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先問清楚就是怕如果現在打小的時的聲音引來大的便壞大事了。」沙羅沙其實也沒說錯,除了避不了的戰鬥以及環境變化,腹背受敵都是相當危險的事。

更何況聽以前艾爾的口吻,沙羅沙認為他似乎不想與成年雪塵龍硬踫。

「不過要大家一起衝的話,還好我有學習些接近戰技倆,不用怕像一般拖法者般硬幫幫的。」
雖然她還沒提及自己的真功夫便是了,但她也知道那總會,而且快要派上用場。

似乎她需要的,是一個軍師或者那種戰略眼。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3, 23:43)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艾爾雷德。」踏開輕巧的腳步踏到了老人身旁,慌荒低聲的呼喚並讓手心上的東西得以讓老人看見。
「這附近會不會是它們的家?」一邊提問著,慌荒一邊又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盾牌型的石頭、以及一個有著長長地管狀裝置,一邊還有按鈕的長方形物體。
「如果我們要直接過去,那你麼先拿著這個——只要用這個點起火焰並湊上石頭、那麼這個石頭就能夠冒出刺鼻又濃厚的白煙——我輩覺得這個能夠幫助我們在危急時跑過前方。」聽著同行夥伴們的對話,慌荒大概知道前面的道路似乎不是那麼的簡單,所以她便輕輕地拉起老人的手,並將這兩個東西放入了老人的手中。
「不可以一時慌亂就丟下喔?我輩會難過的。」把自己蒼白的手抽離老人的手並叮囑著他,慌荒像是把寶物交給別人的孩子,「我輩認為,你在這個地方是比我輩更清楚的知道什麼時候該全力的逃跑,所以我輩便把這個東西交予你。」眨了眨眼,是少女這麼開口。
她不懂雪塵龍、而在第一次來到的雪山中她也什麼都看不清楚——於是,她認為自己應該要這麼做。
生命是很貴重的,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是類似催淚彈的東西嗎... ...真是了不起。」艾爾雷德接過石頭和雷管,思索了一會後,做出了判斷:

  「這樣好了。正如剛才所說的,我們在上風處,如果施放煙霧的話煙會先飄到那邊去。如果牠們被薰跑了,我們就藉機衝過去... ...這是第一種情況。」
  「第二種情況是他們沒有被濃煙薰跑,若是這種狀況,我們就在濃煙的掩蔽下直接衝過去,剛才我也說過牠們屬於嗅覺和聽覺較為敏銳的生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攻擊的靈敏度會下降,當然還是會有危險,不過應該會比直接衝過去還要安全一點。」

  說完,他又將道具還給慌荒。「這是妳的東西,還是由妳來操作吧。我想是妳的話會比較容易成功。李洱和沙羅沙你們覺得如何?」他在最後再徵詢一次其他隊友的意見。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6, 00:03)MaxC 提到︰   「是類似催淚彈的東西嗎... ...真是了不起。」艾爾雷德接過石頭和雷管,思索了一會後,做出了判斷:

  「這樣好了。正如剛才所說的,我們在上風處,如果施放煙霧的話煙會先飄到那邊去。如果牠們被薰跑了,我們就藉機衝過去... ...這是第一種情況。」
  「第二種情況是他們沒有被濃煙薰跑,若是這種狀況,我們就在濃煙的掩蔽下直接衝過去,剛才我也說過牠們屬於嗅覺和聽覺較為敏銳的生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攻擊的靈敏度會下降,當然還是會有危險,不過應該會比直接衝過去還要安全一點。」

  說完,他又將道具還給慌荒。「這是妳的東西,還是由妳來操作吧。我想是妳的話會比較容易成功。李洱和沙羅沙你們覺得如何?」他在最後再徵詢一次其他隊友的意見。

「不錯的主意。」李洱喚出了長杖拄在地上:「防禦的部分可以交給我,我的結界應該可以隔絕我們周圍的煙霧並提供保護。」

在過去,李洱也曾經用過類似的策略-火燒森林,那時雖然成功的遮蔽龍的感官,卻也差ˋ點害死他們。

因此李洱這次有特別注意濃煙的缺點。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那再加點擾亂用的聲音如何?」今次到沙羅沙想到點子了,「我剛好有個能把魔法發生時間推遲一點的追加詞,把那個加在音爆魔法後能在數十秒後才響出起刺耳聲音來—」

「—放心我會把聲音調整成不會響到老遠的,大概是用來趕走附近貓兒的程度大概差不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6, 00:03)MaxC 提到︰   說完,他又將道具還給慌荒。「這是妳的東西,還是由妳來操作吧。我想是妳的話會比較容易成功。李洱和沙羅沙你們覺得如何?」他在最後再徵詢一次其他隊友的意見。

「既然你這麼覺得。」眨了眨眼,慌荒接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對於艾爾雷德的說法,少女並不討厭——將屬於自己的東西交予他人用,即使多麽正確都有點不安心。

而一邊聽著其他同行夥伴們的想法,慌荒又眨了眨眼。
「聽起來真不錯。」果然,自己也該學習一些把戲嗎?想像著夥伴們的特技展現的畫面,少女看著手上的道具若有所思。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1, 01:55)leftflower 提到︰ 「既然你這麼覺得。」眨了眨眼,慌荒接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對於艾爾雷德的說法,少女並不討厭——將屬於自己的東西交予他人用,即使多麽正確都有點不安心。

而一邊聽著其他同行夥伴們的想法,慌荒又眨了眨眼。
「聽起來真不錯。」果然,自己也該學習一些把戲嗎?想像著夥伴們的特技展現的畫面,少女看著手上的道具若有所思。

雖然隔著一層面具,不過沙羅沙似乎發現了什麼。

「前言省略。慌荒…先別去想自己有什麼做不來,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並登上頂峰—【真實】就在那個頂峰的前方。」
傳授給自己的智慧,到了傳授給別人的時候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8, 21:26)須臾哀歌 提到︰ 「不錯的主意。」李洱喚出了長杖拄在地上:「防禦的部分可以交給我,我的結界應該可以隔絕我們周圍的煙霧並提供保護。」
在過去,李洱也曾經用過類似的策略-火燒森林,那時雖然成功的遮蔽龍的感官,卻也差ˋ點害死他們。
因此李洱這次有特別注意濃煙的缺點。
(2019-08-19, 01:47)天宮零介 提到︰ 「那再加點擾亂用的聲音如何?」今次到沙羅沙想到點子了,「我剛好有個能把魔法發生時間推遲一點的追加詞,把那個加在音爆魔法後能在數十秒後才響出起刺耳聲音來—」
「—放心我會把聲音調整成不會響到老遠的,大概是用來趕走附近貓兒的程度大概差不多?」

  艾爾雷德聽著隊友的建議,連連點頭。「嗯嗯。看來我選擇你們是對的。」似乎十分贊成你們的提議。採納眾人的意見後,艾爾雷德做出決定:
  「那麼就這樣好了。首先由慌荒判斷時機施放煙霧,等煙霧開始壟罩到對面後我們便開始行動,這時沙羅沙利用延時的音爆魔法讓龍錯判我們的實際方位。」
  「而確保兩位安全的任務就由我和李洱負責,有任何問題嗎?沒有的話便開始行動了。」

  吹往山頂的風漸漸的增強,但遠方的兩團影子還沒開始行動,或許現在便是最佳時機。



若要實施這個作戰,請做適當的描述後,再依照各位的技能擲骰判定。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1, 03:13)天宮零介 提到︰ 「前言省略。慌荒…先別去想自己有什麼做不來,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並登上頂峰—【真實】就在那個頂峰的前方。」
傳授給自己的智慧,到了傳授給別人的時候了。

眨了眨眼,紫髮少女歪著頭。
「是嗎?」聽起來雖然一半好理解,一半又不好理解——慌荒若有所思。
「我輩知道了。」總之她是記了下來⋯⋯說不定哪天她會需要這麼一段話語。

(2019-08-22, 00:19)MaxC 提到︰   艾爾雷德聽著隊友的建議,連連點頭。「嗯嗯。看來我選擇你們是對的。」似乎十分贊成你們的提議。採納眾人的意見後,艾爾雷德做出決定:
  「那麼就這樣好了。首先由慌荒判斷時機施放煙霧,等煙霧開始壟罩到對面後我們便開始行動,這時沙羅沙利用延時的音爆魔法讓龍錯判我們的實際方位。」
  「而確保兩位安全的任務就由我和李洱負責,有任何問題嗎?沒有的話便開始行動了。」

  吹往山頂的風漸漸的增強,但遠方的兩團影子還沒開始行動,或許現在便是最佳時機。

感受著風的流向,少女有了動作。

「沒問題,那麼拜託你了⋯⋯⋯⋯維多利昂。」握緊了盾型石,紫色頭髮的少女把它攤平在手上、訴說著這塊石頭曾經的主人的鼎鼎大名,並用著打火器點起的小小火苗湊近了它——「唔。」一邊感受著溫度逐漸變高,吃痛的紫髮少女咬了咬牙,但卻是睜大了金色的雙眼看著手上被加溫的石頭逐漸發出劇烈的濃煙⋯⋯⋯⋯不管多燙,她知道就算自己現在的位置換成維多利昂,他一定不會退縮,所以自己也不會。
更何況,自己可是抓過更燙的。

看著大量竄出的濃煙被吹了過去,頭上流下忍耐的汗水的慌荒咬著牙又等了等⋯⋯至少,石頭不是一顆火球,她還忍的住,「要過去了嗎?」回過頭說著並稍微蹲下了身子,不想讓石頭落地的慌荒依然是張平了手掌——但是她已經做好了大步奔跑的準備。
擲骰結果

2d6+1 → 7[4, 3] + 1 8野外求生之逃跑!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2, 00:19)MaxC 提到︰   艾爾雷德聽著隊友的建議,連連點頭。「嗯嗯。看來我選擇你們是對的。」似乎十分贊成你們的提議。採納眾人的意見後,艾爾雷德做出決定:
  「那麼就這樣好了。首先由慌荒判斷時機施放煙霧,等煙霧開始壟罩到對面後我們便開始行動,這時沙羅沙利用延時的音爆魔法讓龍錯判我們的實際方位。」
  「而確保兩位安全的任務就由我和李洱負責,有任何問題嗎?沒有的話便開始行動了。」
  吹往山頂的風漸漸的增強,但遠方的兩團影子還沒開始行動,或許現在便是最佳時機。
(2019-08-25, 01:54)leftflower 提到︰ 看著大量竄出的濃煙被吹了過去,頭上流下忍耐的汗水的慌荒咬著牙又等了等⋯⋯至少,石頭不是一顆火球,她還忍的住,「要過去了嗎?」回過頭說著並稍微蹲下了身子,不想讓石頭落地的慌荒依然是張平了手掌——但是她已經做好了大步奔跑的準備。
「——設置。小爆球.遲效…」沙羅沙把球丟到偏離行走路線的一角。

「好了,二十秒之內,三十米外!」
確認魔法開始慢慢進行起動效應後,便是準備一起跑!
擲骰結果

2d6+1 → 7[5, 2] + 1 8把一個雷波放在一處(閃電魔法)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李洱如高舉旌旗般持著杖等待著艾爾雷德的信號:「艾爾雷德!隨時!」
擲骰結果

2d6+1 → 3[2, 1] + 1 4會不會是8的罩罩呢?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