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11-24, 20:32)MaxC 提到︰ 冰柱晶瑩剔透,像一塊品質優良的玻璃。一側反射著慌慌的臉,另一側則反映著洞外的景色……好像有些不對。在反光下的洞外景色好像有些跳動。
往洞外一瞧,在天空的另一端有幾個亮點正在躍動著──雪塵龍們要回巢了。從大小來看,大概再五分鐘吧。

慌荒眨了眨眼,她知道自己長得不差——這點她還是知道的。
看著自己金黃色的雙眼、紫色的長髮、優雅的妝容,自己長得不差這點她還是知道的

盯著映照出自己臉龐的冰面看,是慌荒神色自若的假裝沒聽到自己的心跳......她當然有注意到雪塵龍們、那些跳動的景色——事實上,如果可以,她覺得她該來想想要怎麼逃跑、或是躲起來了。

前有大龍、後有一坨的龍——盯著那根大冰柱看,慌荒吞了一口口水。
沙羅沙是不是太胖卡住了——思索著不重要的事情,紫髮少女決定是先轉而盯著那老人們走向的、以及沙羅沙走向的洞窟。

只要一有人出來,她就要立刻比出很面有很多人的手勢——是這麼決定了,有著金色眼睛的慌荒默默的站了起來。
再不站起來,等等腿會麻掉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24, 20:32)MaxC 提到︰ (前略)
  「難道又是她嗎?如果我沒想錯的話,她和之前派出殺手想要阻擋我們的雇主是同一人。沒錯,在我們世界上是有著這樣的種族,然而稜鏡光對他們毫無價值,以他們的魔法知識也不會選擇拿稜鏡光來提煉魔力。」艾爾雷德答道,臉上的疑惑是不減反增。

  「了解。我不會再阻擋你們。你們想開採就請便吧。」盔甲人退到一邊,示意你們可以通過,然後便面朝著洞口外,不再做任何干預的動作。


  「對了,這和我的任務無關,只是隨便問問。」在艾爾雷德敲下一塊稜鏡光,放進口袋時,盔甲人又發問道:
  「之所以派我來這裡,大概是因為殺手沒辦法解決你們吧。在惡劣的天氣作戰,血肉之軀的你們會相當不利。那麼,」
  「一個稜鏡光對她毫無作用的種族,會突然想阻止你們取得它,還不惜動用殺手的原因,你們覺得是甚麼?」

那邊聽到的東西對於沙羅沙而言,起了兩個互相矛盾的可能答案
一個:是那貓耳族知道的更多,甚至想控制心人族。所以把我們包裝成偷採稜鏡光的人。
另一個:是那貓耳族硬以為這兒是貴重材料。所以把我們包裝以下略。

問題是連她也無法猜透這傢伙的真偽…

本來想講什麼的,但見慌沒追來,兩難之下還是原路回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24, 20:32)MaxC 提到︰   「嗯?你說甚麼?我接到的指令是『有人想要非法開採這些具有魔力的礦石』,難道不是嗎?」盔甲人似乎對於資訊量的差距感到疑惑。「我剛才掃瞄了一下,這些礦物確實含有魔力,但含量很低,作為提煉魔力的素材效率未免也太差了點。我本來以為是這世界的工藝等級問題,不過現在看來,有些情報我可能沒有得到。」
  「你們剛才說的『心人族』,那是這裡的種族嗎?不好意思,能不能和我多說點?不瞞你說,我不是這裡的人,而是被從別的世界被雇用來的。」

  「我知道了。」艾爾雷德從冰柱後慢慢走出。「我就是那個『心人族』。關於我們的事情我們會全部和你說明清楚。」
  「老實說看到你的裝備和動作時我有點驚訝,不過仔細想想也沒什麼令人意外的。既然我可以從其他世界搬來救兵,別人當然也可以。」

  「好的。作為交換,雖然出於原則我不能帶你們去見我的雇主,但視情況而定,我可能會選擇協助你們。不過請你注意,你有沒有在說謊我是感覺得出來的。」盔甲人張開雙手,並讓各位能看的到,表示暫時沒有攻擊的意思(雖然對它而言不見得有意義)。艾爾雷德見狀,也將武器收回,並開始說明……



  「……這就是我們的現狀,也是為甚麼我們急需這種素材。」大約十分鐘後,艾爾雷德解釋完狀況。在途中,沙羅沙一直觀察著盔甲人,但它沒有輕舉妄動,只有不時撐著頭做出思考的動作,這倒是有些奇怪,因為這是人類才會做的動作。

  「看起來你們說的都是真的,我大概了解情況了。」盔甲人似乎是相信了艾爾雷德。「在我答應不阻撓你們之前,我再問個問題……你們這個世界上有『長著像是貓咪的耳朵』的種族嗎?」

  「難道又是她嗎?如果我沒想錯的話,她和之前派出殺手想要阻擋我們的雇主是同一人。沒錯,在我們世界上是有著這樣的種族,然而稜鏡光對他們毫無價值,以他們的魔法知識也不會選擇拿稜鏡光來提煉魔力。」艾爾雷德答道,臉上的疑惑是不減反增。

  「了解。我不會再阻擋你們。你們想開採就請便吧。」盔甲人退到一邊,示意你們可以通過,然後便面朝著洞口外,不再做任何干預的動作。


不想增加外面偵查組的風險,李洱迅速抄起背後的鐵撬使之化為鎬子開始開採。老人並非不疑惑,只是現下的狀況不容得他好好的靜下心思思考。

鏗噹鏗噹幾聲,李洱便利索的挖下了四塊大小適中的稜鏡光,大小應該正好能裝進四人的包包。

李洱熟練的身手只給了他短暫的時間考慮貓人的問題,在裝包自己和艾爾雷德的稜鏡光時,他緩緩道出自己淺薄的推敲:「雖然擁有稜鏡光對他們而言毫無用處,但是...反過來呢?」

縱使嘴上說著話老人的手也依舊忙碌著,將稜鏡光分別裝好後讓自己和艾爾雷德又各抱了一顆要帶去外面給同伴裝進包裡。

「若ˋ是某些人無法得到稜鏡光他就能得到利益...像是心人族若因無法取得稜鏡光而滅亡,進而為他帶來某些好處的話...」

李洱停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道:「這樣或許也能解釋刺客們的行為了。」老人抱著稜鏡光邁出了走出穴道的步伐。

然而才沒兩步就停了下來並回頭問道:「寇爾,有興趣和我們憶起走嗎?」因為聽到了盔甲人的嘟囔讓李洱斷定他並不是壞人,所以向他提出了一起前往長石鎮的邀請。
「當然還需要你的同意就是了。」老人將眼神移到艾爾雷德身上:「畢竟你是鎮上的居民,必須徵詢你的同意。」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30, 14:07)須臾哀歌 提到︰ 不想增加外面偵查組的風險,李洱迅速抄起背後的鐵撬使之化為鎬子開始開採。老人並非不疑惑,只是現下的狀況不容得他好好的靜下心思思考。
鏗噹鏗噹幾聲,李洱便利索的挖下了四塊大小適中的稜鏡光,大小應該正好能裝進四人的包包。
李洱熟練的身手只給了他短暫的時間考慮貓人的問題,在裝包自己和艾爾雷德的稜鏡光時,他緩緩道出自己淺薄的推敲:「雖然擁有稜鏡光對他們而言毫無用處,但是...反過來呢?」
縱使嘴上說著話老人的手也依舊忙碌著,將稜鏡光分別裝好後讓自己和艾爾雷德又各抱了一顆要帶去外面給同伴裝進包裡。
「若是某些人無法得到稜鏡光他就能得到利益...像是心人族若因無法取得稜鏡光而滅亡,進而為他帶來某些好處的話...」
李洱停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道:「這樣或許也能解釋刺客們的行為了。」老人抱著稜鏡光邁出了走出穴道的步伐。

  「嗯嗯,這很有可能。對了,你們剛剛說殺手,請問是甚麼樣的殺手呢?」聽到李洱的推測後,寇爾點點頭,又補問了一句。
  「是兩個和我同族的年輕人。實力不算差但也就一般有練過的水準,和她也不熟識的樣子,大概是到這裡才雇用的。」艾爾雷德回道。
  「和我想的一樣。我還有個推測就是她本身勢力不大──至少沒有擅長戰鬥的人,因為她連有點程度的殺手都派不出自己的人來,更不用說上山了。要是有的話你們就不會看到我才對。」

  「我族和他們的地理位置遠到幾乎沒有交集,而且向來我們也不是侵略種族,我想不到他們要對付我們的原因……會不會是個人或很小的團體?」

  「或許吧。不過我們在這裡想破頭也沒用,你們還要趕在龍回來前出去對吧?」

(2019-11-30, 14:07)須臾哀歌 提到︰ 然而才沒兩步就停了下來並回頭問道:「寇爾,有興趣和我們憶起走嗎?」因為聽到了盔甲人的嘟囔讓李洱斷定他並不是壞人,所以向他提出了一起前往長石鎮的邀請。
「當然還需要你的同意就是了。」老人將眼神移到艾爾雷德身上:「畢竟你是鎮上的居民,必須徵詢你的同意。」
(2019-11-27, 21:58)leftflower 提到︰ 只要一有人出來,她就要立刻比出很面有很多人的手勢——是這麼決定了,有著金色眼睛的慌荒默默的站了起來。
再不站起來,等等腿會麻掉的。

  「它想來的話,我是沒有問題。」艾爾雷德說。
  「我很樂意。而且我也想多知道一點關於你們這個種族的事。」雖然構裝生物看不到表情,但寇爾似乎也是欣然同意。

  一踏出洞口,李洱便看到仍在休息的巨龍以及在遠處打著信號的慌荒。看來龍回來了。
  這時寇爾從後方跟上,往旁邊一指。它指的正是沙羅沙在繞過巨龍時看到的小通道,看來他是示意你們從這裡出去。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03, 02:26)MaxC 提到︰   一踏出洞口,李洱便看到仍在休息的巨龍以及在遠處打著信號的慌荒。看來龍回來了。
  這時寇爾從後方跟上,往旁邊一指。它指的正是沙羅沙在繞過巨龍時看到的小通道,看來他是示意你們從這裡出去。

李洱向艾爾雷德點點頭表示同意寇爾的提議並大手一揮,示意慌荒過來,自己則持著長杖打算等眾人安全進入通道後才跟上。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回程時沙羅沙發現還在那邊的慌荒似乎有點慌張的做手勢,似乎是…有什麼要來?

根據剛才考究,似乎小龍找到什麼給大龍吃的機會似乎很高。

「不好意思,暫時確認多出來的傢伙不會害我們…」她這樣簡述。

(2019-12-08, 13:23)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向艾爾雷德點點頭表示同意寇爾的提議並大手一揮,示意慌荒過來,自己則持著長杖打算等眾人安全進入通道後才跟上。

之後見那邊李洱似乎要召集,雖然有點麻煩但還是由寇爾用的路走過去…

嘛下次先畫位置圖好一點?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03, 02:26)MaxC 提到︰   一踏出洞口,李洱便看到仍在休息的巨龍以及在遠處打著信號的慌荒。看來龍回來了。
  這時寇爾從後方跟上,往旁邊一指。它指的正是沙羅沙在繞過巨龍時看到的小通道,看來他是示意你們從這裡出去。
(2019-12-08, 13:23)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向艾爾雷德點點頭表示同意寇爾的提議並大手一揮,示意慌荒過來,自己則持著長杖打算等眾人安全進入通道後才跟上。
(2019-12-12, 19:28)天宮零介 提到︰ 「不好意思,暫時確認多出來的傢伙不會害我們…」她這樣簡述。

慌荒感動地都快哭了——雖然她那又大又畫著艷妝的雙眼可以說是沒什麼波瀾,但是她確實是很感動。
沒想到沙羅沙居然沒有跌到石縫裡卡住,還跟兩位老人家會合了,唯一奇怪的是多出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

但是這不重要,比起自己一個人面對巨龍又或是大家一起對付一坨小龍——跟一個看起來是和同伴們一起和平地走著路的傢伙一起離開這裡明顯是一個很棒的選擇......思索著,有著金色大眼睛的少女一邊盯著寇爾那身盔甲看。

看起來真是一個不錯的盔甲,挺帥氣的——是這麼一邊思索著一邊躡手躡腳地邁開步伐,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對於沙羅沙的簡述是歪著腦袋想了想,隨後也是她一邊踏入了通道裡一邊輕聲地回應。

「我輩也是這麼認為的。」不然你們就不會一起出來了,思索著,慌荒不禁又看了一眼寇爾的盔甲——她的盔甲可真是不錯......一邊走著路,少女的因為終於和伙伴團聚而感到無比的好。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