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20-01-22, 01:37)MaxC 提到︰   除了寇爾外,眾人都一致表示了參觀的意願,於是艾爾雷德便帶著三人來到鍛造坊。鍛造坊坐落於河邊,和這座城鎮大部分的建築一樣外觀極為樸素,除了為了驅動水力機具的水車以及簡單的招牌外沒有突出之處。不過李洱和沙羅沙在門外就能便能感受到從內部傳來的魔力氣息。

  「歡迎光臨!」一名心人族的小男孩注意到來客,便元氣十足的衝出門外迎接。「是艾爾雷德!你剛回來啊?有帶回甚麼嗎?」男孩似乎和艾爾雷德熟識。「這些是你找的同伴嗎?」

  「是啊,我帶他們來參觀一下。他們都是很可靠的夥伴,多虧了這些人這次我才能平安帶回稜鏡光喔。」

  「真的嗎?那鎮民又可以增加了呢!大部分的人都比我大感覺好無聊喔,能有個弟弟陪我玩就好了!」聽見艾爾雷德帶來好消息,男孩顯得更加雀躍,一面轉著圈一面將你們領進門。

看著那男孩天真無邪的笑容,同時感受到他們要背負著那個預期滅絕的未來,沙羅沙只有一笑。
「加把勁活下去喔。」她摸摸男孩的頭笑道。

MaxC 提到︰  令人意外的,武器和防具僅占鍛造坊內陳列商品的一部分,一大半都是廚具、農具類的金屬器。而那些帶有特別魔力的魔法產品也只有少部分是看上去和戰鬥相關的。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在這種人口老化的小鎮,專門的武器防具店是很難維持營運的。

  「都快打烊了才來啊。修理裝備嗎?」一名戴著眼鏡,有些啤酒肚的粗壯老人站在櫃台後,正在盤點今天的營收。

  「嗯嗯,和往常一樣的維修和保養,另外這些人對『命運武器』有興趣。」

  「你是指『製作過程』吧?只是有興趣的話看你腰際那把就好了。不過這種東西要看就一定要有人肯給我做才可以。」

  「這個嘛……你們覺得呢?」艾爾雷德望向你們,等待答覆。

『製作過程』在前天對話聽了一部份,至於名詞上…
「本來只有一般高的,但是這種滿是惡意的名字… Sleepy
一如沙羅沙所言,她似乎對『命運武器』四字有點…
「令我更有興趣賭一賭自己的運氣了。 Wink
過份反應了…
「工匠先生工匠先生,要怎樣算?」


沙羅沙 陷入 狂熱狀態 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22, 01:37)MaxC 提到︰  除了寇爾外,眾人都一致表示了參觀的意願,於是艾爾雷德便帶著三人來到鍛造坊。鍛造坊坐落於河邊,和這座城鎮大部分的建築一樣外觀極為樸素,除了為了驅動水力機具的水車以及簡單的招牌外沒有突出之處。不過李洱和沙羅沙在門外就能便能感受到從內部傳來的魔力氣息。

「歡迎光臨!」一名心人族的小男孩注意到來客,便元氣十足的衝出門外迎接。「是艾爾雷德!你剛回來啊?有帶回甚麼嗎?」男孩似乎和艾爾雷德熟識。「這些是你找的同伴嗎?」

「是啊,我帶他們來參觀一下。他們都是很可靠的夥伴,多虧了這些人這次我才能平安帶回稜鏡光喔。」

「真的嗎?那鎮民又可以增加了呢!大部分的人都比我大感覺好無聊喔,能有個弟弟陪我玩就好了!」聽見艾爾雷德帶來好消息,男孩顯得更加雀躍,一面轉著圈一面將你們領進門。

慌荒盯著水車瞧——她並喜歡水車,因為這是個方便的東西......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是有著紫色的頭髮的少女便是用著金色的眼睛看向了工作坊,「樸素是很好的。」突然,是她這麼開口說著並轉了一圈,也是她把雙手放在了身後、停下了轉動看向了雀躍的男孩。

不錯的轉動——少女是這麼在心中開口,於是是她邁開了現實的步伐跟上了男孩。

(2020-01-22, 01:37)MaxC 提到︰ 令人意外的,武器和防具僅占鍛造坊內陳列商品的一部分,一大半都是廚具、農具類的金屬器。而那些帶有特別魔力的魔法產品也只有少部分是看上去和戰鬥相關的。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在這種人口老化的小鎮,專門的武器防具店是很難維持營運的。
「都快打烊了才來啊。修理裝備嗎?」一名戴著眼鏡,有些啤酒肚的粗壯老人站在櫃台後,正在盤點今天的營收。

「嗯嗯,和往常一樣的維修和保養,另外這些人對『命運武器』有興趣。」

「你是指『製作過程』吧?只是有興趣的話看你腰際那把就好了。不過這種東西要看就一定要有人肯給我做才可以。」

「這個嘛……你們覺得呢?」艾爾雷德望向你們,等待答覆。

少女饒富興致地盯著那些神秘的東西瞧,她當然是不清楚其中那些是普通貨色,那些又是方便的神奇小東西——但是這是稀奇的,不是嗎?正是因為不知道,等到拿起來時才被告知那是一個了不起的事物......這種感覺也是很讓人欲罷不能的。

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是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左搖右晃的左顧右盼,「請務必,幫我輩做——但是如果超過 15 金幣的話,就不用了。」坦率地開口說著,慌荒眨了眨眼——這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有趣機會,但是如果超過自己身上的金錢也只能作罷了......畢竟吃飯也是要緊的事情,如果有了神秘的武器卻沒辦法填飽肚子,那也是得不償失。

衡量了一下,是少女又眨了眨眼——道理是這麼說,但是果然很想要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22, 01:37)MaxC 提到︰ [圖︰ photo-1561490361-f8cb249ca94a?ixlib=rb-1...=1050&q=80]

  除了寇爾外,眾人都一致表示了參觀的意願,於是艾爾雷德便帶著三人來到鍛造坊。鍛造坊坐落於河邊,和這座城鎮大部分的建築一樣外觀極為樸素,除了為了驅動水力機具的水車以及簡單的招牌外沒有突出之處。不過李洱和沙羅沙在門外就能便能感受到從內部傳來的魔力氣息。

  「歡迎光臨!」一名心人族的小男孩注意到來客,便元氣十足的衝出門外迎接。「是艾爾雷德!你剛回來啊?有帶回甚麼嗎?」男孩似乎和艾爾雷德熟識。「這些是你找的同伴嗎?」

  「是啊,我帶他們來參觀一下。他們都是很可靠的夥伴,多虧了這些人這次我才能平安帶回稜鏡光喔。」

  「真的嗎?那鎮民又可以增加了呢!大部分的人都比我大感覺好無聊喔,能有個弟弟陪我玩就好了!」聽見艾爾雷德帶來好消息,男孩顯得更加雀躍,一面轉著圈一面將你們領進門。


  令人意外的,武器和防具僅占鍛造坊內陳列商品的一部分,一大半都是廚具、農具類的金屬器。而那些帶有特別魔力的魔法產品也只有少部分是看上去和戰鬥相關的。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在這種人口老化的小鎮,專門的武器防具店是很難維持營運的。
  「都快打烊了才來啊。修理裝備嗎?」一名戴著眼鏡,有些啤酒肚的粗壯老人站在櫃台後,正在盤點今天的營收。

  「嗯嗯,和往常一樣的維修和保養,另外這些人對『命運武器』有興趣。」

  「你是指『製作過程』吧?只是有興趣的話看你腰際那把就好了。不過這種東西要看就一定要有人肯給我做才可以。」

  「這個嘛……你們覺得呢?」艾爾雷德望向你們,等待答覆。

雖然李洱對命運這個詞頗是感冒,但對工藝的好奇心卻讓他立刻請求務必幫忙做一把。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27, 02:07)天宮零介 提到︰ 看著那男孩天真無邪的笑容,同時感受到他們要背負著那個預期滅絕的未來,沙羅沙只有一笑。
「加把勁活下去喔。」她摸摸男孩的頭笑道。

  「嗯?嗯嗯。」小男孩起初露出狐疑的表情,然後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年紀的他或許還無法理解吧。

(2020-01-27, 02:07)天宮零介 提到︰ 「工匠先生工匠先生,要怎樣算?」
(2020-01-31, 20:58)leftflower 提到︰ 思索著這樣的事情,是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左搖右晃的左顧右盼,「請務必,幫我輩做——但是如果超過 15 金幣的話,就不用了。」坦率地開口說著,慌荒眨了眨眼——這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有趣機會,但是如果超過自己身上的金錢也只能作罷了......畢竟吃飯也是要緊的事情,如果有了神秘的武器卻沒辦法填飽肚子,那也是得不償失。

  「價格嗎?10金幣。其實它本身的用料不錯,甚至不遜於高價的武器。就是結果不可控制,不只能力,連武器類型都不確定,所以價格一直上不去。」
  「不過它產生的武器一定是主人可以用的類型,至少我從沒看過例外。以前曾有個瘦小的人抽到一把雙手巨槌,居然能毫無困難的揮動,但別人拿起它時它就跟其它巨槌差不多重——順便一提,那把武器的能力是噴出醬油。」店長一邊解釋道,一邊翻出幾塊拳頭大,像是玻璃一樣的晶體——看上去和艾爾雷德的劍刃相同材質。

  「哐噹。」老闆將它們放在桌上時,由於相互碰撞發出了聲音,儘管看上去是晶狀物,碰撞的聲響卻和金屬一模一樣。「所謂『鍛造過程』嘛……其實就只是請你們將它們捧在手心,然後灌注魔力而已。簡單來說就是專心想像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流向這塊合金。我已經事先調製好適當的比例了,我能保證無論出現甚麼東西,它的耐用程度都是一等一的。」



想抽武器的玩家扣10G,然後丟2D100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08, 22:27)MaxC 提到︰   「嗯?嗯嗯。」小男孩起初露出狐疑的表情,然後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年紀的他或許還無法理解吧。


  「價格嗎?10金幣。其實它本身的用料不錯,甚至不遜於高價的武器。就是結果不可控制,不只能力,連武器類型都不確定,所以價格一直上不去。」
  「不過它產生的武器一定是主人可以用的類型,至少我從沒看過例外。以前曾有個瘦小的人抽到一把雙手巨槌,居然能毫無困難的揮動,但別人拿起它時它就跟其它巨槌差不多重——順便一提,那把武器的能力是噴出醬油。」店長一邊解釋道,一邊翻出幾塊拳頭大,像是玻璃一樣的晶體——看上去和艾爾雷德的劍刃相同材質。

  「哐噹。」老闆將它們放在桌上時,由於相互碰撞發出了聲音,儘管看上去是晶狀物,碰撞的聲響卻和金屬一模一樣。「所謂『鍛造過程』嘛……其實就只是請你們將它們捧在手心,然後灌注魔力而已。簡單來說就是專心想像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流向這塊合金。我已經事先調製好適當的比例了,我能保證無論出現甚麼東西,它的耐用程度都是一等一的。」



想抽武器的玩家扣10G,然後丟2D100

李洱不假思索的掏出了剛入手報酬的三分之二放在桌上,並挑選了一顆比較美觀的晶體捧在手心。

雖然說因為「體質」的關係李洱是沒有辦法操控周遭的魔力,但來自體內的確沒有問題。

為了避免使出「附念」- 他的世界獨有的一種賦予物體能力的技術,老人聘除雜念指操控魔力匯入晶體之中。
擲骰結果

2d100 → 82[48, 34] 82宇宙天地賜我彩晶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08, 22:27)MaxC 提到︰   「價格嗎?10金幣。其實它本身的用料不錯,甚至不遜於高價的武器。就是結果不可控制,不只能力,連武器類型都不確定,所以價格一直上不去。」
  「不過它產生的武器一定是主人可以用的類型,至少我從沒看過例外。以前曾有個瘦小的人抽到一把雙手巨槌,居然能毫無困難的揮動,但別人拿起它時它就跟其它巨槌差不多重——順便一提,那把武器的能力是噴出醬油。」店長一邊解釋道,一邊翻出幾塊拳頭大,像是玻璃一樣的晶體——看上去和艾爾雷德的劍刃相同材質。

  「哐噹。」老闆將它們放在桌上時,由於相互碰撞發出了聲音,儘管看上去是晶狀物,碰撞的聲響卻和金屬一模一樣。「所謂『鍛造過程』嘛……其實就只是請你們將它們捧在手心,然後灌注魔力而已。簡單來說就是專心想像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流向這塊合金。我已經事先調製好適當的比例了,我能保證無論出現甚麼東西,它的耐用程度都是一等一的。」



想抽武器的玩家扣10G,然後丟2D100

雖說是有即時造一件的衝動。但在放下抽獎錢(笑)至李洱開始製作的期間,沙羅沙似乎是走到一角反覆測試。
始終閃電魔法在身心上已經根深柢固,要使出非元素化的魔力反而是要少許集中力。

「…好了。」似乎找回感覺後,她才正式拿起晶體,開始灌注魔力…



沙羅沙金幣15>5個
開始抽獎
擲骰結果

2d100 → 92[76, 16] 92抽獎時間~~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08, 22:27)MaxC 提到︰  
「價格嗎?10金幣。其實它本身的用料不錯,甚至不遜於高價的武器。就是結果不可控制,不只能力,連武器類型都不確定,所以價格一直上不去。」

  「不過它產生的武器一定是主人可以用的類型,至少我從沒看過例外。以前曾有個瘦小的人抽到一把雙手巨槌,居然能毫無困難的揮動,但別人拿起它時它就跟其它巨槌差不多重——順便一提,那把武器的能力是噴出醬油。」店長一邊解釋道,一邊翻出幾塊拳頭大,像是玻璃一樣的晶體——看上去和艾爾雷德的劍刃相同材質。

  「哐噹。」老闆將它們放在桌上時,由於相互碰撞發出了聲音,儘管看上去是晶狀物,碰撞的聲響卻和金屬一模一樣。「所謂『鍛造過程』嘛……其實就只是請你們將它們捧在手心,然後灌注魔力而已。簡單來說就是專心想像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流向這塊合金。我已經事先調製好適當的比例了,我能保證無論出現甚麼東西,它的耐用程度都是一等一的。」

「醬油。」聽到那老闆所說的話,從進門以來一直一左一右的搖晃著,連頭上的耳朵造型頭髮也一直一左一右的搖晃著的慌荒不禁是停下了搖晃——這麼聽起來,也不是不可能出現會一直流著蜂蜜的槌子......思索著這樣的事情,少女不假思索地掏出了 10 枚金幣放到老闆面前的桌上,並拿起了那塊拳頭大的晶體放到了掌心。

聽起來這是一比很划算的交易、倒不如說非常划算,既能當作武器,也能當作很有用的道具——凝視著手心上的東西,慌荒不禁是用雙手包覆起了它並閉上了眼睛。

『請出現一個可以不斷的長出食物的武器吧!』——真心誠意地,少女許下了這樣的願望。
擲骰結果

2d100 → 104[79, 25] 104麵包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三個人各自用自己的專注方式,將魔力灌注在晶體中。不久之後,你們便開始感到晶體緩緩的增溫。就如一般金屬升溫的表現一樣,一開始淡淡發出紅光,再來逐漸泛黃,最後變的白熱並開始變形。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完全沒有燙手的感覺,周遭的物體也似乎不受影響。從晶體傳來的熱度似乎只影響自己而已,證明就是你們沒有感受到來自身旁同伴晶體的熱源。

  李洱的晶體開始變長,甚至超過自己的身高,變成了長柄兵器的樣子。大小看上去超過了原料的晶體總體積。「嘖,太久沒弄這個我忘了有時候會變出大型的東西!」店長和小助手連忙把旁邊櫃子上的易碎商品挪開,以免被李洱的武器戳下去。
  慌荒明顯的感到武器變得比原來還重,這個過程似乎並不遵守物理定律,不過既然是異世界的神奇魔法技術好像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沙羅沙則沒有感到甚麼特殊的變化,除了武器不斷的變形之外。

  過了幾分鐘後,光和熱慢慢的消褪,你們也終於可以看清楚現在手中的物體,並且在第一次看清它的瞬間,關於它的一切知識即時湧入腦海。它感覺上並不像是單純的武器,更像是自己身上的一個器官,你知道它的使用方法,就好比你知道耳朵可以聽見聲音一樣自然。


  「結果如何?有抽到好東西嗎?」老闆把商品重新放回架上,好奇的問道。



武器名字和細部的特徵可以自己描述

公布骰池
抽武器
抽能力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19, 02:45)MaxC(節錄) 提到︰   三個人各自用自己的專注方式,將魔力灌注在晶體中。不久之後,你們便開始感到晶體緩緩的增溫。就如一般金屬升溫的表現一樣,一開始淡淡發出紅光,再來逐漸泛黃,最後變的白熱並開始變形。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完全沒有燙手的感覺,周遭的物體也似乎不受影響。從晶體傳來的熱度似乎只影響自己而已,證明就是你們沒有感受到來自身旁同伴晶體的熱源。

  沙羅沙則沒有感到甚麼特殊的變化,除了武器不斷的變形之外。

  過了幾分鐘後,光和熱慢慢的消褪,你們也終於可以看清楚現在手中的物體,並且在第一次看清它的瞬間,關於它的一切知識即時湧入腦海。它感覺上並不像是單純的武器,更像是自己身上的一個器官,你知道它的使用方法,就好比你知道耳朵可以聽見聲音一樣自然。

  「結果如何?有抽到好東西嗎?」老闆把商品重新放回架上,好奇的問道。



武器名字和細部的特徵可以自己描述

完成的瞬間,沙羅沙感覺到像某些技能系世界般,得到一個全新技能時的開放感。自己能做的事突然多了,『有這個能做什麼』的問題都從腦袋裡不斷生成…

「嗯………」對武器給自己的資訊反芻一兩次後,沙羅沙如此表示:「這兒的人與酒吧似乎試不到效果。不過有這個的話,應該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爭端。應該可以找些幻獸試試?」

然後她把中心圈套在指尖上轉動,在本人以戲法魔術配合下,很容易轉出一個小旋渦來。旋葉本來的五顏六色在她的手上混和成一圈白色。「就是說:如同這三片翼般把大家的言語打成一片,的模樣?」


三翼迴旋鏢可能不太常見,不過似乎也飛很順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