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019-10-31, 09:03)影殤 提到︰ 『原來實際重量比看起來的輕了不少,那會是重量的問題嗎?』『不、或許這種重量會比較適合沒受過訓練的人操作?』甸了甸溫蒂遞來的東西暗自思考著。

「根據大領主的說法,這把劍繼承了聖光對歷代大領主的祝福,所以摸起來才會如此溫暖。」簡單的向少女解釋著,似乎不介意對方的敲打。

「話說回來閣下的武器是國王賞賜的嗎? 在下只有聽聞過此為勇者所用之物,但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將微型聖劍交還給溫蒂同時,這次換他好奇地問著。



「噢、不不不........閣下的額頭不會發光.......」聽到溫蒂的問題,伊卡倫德語調緊張的搖了搖頭,配合一貫的一號表情顯得有點滑稽。
眼睛撇向一旁略有尷尬地繼續:「其實這次又失敗了。」他無奈地搔搔頭又嘆了口氣。

「在下剛剛所讀的是懲戒祝禱,如果成功的話可以使受施者在一定的時間內提升力量。」「剛才聽到閣下和帝翁先生的對話,在下就在想或許懲戒祝禱能夠幫上點忙也說不定。」因為剛才的失敗,伊卡倫德的語氣越是心虛,最後還不好意思的將整個頭撇了過去。

「多半都是,因為我是那個男人(勇者)的女兒,所以才將武器交由我來托管吧?」溫蒂輕描淡寫的說著,似乎不太願意繼續講述有關父親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不過,你還有練習的機會嘛──」少女伸出手來,照著伊卡倫德的手勢,輕輕的在他的額頭點了一下,「像我就學不來了~」她攤開掌心、轉動手腕,微笑著向對方展示不會發光的雙手。

然後,她突然轉臉,向另一邊的諾亞作了一個有趣的鬼臉,「笑死你!」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年輕當家有在聽他們說話。

帝翁靜靜地看著他們。
帝翁靜靜地看著溫蒂。
帝翁靜靜地看著她身上那件被她的鎌刀割破的、自己的披風。

老實地說,帝翁是出自最基本的關照才想問問若亞和溫蒂他們的狀況,但是實際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也行。
一邊這麼想著無所謂的小事,帝翁一邊看著自己很喜歡的,卻被割破了的披風。

年輕的當家當然有注意到那個村姑一直在偷偷看自己,但是這一點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件披風!年輕的當家可以容忍平民坐在馬車頂上,年輕當家可以容忍村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武器怎麼用,但是他對於自己愛用的披風、繡有自己的家徽、還是由自己的領民獻上的,被割破了這件事情卻是無比的糾結。

賠是一定要的,但是那個金額就算是讓她割20年的麥子也賠不完。
那讓她來自己家幫傭呢?不,那根本就變成自己在養她。
盯著溫蒂瞧,年輕當家瞇起了眼睛——自己可是堂堂索菲亞一家的大當家,面對這點小事情,他能處理好的。
——也就是讓一個窮困的村姑交出這輩子聽都沒聽過的金額來重做一件披風而已。

年輕當家先是看了看天空,又低下頭來,他藍色的雙眸盯著溫蒂瞧。

「不用在意,就是一塊披風。」稍微把臉揚起來了一些,年輕當家露出了天生的傲慢笑容。
他揮了揮手,示意溫蒂不用這麼緊張。

事與願違。
思索著不重要的事,抬起頭來看向天空的年輕當家伸出手來順了順鬢角。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六天



四人在休息時間有說有笑了起來,時間很快的過去了。這段時間幕斯只是坐在馬車中,笑笑地看著眾人對話。法蘭西斯則掏出菸斗點燃,與馬車伕聊了起來,而茵帕拉則是半閉著眼假寐休息著。

在抽完一支菸斗後法蘭西斯將菸斗弄熄,插入了溫蒂等人的對話:「諸位先生與小姐,在下認為啟程的時候到了,再晚的話恐怕會來不及在太陽下山前通過森林。」

待所有人都上車後,馬車再度向前行駛。

/

沒有多久的時間,馬車就駛入了布納森林,陽光也在濃密的樹葉中逐漸消失了蹤影。轉瞬間,明亮的光線就被陰暗的微光所取代。即使天色還未暗,你們卻彷彿已置身在傍晚中。

「注意四周。」茵帕拉皺著眉頭,拿著長槍向窗外打量著。

比起一般森林,布納森林的規模相對的大上許多。深棕色的樹幹放眼望去連綿不絕,每一顆樹都有著無比茂密的樹葉,幾乎擋住了所有陽光。
馬車平緩的駛著,在杳無人煙的森林裡是非常突出的存在。你們就這麼行駛了好幾分鐘,一路上一隻動物也沒碰上,甚至連聲音都沒聽見過,這座森林彷彿一個生命都沒有。

「好冷清的感覺呢。」幕斯瞧了一眼窗外,忍不住做出評論。

然而除了幾乎難以透光以及一片空蕩這兩件奇特的現象外,你們總感覺布納森林還有什麼不對勁......

/

所有人擲觀察骰,大於等於5成功。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31, 20:48)泰迪 提到︰ 「多半都是,因為我是那個男人(勇者)的女兒,所以才將武器交由我來托管吧?」溫蒂輕描淡寫的說著,似乎不太願意繼續講述有關父親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不過,你還有練習的機會嘛──」少女伸出手來,照著伊卡倫德的手勢,輕輕的在他的額頭點了一下,「像我就學不來了~」她攤開掌心、轉動手腕,微笑著向對方展示不會發光的雙手。

然後,她突然轉臉,向另一邊的諾亞作了一個有趣的鬼臉,「笑死你!」

感覺到少女對武器的話題有點迴避,伊卡倫德也不打算繼續詢問。

被溫蒂輕輕在額頭點了下的瞬間他反射性的微微縮了下。「是、在下會繼續努力的。」雖然從臉上看不出表情,但從開朗的語調聽來他絲毫沒有因為被觸碰而不高興。


(2019-11-03, 21:04)猴子布偶 提到︰ 沒有多久的時間,馬車就駛入了布納森林,陽光也在濃密的樹葉中逐漸消失了蹤影。轉瞬間,明亮的光線就被陰暗的微光所取代。即使天色還未暗,你們卻彷彿已置身在傍晚中。

「注意四周。」茵帕拉皺著眉頭,拿著長槍向窗外打量著。

比起一般森林,布納森林的規模相對的大上許多。深棕色的樹幹放眼望去連綿不絕,每一顆樹都有著無比茂密的樹葉,幾乎擋住了所有陽光。
馬車平緩的駛著,在杳無人煙的森林裡是非常突出的存在。你們就這麼行駛了好幾分鐘,一路上一隻動物也沒碰上,甚至連聲音都沒聽見過,這座森林彷彿一個生命都沒有。

「好冷清的感覺呢。」幕斯瞧了一眼窗外,忍不住做出評論。

然而除了幾乎難以透光以及一片空蕩這兩件奇特的現象外,你們總感覺布納森林還有什麼不對勁......

/

所有人擲觀察骰,大於等於5成功。


隨著路程的推進,一行人也進入了森林。駕馬走在馬車旁的伊卡倫德一手握著馬韁繩一手抽出長劍警戒著周圍。

「!」聽到隱約的動物吼聲,他輕輕扯了韁繩讓馬匹停下。『就算有馬車還是不怕嗎? 不管怎樣還是別大意。』他暗自想著,眼神不停盯著道路兩邊。

「這帶可能潛伏著野獸,萬萬不可大意。」他簡單敘述自己聽到的動物吼聲和自己的推測,顯然事情不會如法蘭西斯說的單純。


『人影!?』注意到左前方的人影,伊卡倫德一時瞪大眼睛愣在原處,幾秒後立刻踢了踢坐騎加速衝到馬車左前方的位置停下。

「來者何人?」青年大聲喝斥著,劍鋒指向人影躲到的樹幹。
擲骰結果

2d6 → 11[5, 6] 11觀察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剛才的事情始終令溫蒂一直耿耿於懷,她原本打算待到自己有了開口的勇氣,又或者把披風修補完好才向帝翁坦白。可惜的是對方過早察覺到溫蒂的過失,在她開口解釋之前就已經表明了不會追究,這使得溫蒂失去了最佳的道歉時機。

『如果被揭發錯誤才出來道歉,那就是想掩飾自己的過失』少女並不希望別人這樣看待自己,所以一直沉默不語。貴族的風度、美意,在無意之間傷害了這位少女的自尊,可是,一切都是少女自己的過失,這又能怪誰呢?


(2019-11-03, 21:04)猴子布偶 提到︰
沒有多久的時間,馬車就駛入了布納森林,陽光也在濃密的樹葉中逐漸消失了蹤影。轉瞬間,明亮的光線就被陰暗的微光所取代。即使天色還未暗,你們卻彷彿已置身在傍晚中。

「注意四周。」茵帕拉皺著眉頭,拿著長槍向窗外打量著。

比起一般森林,布納森林的規模相對的大上許多。深棕色的樹幹放眼望去連綿不絕,每一顆樹都有著無比茂密的樹葉,幾乎擋住了所有陽光。
馬車平緩的駛著,在杳無人煙的森林裡是非常突出的存在。你們就這麼行駛了好幾分鐘,一路上一隻動物也沒碰上,甚至連聲音都沒聽見過,這座森林彷彿一個生命都沒有。

「好冷清的感覺呢。」幕斯瞧了一眼窗外,忍不住做出評論。

然而除了幾乎難以透光以及一片空蕩這兩件奇特的現象外,你們總感覺布納森林還有什麼不對勁......

即使在進入森林後,周圍環境在不斷惡化,但溫蒂的心情卻已經不會變得更差了。

「哼,來得正好。」她握緊拳頭,瞪向了人影消失的方向。
擲骰結果

2d6 → 11[6, 5] 11氣噗噗觀察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3, 21:04)猴子布偶 提到︰ 沒有多久的時間,馬車就駛入了布納森林,陽光也在濃密的樹葉中逐漸消失了蹤影。轉瞬間,明亮的光線就被陰暗的微光所取代。即使天色還未暗,你們卻彷彿已置身在傍晚中。

「注意四周。」茵帕拉皺著眉頭,拿著長槍向窗外打量著。

比起一般森林,布納森林的規模相對的大上許多。深棕色的樹幹放眼望去連綿不絕,每一顆樹都有著無比茂密的樹葉,幾乎擋住了所有陽光。
馬車平緩的駛著,在杳無人煙的森林裡是非常突出的存在。你們就這麼行駛了好幾分鐘,一路上一隻動物也沒碰上,甚至連聲音都沒聽見過,這座森林彷彿一個生命都沒有。

「好冷清的感覺呢。」幕斯瞧了一眼窗外,忍不住做出評論。

然而除了幾乎難以透光以及一片空蕩這兩件奇特的現象外,你們總感覺布納森林還有什麼不對勁......

/

所有人擲觀察骰,大於等於5成功。


聽到同伴的喝斥聲,剛想凝神望向遠方黑影的諾亞一頓,撇了一眼大家找尋的方向,卻是沒有跟上前去,然而從放在劍柄上的手來看,他已經是緊戒狀態了
擲骰結果

2d6 → 5[4, 1] 5(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3, 21:04)猴子布偶 提到︰ 比起一般森林,布納森林的規模相對的大上許多。深棕色的樹幹放眼望去連綿不絕,每一顆樹都有著無比茂密的樹葉,幾乎擋住了所有陽光。
馬車平緩的駛著,在杳無人煙的森林裡是非常突出的存在。你們就這麼行駛了好幾分鐘,一路上一隻動物也沒碰上,甚至連聲音都沒聽見過,這座森林彷彿一個生命都沒有。

「好冷清的感覺呢。」幕斯瞧了一眼窗外,忍不住做出評論。

然而除了幾乎難以透光以及一片空蕩這兩件奇特的現象外,你們總感覺布納森林還有什麼不對勁......

即便是靜靜地在紙張上用著優雅的字體繼續記錄著什麼——年輕的當家依然是一邊注意著外頭。
是的,帝翁他也瞧見了那迅速的躲藏了起來的黑影。

不過,和溫蒂與伊卡倫德相比,他卻是不為所動,只是繼續的書寫著什麼。
如果已經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卻還只會躲藏——那根本就無須在意。

輕輕地順了順自己的鬢髮,有著天藍色頭髮的帝翁繼續寫著今日的紀錄,而他的長劍則是好好的橫放在一旁。
擲骰結果

2d6+2 → 8[3, 5] + 2 10道具+技能的+2,觀察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六天



除了諾亞以外,伊卡倫德、帝翁及溫蒂都注意到了遠處的人影。法蘭西斯聞言,皺眉望向了伊卡倫德舉劍的方向。幕斯則是好奇的探出頭,似乎也沒有注意到人影。
當然,沒有任何人回應伊卡倫德的叫喚。

「在下認為,最好是別深究。」法蘭西斯低聲的建議:「潛藏在此樹林中的惡徒可能有不少,在下聽說他們的規模也不小。」

「在下不清楚諸位的實力,不過在下建議若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最好是不要太過探究。」法蘭西斯向伊卡倫德說道。

而整座森林似乎開始變得越發陰森,或許是因為太陽下山了的緣故,溫蒂等人甚至感受到了一點涼風。
「嗯...我也認為不要浪費太多時間的好。」幕斯望向眾人,似乎在尋求其他人的意見。

茵帕拉不發一語,從馬車駛入森林開始她便一直閉著雙眼,不知是在補眠還是有心事。

就在眾人還在決定是否探究那個接近他們的人影時,馬車前頭的馬匹突然發出一聲嘶吼。而在馬車外的諾亞與伊卡倫德兩人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前方的小徑被幾台馬車還有幾個人給擋住了。

對方總共有五個人,每個人身上都穿著拼湊出來的鎧甲,手上都各自拿著武器。一個長髮的男人腰間別的雙劍,一個個子較矮的男人一手拿著一把長棍,一個男人正擦拭著安裝在他手上的手爪,而另一名男子則正拿著一條鞭子。
正中間的男人穿著一件近似王國騎士團的鎧甲,腰間別著一把長劍。要不是他模樣骯髒,並且不懷好意地笑著,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王國騎士一般。

「嘿,晚上好啊先生與小姐。」穿著王國騎士團的鎧甲的男人向眾人打了招呼:「有一隻小鳥告訴我,有聖騎士進入了這座森林,我還不相信呢。不過看來是真的囉。」他瞥了伊卡倫德一眼,向他點點頭。

「在這麼晚的時間進入這片森林,敢問各位是有什麼要緊的地方要去嗎?」他將他的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不懷好意地問著。他身旁的男人們皆露出微笑,毫不掩飾的展示著他們手上的武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1:02)猴子布偶 提到︰ 除了諾亞以外,伊卡倫德、帝翁及溫蒂都注意到了遠處的人影。法蘭西斯聞言,皺眉望向了伊卡倫德舉劍的方向。幕斯則是好奇的探出頭,似乎也沒有注意到人影。
當然,沒有任何人回應伊卡倫德的叫喚。

「在下認為,最好是別深究。」法蘭西斯低聲的建議:「潛藏在此樹林中的惡徒可能有不少,在下聽說他們的規模也不小。」

「在下不清楚諸位的實力,不過在下建議若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最好是不要太過探究。」法蘭西斯向伊卡倫德說道。

而整座森林似乎開始變得越發陰森,或許是因為太陽下山了的緣故,溫蒂等人甚至感受到了一點涼風。
「嗯...我也認為不要浪費太多時間的好。」幕斯望向眾人,似乎在尋求其他人的意見。

『規模不小嗎?雖然這些傢伙也是應受懲罰之人,但比起這些人,惡魔的問題絕對更嚴重。等收拾掉惡魔再來整治這片森林的治安也不遲。』

「閣下說的對,我們現在可是有時間壓力的,確實不宜在此浪費時間。」先是在內心下了個定論,伊卡倫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並緩緩放下指著怪影子的劍鋒......


(昨天, 11:02)猴子布偶 提到︰ 就在眾人還在決定是否探究那個接近他們的人影時,馬車前頭的馬匹突然發出一聲嘶吼。而在馬車外的諾亞與伊卡倫德兩人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前方的小徑被幾台馬車還有幾個人給擋住了。

對方總共有五個人,每個人身上都穿著拼湊出來的鎧甲,手上都各自拿著武器。一個長髮的男人腰間別的雙劍,一個個子較矮的男人一手拿著一把長棍,一個男人正擦拭著安裝在他手上的手爪,而另一名男子則正拿著一條鞭子。
正中間的男人穿著一件近似王國騎士團的鎧甲,腰間別著一把長劍。要不是他模樣骯髒,並且不懷好意地笑著,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王國騎士一般。

「嘿,晚上好啊先生與小姐。」穿著王國騎士團的鎧甲的男人向眾人打了招呼:「有一隻小鳥告訴我,有聖騎士進入了這座森林,我還不相信呢。不過看來是真的囉。」他瞥了伊卡倫德一眼,向他點點頭。

「在這麼晚的時間進入這片森林,敢問各位是有什麼要緊的地方要去嗎?」他將他的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不懷好意地問著。他身旁的男人們皆露出微笑,毫不掩飾的展示著他們手上的武器。

「嗯?」馬匹嘶鳴的聲音讓他警戒性的將盾牌舉起走到了隊伍前方,低聲念著祝禱詞。只是這次的結果似乎又和稍早一樣......

『拼湊起來的裝備......這些東西肯定都是從受害人身上搜刮而來的。難不成他們打算讓那個黑影偷襲我們,再趁我們不注意時一行人上前打劫?』『可那傢伙身上的鎧甲又是怎麼來的? 會是騎士團也在森林裡遇害過?』隨著他的思緒,擋在盾牌後的面孔微微皺起了眉頭。

「看來是躲不了了。」伊卡倫德小聲地向法蘭西斯說著。

「閣下是何者? 在下可不記得王國有駐紮在森林裡的騎士。」無視了穿著騎士團鎧甲男子的輕浮態度,青年依然不敢卸下手上的盾牌。他正盤算著對方的陣勢,如果有必要他打算騎馬對對方發起衝鋒。



聖光背叛了我 custom_ulala
擲骰結果

1d6>=4 → 3[3] 3 → 失敗神聖精神(懲戒光環)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