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1
這時候終於來了嗎? 終於可以終結這個世界了。 
靠在牆邊的我,一想到這件事情終於能夠成真了不禁的顫抖了起來。

雙手環抱著自己,想著一路以來的噁心,想著終於可以終結一切了,不禁的眼角有些泛淚。
但若是不知道我在想甚麼的人,或許只會當做我是對未來感到些許的害怕,仍故作堅強吧。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2019-03-12, 09:36)猴子布偶 提到︰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且慢。」國王出聲喝止了帝翁,從懷裡掏出了五枚黃金色的手鐲。他環視在場的人後說道:「這是我身為國王的一點心意,這手鐲可以給予你們一點保護能力,希望能幫助你們平安的抵達你們的目標。」

「您的好意......在下帝翁.亞頓.索菲亞已經確實收到了。」將手放在胸前微微傾身,年輕當家淡淡的對國王表示謝意。
看了一眼戴上了左腕的手鐲,帝翁微微瞇起眼睛——他一項比較喜愛藍寶石。

退後一步並再次行禮,一身藍色的年輕當家在瞥了一眼眾人之後便踏著高慢的腳步,跟著他飄揚的披風一起離開了王座聽。

************

世界可能會毀滅,帝翁姑且這麼說。

用手撐著臉,並不高大的帝翁靠在椅背上坐著——這裡是王都之中、索菲亞的領土上那索菲亞家的城中最廣大的房間。
往窗外眺望的話,半個王都一覽無遺,而這是正用著寧靜的湛藍色眼眸眺望窗外的帝翁留下的結論。

在狹長的房間之中只有一個入口,而在直到底端的座椅之前的這段距離之中,有著一顆又一顆的藍寶石。
它們被配戴在各式各樣的人們的胸前,而他們則是各自站立著,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都正靜靜的等待。

看著窗外的年輕當家瞇起了雙眼——他像是有些倦了一般把視線轉回房間,然後緩緩地將一個東西從手腕上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
那是不久前從王那裡獲得的金色手鐲。
而就在下一刻,年輕當家便從椅子上起身——那副樣子,卻有些像是阿爾法今朝的王。

「為了人民與索菲亞的榮耀,我等必當為自身討伐惡魔。」伴隨著金屬的聲音,年輕當家一步步向前,他的身上依然有著披風和長劍,不過身軀卻換成了被盔甲所覆蓋。
「七日之內,這些瑣事會被結束,而這份功勳將會為人民所知。」抽出腰間的長劍,帝翁在狹長的廳堂之中一步步向前。

「初代當家並未向阿爾法宣示忠誠,他只索取了他應得的。」突然,帝翁這麼說。

「在初代當家遺言的支持下,索菲亞會將放置阿爾法徽紋的地方更換為自己的徽紋,屆時,之後只會有索菲亞帝國。」將長劍插在廳堂的大門之前,即便年輕當家的話音已盡,室中仍然鴉雀無聲。

「確實,在拭去塵埃後我等崇高的索菲亞即便不如此做也無妨——不過......」轉過身來,年輕當家的臉上終於浮現了有些與他的年齡相符的、參雜著一份傲慢的笑容,「我覺得若是由我來做王,由你們來輔佐我,會比當今的阿爾法更好。」

「待我再臨王城之外,你們要為我開啟城門,而王都之內不能淌下一滴平民的鮮血,你們也不可以殺死投降之人。」再次轉身並拔起長劍,帝翁的語氣十分輕鬆,「若是阿爾法投降,便將那個手鐲封賞與他——等到索菲亞支離破碎又或是腐敗之時,阿爾法便可以名正言順地討來伐我等索菲亞!」笑著,年輕當家就像是在訴說一個簡單的道理一般。

「去吧,你們就這麼說......王都之中的貴族,貴族之中的大貴族——索菲亞家要叛變了,因為他們自認能比阿爾法更好!讓消息擴散出去吧,想抵抗的能有準備,想一起同行的也是!」推開大門,年輕當家已經把事情交代完了。

沒有帝翁的廳堂依舊鴉雀無聲,直到被留下的人們之中有人向著大門下跪。

「為了索菲亞的崇高與偉大!」

************

「一切都準備好了,騎士團長茵帕拉。」站在城外的年輕當家他的臉在說這句話時並沒有高高的揚起。
他對於使王國穩固的騎士團是抱持尊敬的。

而與茵帕拉相似——帝翁亦是全副武裝,手邊甚至扣著一個樸素的頭盔。

「而你們稱呼我為帝翁即可。」至於如此做值不值得,在七日之內會知曉的。
年輕當家正臉上那湛藍色的雙眼靜靜的凝視了其餘三人一會,倒是已經不再有了方才向國王建言的不信任與懷疑。
既然於一個隊伍中一同行動已經是事實,那便是另一回事了——不是爵士與臣民,而是所謂的隊伍成員與隊伍成員這麼一回事。

正好,也是時候看看這些來自四方的人們有什麼擅長的事物。
如此思索著,年輕當家不禁意的撥了一下自己的淺藍色頭髮。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第二幕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茵帕拉環視了四人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她向帝翁的手腕瞄了一眼,似乎注意到帝翁並沒有帶著稍早國王所賜與手環,但是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出發了。」便率先邁開腳步,踏出城門,帶領四人踏上未知的旅程。

五人踏出了王城的城門外,向著位置不明的原初惡魔路西法的所在地出發。在半路上茵帕拉簡單的向四人解釋了這次行程大致的方向。按照已知的勇者一行人生前的最後的旅行目標,他們向著王國外前進,原本是打算找尋日前聽說的黑魔法師以及她的部下。然而在途中碰上了信奉撒旦的邪教徒,最終包括邪教徒全員葬生於撒旦的手下。

一行五人走了一整個下午,終於在傍晚的時候來到了一個距王國有一段距離的小鎮。小鎮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從外觀看也算得上繁華。似乎不乏冒險者以及貿易商人的出入,是以當五人進入小鎮時,只有幾個人對他們投以好奇的目光。

「今天就先找間酒館下榻吧。」茵帕拉環視四周,對四人做出了這樣的結論:「畢竟不清楚實際目的地,或許可以在這裡問到也說不定。」她將長槍置於地上,重心輕輕放在其上,邊看了帝翁一眼說道。

她這麼一說,四人才注意到自己有多飢餓。周遭叫賣的小販與不時傳來的食物香也提醒著眾人現在正好是吃晚飯的時機。

這時,一個穿著女僕裝的短髮少女注意到了在小鎮口逗留的五人,向五人走了過來。
「請問,你們是想找住宿的地方嗎?」茵帕拉轉身,對女孩點了點頭。

仔細一看,少女的頭上長著一對貓耳,而少女的身後也有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在輕輕的揮舞著,原來女孩是所謂的獸人種族。
「我叫艾比,不嫌棄的話...請來我們的酒館吧。」艾比向五人笑了笑,拉了茵帕拉的手便往眼前不遠的一家酒館走去。

還沒進門五人便能聽到旅客們酒酣耳熱的暢聊聲,推開木門,一間溫暖的酒館映入眾人的眼簾。正對著門口的是一個吧台,一個身材微胖的大叔邊跟坐在吧台前的兩名男子閒聊,邊擦著他手上的酒杯。

酒館的一角是一個燒著正旺的爐火,爐火前擺著幾張椅子供旅客取暖。而放眼望去正有一名老人裹著毛毯,在爐火前取著暖。
酒館的另一角是十數張桌子與椅子,供住宿的旅客享用餐點,當然也提供純吃飯的客人使用。

而此刻除了五人外,還有幾個人也在各自的座位上。

幾名外貌粗鄙的壯漢邊暢飲著手上大杯的啤酒,邊開懷的聊天著,方才聽到的談話聲便是他們的聲音。一名盔甲骯髒破舊的劍士獨自一人坐在靠近角落的桌前,在五人走進酒館時瞄了五人一眼。一對頭髮花白的老夫妻在另一張桌上,慢條斯理的享用著他們眼前的餐點。

「歡迎來到馬蹄鐵酒館!」艾比向五人說道。

「哦,艾比,新客人啊?」吧台後的胖大叔看到五人跟著艾比進來,咧開嘴說。

「是,老闆!這五位也要住宿哦。」艾比點點頭,朝氣蓬勃的說。「哦,那真是太好了,還不快幫他們找張桌子?」老闆笑道,走到吧台後的廚房開始準備料理。

「我先給五位點餐吧,房間的話等等就替各位準備。」艾比照著老闆的指示,帶著五人到一張桌前,然後說道:「請問各位要住幾晚呢?」

「一晚吧。」茵帕拉替五人回答。

「了解,一晚的話一個人是一個金幣,那請問是要幾間房間呢?」她掃視了一下在場的五個人,頗不確定的說。
茵帕拉皺了皺眉,想了不到兩秒後回應:「男女各一間吧。」

「好的,那這裡是菜單,請各位慢慢看。」艾比將手中的菜單遞出,上頭寫滿了各式菜色,而有些甚至不輸諾亞所知道的料理。


現在是點菜+聊天時間,若玩家在到酒館前的行程有想互動的話也可以一併做出互動(沒有太長的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2019-03-14, 19:35)leftflower 提到︰ 「而你們稱呼我為帝翁即可。」至於如此做值不值得,在七日之內會知曉的。
年輕當家正臉上那湛藍色的雙眼靜靜的凝視了其餘三人一會,倒是已經不再有了方才向國王建言的不信任與懷疑。
既然於一個隊伍中一同行動已經是事實,那便是另一回事了——不是爵士與臣民,而是所謂的隊伍成員與隊伍成員這麼一回事。

正好,也是時候看看這些來自四方的人們有什麼擅長的事物。
如此思索著,年輕當家不禁意的撥了一下自己的淺藍色頭髮。

「溫蒂。」白頭巾少女聲線輕柔、語氣平和的說著,雖然她沒有轉頭正視著對方,但似乎已經從情緒中恢復過來。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五人踏出了王城的城門外,向著位置不明的原初惡魔路西法的所在地出發。在半路上茵帕拉簡單的向四人解釋了這次行程大致的方向。按照已知的勇者一行人生前的最後的旅行目標,他們向著王國外前進,原本是打算找尋日前聽說的黑魔法師以及她的部下。然而在途中碰上了信奉撒旦的邪教徒,最終包括邪教徒全員葬生於撒旦的手下。

「勇者是正確的」,但他最後卻未能完成責任,只落得一個「英勇戰死」的下場;「邪教徒是錯誤的」,他們奉獻於信仰,卻遭受了報應。兩者無論對錯,最終的結局也是一樣。

「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溫蒂語帶雙關、冷冷的說道。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我先給五位點餐吧,房間的話等等就替各位準備。」艾比照著老闆的指示,帶著五人到一張桌前,然後說道:「請問各位要住幾晚呢?」

「一晚吧。」茵帕拉替五人回答。

「了解,一晚的話一個人是一個金幣,那請問是要幾間房間呢?」她掃視了一下在場的五個人,頗不確定的說。
茵帕拉皺了皺眉,想了不到兩秒後回應:「男女各一間吧。」

「好的,那這裡是菜單,請各位慢慢看。」艾比將手中的菜單遞出,上頭寫滿了各式菜色,而有些甚至不輸諾亞所知道的料理。

溫蒂從一開始就目不轉睛的盯看著艾比,即使走進了這間熱鬧的酒館,她也只是隨便的瞄了周圍一眼,但很快的又將視線轉投到艾比身上──

正確來說,是頭上,溫蒂一直盯著的,是對方頭上那雙可愛的貓耳朵。

溫蒂從小就在偏遠的人類小村莊長大,村民們都是以農業為生計,甚少對外接觸。即使略有耳聞關於其他種族的事情,溫蒂也從沒有機會仔細了解、接觸過,而這次正是她首次親眼目睹獸人族的真貌。

就算這位白頭巾少女平常再怎樣冷淡對人,這刻似乎也敵不過可愛獸耳的魅力。

等到獸人少女放下菜單後,溫蒂才轉頭望著茵帕拉,直說:「我沒有錢。」她的肚子這時傳來了飢餓的聲音,溫蒂臉上一紅,隨即別過頭,語氣似乎變得更為冷淡:「我並不是拒絕付錢...而是...現在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支付。」她的眼光恰巧落在其中一桌的烤肉上。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15, 22:04)泰迪 提到︰ 「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溫蒂語帶雙關、冷冷的說道。

茵帕拉揚眉看了少女一眼,淡淡地回了一句:「活下來,就是意義。」

(2019-03-15, 22:04)泰迪 提到︰ 等到獸人少女放下菜單後,溫蒂才轉頭望著茵帕拉,直說:「我沒有錢。」她的肚子這時傳來了飢餓的聲音,溫蒂臉上一紅,隨即別過頭,語氣似乎變得更為冷淡:「我並不是拒絕付錢...而是...現在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支付。」她的眼光恰巧落在其中一桌的烤肉上。

「不用擔心。」還是那張幾乎面無表情的臉,但是仔細一看可以發現茵帕拉似乎淡淡的微笑著,她回應溫蒂的話說:「一路上的花費由國支出,想點什麼就點。」接著她看了一眼菜單,便向艾比點點頭點餐:「一客香煎牛排,七分熟。」

艾比點了點頭,記在她的筆記本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2019-03-14, 19:35)leftflower 提到︰ 「而你們稱呼我為帝翁即可。」
(2019-03-15, 22:04)泰迪 提到︰ 「溫蒂。」白頭巾少女聲線輕柔、語氣平和的說著,雖然她沒有轉頭正視著對方,但似乎已經從情緒中恢復過來。

「我是諾亞,諾亞.萊納」諾亞抓抓頭自我介紹,有些不太確定要不要真的直呼眼前這個貴族的名字「請多多指教了」

(2019-03-15, 22:04)泰迪 提到︰ 「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溫蒂語帶雙關、冷冷的說道。

嗚哇,這女人的表情完全變了,好可怕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這時,一個穿著女僕裝的短髮少女注意到了在小鎮口逗留的五人,向五人走了過來。
「請問,你們是想找住宿的地方嗎?」茵帕拉轉身,對女孩點了點頭。

仔細一看,少女的頭上長著一對貓耳,而少女的身後也有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在輕輕的揮舞著,原來女孩是所謂的獸人種族。
「我叫艾比,不嫌棄的話...請來我們的酒館吧。」艾比向五人笑了笑,拉了茵帕拉的手便往眼前不遠的一家酒館走去。

諾亞想起了妹妹謝絲塔,自家父親也會要她像這樣到關口拉客呢...至於對方的種族,諾亞也沒覺得有多稀奇,自家的旅館接待過的異種族多的自己都算不清了,況且貓獸人是獸人中的大宗之一,算是挺常見的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還沒進門五人便能聽到旅客們酒酣耳熱的暢聊聲,推開木門,一間溫暖的酒館映入眾人的眼簾。正對著門口的是一個吧台,一個身材微胖的大叔邊跟坐在吧台前的兩名男子閒聊,邊擦著他手上的酒杯。

酒館的一角是一個燒著正旺的爐火,爐火前擺著幾張椅子供旅客取暖。而放眼望去正有一名老人裹著毛毯,在爐火前取著暖。
酒館的另一角是十數張桌子與椅子,供住宿的旅客享用餐點,當然也提供純吃飯的客人使用。

而此刻除了五人外,還有幾個人也在各自的座位上。

幾名外貌粗鄙的壯漢邊暢飲著手上大杯的啤酒,邊開懷的聊天著,方才聽到的談話聲便是他們的聲音。一名盔甲骯髒破舊的劍士獨自一人坐在靠近角落的桌前,在五人走進酒館時瞄了五人一眼。一對頭髮花白的老夫妻在另一張桌上,慢條斯理的享用著他們眼前的餐點。

「歡迎來到馬蹄鐵酒館!」艾比向五人說道。

來到了熟悉的環境之中,連諾亞也沒發現,自己放鬆了一些,不過相應的,好幾次那些大叔叫酒的時候,他差點忍不住應答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哦,艾比,新客人啊?」吧台後的胖大叔看到五人跟著艾比進來,咧開嘴說。

「是,老闆!這五位也要住宿哦。」艾比點點頭,朝氣蓬勃的說。「哦,那真是太好了,還不快幫他們找張桌子?」老闆笑道,走到吧台後的廚房開始準備料理。

「我先給五位點餐吧,房間的話等等就替各位準備。」艾比照著老闆的指示,帶著五人到一張桌前,然後說道:「請問各位要住幾晚呢?」

「一晚吧。」茵帕拉替五人回答。

「了解,一晚的話一個人是一個金幣,那請問是要幾間房間呢?」她掃視了一下在場的五個人,頗不確定的說。
茵帕拉皺了皺眉,想了不到兩秒後回應:「男女各一間吧。」

「好的,那這裡是菜單,請各位慢慢看。」艾比將手中的菜單遞出,上頭寫滿了各式菜色,而有些甚至不輸諾亞所知道的料理。

......咦!?等等!?這樣一來我得跟帝翁先生睡一房啊!他不會介意嗎!?把他惹惱了我是不是會被處死啊!?很可怕啊!!!

諾亞臉色有些發白的接過菜單,接著頓時被轉移了注意力,有些菜式還挺特別的...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請給我這個、這個跟這個,謝謝」諾亞點了幾道沒有見過或聽過的料理,打算等等來研究一下

(2019-03-15, 22:04)泰迪 提到︰ 等到獸人少女放下菜單後,溫蒂才轉頭望著茵帕拉,直說:「我沒有錢。」她的肚子這時傳來了飢餓的聲音,溫蒂臉上一紅,隨即別過頭,語氣似乎變得更為冷淡:「我並不是拒絕付錢...而是...現在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支付。」她的眼光恰巧落在其中一桌的烤肉上。
(2019-03-15, 22:32)猴子布偶 提到︰ 「不用擔心。」還是那張幾乎面無表情的臉,但是仔細一看可以發現茵帕拉似乎淡淡的微笑著,她回應溫蒂的話說:「一路上的花費由國支出,想點什麼就點。」接著她看了一眼菜單,便向艾比點點頭點餐:「一客香煎牛排,七分熟。」

「這樣啊...」諾亞原本還想自己掏錢的,不過既然國家會出錢,那就算了


「...那個啊...作為接下來旅途的夥伴,我想我們可以忽相交流一下,不如來說說各自參與的理由吧」氣氛似乎有些冷了下來,諾亞決定先開啟話題...順便他也挺好奇大家的理由的,總不會都像自己一樣是被逼的吧

附帶一提,平常諾亞的語氣才不是這樣,平常估計會直接說『我很好奇你們參加的理由!請務必告訴我!』,不過有兩個貴族在場,身為平民的他還是有些怕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進到了酒店後,我並沒有直接的坐了下來,而是越過眾人獨自的來到了吧台。
我俯身壓在了吧台上,胸前的美景也因此有些許的受到了擠壓而將那峽谷凸顯的更深幽了,想必路過的男性都會為之駐足。

"老闆~"伴隨著略為嫵媚的語氣我開口說道,並且再老闆注意到我的時候,我問道"最近道上有甚麼消息嗎?像是一趣聞軼事又或者悲報等之類的,哀,最近才從帝都聽聞那勇者逝去的消息。也不知道這年頭,天下哪理還太平著呢。"
一邊關注著在坐的幾人的動向,我一邊問道。
"不知道老闆聽沒聽過拉撒路之泉這個地方呢,在別人口中聽到了這個陌生的地名著實的很好奇。最近有點事情要和商隊一同前往那地去經商表演,也不知道前往的路途上安不安全呢。這世道現在這麼混亂,我真怕我這嬌弱的身驅被擄走了呢。"

在詢問完畢後,我便笑著給老闆一個飛吻回到了位子上。

看見溫蒂的臉色有所浮動,我一邊順其自然的笑著拍了拍溫蒂的頭說道。
"小女子名為幕斯。薇莉安。並不是甚麼勇者後代,也不是隱士徒弟,更不是貴族世家。不過就是一介草民罷了,還請幾位多多納函。然後小妹妹阿,不要皺著臉龐,會長皺紋的唷。小女孩阿,就是要開開心心的笑著呢。"

或許是想到了從前的回憶,不希望看見其他女孩哀傷的臉孔,我的臉色非常的和譪和慈愛。若不是身著的服裝,估計都能去當神職人員了呢。

介紹完自己後,便給自己在溫蒂身旁找了個位子坐下。並用溫和的語氣對貓娘說道。
"小姑娘,麻煩幫我上一壺茶和一些清淡的點心之類的吧。我的胃口並不大,還麻煩你了。順便給這位小妹妹上幾盤烤肉吧。"

點完餐後,便又轉頭對著溫蒂笑道。
"都是女子,我們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呢。"

之後便對著女騎士禮貌地說道。
"茵帕拉大人,小女子對禮節並不太明白,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之後請多指教了。"

在說完一切後,便一邊哼著獻給旅人的歌,一邊等待著餐點的到來。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16, 04:01)jeffary 提到︰ 諾亞臉色有些發白的接過菜單,接著頓時被轉移了注意力,有些菜式還挺特別的...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請給我這個、這個跟這個,謝謝」諾亞點了幾道沒有見過或聽過的料理,打算等等來研究一下

「好的!」艾比輕快的在手上的點單上做下註記。

(2019-03-16, 04:01)jeffary 提到︰ 「...那個啊...作為接下來旅途的夥伴,我想我們可以忽相交流一下,不如來說說各自參與的理由吧」氣氛似乎有些冷了下來,諾亞決定先開啟話題...順便他也挺好奇大家的理由的,總不會都像自己一樣是被逼的吧。

「奉陛下之命。」茵帕拉簡潔的說。

(2019-03-16, 05:08)做死小獅子 提到︰ 進到了酒店後,我並沒有直接的坐了下來,而是越過眾人獨自的來到了吧台。
我俯身壓在了吧台上,胸前的美景也因此有些許的受到了擠壓而將那峽谷凸顯的更深幽了,想必路過的男性都會為之駐足。

"老闆~"伴隨著略為嫵媚的語氣我開口說道,並且再老闆注意到我的時候,我問道"最近道上有甚麼消息嗎?像是一趣聞軼事又或者悲報等之類的,哀,最近才從帝都聽聞那勇者逝去的消息。也不知道這年頭,天下哪理還太平著呢。"
一邊關注著在坐的幾人的動向,我一邊問道。
"不知道老闆聽沒聽過拉撒路之泉這個地方呢,在別人口中聽到了這個陌生的地名著實的很好奇。最近有點事情要和商隊一同前往那地去經商表演,也不知道前往的路途上安不安全呢。這世道現在這麼混亂,我真怕我這嬌弱的身驅被擄走了呢。"

聽到幕斯的詢問,老闆抽身從後方的廚房走了回來。見到眼前艷麗女子,老闆也忍不住微微露出了笑容。
「道上的消息啊...最近我沒有聽說什麼消息呢......我倒是聽說北方的貝塔王國邊境有頭惡龍,王國目前正尋找人手處理呢。」他瞄了一眼慕斯的乳溝,繼續說道:「小姐應該不是前往那個方向吧?最好要小心點呢。」

聽到幕斯提到『拉薩路之泉』,老闆先是皺了皺眉,思考了幾秒後搖搖頭:「這地名......我沒聽過哪。不好意思啊小姐,或許妳可以去鎮上的馬車行打聽看看,那邊的老闆可能會比較了解哦。」

(2019-03-16, 05:08)做死小獅子 提到︰ 介紹完自己後,便給自己在溫蒂身旁找了個位子坐下。並用溫和的語氣對貓娘說道。
"小姑娘,麻煩幫我上一壺茶和一些清淡的點心之類的吧。我的胃口並不大,還麻煩你了。順便給這位小妹妹上幾盤烤肉吧。"

點完餐後,便又轉頭對著溫蒂笑道。
"都是女子,我們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呢。"

之後便對著女騎士禮貌地說道。
"茵帕拉大人,小女子對禮節並不太明白,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之後請多指教了。"

在說完一切後,便一邊哼著獻給旅人的歌,一邊等待著餐點的到來。

「好的!」搖著貓尾巴,艾比繼續在點單上做註記。

茵帕拉聽到慕斯的話,只是點了點頭,不發一語。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今天就先找間酒館下榻吧。」茵帕拉環視四周,對四人做出了這樣的結論:「畢竟不清楚實際目的地,或許可以在這裡問到也說不定。」她將長槍置於地上,重心輕輕放在其上,邊看了帝翁一眼說道。

「無妨。」帝翁並沒有對於滿是絲綢和羽絨、充滿香氣的被褥有特別的堅持。
而事實上,年輕當家並不常出王城、也不常進入酒館,更不常與一般大眾平起平坐的打交道,所以他現在正用著他湛藍色的眼睛打量著四周。
或許,這些經驗會對未來有幫助。



翹起了一隻腳優雅地坐在酒館的椅子上,將長劍橫放在大腿上的帝翁靜靜地看著菜單。
其實吃什麼帝翁都不會太在意,畢竟要求酒館端出與自身宅邸中相同等級的料理也是強人所難。
不過——年輕當家依然是很認真的在看菜單,畢竟他其實不常出城。

撇過臉正眼瞧了瞧一旁正等待點餐的貓耳獸人,帝翁微微瞇起眼睛。
帝翁.亞頓.索菲亞身平之中喜歡兩種東西,一種是藍寶石、一種是貓。
至於貓耳獸人......他並不討厭。

(2019-03-16, 04:01)jeffary 提到︰ 「...那個啊...作為接下來旅途的夥伴,我想我們可以忽相交流一下,不如來說說各自參與的理由吧」氣氛似乎有些冷了下來,諾亞決定先開啟話題...順便他也挺好奇大家的理由的,總不會都像自己一樣是被逼的吧
附帶一提,平常諾亞的語氣才不是這樣,平常估計會直接說『我很好奇你們參加的理由!請務必告訴我!』,不過有兩個貴族在場,身為平民的他還是有些怕

「因為我是索菲亞的當家,諾亞。」把視線從獸人少女移到少年臉上,口齒清晰的年輕當家理所當然地說著,而他看似也不打算多做解釋......就好像是默認在場的全員、又或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已經對「索菲亞」有著無比深刻的了解一般。

「還有,你可以不必如此拘謹。」看著臉色一直變的諾亞,泰然自若的年輕當家倒是希望他能夠坦蕩一些。

(2019-03-15, 22:32)猴子布偶 提到︰ 「不用擔心。」還是那張幾乎面無表情的臉,但是仔細一看可以發現茵帕拉似乎淡淡的微笑著,她回應溫蒂的話說:「一路上的花費由國支出,想點什麼就點。」

「不可,茵帕拉,你們的花費就由我來承擔吧,這算是我在離開王城後所能盡的一份力之一。」淡淡的對茵帕拉說著,帝翁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突然說著。
「吾王之後會需要那份金錢的。」略顯狂妄地微微一笑,正翻看著菜單的年輕當家卻也沒有對此多言。

(2019-03-15, 18:33)猴子布偶 提到︰ 「好的,那這裡是菜單,請各位慢慢看。」艾比將手中的菜單遞出,上頭寫滿了各式菜色,而有些甚至不輸諾亞所知道的料理。

很快地,帝翁便把菜單放到桌上。

「請給我一份麵包,還有一碗燉湯以及一杯酒。」看著貓耳服務生少女,帝翁露出了略顯柔和的笑容並在菜單上指示著。
不過,很快地他就收起了與他剛才那副冷漠的樣子有些不搭的笑容。

「女孩,你們的酒館一直都是這麼多人嗎?」突然,趁著點完菜的空檔,年輕當家這麼向著艾比詢問。
他用著白皙的手指將及肩的淺藍色長髮梳過耳後,看起來是在思考著什麼。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2019-03-15, 22:32)猴子布偶 提到︰ 「不用擔心。」還是那張幾乎面無表情的臉,但是仔細一看可以發現茵帕拉似乎淡淡的微笑著,她回應溫蒂的話說:「一路上的花費由國支出,想點什麼就點。」接著她看了一眼菜單,便向艾比點點頭點餐:「一客香煎牛排,七分熟。」

艾比點了點頭,記在她的筆記本上。

「那!─」溫蒂頓了一頓,再次壓抑了自己的聲線,「先讓我...考慮一下...」她伸出手來,慢慢把桌上的菜單挪近自己一些。

她看了看菜單,好一會後才發現自己把拿反了。溫蒂把菜單轉正後,就皺著眉頭,仔細的查看著,因為不常閱讀的關係,現在要稍為回想才能辨識出菜單上所寫的文字內容。

(2019-03-16, 05:08)做死小獅子 提到︰ 看見溫蒂的臉色有所浮動,我一邊順其自然的笑著拍了拍溫蒂的頭說道。
"小女子名為幕斯。薇莉安。並不是甚麼勇者後代,也不是隱士徒弟,更不是貴族世家。不過就是一介草民罷了,還請幾位多多納函。然後小妹妹阿,不要皺著臉龐,會長皺紋的唷。小女孩阿,就是要開開心心的笑著呢。"

或許是想到了從前的回憶,不希望看見其他女孩哀傷的臉孔,我的臉色非常的和譪和慈愛。若不是身著的服裝,估計都能去當神職人員了呢。

介紹完自己後,便給自己在溫蒂身旁找了個位子坐下。並用溫和的語氣對貓娘說道。
"小姑娘,麻煩幫我上一壺茶和一些清淡的點心之類的吧。我的胃口並不大,還麻煩你了。順便給這位小妹妹上幾盤烤肉吧。"

點完餐後,便又轉頭對著溫蒂笑道。
"都是女子,我們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呢。"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開心過日子...」溫蒂小聲的說著。

她貶貶眼晴,遲疑一會後,抬起頭看著幕斯,展現淡淡的微笑:「謝謝你。」

(2019-03-16, 04:01)jeffary 提到︰ 「...那個啊...作為接下來旅途的夥伴,我想我們可以忽相交流一下,不如來說說各自參與的理由吧」氣氛似乎有些冷了下來,諾亞決定先開啟話題...順便他也挺好奇大家的理由的,總不會都像自己一樣是被逼的吧

「只因為某個男人沒能完成他的責任,而我和他有血緣關係。」溫蒂間接的回應了諾亞的問題。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