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12-17, 04:27)MaxC 提到︰  「妳就是他們的同伴吧?我是寇爾。」注意到慌荒,寇爾向他介紹了自己。「我和你們一樣都是異世界的旅人,只不過受雇的人不同而已。」一邊走,寇爾將他們在洞穴深處的對談內容,以及原本雇主就是派殺手阻撓他們的人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她。「……事情就是這樣。我的雇主好像給你們添麻煩了,由於她先欺騙了我所以我決定幫助你們,不過我還是不能帶你們去找她。」

  「無所謂,我們已經得到『稜鏡光』,有這結果一切都沒關係了。」艾爾雷德拿出一塊稜鏡光礦石,展示給剛才沒進入礦洞的慌荒看。「這都是多虧了各位的幫助,謝謝你們。」他向在場眾人致上由衷的感謝。
  「我們還沒下山呢,這些話等大家回去再說吧。」寇爾提醒道。「我想在你的村莊多留一下,或許異世界的技術能幫上點忙……啊,出口到了。」走著走著,你們抵達了通道的盡頭,這是一個僅供一人勉強擠過的岩縫。岩縫的外面居然是你們一開始遭遇兩隻雪塵龍的山道附近。

  「啊啊,這裡居然會有個岩縫,是上來時被風雪影響而沒發現嗎……」艾爾雷德走出岩縫外,再往內看了看。「這個寬度的話,的確是會看漏呢。」他正在思索為甚麼上來時沒看到。「咳咳,總之外面沒有龍,你們可以安心出來了。現在天色還早,才剛過中午而已,速度快點的話能夠在晚上前下山喔。」

「你好,寇爾,是我輩是慌荒。」雖說並不理解眼前的人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慌荒是個有基本的禮貌的人,所以她便是也自我介紹著並聆聽之──而在好好地聽聞了之後,是有著金色雙眸的少女便也大概的知曉了此人來到這裡的理由......思索著,少女便是一邊的走。

而當然也是她聽著老人的話語,事實上,自己也不打算再去刨根究底──如同艾爾雷德所述說的,任務已經完成......這這一側的、自己的故事的一方已經可以他們的延續了,那麼慌荒就不在意另一方的事情──那是如同鮮少有人會追問那童話書中的壞人為什麼是壞人一樣,「你雇主的事,那是無妨──我輩也認為應當是先下山,這裡很冷。」便是這麼開口,眨了眨眼睛的少女在走出岩縫時,卻是依然盯著寇爾看。

「你有一個很棒的盔甲。」在半晌的沉默之後,是少女晃了晃像是獸耳一班的紫色頭髮開口,說著這讚美一般的話,當然,也是她可沒停下腳步。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寇爾沒有回應慌荒,但對她點了點頭。下山的過程大家都很安靜,沒有多少交談,只是默默地趕路。到山腰時正值夕陽西下,金黃的陽光再次照耀在山德的花田,艾爾雷德和寇爾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
  「這種花剛剛在路上有看到幾朵,是人為栽培後傳到山上其他地方的嗎?」寇爾問道。
  「這個嘛,其實是野生的喔,只是我有個朋友因為一時的興趣種下的。這興趣很獨特吧?」
  「……很棒的景色,這世界也有很棒的人呢。下次有時間再來拜訪他吧。」
  艾爾雷德點點頭,便沒有多作駐留。經過山德的小屋後,回首望了一眼,便帶著ˋ眾人繼續下山。

  回到長石廣場時,太陽已經西沉。中央的雪花石柱閃耀著的是反射的月光,原本就很少人的街道則更冷清了。「各位,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到此結束。要不是沒有你們,我也無法得到稜鏡光。辛苦各位了,這是說好的報酬。」艾爾雷德再一次向在場的各位致謝,並支付先前約定好的報酬,以及一顆和出發時使用的傳送石十分相像的符文石。「這是回酒吧的傳送石,和來這裡時一樣,想回去的話將它摔到地上就可以了。」



每個人獲得:
  • 15金幣
  • 往阿爾法酒吧的傳送石*1
這次的酒吧任務已經完成,角色隨時可以回到酒吧。
還想繼續探索城內的話也可以留下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28, 23:20)MaxC 提到︰   回到長石廣場時,太陽已經西沉。中央的雪花石柱閃耀著的是反射的月光,原本就很少人的街道則更冷清了。「各位,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到此結束。要不是沒有你們,我也無法得到稜鏡光。辛苦各位了,這是說好的報酬。」艾爾雷德再一次向在場的各位致謝,並支付先前約定好的報酬,以及一顆和出發時使用的傳送石十分相像的符文石。「這是回酒吧的傳送石,和來這裡時一樣,想回去的話將它摔到地上就可以了。」


每個人獲得:
  • 15金幣
  • 往阿爾法酒吧的傳送石*1
這次的酒吧任務已經完成,角色隨時可以回到酒吧。
還想繼續探索城內的話也可以留下來。

正事好了,報酬都好了。之後是…
「回去那邊之前…我個人還在意幾件事。比如寇爾先生…唔…算了,我自問勝不過你的忠心。之後呢…

沙羅沙似乎還對傳送門一事很在意就是,艾爾昨天來的時候不是說那傳送門失修了嗎?如果不修好它的話,有可能去不了正確要去的地方—即是想去阿爾法時又會去了不知那兒…」



後話模式正式開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28, 23:20)MaxC 提到︰ 回到長石廣場時,太陽已經西沉。中央的雪花石柱閃耀著的是反射的月光,原本就很少人的街道則更冷清了。「各位,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到此結束。要不是沒有你們,我也無法得到稜鏡光。辛苦各位了,這是說好的報酬。」艾爾雷德再一次向在場的各位致謝,並支付先前約定好的報酬,以及一顆和出發時使用的傳送石十分相像的符文石。「這是回酒吧的傳送石,和來這裡時一樣,想回去的話將它摔到地上就可以了。」

對於寇爾沒有回應自己的言語,是有著金色眼睛的少女並沒有特別為此在意——因為她是點了點頭,那樣便是足以的了。
思索著這樣的是,是有著金色雙眸的少女凝望著那花田最後一眼,隨後也是她跟著隊伍慢慢地下了山。

而在回到了長石鎮之後,慌荒對於艾爾雷德所交付的報酬並沒有刻意的點算,不過她依然是收下了。
便是看著手中的傳送石與金幣,慌荒她在思索了一瞬之後便是將它們都放到了衣服的口袋之中——既然摔到地上便能回去,那麼也就代表著隨時隨刻都能回去,只要沒有弄丟的話。

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是眨著金色雙眸的少女便決定要在這裡多逗留一會,同時,也是她轉過了臉看向了艾爾雷德的方向——她總記得在上山時、上山前,艾爾雷德都有訴說出一些在任務之後可以去看看的地方......轉了轉雙眸,是慌荒便是順了順自己的鬢角。

她想起來了。

「艾爾雷德,是我輩記得你曾說過那有著神秘力量的刀劍的事情?」當然,以及糖果店的事情——回憶著那位胖胖的老人的事情,是慌荒其實更為在意後者,可以的話,也是她想多買一些糖果。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28, 23:20)MaxC 提到︰
.
  寇爾沒有回應慌荒,但對她點了點頭。下山的過程大家都很安靜,沒有多少交談,只是默默地趕路。到山腰時正值夕陽西下,金黃的陽光再次照耀在山德的花田,艾爾雷德和寇爾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
  「這種花剛剛在路上有看到幾朵,是人為栽培後傳到山上其他地方的嗎?」寇爾問道。
  「這個嘛,其實是野生的喔,只是我有個朋友因為一時的興趣種下的。這興趣很獨特吧?」
  「……很棒的景色,這世界也有很棒的人呢。下次有時間再來拜訪他吧。」
  艾爾雷德點點頭,便沒有多作駐留。經過山德的小屋後,回首望了一眼,便帶著ˋ眾人繼續下山。

  回到長石廣場時,太陽已經西沉。中央的雪花石柱閃耀著的是反射的月光,原本就很少人的街道則更冷清了。「各位,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到此結束。要不是沒有你們,我也無法得到稜鏡光。辛苦各位了,這是說好的報酬。」艾爾雷德再一次向在場的各位致謝,並支付先前約定好的報酬,以及一顆和出發時使用的傳送石十分相像的符文石。「這是回酒吧的傳送石,和來這裡時一樣,想回去的話將它摔到地上就可以了。」



每個人獲得:
  • 15金幣
  • 往阿爾法酒吧的傳送石*1
這次的酒吧任務已經完成,角色隨時可以回到酒吧。
還想繼續探索城內的話也可以留下來。
(2019-12-31, 18:08)天宮零介 提到︰ 正事好了,報酬都好了。之後是…
「回去那邊之前…我個人還在意幾件事。比如寇爾先生…唔…算了,我自問勝不過你的忠心。之後呢…
沙羅沙似乎還對傳送門一事很在意就是,艾爾昨天來的時候不是說那傳送門失修了嗎?如果不修好它的話,有可能去不了正確要去的地方—即是想去阿爾法時又會去了不知那兒…

李洱感激地收下了報酬,但並沒有立即使用傳送石,而是把玩了一會而後收到了背包之中。

關於那個傳送門...需不需要人手幫忙修復呢?」鬢角斑白老人看了看寇爾一身的神秘鎧甲:「或許多些異世界的技術、知識能幫上忙。」
然而這冠冕堂皇的理由卻蓋不住他眼中對新事物的玩心和看到絕望中一絲屬光的欣喜。

(2020-01-07, 20:09)leftflower 提到︰ 便是看著手中的傳送石與金幣,慌荒她在思索了一瞬之後便是將它們都放到了衣服的口袋之中——既然摔到地上便能回去,那麼也就代表著隨時隨刻都能回去,只要沒有弄丟的話。
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是眨著金色雙眸的少女便決定要在這裡多逗留一會,同時,也是她轉過了臉看向了艾爾雷德的方向——她總記得在上山時、上山前,艾爾雷德都有訴說出一些在任務之後可以去看看的地方......轉了轉雙眸,是慌荒便是順了順自己的鬢角。
她想起來了。
「艾爾雷德,是我輩記得你曾說過那有著神秘力量的刀劍的事情?」當然,以及糖果店的事情——回憶著那位胖胖的老人的事情,是慌荒其實更為在意後者,可以的話,也是她想多買一些糖果。

「對對對,我也很好奇這個東西,請務必讓我見識一下。」李洱興奮的用幾乎不像是蒼老的男人的語調追問著。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31, 18:08)天宮零介 提到︰ 沙羅沙似乎還對傳送門一事很在意就是,「艾爾昨天來的時候不是說那傳送門失修了嗎?如果不修好它的話,有可能去不了正確要去的地方—即是想去阿爾法時又會去了不知那兒…」
(2020-01-08, 13:25)須臾哀歌 提到︰ 「關於那個傳送門...需不需要人手幫忙修復呢?」鬢角斑白的老人看了看寇爾一身的神秘鎧甲:「或許多些異世界的技術、知識能幫上忙。」
然而這冠冕堂皇的理由卻蓋不住他眼中對新事物的玩心和看到絕望中一絲屬光的欣喜。

  「這點倒不用擔心,我來的時候是直接使用壞掉的傳送門所以走錯了,不過這種已經定位座標的傳送石就不會有問題。證明就是我們從酒吧來到這裡時也沒有發生錯誤。」

  「你們說甚麼失修?」寇爾聽到兩人的談話便發出疑問。
  「喔,是這個鎮的傳送門,就是這個柱子。」艾爾雷德指向廣場中央的石柱。「一開始我本來打算傳送到哈哈酒吧,卻跑到另一個酒吧去了。不過也因此我找到了這幾個優秀的冒險家。」
  「讓我看看吧,或許我能幫上忙。我去過不少異世界,說不定能幫上忙。」寇爾說完,便自顧自的走到石柱旁,開始端詳著。

(2020-01-07, 20:09)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是我輩記得你曾說過那有著神秘力量的刀劍的事情?」當然,以及糖果店的事情——回憶著那位胖胖的老人的事情,是慌荒其實更為在意後者,可以的話,也是她想多買一些糖果。
(2020-01-08, 13:25)須臾哀歌 提到︰ 「對對對,我也很好奇這個東西,請務必讓我見識一下。」李洱興奮的用幾乎不像是蒼老的男人的語調追問著。

  「那是鎮上的一家鍛造坊,現在應該還沒打烊,我帶你們去看看吧。寇爾你也要一起去嗎?」
  「我不用了,反正我要待在這裡一陣子。」寇爾似乎看得出神,不想被中斷。



不想去店裡想留下研究傳送門的也可以去看,艾爾雷德不會阻止
擲骰結果

2d6+2 → 4[3, 1] + 2 6檢查傳送門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10, 02:11)MaxC 提到︰   「這點倒不用擔心,我來的時候是直接使用壞掉的傳送門所以走錯了,不過這種已經定位座標的傳送石就不會有問題。證明就是我們從酒吧來到這裡時也沒有發生錯誤。」

  「你們說甚麼失修?」寇爾聽到兩人的談話便發出疑問。
  「喔,是這個鎮的傳送門,就是這個柱子。」艾爾雷德指向廣場中央的石柱。「一開始我本來打算傳送到哈哈酒吧,卻跑到另一個酒吧去了。不過也因此我找到了這幾個優秀的冒險家。」
  「讓我看看吧,或許我能幫上忙。我去過不少異世界,說不定能幫上忙。」寇爾說完,便自顧自的走到石柱旁,開始端詳著。

「聽寇爾先生的言詞,似乎都是【旅人】或者像我般的【流浪者】呢。」
在沙羅沙的異世觀,【旅人】與【流浪者】有少許不同。
前者是能某程度自由移動,而且隨時能回去【本來的世界】;
然而像沙羅沙的後者,有的是『被【本來的世界】流放』,有的是【本來的世界】已經停止,甚至有些人的移動能力不是自己能夠控制…

回想起來,想像到艾爾雷德能在那個短時間(就是在酒吧交談的中間)已經準備後回去的車票,不禁想像到更加繁榮的【被選中的種族】的技術必定是更強了。

引用︰  「那是鎮上的一家鍛造坊,現在應該還沒打烊,我帶你們去看看吧。寇爾你也要一起去嗎?」
  「我不用了,反正我要待在這裡一陣子。」寇爾似乎看得出神,不想被中斷。

「我都要去鍛造坊!」但似乎沙羅沙對於實用系術式的興趣比時空系要高…
相信聽見大家像小孩般興致勃勃,自己的好奇心都炒熱起來了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10, 02:11)MaxC 提到︰   「這點倒不用擔心,我來的時候是直接使用壞掉的傳送門所以走錯了,不過這種已經定位座標的傳送石就不會有問題。證明就是我們從酒吧來到這裡時也沒有發生錯誤。」

  「你們說甚麼失修?」寇爾聽到兩人的談話便發出疑問。
  「喔,是這個鎮的傳送門,就是這個柱子。」艾爾雷德指向廣場中央的石柱。「一開始我本來打算傳送到哈哈酒吧,卻跑到另一個酒吧去了。不過也因此我找到了這幾個優秀的冒險家。」
  「讓我看看吧,或許我能幫上忙。我去過不少異世界,說不定能幫上忙。」寇爾說完,便自顧自的走到石柱旁,開始端詳著。


  「那是鎮上的一家鍛造坊,現在應該還沒打烊,我帶你們去看看吧。寇爾你也要一起去嗎?」
  「我不用了,反正我要待在這裡一陣子。」寇爾似乎看得出神,不想被中斷。

李洱雖然很想立刻對傳送門進行研究,但同伴們也興致勃勃的樣子讓他決定先去鍛造坊。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10, 02:11)MaxC 提到︰ 「喔,是這個鎮的傳送門,就是這個柱子。」艾爾雷德指向廣場中央的石柱。「一開始我本來打算傳送到哈哈酒吧,卻跑到另一個酒吧去了。不過也因此我找到了這幾個優秀的冒險家。」

哈哈酒吧——聽著艾爾雷德的話語,眨著金色雙眸的少女便是把雙手抱在胸前、踩著一個左搖右晃的站姿。
聽起來是一個挺有意思的地方,希望它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有趣......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慌荒繼續左搖右晃。

(2020-01-10, 02:11)MaxC 提到︰   「那是鎮上的一家鍛造坊,現在應該還沒打烊,我帶你們去看看吧。寇爾你也要一起去嗎?」
  「我不用了,反正我要待在這裡一陣子。」寇爾似乎看得出神,不想被中斷。

「我輩。」轉了轉眼睛,慌荒像是心癢難耐似地、好奇地用手指敲了敲手腕,也是她面具下的嘴開心的噘了起來,「很是樂意,艾爾雷德。」斷斷續續地接著說完,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便是邁出了步伐朝著艾爾雷德走去。

她可好奇了,不瞞著任何人地說,她非常有興趣。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