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71
(2019-05-17, 03:13)MaxC 提到︰  「鎮內有間能打造這種武器的鍛造場,你們很幸運的是裡面的師傅還沒老死,有興趣的話結束任務時可以去看看。不過你們這種異界生物的魔力和我們可能不太一樣,所以我不能保證能成功做出成品,就算有,能力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成品也不一定能符合你們預期,我建議當成賭博就好。」

  「總之,現在的要緊事是上山,我們趕緊出發吧。」說完,艾爾雷德便領著眾人,走出森林。


  走出造林地後,一行人登上水晶高原。高原低處的環境舒適,路途上也沒有甚麼艱險。沿路上只有山豬、山羊之類的普通獸類。若不是艾爾雷德事先提醒,實在很難聯想到這是一座危機四伏的地方。但從低矮的草皮、隨處可見的風剪樹,仍暗示著這裡風勢的強勁,以及可能暗藏的危險。
  隨著海拔的攀升、太陽西斜,沿路的植被漸漸稀疏、氣溫也漸漸轉冷,冷冽的風也開始颳起。就在你們開始呼出白霧時,前方亮起了燈火。「嗯,雖然晚了一點,不過我們趕上了。」眼前出現一棟木製的小屋,以及黃澄澄的花海。
  這裡位於背風面,因此強風的影響有限,也難怪艾爾雷德會說這是在水晶高原中段以上少數適合人居的地方。敲了門後,不一會兒,山屋的主人便出來迎接。

  「你可終於來了,再差一點可就要凍僵在外頭囉。」山屋的主人是個看上去年齡較艾爾雷德大些的老人。和艾爾雷德戰士型的身材不同,山屋主人的身體看上去很結實,屬於精壯的體型,像是農人一樣。大概是長年在山中居住所練就的吧。「你們便是艾爾雷德帶來的旅伴吧?我叫山德,歡迎來到寒舍。」他退到一旁讓出空間,示意你們進屋。

在前方豎起耳朵聽著的慌荒一邊等著一邊聽著──她並不討厭為了娛樂而進行賭博的感覺,倒不如說很有意思。
不過,或許是因為她根本沒有閒錢,所以從沒玩過,如果這並不會使的她傾家蕩產,那她說不定會去艾爾雷德說的那家店舖看看。
因為......在那家不用錢的酒吧之中,她其實省下了不少錢。

沿路走著,慌荒是想摸摸山豬、慌荒也想摸摸山羊,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她也注意到了與家鄉不同的自然景觀,不過卻不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意思。
直到變得有些冷了,她才把步伐變緩並呼出一口溫熱的氣。

「好冷。」看著不遠處的燈火,住在南國的少女蒼白的臉頰在寒風中才隱約看出她也有血色。

等到艾爾雷德敲門,等到慌荒看見了健壯的老人、並且聽到他的問候,少女這才小小地踏了幾步腳。
「你好,山德。」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少女繼續說,「我輩的名字叫慌荒。」

雖說記得老人曾說過他離群索居,但是為什麼住在這裡呢?本來是想這麼問的,不過猛然一聽又感覺像是在責怪他人住的遠一樣。
所以好奇的慌荒又想了想,「這裡好冷,為什麼不住在山下呢?」啪搭啪搭的進屋前,慌荒先是拍了拍長襪上的塵土,然後她是這麼問的。
因為這裡真的好冷,如此想著的慌荒呼出了一口白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2
(2019-05-17, 03:13)MaxC 提到︰   「算是一種特殊的鍛造方式吧。把自己的魔力注入裝備,就可以製成特殊的魔法道具。不過會出現甚麼每個人都不一樣,而我的就是這個『治癒劍』。」艾爾雷德自豪的將劍舉起,透明的劍身在金黃的陽光下熠熠生輝。「鎮內有間能打造這種武器的鍛造場,你們很幸運的是裡面的師傅還沒老死,有興趣的話結束任務時可以去看看。不過你們這種異界生物的魔力和我們可能不太一樣,所以我不能保證能成功做出成品,就算有,能力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成品也不一定能符合你們預期,我建議當成賭博就好。」
「很像很有趣的樣子。如果造出有趣東西來應該不錯。」比起期待要什麼,沙羅沙看似對不穩定性有所興趣…?

引用︰  「總之,現在的要緊事是上山,我們趕緊出發吧。」說完,艾爾雷德便領著眾人,走出森林。

  走出造林地後,一行人登上水晶高原。高原低處的環境舒適,路途上也沒有甚麼艱險。沿路上只有山豬、山羊之類的普通獸類。若不是艾爾雷德事先提醒,實在很難聯想到這是一座危機四伏的地方。但從低矮的草皮、隨處可見的風剪樹,仍暗示著這裡風勢的強勁,以及可能暗藏的危險。
  隨著海拔的攀升、太陽西斜,沿路的植被漸漸稀疏、氣溫也漸漸轉冷,冷冽的風也開始颳起。就在你們開始呼出白霧時,前方亮起了燈火。「嗯,雖然晚了一點,不過我們趕上了。」眼前出現一棟木製的小屋,以及黃澄澄的花海。
  這裡位於背風面,因此強風的影響有限,也難怪艾爾雷德會說這是在水晶高原中段以上少數適合人居的地方。敲了門後,不一會兒,山屋的主人便出來迎接。

  「你可終於來了,再差一點可就要凍僵在外頭囉。」山屋的主人是個看上去年齡較艾爾雷德大些的老人。和艾爾雷德戰士型的身材不同,山屋主人的身體看上去很結實,屬於精壯的體型,像是農人一樣。大概是長年在山中居住所練就的吧。「你們便是艾爾雷德帶來的旅伴吧?我叫山德,歡迎來到寒舍。」他退到一旁讓出空間,示意你們進屋。

「嘩~日落已經冷到吞雲吐霧,此山的夜晚真是很難想像…打擾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3
(2019-05-17, 03:13)MaxC 提到︰   「算是一種特殊的鍛造方式吧。把自己的魔力注入裝備,就可以製成特殊的魔法道具。不過會出現甚麼每個人都不一樣,而我的就是這個『治癒劍』。」艾爾雷德自豪的將劍舉起,透明的劍身在金黃的陽光下熠熠生輝。「鎮內有間能打造這種武器的鍛造場,你們很幸運的是裡面的師傅還沒老死,有興趣的話結束任務時可以去看看。不過你們這種異界生物的魔力和我們可能不太一樣,所以我不能保證能成功做出成品,就算有,能力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成品也不一定能符合你們預期,我建議當成賭博就好。」

「請務必讓我和那位師傅交流。」李洱雙眼放光,露出頑童般的笑容。


(2019-05-17, 03:13)MaxC 提到︰   走出造林地後,一行人登上水晶高原。高原低處的環境舒適,路途上也沒有甚麼艱險。沿路上只有山豬、山羊之類的普通獸類。若不是艾爾雷德事先提醒,實在很難聯想到這是一座危機四伏的地方。但從低矮的草皮、隨處可見的風剪樹,仍暗示著這裡風勢的強勁,以及可能暗藏的危險。
  隨著海拔的攀升、太陽西斜,沿路的植被漸漸稀疏、氣溫也漸漸轉冷,冷冽的風也開始颳起。就在你們開始呼出白霧時,前方亮起了燈火。「嗯,雖然晚了一點,不過我們趕上了。」眼前出現一棟木製的小屋,以及黃澄澄的花海。
  這裡位於背風面,因此強風的影響有限,也難怪艾爾雷德會說這是在水晶高原中段以上少數適合人居的地方。敲了門後,不一會兒,山屋的主人便出來迎接。
  「你可終於來了,再差一點可就要凍僵在外頭囉。」山屋的主人是個看上去年齡較艾爾雷德大些的老人。和艾爾雷德戰士型的身材不同,山屋主人的身體看上去很結實,屬於精壯的體型,像是農人一樣。大概是長年在山中居住所練就的吧。「你們便是艾爾雷德帶來的旅伴吧?我叫山德,歡迎來到寒舍。」他退到一旁讓出空間,示意你們進屋

「真是不錯的地方...」李洱望著安寧的景色讚美道:「你好,我是李洱。」他依舊擺出他們世界獨有問安的姿勢-一手位於後腰、另一手如投降般舉起來向木屋的主人問候。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4
(2019-05-20, 14:35)leftflower 提到︰ 等到艾爾雷德敲門,等到慌荒看見了健壯的老人、並且聽到他的問候,少女這才小小地踏了幾步腳。
「你好,山德。」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少女繼續說,「我輩的名字叫慌荒。」
(2019-05-22, 17:37)須臾哀歌 提到︰ 「真是不錯的地方...」李洱望著安寧的景熱讚美道:「你好,我是李洱。」他依舊擺出他們世界獨有問安的姿勢-一手位於後腰、另一手如投降般舉起來向木屋的主人問候。

聽見二人都先後對屋主報上名來,餘下的女孩都連忙補上鞠躬禮道:「我是舞…魔法師的沙羅沙。初次見面打擾了,山德叔叔。」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5
(2019-05-20, 14:35)leftflower 提到︰ 「你好,山德。」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少女繼續說,「我輩的名字叫慌荒。」
雖說記得老人曾說過他離群索居,但是為什麼住在這裡呢?本來是想這麼問的,不過猛然一聽又感覺像是在責怪他人住的遠一樣。
所以好奇的慌荒又想了想,「這裡好冷,為什麼不住在山下呢?」啪搭啪搭的進屋前,慌荒先是拍了拍長襪上的塵土,然後她是這麼問的。
因為這裡真的好冷,如此想著的慌荒呼出了一口白霧。

(2019-05-22, 17:37)須臾哀歌 提到︰ 「真是不錯的地方...」李洱望著安寧的景熱讚美道:「你好,我是李洱。」他依舊擺出他們世界獨有問安的姿勢-一手位於後腰、另一手如投降般舉起來向木屋的主人問候。

(2019-05-23, 12:03)天宮零介 提到︰ 聽見二人都先後對屋主報上名來,餘下的女孩都連忙補上鞠躬禮道:「我是舞…魔法師的沙羅沙。初次見面打擾了,山德叔叔。」

  「哈哈... ...你這次找的人還真是溫文儒雅呢,不像那些粗魯的冒險家。來,快請進,別在外面吹風了。」和背後的寒冷成為對比,屋內散發出的是暖暖的空氣和明亮的燈光。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艾爾雷德走進屋內,並將鎧甲脫下,和行李一起放在門邊。
  山屋的內部很簡單,但五臟俱全。牆邊有壁爐和功能健全的爐灶,麵包正在爐內烤著,發出陣陣香氣。家具看來是就地取材,利用山下的木頭製作的。二樓有額外的臥室,雖然是一個人住,但似乎早就考慮到有客人入住的狀況了。大概就是艾爾雷德吧。

  「小妹妹剛才問我為什麼不住在山下吧?」山德一邊拿出灶內的麵包,一邊回答:「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我這個人比較喜歡離群索居啦,另外就是這裡不像山下,晚上會有很多野獸騷擾。」

  「另外嘛,就是我喜歡漂亮的風景吧。現在已經晚上了看不到,不過這裡白天可是很漂亮的。視野好、陽光和山色也美,原本還有個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沒有甚麼生機,一片荒涼。不過這問題已經解決啦。」
  「我把附近岩壁的花拿來播種,現在已經長成一片花田啦!也開始有一些昆蟲了。明天你們挖礦結束回來的話我們可以一起欣賞喔。」聽起來他對那些花十分自豪。和艾爾雷德有精神的嗓音不同,山德說話的聲音較小,說話也比較慢,是由於更加年邁的關係嗎?

  「你真的對它很自豪呢,每次都得聽你吹噓一下。還有,是三個原因,不是兩個。」

  「是嗎?啊,對。我果然是老了呢。」一邊笑著,他將烤的熱騰騰的麵包、似乎是自己種的蔬菜和煙燻獸肉端上桌。「總之,來吃吧!你們都餓了吧?」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6
(2019-05-24, 03:15)MaxC 提到︰   「哈哈... ...你這次找的人還真是溫文儒雅呢,不像那些粗魯的冒險家。來,快請進,別在外面吹風了。」和背後的寒冷成為對比,屋內散發出的是暖暖的空氣和明亮的燈光。
  「你真的對它很自豪呢,每次都得聽你吹噓一下。還有,是三個原因,不是兩個。」

  「是嗎?啊,對。我果然是老了呢。」一邊笑著,他將烤的熱騰騰的麵包、似乎是自己種的蔬菜和煙燻獸肉端上桌。「總之,來吃吧!你們都餓了吧?」

正所謂禮多人不怪。沙羅沙回想起來,就算是什麼世界的冒險家,只要有少許教養的,在剛才的情況應該都會最少請個禮。
但這兒的三個人—起碼自己與李洱都是行正禮—對他而言大概真是太『溫文儒雅』了吧?

那究竟山德叔叔口中的『粗魯的冒險家』是怎樣?她似乎有少少興趣。

麵包、蔬菜、煙肉…
看見山德端上來的東西,頭上點了燈(笑)沙羅沙連忙在自己的背包中找了一會,不過…
「呀~『那個』(<牛油)似乎早在別處用掉了…沒所謂啦!這已經很好了!」

「有沒有刀子?這個配搭用來夾麵包可是一流呢!」她的眼神已經閃閃發亮了。



預告三文治時間,我只會做同意者的份兒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7
(2019-05-24, 03:15)MaxC 提到︰   「我把附近岩壁的花拿來播種,現在已經長成一片花田啦!也開始有一些昆蟲了。明天你們挖礦結束回來的話我們可以一起欣賞喔。」聽起來他對那些花十分自豪。和艾爾雷德有精神的嗓音不同,山德說話的聲音較小,說話也比較慢,是由於更加年邁的關係嗎?

  「你真的對它很自豪呢,每次都得聽你吹噓一下。還有,是三個原因,不是兩個。」

  「是嗎?啊,對。我果然是老了呢。」一邊笑著,他將烤的熱騰騰的麵包、似乎是自己種的蔬菜和煙燻獸肉端上桌。「總之,來吃吧!你們都餓了吧?」

「那就不客氣了。」李洱為了補充充足的養分便不客氣的拿取食物享用,也不忘叮囑兩位負過傷的成員要多多攝取食物。

(2019-05-24, 12:22)天宮零介 提到︰ 麵包、蔬菜、煙肉…
看見山德端上來的東西,頭上點了燈(笑)沙羅沙連忙在自己的背包中找了一會,不過…
「呀~『那個』(<牛油)似乎早在別處用掉了…沒所謂啦!這已經很好了!」
「有沒有刀子?這個配搭用來夾麵包可是一流呢!」她的眼神已經閃閃發亮了。

「那個?麵包?」李洱一臉困惑,但同時饒富興趣的看沙羅沙準備店什麼把戲。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8
(2019-05-24, 03:15)MaxC 提到︰  「小妹妹剛才問我為什麼不住在山下吧?」山德一邊拿出灶內的麵包,一邊回答:「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我這個人比較喜歡離群索居啦,另外就是這裡不像山下,晚上會有很多野獸騷擾。」

  「另外嘛,就是我喜歡漂亮的風景吧。現在已經晚上了看不到,不過這裡白天可是很漂亮的。視野好、陽光和山色也美,原本還有個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沒有甚麼生機,一片荒涼。不過這問題已經解決啦。」
  「我把附近岩壁的花拿來播種,現在已經長成一片花田啦!也開始有一些昆蟲了。明天你們挖礦結束回來的話我們可以一起欣賞喔。」聽起來他對那些花十分自豪。和艾爾雷德有精神的嗓音不同,山德說話的聲音較小,說話也比較慢,是由於更加年邁的關係嗎?

  「你真的對它很自豪呢,每次都得聽你吹噓一下。還有,是三個原因,不是兩個。」

  「是嗎?啊,對。我果然是老了呢。」一邊笑著,他將烤的熱騰騰的麵包、似乎是自己種的蔬菜和煙燻獸肉端上桌。「總之,來吃吧!你們都餓了吧?」

美景——慌荒也喜歡。
不過她白天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欣賞美景的時間就落在了晚上......而說是欣賞,卻也只是靜靜地看著而已。
夜晚對於少女而言是折騰人的時段,因為既沒有聲音也沒有人,而沒辦法一閉上眼睛就陷入沉睡的感覺就好比蹲在烈日之下數著秒一般。

所以一個人在夜中看著湖水、花、把玩著一些破銅爛鐵——就是慌荒的餘興。
當然一部分也是她的雙眼即便在黑夜中也能視物,就與鴞一般。
如此思索著,慌荒開心地瞇起眼——這是方便的小把戲。

「我輩很是期待這份美景。」這裡太冷,晚上應該是出不去的,所以如果能用白天欣賞那就是最棒的了。
一邊回應著山德的話,少女不禁覺得自己是策士。

不過很快地,慌荒就被食物所吸引。
她靈活的伸起手拿起了一塊麵包,就這麼放進嘴裡咬了起來——看起來並不打算客套。
在咀嚼了一會並吞下一小口後,她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開口,「謝謝你,山德。」

(2019-05-24, 12:22)天宮零介 提到︰ 麵包、蔬菜、煙肉…
看見山德端上來的東西,頭上點了燈(笑)沙羅沙連忙在自己的背包中找了一會,不過…
「呀~『那個』(<牛油)似乎早在別處用掉了…沒所謂啦!這已經很好了!」

「有沒有刀子?這個配搭用來夾麵包可是一流呢!」她的眼神已經閃閃發亮了。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咬著麵包的慌荒大概知道沙羅沙想做什麼——不過她喜歡分著吃。
這或許也跟在故鄉之中比起隨意的夾起食材,人們更愛好細細烹煮它們有關。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9
(2019-05-25, 10:40)須臾哀歌 提到︰ 「那個?麵包?」李洱一臉困惑,但同時饒富興趣的看沙羅沙準備店什麼把戲。
(2019-05-25, 21:49)leftflower 提到︰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咬著麵包的慌荒大概知道沙羅沙想做什麼——不過她喜歡分著吃。
這或許也跟在故鄉之中比起隨意的夾起食材,人們更愛好細細烹煮它們有關。


「呀,果然沒多少人和議呢。那做自己的份便好。嘻嘻。」看李洱與慌荒一臉問號,沙羅沙還是收歛一下。

「好,失禮了。」她邊哼著歌,邊拿起麵包刀橫切兩片麵包、在其中一塊上放兩三片肉、再放幾片菜、最後用另一塊麵包夾起…雖說不吃西芹,但她似乎菜放得比肉多似的。

一件現代世界稱為三文治的東西,完成!!

「完成,開動了。」

說起來,她也發覺自己開始沒開始時那麼緊張了。雖然大家對她認識不多,但大概是美食令她真情流露吧?

起碼她現在散發的氣場是這樣告訴大家。
擲骰結果

2d6 → 9[5, 4] 9比起料理成功值,已經是成品美觀度的東西了(笑)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0
(2019-05-26, 09:53)天宮零介 提到︰ 「呀,果然沒多少人和議呢。那做自己的份便好。嘻嘻。」看李洱與慌荒一臉問號,沙羅沙還是收歛一下。
「好,失禮了。」她邊哼著歌,邊拿起麵包刀橫切兩片麵包、在其中一塊上放兩三片肉、再放幾片菜、最後用另一塊麵包夾起…雖說不吃西芹,但她似乎菜放得比肉多似的。
一件現代世界稱為三文治的東西,完成!!
「完成,開動了。」
說起來,她也發覺自己開始沒開始時那麼緊張了。雖然大家對她認識不多,但大概是美食令她真情流露吧?
起碼她現在散發的氣場是這樣告訴大家。

  沙羅沙熟練地切開麵包──切口平整,沒有留下多少麵包屑。肉和蔬菜疊的相當平整,在疊的過程中沙羅沙發現不僅蔬菜新鮮多汁,連燻肉都還很有彈性,雖然有煙燻過,但不會過於乾燥,正是薰的剛好的程度。完成的三明治看上去像店裡賣的一樣好。

  「喔喔,我也很喜歡這樣吃呢!你夾的可真是漂亮。」山德讚嘆道。
  「難得遇到同好,那我就把珍藏的東西拿出來吧。」他走回廚房,從原木製的手工櫃子中拿出一個罐子,放到餐桌上,打開封口,一陣濃郁的奶香飄了出來。「這是手工的羊奶油。因為我不常下山,所以可是很珍貴的,今天就破例讓你們享用吧。」

(2019-05-25, 21:49)leftflower 提到︰ 美景——慌荒也喜歡。
不過她白天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欣賞美景的時間就落在了晚上......而說是欣賞,卻也只是靜靜地看著而已。
夜晚對於少女而言是折騰人的時段,因為既沒有聲音也沒有人,而沒辦法一閉上眼睛就陷入沉睡的感覺就好比蹲在烈日之下數著秒一般。
所以一個人在夜中看著湖水、花、把玩著一些破銅爛鐵——就是慌荒的餘興。
當然一部分也是她的雙眼即便在黑夜中也能視物,就與鴞一般。
如此思索著,慌荒開心地瞇起眼——這是方便的小把戲。
「我輩很是期待這份美景。」這裡太冷,晚上應該是出不去的,所以如果能用白天欣賞那就是最棒的了。
一邊回應著山德的話,少女不禁覺得自己是策士。
不過很快地,慌荒就被食物所吸引。
她靈活的伸起手拿起了一塊麵包,就這麼放進嘴裡咬了起來——看起來並不打算客套。
在咀嚼了一會並吞下一小口後,她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開口,「謝謝你,山德。」

  「沒什麼。你們吃的開心就好。還有很多喔,如果吃不完的話可以再拿。」
  「你們真是些有趣的人呢。雖然我說過喜歡離群索居,但是能在離世前多交幾個像你們一樣的朋友也是不錯的。」山德看上去相當開心。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難道你的『時間』快到了嗎?」艾爾雷德問。表情有些複雜。

  「或許吧,最近常有這種感覺,可能是幾個月後,也可能是明天... ...」比起艾爾雷德,山德倒是表現得很坦然。「... ...畢竟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嘛。或許你下次上來就看不到我了。到時候這間房子就給你吧。」

  「... ...嗯,說的也是,我也是一樣吧。」艾爾雷德捋了一下自己蒼白的鬍鬚。氣氛似乎變得有些凝重。

  「唉唉... ...不要這麼消沉嘛,讓食物味道都變差了。你的旅伴要是吃不好,會影響明天工作的效率的。」山德試圖緩和氣氛。「我看,我就來講個我們一族流傳已久的故事給這些外地的旅人們聽好了。是個有關於我們一族起源的神話喔,你們想聽聽看嗎?」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