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81
(2019-05-26, 09:53)天宮零介 提到︰ 「好,失禮了。」她邊哼著歌,邊拿起麵包刀橫切兩片麵包、在其中一塊上放兩三片肉、再放幾片菜、最後用另一塊麵包夾起…雖說不吃西芹,但她似乎菜放得比肉多似的。
一件現代世界稱為三文治的東西,完成!!
「完成,開動了。」
說起來,她也發覺自己開始沒開始時那麼緊張了。雖然大家對她認識不多,但大概是美食令她真情流露吧?
起碼她現在散發的氣場是這樣告訴大家。

李洱稍微端詳三明治後便迫不及待的咬下,柔軟的麵包、充滿嚼勁的燻肉和清脆的青菜在嘴裡交織出豐富的口感,葉菜的清甜融合了濃郁的煙燻和淡淡的麥香刺激著他的味蕾。

「這就是三明治啊...」李洱依稀想起了上古的食譜中貌似有這麼一種料理,那時對這種方便製作及攜帶的食物很感興趣,只可惜因並不ˊ能明白麵包這個材料是什麼而作罷。


(2019-05-27, 23:00)MaxC 提到︰   沙羅沙熟練地切開麵包──切口平整,沒有留下多少麵包屑。肉和蔬菜疊的相當平整,在疊的過程中沙羅沙發現不僅蔬菜新鮮多汁,連燻肉都還很有彈性,雖然有煙燻過,但不會過於乾燥,正是薰的剛好的程度。完成的三明治看上去像店裡賣的一樣好。
  「喔喔,我也很喜歡這樣吃呢!你夾的可真是漂亮。」山德讚嘆道。
  「難得遇到同好,那我就把珍藏的東西拿出來吧。」他走回廚房,從原木製的手工櫃子中拿出一個罐子,放到餐桌上,打開封口,一陣濃郁的奶香飄了出來。「這是手工的羊奶油。因為我不常下山,所以可是很珍貴的,今天就破例讓你們享用吧。」

老先生從罐中刮了一小塊奶油下來抹在手上,輕嚐一口後對不習慣的奶香有些排斥,但堅果般的尾韻卻讓他願意再給它一次機會。

有了上次的經驗李洱開始習慣奶製品的味道,甚至開始喜歡這詭異的香氣。懂得奶油的好後銀髮的饕客立刻認為麵包充滿大地的柔和香氣和它一定是絕配,就拿起一片麵包塗上並享用這療愈身心的美食。

(2019-05-27, 23:00)MaxC 提到︰   「沒什麼。你們吃的開心就好。還有很多喔,如果吃不完的話可以再拿。」
  「你們真是些有趣的人呢。雖然我說過喜歡離群索居,但是能在離世前多交幾個像你們一樣的朋友也是不錯的。」山德看上去相當開心。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難道你的『時間』快到了嗎?」艾爾雷德問。表情有些複雜。
  「或許吧,最近常有這種感覺,可能是幾個月後,也可能是明天... ...」比起艾爾雷德,山德倒是表現得很坦然。「... ...畢竟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嘛。或許你下次上來就看不到我了。到時候這間房子就給你吧。」
  「... ...嗯,說的也是,我也是一樣吧。」艾爾雷德捋了一下自己蒼白的鬍鬚。氣氛似乎變得有些凝重。
  「唉唉... ...不要這麼消沉嘛,讓食物味道都變差了。你的旅伴要是吃不好,會影響明天工作的效率的。」山德試圖緩和氣氛。「我看,我就來講個我們一族流傳已久的故事給這些外地的旅人們聽好了。是個有關於我們一族起源的神話喔,你們想聽聽看嗎?」

同為年長之人,嘴裡還嚼著奶油麵包的李洱能明白艾爾雷德和山德兩個矛盾的心情。這一路走來李洱都是被留在現世的一方,父母、弟兄、姊妹、妻子、朋友、甚至而女兒。
難捨、懊悔佔據了他大半的人生。看著佈滿皺紋的手,李洱明白儘管身上有不死的祝(詛)福(咒),他的死亡總有到來的一天。那時,歷經滄桑他感受的會是解脫亦或是不捨?

聽到有神話李洱精神一振、從暗自傷神中回神:「當然!」這時候來點故事沖淡沉重的氣氛再合適不過了。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2
(2019-05-27, 23:00)MaxC 提到︰   沙羅沙熟練地切開麵包──切口平整,沒有留下多少麵包屑。肉和蔬菜疊的相當平整,在疊的過程中沙羅沙發現不僅蔬菜新鮮多汁,連燻肉都還很有彈性,雖然有煙燻過,但不會過於乾燥,正是薰的剛好的程度。完成的三明治看上去像店裡賣的一樣好。

  「喔喔,我也很喜歡這樣吃呢!你夾的可真是漂亮。」山德讚嘆道。
  「難得遇到同好,那我就把珍藏的東西拿出來吧。」他走回廚房,從原木製的手工櫃子中拿出一個罐子,放到餐桌上,打開封口,一陣濃郁的奶香飄了出來。「這是手工的羊奶油。因為我不常下山,所以可是很珍貴的,今天就破例讓你們享用吧。」
(2019-05-29, 14:33)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稍微端詳三明治後便迫不及待的咬下,柔軟的麵包、充滿嚼勁的燻肉和清脆的青菜在嘴裡交織出豐富的口感,葉菜的清甜融合了濃郁的煙燻和淡淡的麥香刺激著他的味蕾。

「這就是三明治啊...」李洱依稀想起了上古的食譜中貌似有這麼一種料理,那時對這種方便製作及攜帶的食物很感興趣,只可惜因並不ˊ能明白麵包這個材料是什麼而作罷。

老先生從罐中刮了一小塊奶油下來抹在手上,輕嚐一口後對不習慣的奶香有些排斥,但堅果般的尾韻卻讓他願意再給它一次機會。

有了上次的經驗李洱開始習慣奶製品的味道,甚至開始喜歡這詭異的香氣。懂得奶油的好後銀髮的饕客立刻認為麵包充滿大地的柔和香氣和它一定是絕配,就拿起一片麵包塗上並享用這療愈身心的美食。

「想不到遠在異幫都會找到知音呢♪唔,羊奶油…」
「多謝喔山德叔叔!不過抱歉呢~羊奶對我而言不太合適,所以你們隨便。」雖然是很香而且,看到李洱吃得如此滋味,但沙羅沙還是惋拒說:「呀,李洱叔叔不如試試塗少許奶油在麵包內側,與作為三明治的配料一起吃如何?」

MaxC 提到︰  「沒什麼。你們吃的開心就好。還有很多喔,如果吃不完的話可以再拿。」
  「你們真是些有趣的人呢。雖然我說過喜歡離群索居,但是能在離世前多交幾個像你們一樣的朋友也是不錯的。」山德看上去相當開心。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難道你的『時間』快到了嗎?」艾爾雷德問。表情有些複雜。

  「或許吧,最近常有這種感覺,可能是幾個月後,也可能是明天... ...」比起艾爾雷德,山德倒是表現得很坦然。「... ...畢竟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嘛。或許你下次上來就看不到我了。到時候這間房子就給你吧。」

  「... ...嗯,說的也是,我也是一樣吧。」艾爾雷德捋了一下自己蒼白的鬍鬚。氣氛似乎變得有些凝重。

  「唉唉... ...不要這麼消沉嘛,讓食物味道都變差了。你的旅伴要是吃不好,會影響明天工作的效率的。」山德試圖緩和氣氛。「我看,我就來講個我們一族流傳已久的故事給這些外地的旅人們聽好了。是個有關於我們一族起源的神話喔,你們想聽聽看嗎?」
『時間』?
回想來艾爾叔叔在酒吧拿出來的稜鏡光是塊“雞蛋大小的結晶體”。
而且在這之前,他時常強調『緊急』、『沒時間』,還會與快死的山德叔叔比長命…
他們所指的『時間』,會否與稜鏡光的大小有關?
如果這樣,稜鏡光的大小可能影響到人心族的壽命。
極端點說:如果找到太大的可能也是個問題…
想太多了,先放慢一下…


須臾哀歌 提到︰聽到有神話李洱精神一振、從暗自傷神中回神:「當然!」這時候來點故事沖淡沉重的氣氛再合適不過了。

「我都有興趣。」山德一會說的故事,沙羅沙似乎認為這是一塊難得,而且相當有必要傳承下去的拼圖。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3
(2019-05-27, 23:00)MaxC 提到︰  「難得遇到同好,那我就把珍藏的東西拿出來吧。」他走回廚房,從原木製的手工櫃子中拿出一個罐子,放到餐桌上,打開封口,一陣濃郁的奶香飄了出來。「這是手工的羊奶油。因為我不常下山,所以可是很珍貴的,今天就破例讓你們享用吧。」

雖然慌荒對於夾起來的吃法沒有什麼興趣,不過,山德拿出來的羊奶油倒是使的少女眼睛一亮。
她平時並沒有什麼嗜好,暫時也沒有值得存下大筆金銀的夢想,所以慌荒做零工所賺的錢大多是花在故鄉那五花八門的飲食上——也因為如此,對於各式各樣食物她一直都是很有興趣的。
吃得多了就會這樣......什麼都想咬一口,如此思索著,慌荒一邊用著麵包的一角沾了一些羊奶油一邊對著山德眨了眨眼。

一個人願意分享別人她自己所愛的東西——那是很不容易的。
只可惜自己的糖球都吃完了,不然她也能當作是回禮送給山德。
如此想著,慌荒又低下頭來。

(2019-05-27, 23:00)MaxC 提到︰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難道你的『時間』快到了嗎?」艾爾雷德問。表情有些複雜。

  「或許吧,最近常有這種感覺,可能是幾個月後,也可能是明天... ...」比起艾爾雷德,山德倒是表現得很坦然。「... ...畢竟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嘛。或許你下次上來就看不到我了。到時候這間房子就給你吧。」

  「... ...嗯,說的也是,我也是一樣吧。」艾爾雷德捋了一下自己蒼白的鬍鬚。氣氛似乎變得有些凝重。

  「唉唉... ...不要這麼消沉嘛,讓食物味道都變差了。你的旅伴要是吃不好,會影響明天工作的效率的。」山德試圖緩和氣氛。「我看,我就來講個我們一族流傳已久的故事給這些外地的旅人們聽好了。是個有關於我們一族起源的神話喔,你們想聽聽看嗎?」

死亡——咬著麵包,聽著老人們的話語,慌荒不禁想起了這麼一個字眼。
在她的故鄉有四個神明各執一方,而在她的大陸上,則是名為蛾乙諾菈的神——使枯萎的草木長出新芽,從灰燼之中養出新土,那便是祂的職責,因此,在她的故鄉人們並不特別畏懼死亡。

不過,少女自己卻害怕,因為她不知道死亡之後等著她的是什麼,不過,她卻不知道兩位老人是懷抱怎樣的心情。
眨了眨眼睛,是慌荒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語跟兩位老人交談,所以她只是用她宛若鏡子一般的金色雙眸盯著他們瞧——似乎是想看出些什麼。
直到山德岔開了話題,提到了他們的神話。

慌荒喜歡神話,因為在那之中往往有著了不起的事物——即便在這個時代或許已經難以再見,但是光是聽著便讓人心癢難耐,想做點什麼。
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於是她嚥下了麵包並張開口,「我輩想聽。」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掌管死後重生的神嗎…蠻有趣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4
(2019-05-29, 14:33)須臾哀歌 提到︰ 同為年長之人,嘴裡還嚼著奶油麵包的李洱能明白艾爾雷德和山德兩個矛盾的心情。這一路走來李洱都是被留在現世的一方,父母、弟兄、姊妹、妻子、朋友、甚至而女兒。
難捨、懊悔佔據了他大半的人生。看著佈滿皺紋的手,李洱明白儘管身上有不死的祝(詛)福(咒),他的死亡總有到來的一天。那時,歷經滄桑他感受的會是解脫亦或是不捨?
聽到有神話李洱精神一振、從暗自傷神中回神:「當然!」這時候來點故事沖淡沉重的氣氛再合適不過了。
(2019-05-29, 23:50)天宮零介 提到︰ 「我都有興趣。」山德一會說的故事,沙羅沙似乎認為這是一塊難得,而且相當有必要傳承下去的拼圖。
(2019-05-30, 23:35)leftflower 提到︰ 慌荒喜歡神話,因為在那之中往往有著了不起的事物——即便在這個時代或許已經難以再見,但是光是聽著便讓人心癢難耐,想做點什麼。
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於是她嚥下了麵包並張開口,「我輩想聽。」

  見在場的各位都表現出興趣,山德眼帶笑意,點點頭道:「太好了,那我可要說囉。」

  「不知道你們在白天可曾抬頭看看天空?掛在天上的『太陽』,有著三道光芒吧?雖然說我們習以為常,不過據其他異世界的旅者說,他們的太陽並不是這樣的。」

  「據說,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個『偉大的存在』,祂利用祂強大的力量,創造了三支智慧種族,其中一個就是我們心人族。而那三道陽光就是這三支種族的象徵。」
  「『祂』想要用自己的意志,創造出最完美的種族,卻不知道什麼樣的設計才是正確的,因此這三支種族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各有不同,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和這世間其他的生物結構差異很大的緣故──像是受傷後會流出水而不是血,死後會化為雪塵,這些特徵在其他生物上是找不到的。」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然後,在這三個種族誕生後又過了一段時間,『祂』終於知道,哪一個才是他心目中沒有缺陷的完美結果了。在決定之後,祂便全力的培養那個種族,而其他兩支種族便被放置在一旁,讓它們慢慢地隨時間凋零... ...嗯嗯,說到這裡... ...好像也不是甚麼動人的故事。對於被選上的種族來說可能不錯,但是對其他兩族來說,這就是個絕望的故事吧。」山德抓抓頭,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傳說中,沒有提到最後是誰被選上,誰又被拋棄了。關於其他兩支種族的事也沒有怎麼詳提,可能是年代太過久遠而丟失,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畢竟這只是神話故事嘛。不過我倒希望真的有呢,這表示我們並不孤單。」山德似乎也對這個傳說存疑,但他仍抱持著正面的期許。


  「啊,既然山德提到了,關於所謂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我就來補充一下好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身體承載、和傳遞生命能量的方式。」見山德說了一個段落,艾爾雷德便補充道。
  「首先,我們雖然有血肉之身,但是和可以自己產生肉體的其他生物不同,我們的肉體是藉由『雪』來形成的。而這個過程則要透過『稜鏡光』來觸發,這就是所謂的『儀式』了。至於『儀式』的必要條件嘛... ...」


  「... ...就是『情感』唷。」山德又將話接了過來。「想要創造新生命的人,在蒐集一定量的『雪』之後,把稜鏡光置於其中,心中報著對這個新生命的期許還有祝福,最後將一點魔力灌入其中,新的心人族就會誕生了。只有灌注魔力沒有情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由真心抱持著這樣思念的人來做,我也不知道原理是甚麼,但我想這正就是我們稱為『心人族』的原因吧。」
  「你們也知道,心人族快要滅亡了。套用在剛剛講的傳說倒也蠻符合現況了──我們就是被拋棄的那兩個種族之一。可是,要是真的有那個創造主,我啊,倒是很想罵他一頓呢。」
  「『這樣的生存方式是錯誤的』,這件事我絕不同意。我們的每一個個體都是在祝福和希望下所誕生,並且又將這份情感傳給下一個生命... ...世界上沒有比這更了不起的事了。」說到這裡,山德望了望窗外,那是太陽下山的方向,不過夕陽早就西沉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5
(2019-06-01, 22:35)MaxC 提到︰   見在場的各位都表現出興趣,山德眼帶笑意,點點頭道:「太好了,那我可要說囉。」

  「不知道你們在白天可曾抬頭看看天空?掛在天上的『太陽』,有著三道光芒吧?雖然說我們習以為常,不過據其他異世界的旅者說,他們的太陽並不是這樣的。」

「的確,我還看見過像四方體的太陽呢。」概然山德知曉有異世界一事,魔法師決定不用隱瞞太多了—雖然舉的例來自一個回憶不太好的世界…

引用︰  「據說,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個『偉大的存在』,祂利用祂強大的力量,創造了三支智慧種族,其中一個就是我們心人族。而那三道陽光就是這三支種族的象徵。」
  「『祂』想要用自己的意志,創造出最完美的種族,卻不知道什麼樣的設計才是正確的,因此這三支種族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各有不同,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和這世間其他的生物結構差異很大的緣故──像是受傷後會流出水而不是血,死後會化為雪塵,這些特徵在其他生物上是找不到的。」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然後,在這三個種族誕生後又過了一段時間,『祂』終於知道,哪一個才是他心目中沒有缺陷的完美結果了。在決定之後,祂便全力的培養那個種族,而其他兩支種族便被放置在一旁,讓它們慢慢地隨時間凋零... ...嗯嗯,說到這裡... ...好像也不是甚麼動人的故事。對於被選上的種族來說可能不錯,但是對其他兩族來說,這就是個絕望的故事吧。」山德抓抓頭,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傳說中,沒有提到最後是誰被選上,誰又被拋棄了。關於其他兩支種族的事也沒有怎麼詳提,可能是年代太過久遠而丟失,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畢竟這只是神話故事嘛。不過我倒希望真的有呢,這表示我們並不孤單。」山德似乎也對這個傳說存疑,但他仍抱持著正面的期許。

從山德的言語中,似乎都沒辦法得知其餘二族去向,不過要不要去深究本身已經是個好問題…

引用︰  「啊,既然山德提到了,關於所謂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我就來補充一下好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身體承載、和傳遞生命能量的方式。」見山德說了一個段落,艾爾雷德便補充道。
  「首先,我們雖然有血肉之身,但是和可以自己產生肉體的其他生物不同,我們的肉體是藉由『雪』來形成的。而這個過程則要透過『稜鏡光』來觸發,這就是所謂的『儀式』了。至於的必要條件嘛... ...」


  「... ...就是『情感』唷。」山德又將話接了過來。「想要創造新生命的人,在蒐集一定量的『雪』之後,把稜鏡光置於其中,心中報著對這個新生命的期許還有祝福,最後將一點魔力灌入其中,新的心人族就會誕生了。只有灌注魔力沒有情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由真心抱持著這樣思念的人來做,我也不知道原理是甚麼,但我想這正就是我們稱為『心人族』的原因吧。」
  「你們也知道,心人族快要滅亡了。套用在剛剛講的傳說倒也蠻符合現況了──我們就是被拋棄的那兩個種族之一。可是,要是真的有那個創造主,我啊,倒是很想罵他一頓呢。」
  「『這樣的生存方式是錯誤的』,這件事我絕不同意。我們的每一個個體都是在祝福和希望下所誕生,並且又將這份情感傳給下一個生命... ...世界上沒有比這更了不起的事了。」說到這裡,山德望了望窗外,那是太陽下山的方向,不過夕陽早就西沉了。

唔?『雪』、『死後會化為雪塵』、『高原上的稜鏡光』…
疑點越來越多了。比如為什麼那生物會被稱為雪塵龍,為何在那高原出現?

另外『儀式』與靈裝不謀而合得實在很可以喔~!
只是心人族初時並非以次等種族甚至物件看待,而是確確實實的智慧種族喔。
不過…去到那兒會有答案嗎?還是只有更大的絕望?

很想教訓那個偏心的神,但我在這兒能做的還很有限…


「說起來,艾爾叔叔…或者說你們?會對新生命寄予什麼祈願?」

然而在聽回答前的一句,似乎有點要暗示了什麼:「…不是大野心的都沒所謂,我就是想聽…」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甚麼部(暫定)角色:天川小夜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6
慌荒喜歡聽傳說故事——因為能知道一些這輩子都不曾知道的事情,又或是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這種感覺是很棒的。

(2019-06-01, 22:35)MaxC 提到︰   「不知道你們在白天可曾抬頭看看天空?掛在天上的『太陽』,有著三道光芒吧?雖然說我們習以為常,不過據其他異世界的旅者說,他們的太陽並不是這樣的。」

「太陽......」一邊聽著山德的話語一邊思索著,慌荒回想著故鄉的天空。
「在我輩那裡,有一半總是晚上。」突然,慌荒喃喃自語般地說著,她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白皙的手掌,就好似那是一片巨大的陸地。
「在四個大陸的中心上面有個很高很高的地方,傳說有一個有最古老的神總是在那裏旋轉——而以祂的前後為分界,祂面對的地方永遠是晚上,祂背對的地方永遠是早上。」眨了眨眼睛,有著紫髮的少女微微的揮了揮手——就像是翅膀一般。

祂的背後有一面很大的、發著光的翅膀,所以背面是早上,小聲地說完,慌荒用手撐起了臉。
這是摯友灌輸給她的知識。

(2019-06-01, 22:35)MaxC 提到︰   「在傳說中,沒有提到最後是誰被選上,誰又被拋棄了。關於其他兩支種族的事也沒有怎麼詳提,可能是年代太過久遠而丟失,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畢竟這只是神話故事嘛。不過我倒希望真的有呢,這表示我們並不孤單。」山德似乎也對這個傳說存疑,但他仍抱持著正面的期許。

  「啊,既然山德提到了,關於所謂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我就來補充一下好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身體承載、和傳遞生命能量的方式。」見山德說了一個段落,艾爾雷德便補充道。
  「首先,我們雖然有血肉之身,但是和可以自己產生肉體的其他生物不同,我們的肉體是藉由『雪』來形成的。而這個過程則要透過『稜鏡光』來觸發,這就是所謂的『儀式』了。至於『儀式』的必要條件嘛... ...」

「... ...就是『情感』唷。」山德又將話接了過來。「想要創造新生命的人,在蒐集一定量的『雪』之後,把稜鏡光置於其中,心中報著對這個新生命的期許還有祝福,最後將一點魔力灌入其中,新的心人族就會誕生了。只有灌注魔力沒有情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由真心抱持著這樣思念的人來做,我也不知道原理是甚麼,但我想這正就是我們稱為『心人族』的原因吧。」
  「你們也知道,心人族快要滅亡了。套用在剛剛講的傳說倒也蠻符合現況了──我們就是被拋棄的那兩個種族之一。可是,要是真的有那個創造主,我啊,倒是很想罵他一頓呢。」
  「『這樣的生存方式是錯誤的』,這件事我絕不同意。我們的每一個個體都是在祝福和希望下所誕生,並且又將這份情感傳給下一個生命... ...世界上沒有比這更了不起的事了。」說到這裡,山德望了望窗外,那是太陽下山的方向,不過夕陽早就西沉了。

靜靜地聆聽著山德與艾爾雷德的話語,慌荒的金色雙眸很沉靜,她看起來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異邦人。」突然,就當山德將『情感』二字說出口的時候,慌荒像是終於想起了什麼一般地開口——「異邦人也有裝著情感的心。」紫髮少女的聲音很篤定,她眨了眨眼並張開口想把話說完。

「原本在我輩住的地方,應該只會有我們在的。」金色的雙眸把視線從老人們的臉上移到了胸口,「聽說那個時候星星的高度還很低,而有十幾名不屬於這片大地的人們懷抱著必須傳遞下去的事物從星空之中落下......他們每個人的胸口之中都有一個晶瑩剔透的正立方體,上面刻著他們坦蕩且自豪的名字,而裡面流淌著最美麗的顏色——那是他們口中最偉大的感情。」摸了摸自己的胸前,慌荒的話語很平靜。

然後他們便與這片大地上的五位神明簽下了協議,與我們的祖先共同存在於此——而傳說之中,那份情感就是所謂的『愛』與其他的偉大情感——這是我們的祖先所沒有的東西。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補充著,慌荒說這話時卻也沒有露出什麼害羞的表情,明明是有些肉麻的。

隨後,少女把視線從自己的胸前移到了羊奶油上,又移到了山德臉上,她又再次開口。
這或許是她今天說最多話的時候。

「異邦人好好地活下來了,就算是到了今天,他們的後裔胸前雖然已經沒有晶瑩剔透的正立方體,沒辦法一眼就看見裏頭的東西,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謊報自己的姓名,不過只要與他們相處,有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那些東西被好好地傳遞下來了。」頓了頓,嚥下口水的慌荒也把視線看相了窗外,不過很快地,她又看了回來。

少女金色的眼睛很好看。

「心人族一定也可以,我輩、我們會跟著艾爾雷德找到艾爾雷德想找的東西,然後心人族也會把心人族想傳達的事情繼續傳承下去。」一定會有辦法的,因為異邦人——聽起來和心人族這麼像的異邦人們也活下來了。

活下去,並在千古之後訴說千古之前所要傳承的事物已經在我們心中。
這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7
(2019-06-01, 22:35)MaxC 提到︰  「不知道你們在白天可曾抬頭看看天空?掛在天上的『太陽』,有著三道光芒吧?雖然說我們習以為常,不過據其他異世界的旅者說,他們的太陽並不是這樣的。」
  「據說,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個『偉大的存在』,祂利用祂強大的力量,創造了三支智慧種族,其中一個就是我們心人族。而那三道陽光就是這三支種族的象徵。」
  「『祂』想要用自己的意志,創造出最完美的種族,卻不知道什麼樣的設計才是正確的,因此這三支種族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各有不同,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和這世間其他的生物結構差異很大的緣故──像是受傷後會流出水而不是血,死後會化為雪塵,這些特徵在其他生物上是找不到的。」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然後,在這三個種族誕生後又過了一段時間,『祂』終於知道,哪一個才是他心目中沒有缺陷的完美結果了。在決定之後,祂便全力的培養那個種族,而其他兩支種族便被放置在一旁,讓它們慢慢地隨時間凋零... ...嗯嗯,說到這裡... ...好像也不是甚麼動人的故事。對於被選上的種族來說可能不錯,但是對其他兩族來說,這就是個絕望的故事吧。」山德抓抓頭,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傳說中,沒有提到最後是誰被選上,誰又被拋棄了。關於其他兩支種族的事也沒有怎麼詳提,可能是年代太過久遠而丟失,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畢竟這只是神話故事嘛。不過我倒希望真的有呢,這表示我們並不孤單。」山德似乎也對這個傳說存疑,但他仍抱持著正面的期許。

「嗯...」還沒來的及感傷,李洱已被[剩下兩個種族在哪裡?]這個問題絆住。

「這世界還有其他已知的種族嗎?」頓了頓,老人遲疑的說出從套出來刺客的種族:「像是...貓人族?」

(2019-06-01, 22:35)MaxC 提到︰   「啊,既然山德提到了,關於所謂的『身體構造和生存方式』,我就來補充一下好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身體承載、和傳遞生命能量的方式。」見山德說了一個段落,艾爾雷德便補充道。
  「首先,我們雖然有血肉之身,但是和可以自己產生肉體的其他生物不同,我們的肉體是藉由『雪』來形成的。而這個過程則要透過『稜鏡光』來觸發,這就是所謂的『儀式』了。至於『儀式』的必要條件嘛... ...」
  「... ...就是『情感』唷。」山德又將話接了過來。「想要創造新生命的人,在蒐集一定量的『雪』之後,把稜鏡光置於其中,心中報著對這個新生命的期許還有祝福,最後將一點魔力灌入其中,新的心人族就會誕生了。只有灌注魔力沒有情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由真心抱持著這樣思念的人來做,我也不知道原理是甚麼,但我想這正就是我們稱為『心人族』的原因吧。」
  「你們也知道,心人族快要滅亡了。套用在剛剛講的傳說倒也蠻符合現況了──我們就是被拋棄的那兩個種族之一。可是,要是真的有那個創造主,我啊,倒是很想罵他一頓呢。」
  「『這樣的生存方式是錯誤的』,這件事我絕不同意。我們的每一個個體都是在祝福和希望下所誕生,並且又將這份情感傳給下一個生命... ...世界上沒有比這更了不起的事了。」說到這裡,山德望了望窗外,那是太陽下山的方向,不過夕陽早就西沉了。

李洱也順ˊ著山德望向早已落下的夕陽,他並不了解創造主的概念;甚至連神是什麼都不曉得,自然也不會想給讓世界如此艱難的祂一拳。

「不過...[神啊]...」或許這就是李洱世界的眾人該找尋的東西?但為何祂如同不存在般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沉思的老人晃晃腦袋,這並不是他現在應該想的事情。把委託完成他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思考。

「先有期許和祝福才誕生新的生命嗎?真是浪漫呢。」和世間先有新生才受到祝福不同,李洱對這樣浪漫的種族竟然被遺棄感到詫異。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8
(2019-06-02, 13:13)天宮零介 提到︰ 「說起來,艾爾叔叔…或者說你們?會對新生命寄予什麼祈願?」

然而在聽回答前的一句,似乎有點要暗示了什麼:「…不是大野心的都沒所謂,我就是想聽…」

  「這問題的答案每個人不同吧。像是有人會希望他未來變成厲害的騎士,或是將來可以發大財之類的,就好像我們許願望一樣。」聽到客人的詢問,山德緩緩將視線從窗外移回室內。「當然,這個期望不一定會成真,也不一定是這個新生命想要的就是。不過,還是要有期望,新生命才會誕生,想想也很奇怪呢。」
  「我的話,倒是希望他們吃好睡好,快快樂樂的活完一生就好啦!」

(2019-06-04, 23:51)leftflower 提到︰ 「異邦人好好地活下來了,就算是到了今天,他們的後裔胸前雖然已經沒有晶瑩剔透的正立方體,沒辦法一眼就看見裏頭的東西,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謊報自己的姓名,不過只要與他們相處,有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那些東西被好好地傳遞下來了。」頓了頓,嚥下口水的慌荒也把視線看相了窗外,不過很快地,她又看了回來。

少女金色的眼睛很好看。

「心人族一定也可以,我輩、我們會跟著艾爾雷德找到艾爾雷德想找的東西,然後心人族也會把心人族想傳達的事情繼續傳承下去。」一定會有辦法的,因為異邦人——聽起來和心人族這麼像的異邦人們也活下來了。

  「謝謝妳的鼓勵。也祝妳的、和那個叫作異邦人的種族能傳承千古。」艾爾雷德微笑道。「是啊,精神上的傳承還是最重要的。即使前人的生命消逝了,還是會有東西留下來的吧。」

  「就像『冰耀騎士團一樣』... ...我有沒有傳承到他們的一丁點精神呢... ...」他喃喃自語。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2019-06-06, 12:57)須臾哀歌 提到︰ 「嗯...」還沒來的及感傷,李洱已被[剩下兩個種族在哪裡?]這個問題絆住。

「這世界還有其他已知的種族嗎?」頓了頓,老人遲疑的說出從套出來刺客的種族:「像是...貓人族?」

  「當然有啊,而且遠遠不只三種,用手指頭都數不清。」山德果斷的回答。「不過他們都和其他的生物一樣,由血肉組成,不用藉由其他物質取得肉體,像我們這樣的生物我還沒見過,艾爾雷德你有嗎?」

  「... ...我也沒有。需要靠特殊方式生存的種族我只知道我們而已,簡直就像是我們才是外來的生物一樣。我想那個神話指的三個種族,應該是指三種和我們一樣用特別方式繁殖的種族吧,前提是它是真的。」艾爾雷德如此推測,不過他似乎不太將它當一回事。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9
(2019-06-08, 16:03)MaxC 提到︰   「這問題的答案每個人不同吧。像是有人會希望他未來變成厲害的騎士,或是將來可以發大財之類的,就好像我們許願望一樣。」聽到客人的詢問,山德緩緩將視線從窗外移回室內。「當然,這個期望不一定會成真,也不一定是這個新生命想要的就是。不過,還是要有期望,新生命才會誕生,想想也很奇怪呢。」
  「我的話,倒是希望他們吃好睡好,快快樂樂的活完一生就好啦!」

因為知道所以認命呀…不過看來就算對他們許個希望他們能對抗眼前的命運的願望可能都沒大用…
始終,我不是這裡的人,想要揙這兒的神一拳可是沒辦法啦。


「那又是呢,一個人的性格要經歷磨鍊才能型成…我似乎想多了。」沙羅沙似乎有點用心地,邊夾一份新的三明治(雖然還是沒塗羊奶油)邊嘆息道,「終歸要罵祂一頓,還是找個心人族比較貼切。輪不到我這『過客』出手呢~」

MaxC 提到︰  「謝謝妳的鼓勵。也祝妳的、和那個叫作異邦人的種族能傳承千古。」艾爾雷德微笑道。「是啊,精神上的傳承還是最重要的。即使前人的生命消逝了,還是會有東西留下來的吧。」

  「就像『冰耀騎士團一樣』... ...我有沒有傳承到他們的一丁點精神呢... ...」他喃喃自語。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不過艾爾你太謙虛了吧?也許他們都會或已(Will or already)當你是騎士團的同伴呢!」這下沙羅沙反而很堅定的說:「至少,我覺得你是。就算你不說,我都會對其他心人族說你是他們的驕傲。」

(2019-06-06, 12:57)須臾哀歌 提到︰ 「嗯...」還沒來的及感傷,李洱已被[剩下兩個種族在哪裡?]這個問題絆住。

「這世界還有其他已知的種族嗎?」頓了頓,老人遲疑的說出從套出來刺客的種族:「像是...貓人族?」
MaxC 提到︰  「當然有啊,而且遠遠不只三種,用手指頭都數不清。」山德果斷的回答。「不過他們都和其他的生物一樣,由血肉組成,不用藉由其他物質取得肉體,像我們這樣的生物我還沒見過,艾爾雷德你有嗎?」

  「... ...我也沒有。需要靠特殊方式生存的種族我只知道我們而已,簡直就像是我們才是外來的生物一樣。我想那個神話指的三個種族,應該是指三種和我們一樣用特別方式繁殖的種族吧,前提是它是真的。」艾爾雷德如此推測,不過他似乎不太將它當一回事。
須臾哀歌 提到︰「不過...[神啊]...」或許這就是李洱世界的眾人該找尋的東西?但為何祂如同不存在般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沉思的老人晃晃腦袋,這並不是他現在應該想的事情。把委託完成他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思考。

「先有期許和祝福才誕生新的生命嗎?真是浪漫呢。」和世間先有新生才受到祝福不同,李洱對這樣浪漫的種族竟然被遺棄感到詫異。

「這我倒想到一些東西,怎樣說好呢?」沙羅沙嘗試以遊曆見聞解釋一下。「這種事以一個創造神(The Creator)甚至絕對神(The only One)而言很常見:就是找一個能替自己管理天地萬物的種族。」
「要求的條件基本上不離三句:靈長能幹、長命或高持續性、順從於自己…以及最重要的—與自己相似。也許『那個種族』(The Chosen Race)比心人族與別的更有資格吧?」


唔…總覺得有時需要用英文來解釋自己說了什麼…越深奧就越要的感覺。
聲望留言:
須臾哀歌 聲望0 The only God可以用獨一真神,The creater 可以用創造主,那個種族我覺得沒問題,至於will or already我沒聽過(太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0
李洱默默的在一旁聽著從未聽過的見聞,感嘆著自己的渺小。

在自己居住的聚落中,他總是最睿智、最博聞的領導者,幾百年的歲月讓李洱有足夠的經驗判斷一切;甚至只要這名長者願意,他幾乎能預知未來。

但在這裡,自己的知識近乎全然無用。李洱靜靜的在一旁聽著,他並不討厭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從前在火爐旁聽著父母的傳說、兄弟姊妹們的趣事一般。溫暖的笑容淺淺的暈在歲月的痕跡之上。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