己、僅僅是有淡淡的理解,但是老人卻能說出她的行動是為了『我們』。
「您可以說是為了自己,那麼不論如何我輩也不會對您有所不滿。」踢、踏,慌荒越過一顆松果來到沙羅沙和艾爾雷德附近,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沉下臉來的刺客們、又看了看李洱,「但往後別再把我輩納入您捍衛自己的道理的理由之中,就如同我輩即使看見艾爾雷德與沙羅沙受傷,我輩也只會說出我輩沒有陷入危機、也沒有受傷,因為我輩不是他們。」
所以她不會說,她絕對不說。

搞錯了?捍衛自己的道理?李洱無法明白慌荒所要表達的意思,但他認為這妝容奇特的少女似乎對自己是獨立的個體這件事很執著。

「你當然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但是,在你接受艾爾雷德的委託時,便包含在[我們]的範疇之中了。ˊ這是不變的事實。」

「艾爾雷德,二十金幣算是...沙羅沙?」不願在此事上多琢磨,李洱岔開話題想解答往後仍有刺客機率,卻聽到沙羅沙恍惚的語句。
擲骰結果

2d6 → 11[5, 6] 11飛向宇宙;浩瀚無垠!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呀!沒有事!老毛病…老毛病…」沙羅沙發現有人叫自己後,便連忙回過神來,想一下話題…

「二十金幣?很像比我們的多一點吧?」
雖然剛才在酒吧沒問十五金幣是個人還是合計—反正習慣沙羅沙大概只會象徵性收一個金幣留念,但如果計算方法一樣的話,剛給丟的刺客們收的比這邊都高是沒錯。

「嘛,個人而言有比重要的東西便是…即管說我古怪吧。這早就習慣了說。」


人家決不是那些所謂『豆腐心靈』喔…只是有個蠻易被點中的死穴…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19-05-07, 01:40)天宮零介 提到︰ 「再者…我…異國…價值觀…錯…錯放…」只是一秒之間,沙羅沙的眼神突然變得空洞…直視她的慌荒與艾爾雷德也看得很清楚…

「嗯?」看著眼前的沙羅沙,是歪著臉的慌荒若有所思。
沙羅沙剛剛好像說了些什麼,看起來也不太正常——就好像說話的人不是她一般。

於是慌荒靈活的退了一步,因為她既不懂眼前的人為何如此、也不知道她表達了什麼、甚至不清楚她是不是沙羅沙。
所以少女不想離她這麼近。

(2019-05-09, 22:28)須臾哀歌 提到︰ 「你當然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但是,在你接受艾爾雷德的委託時,便包含在[我們]的範疇之中了。ˊ這是不變的事實。」

看著大概沒理解自己想表達什麼的老人,慌荒沒有回話,只是轉而低著臉看了看手上的毬果。
老人應該是來自一個人們無法單獨存活、又或是大家的想法都必須是一致的世界吧,因為老人做了自己的選擇卻說是為了大家——那個明明彼此各有所思、互不了解,卻被他束縛在一起的大家。

那與這個臨時組成的團體所代表的表面意義是不一樣的,如此思索、慌荒眨了眨眼睛。
「您與我輩有不同的想法。」最後,是慌荒把玩了一下毬果並這麼說。

(2019-05-10, 07:28)天宮零介 提到︰ 「呀!沒有事!老毛病…老毛病…」沙羅沙發現有人叫自己後,便連忙回過神來,想一下話題…

注意到沙羅沙回過神了,於是慌荒便再次站近了一些。
她沒有刻意提問,只是用大大的雙眼盯著沙羅沙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2019-05-09, 22:28)須臾哀歌 提到︰ 「祝好運。」伴隨著一聲響指,兩隻巨大的泥手便將刺客們扔向長石鎮,目的當然不是殺戮,僅是想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讓他們遠離這個隊伍。
不過,或許也有參雜些許想讓他們吃點苦頭的報復心態。

  「甚麼,難道你想... ...」還沒等刺客說完,泥手便如投石機一樣,將他們拋射出去,兩人以高速穿過樹冠層,雖由於遮蔽的緣故看不到他們最後的落點,但從勢頭來看想必不會太近。

(2019-05-07, 01:40)天宮零介 提到︰ 「呀…麻,麻煩你了…」
雖說對面是老人家,靠這麼近很難不緊張起來。
(2019-05-06, 23:06)leftflower 提到︰ 看著眼前的兩人,慌荒想了一會才插話,「我輩沒有布絹可以壓住傷口,不過如果是簡單的傷口處理,我輩也能幫忙。」
她是這麼說的。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這裡就讓我來吧。」艾爾雷德微笑對慌荒道。

  「雖然出血不少,不過也不是特別嚴重的傷口。」端詳了片刻後,艾爾雷德恢復站姿,將劍高舉。「我不像你們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不過我也是有些本領的。我的劍不僅只是個傷人的武器,在灌注了我的力量後,它也可以化作治癒的光芒。」

  透明的劍身開始泛出淡淡的白光,如水晶燈一樣。「請不要閃躲。」如此說著,艾爾雷德便往沙羅沙受傷的左肩斬去。
  隨著一陣如同擾動風鈴的清響,劍身從左肩斜斜斬入,通過軀幹,再從右側腰部切出。留下一道發亮的軌跡。
  沙羅沙並沒有感到任何痛楚,只覺得一陣冰涼穿過身驅,被砍過的地方也沒有任何外傷,相反的,左肩的血止住了,傷口也已經開始癒合。

  「不好意思冒犯了。等等在山屋休息一晚應該就可以完全復原。」
  「靠著這個能力,我這個到處冒險的人才能活到這個歲數。」一邊說著,他抓著劍身,往自己的傷口刺去。從盔甲的縫隙可以看到,心人族似乎沒有血紅素,他的傷口流出的是清澈如水的體液,或許真的就是水也說不定。大概也是他們皮膚如此蒼白的原因吧。
  「不過,它每天的能量是固定的,也就是說我並不能無限制的治療你們,所以還是請儘量避免受傷。」劍身的光芒再度黯淡,沙羅沙身上發亮的軌跡也消失了。

(2019-05-09, 22:28)須臾哀歌 提到︰ 「艾爾雷德,二十金幣算是...沙羅沙?」不願在此事上多琢磨,李洱岔開話題想解答往後仍有刺客機率,卻聽到沙羅沙恍惚的語句。
(2019-05-10, 07:28)天宮零介 提到︰ 「呀!沒有事!老毛病…老毛病…」沙羅沙發現有人叫自己後,便連忙回過神來,想一下話題…
「二十金幣?很像比我們的多一點吧?」

  「至於金幣的事嘛,我這個人不做買凶這種事情,所以並不太清楚這類事業的行情。只是二十金幣在我們這裡的確算是很多錢。」
  「從冒險家的角度來看一般來說有一定危險性的任務大概是十金幣,我認為水晶高原上的危險性更高一點所以加了50%。不過他們居然付了二十金幣,我想不是買凶本來就比較貴,就是殺掉我對他的利益真的不小吧。」艾爾雷德解釋道。這方面的事可能要找回消失在天際的某兩人才會清楚了。



沙羅沙和艾爾雷德HP+2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驚了,是天生牙(大噓)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19-05-11, 18:17)MaxC 提到︰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這裡就讓我來吧。」艾爾雷德微笑對慌荒道。

  「雖然出血不少,不過也不是特別嚴重的傷口。」端詳了片刻後,艾爾雷德恢復站姿,將劍高舉。「我不像你們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不過我也是有些本領的。我的劍不僅只是個傷人的武器,在灌注了我的力量後,它也可以化作治癒的光芒。」

這真的是比泥手、大火、憑空消失、閃電還要方便——眨了眨睜的溜圓的金色雙眼,看著艾爾雷德展示特技的慌荒內心有些騷動。
能夠使傷口癒合、能夠使正受疼痛侵蝕的人們得到救贖的這份力量不禁讓她想起了故鄉的摯友。

在故鄉的南方大地上,慌荒的神是象徵著豐饒與生命力,而她的摯友便有向神祈禱的能力。
她本來——或許是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慌荒像是貓一樣地眯起雙眼——紫髮的少女本來也想學的,不過自己沒有才能,也沒有信仰。
要如何能相信神明這種不可視之物?思索著,慌荒只是順著從傷口滴出的透明液體瞧。

最後她想了想並只是點點頭,「我輩知道了,我輩會努力的不受傷。」跳躍了幾步,慌荒一邊說著一邊來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到了最前頭,她靜靜地轉過了臉卻不說話,就像是一隻貓想往前走卻停頓,又好似再偷偷的聽。

她喜歡錢。
因為錢能買許多的麵包。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2019-05-11, 18:17)MaxC 提到︰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這裡就讓我來吧。」艾爾雷德微笑對慌荒道。

  「雖然出血不少,不過也不是特別嚴重的傷口。」端詳了片刻後,艾爾雷德恢復站姿,將劍高舉。「我不像你們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不過我也是有些本領的。我的劍不僅只是個傷人的武器,在灌注了我的力量後,它也可以化作治癒的光芒。」

  透明的劍身開始泛出淡淡的白光,如水晶燈一樣。「請不要閃躲。」如此說著,艾爾雷德便往沙羅沙受傷的左肩斬去。
  隨著一陣如同擾動風鈴的清響,劍身從左肩斜斜斬入,通過軀幹,再從右側腰部切出。留下一道發亮的軌跡。
  沙羅沙並沒有感到任何痛楚,只覺得一陣冰涼穿過身驅,被砍過的地方也沒有任何外傷,相反的,左肩的血止住了,傷口也已經開始癒合。

  「不好意思冒犯了。等等在山屋休息一晚應該就可以完全復原。」
  「靠著這個能力,我這個到處冒險的人才能活到這個歲數。」一邊說著,他抓著劍身,往自己的傷口刺去。從盔甲的縫隙可以看到,心人族似乎沒有血紅素,他的傷口流出的是清澈如水的體液,或許真的就是水也說不定。大概也是他們皮膚如此蒼白的原因吧。
  「不過,它每天的能量是固定的,也就是說我並不能無限制的治療你們,所以還是請儘量避免受傷。」劍身的光芒再度黯淡,沙羅沙身上發亮的軌跡也消失了。


  「至於金幣的事嘛,我這個人不做買凶這種事情,所以並不太清楚這類事業的行情。只是二十金幣在我們這裡的確算是很多錢。」
  「從冒險家的角度來看一般來說有一定危險性的任務大概是十金幣,我認為水晶高原上的危險性更高一點所以加了50%。不過他們居然付了二十金幣,我想不是買凶本來就比較貴,就是殺掉我對他的利益真的不小吧。」艾爾雷德解釋道。這方面的事可能要找回消失在天際的某兩人才會清楚了。

「這是...這裡的魔法?特殊的道具?」李洱的注意力被這個概念矛盾的能力完全抓住,著迷的推敲原理、研究艾爾雷德的劍。

「啊,失禮了。」但是逐漸西斜的陽光刺入好奇心旺盛的老人眼中,提醒著他時間有限:「對方應該很在意阻止你這件事,日後還會有刺客的可能性看來不低,我們趕緊出發吧。」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2019-05-11, 18:17)MaxC 提到︰   「雖然出血不少,不過也不是特別嚴重的傷口。」端詳了片刻後,艾爾雷德恢復站姿,將劍高舉。「我不像你們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不過我也是有些本領的。我的劍不僅只是個傷人的武器,在灌注了我的力量後,它也可以化作治癒的光芒。」

  透明的劍身開始泛出淡淡的白光,如水晶燈一樣。「請不要閃躲。」如此說著,艾爾雷德便往沙羅沙受傷的左肩斬去。
  隨著一陣如同擾動風鈴的清響,劍身從左肩斜斜斬入,通過軀幹,再從右側腰部切出。留下一道發亮的軌跡。
  沙羅沙並沒有感到任何痛楚,只覺得一陣冰涼穿過身驅,被砍過的地方也沒有任何外傷,相反的,左肩的血止住了,傷口也已經開始癒合。

  「不好意思冒犯了。等等在山屋休息一晚應該就可以完全復原。」
  「靠著這個能力,我這個到處冒險的人才能活到這個歲數。」一邊說著,他抓著劍身,往自己的傷口刺去。從盔甲的縫隙可以看到,心人族似乎沒有血紅素,他的傷口流出的是清澈如水的體液,或許真的就是水也說不定。大概也是他們皮膚如此蒼白的原因吧。
  「不過,它每天的能量是固定的,也就是說我並不能無限制的治療你們,所以還是請儘量避免受傷。」劍身的光芒再度黯淡,沙羅沙身上發亮的軌跡也消失了。

剛才的斷片、再回神、中途聽到艾爾雷德說別閃。結果沙羅沙比起沒閃,比較似是反應不來。
不過還好。傷口,總算合攏了。
「Shephy…」 被斬完反而能療傷,她不禁驚訝起來了。

(2019-05-14, 22:00)須臾哀歌 提到︰ 「這是...這裡的魔法?特殊的道具?」李洱的注意力被這個概念矛盾的能力完全抓住,著迷的推敲原理、研究艾爾雷德的劍。

「啊,失禮了。」但是逐漸西斜的陽光刺入好奇心旺盛的老人眼中,提醒著他時間有限:「對方應該很在意阻止你這件事,日後還會有刺客的可能性看來不低,我們趕緊出發吧。」

「這種同時具備療傷力量的武器型魔法物品,在我的見聞中可是相當相當鮮見。」沙羅沙嘗試回答李洱,但知道的『能恢復生命的武器』很多都是傳奇物。實際看見有效的,十根指頭—也許五根—之內能數盡。
「——已經包括現在親身體檢的唯一這把。」

至於心人族那異於正常概念的『人體』,沙羅沙反而聯想到一名『異界老友』。
反正每個新到的世界都是一個知識衝擊—她是如此想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2019-05-16, 12:11)天宮零介 提到︰ 「這種同時具備療傷力量的武器型魔法物品,在我的見聞中可是相當相當鮮見。」沙羅沙嘗試回答李洱,但知道的『能恢復生命的武器』很多都是傳奇物。實際看見有效的,十根指頭—也許五根—之內能數盡。
「——已經包括現在親身體檢的唯一這把。」
至於心人族那異於正常概念的『人體』,沙羅沙反而聯想到一名『異界老友』。
反正每個新到的世界都是一個知識衝擊—她是如此想的。
(2019-05-14, 22:00)須臾哀歌 提到︰ 「這是...這裡的魔法?特殊的道具?」李洱的注意力被這個概念矛盾的能力完全抓住,著迷的推敲原理、研究艾爾雷德的劍。
「啊,失禮了。」但是逐漸西斜的陽光刺入好奇心旺盛的老人眼中,提醒著他時間有限:「對方應該很在意阻止你這件事,日後還會有刺客的可能性看來不低,我們趕緊出發吧。」

  「算是一種特殊的鍛造方式吧。把自己的魔力注入裝備,就可以製成特殊的魔法道具。不過會出現甚麼每個人都不一樣,而我的就是這個『治癒劍』。」艾爾雷德自豪的將劍舉起,透明的劍身在金黃的陽光下熠熠生輝。「鎮內有間能打造這種武器的鍛造場,你們很幸運的是裡面的師傅還沒老死,有興趣的話結束任務時可以去看看。不過你們這種異界生物的魔力和我們可能不太一樣,所以我不能保證能成功做出成品,就算有,能力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成品也不一定能符合你們預期,我建議當成賭博就好。」

  「總之,現在的要緊事是上山,我們趕緊出發吧。」說完,艾爾雷德便領著眾人,走出森林。

[圖︰ pexels-photo-1028225.jpeg](請無視那個樓梯w)

  走出造林地後,一行人登上水晶高原。高原低處的環境舒適,路途上也沒有甚麼艱險。沿路上只有山豬、山羊之類的普通獸類。若不是艾爾雷德事先提醒,實在很難聯想到這是一座危機四伏的地方。但從低矮的草皮、隨處可見的風剪樹,仍暗示著這裡風勢的強勁,以及可能暗藏的危險。
  隨著海拔的攀升、太陽西斜,沿路的植被漸漸稀疏、氣溫也漸漸轉冷,冷冽的風也開始颳起。就在你們開始呼出白霧時,前方亮起了燈火。「嗯,雖然晚了一點,不過我們趕上了。」眼前出現一棟木製的小屋,以及黃澄澄的花海。
  這裡位於背風面,因此強風的影響有限,也難怪艾爾雷德會說這是在水晶高原中段以上少數適合人居的地方。敲了門後,不一會兒,山屋的主人便出來迎接。

  「你可終於來了,再差一點可就要凍僵在外頭囉。」山屋的主人是個看上去年齡較艾爾雷德大些的老人。和艾爾雷德戰士型的身材不同,山屋主人的身體看上去很結實,屬於精壯的體型,像是農人一樣。大概是長年在山中居住所練就的吧。「你們便是艾爾雷德帶來的旅伴吧?我叫山德,歡迎來到寒舍。」他退到一旁讓出空間,示意你們進屋。



你的血統決定武器能力!
黑暗大卡池!歐洲非洲一試便知!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