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31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17, 15:07)leftflower 提到︰ 「不可,茵帕拉,你們的花費就由我來承擔吧,這算是我在離開王城後所能盡的一份力之一。」淡淡的對茵帕拉說著,帝翁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突然說著。
「吾王之後會需要那份金錢的。」略顯狂妄地微微一笑,正翻看著菜單的年輕當家卻也沒有對此多言。

茵帕拉聽到年輕當家的話,將視線放到他身上看了他幾秒,似乎在想什麼。但最後她還是點點頭,並沒有多作反對:「那便依你的意思吧。」

(2019-03-17, 15:07)leftflower 提到︰ 很快地,帝翁便把菜單放到桌上。

「請給我一份麵包,還有一碗燉湯以及一杯酒。」看著貓耳服務生少女,帝翁露出了略顯柔和的笑容並在菜單上指示著。
不過,很快地他就收起了與他剛才那副冷漠的樣子有些不搭的笑容。

「女孩,你們的酒館一直都是這麼多人嗎?」突然,趁著點完菜的空檔,年輕當家這麼向著艾比詢問。
他用著白皙的手指將及肩的淺藍色長髮梳過耳後,看起來是在思考著什麼。

「好~的!」艾比將最後的點單記上,正要離開時,聽到帝翁的詢問。
貓耳少女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對帝翁漾開笑容說:「嗯,我們的酒館平常差不多都是這麼多人哦,有時候在旺季的時候人會更多呢。」

說完她便轉身飛奔向廚房:「餐點很快就會為各位送上來哦!」

\

大約在十數分鐘後,艾比端著一個大托盤,為五人送上了所點的餐點。

「這是這位小姐的牛排、這位小姐的烤肉、這位小姐的茶跟點心......」她依序給五人送上各自的餐點,最後抱著托盤向五人笑了笑:「請慢用哦,稍後我再帶各位去各位的房間。」
語畢,她便留下五人享用美味的餐點,向別的桌子過去。


下一回大概就會讓各位自由活動囉,各位可以在這一回繼續作交流。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2019-03-16, 05:08)做死小獅子 提到︰ 看見溫蒂的臉色有所浮動,我一邊順其自然的笑著拍了拍溫蒂的頭說道。
"小女子名為幕斯。薇莉安。並不是甚麼勇者後代,也不是隱士徒弟,更不是貴族世家。不過就是一介草民罷了,還請幾位多多納函。然後小妹妹阿,不要皺著臉龐,會長皺紋的唷。小女孩阿,就是要開開心心的笑著呢。"

嘛...幕斯就是只是冒險者吧,雖然前面舉止很怪,但在整個冒險者群體中已經算是相對正常的了吧...

(2019-03-17, 14:06)猴子布偶 提到︰ 「奉陛下之命。」茵帕拉簡潔的說。
(2019-03-17, 15:07)leftflower 提到︰ 「因為我是索菲亞的當家,諾亞。」把視線從獸人少女移到少年臉上,口齒清晰的年輕當家理所當然地說著,而他看似也不打算多做解釋......就好像是默認在場的全員、又或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已經對「索菲亞」有著無比深刻的了解一般。

好吧...就是家族、使命一類的吧

(2019-03-17, 19:36)泰迪 提到︰ 「只因為某個男人沒能完成他的責任,而我和他有血緣關係。」溫蒂間接的回應了諾亞的問題。

...小姐,妳真的和妳爸有仇齁...話語間處處都可以感受到她對前勇者的疏遠呢

(2019-03-17, 15:07)leftflower 提到︰ 「還有,你可以不必如此拘謹。」看著臉色一直變的諾亞,泰然自若的年輕當家倒是希望他能夠坦蕩一些。

「真的?」諾亞看了帝翁一眼,似乎是在確認對方是否在客套「你真的不會介意?」

不過對方都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了,那...應該是真的沒關係?諾亞忍不住鬆了口氣...然後很自然的把一隻手掛到帝翁肩上

「啊啊,太好了太好了,說實在話,你們倆是我第一次遇到的貴族呢,緊張得要死,你們這麼親民真是太好了!老闆!這裡再來一杯啤酒!」諾亞喋喋不休地說著,未等別人接話又大聲地叫酒,說真的,晚上來旅館的客人有三分之二都不會用菜單點餐,直接叫餐才是正常的

「啊,重新介紹一次,我是諾亞.萊納,來自東都的『我家』旅店」諾亞抓抓頭,嘴巴還不停地說著「嘛...至於參與的原因嘛,雖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那個師傅,貌似是蒼鷹劍聖尼萊,大概,老實說我自己也還在懷疑啦,早知道王宮那邊找找有沒有劍聖的畫像了,要是搞錯的話那就很尷尬了對吧!」

(2019-03-17, 20:21)猴子布偶 提到︰ 「這是這位小姐的牛排、這位小姐的烤肉、這位小姐的茶跟點心......」她依序給五人送上各自的餐點,最後抱著托盤向五人笑了笑:「請慢用哦,稍後我再帶各位去各位的房間。」

「謝啦」擺在諾亞面前的是一份充滿餡料的鹹派、一碗雞湯燉飯以及一碗蔬菜濃湯,當然還有剛剛點的啤酒

諾亞翻看了幾下,然後細細地品嘗起來,還把剩下一半的鹹派切成工整的扇形,並推了出來「一起吃吧!」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2019-03-20, 01:55)jeffary 提到︰ ...小姐,妳真的和妳爸有仇齁...話語間處處都可以感受到她對前勇者的疏遠呢

即使感受到諾亞投來的異樣目光,溫蒂只是避開了他的視線,似乎並不打算把自己的家事一一向別人解釋清楚。

她默默的聽著諾亞講述自己的來歷,當知道他的師傅是前勇者隊中的一員時,溫蒂抬頭看著諾亞,一副欲言又止的態度,似乎心裹有些事情想向對方詢問,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2019-03-17, 20:21)猴子布偶 提到︰ 大約在十數分鐘後,艾比端著一個大托盤,為五人送上了所點的餐點。


「這是這位小姐的牛排、這位小姐的烤肉、這位小姐的茶跟點心......」她依序給五人送上各自的餐點,最後抱著托盤向五人笑了笑:「請慢用哦,稍後我再帶各位去各位的房間。」
語畢,她便留下五人享用美味的餐點,向別的桌子過去。

溫蒂看著服務生端著香氣四溢的料理走來,不自覺的嚥了一下口水,等到餐點一一送上後,她就打算伸手,把盛有烤肉的盤子從桌子中間挪近到自己的面前。

(2019-03-20, 01:55)jeffary 提到︰ 諾亞翻看了幾下,然後細細地品嘗起來,還把剩下一半的鹹派切成工整的扇形,並推了出來「一起吃吧!」

手指碰到盤子的時候,諾亞的舉動卻讓她遲疑了一下。

溫蒂鮮有跟一堆人同檯吃飯的經驗,也不太理解正確的餐桌禮儀是什麼,雖然沒打算討好別人,但還是希望自己能保有一定程度上的禮貌,尤其是對方願意替自己付錢時。

「你們...」說話剛出口,她就覺得用詞似乎不太禮貌,隨後改口道:「大家...都來嚐一嚐味道?」溫蒂把伸出的手慢慢縮回,她又看了一看眾人,詢問的視線最後落在帝翁身上。




在開吃之前,溫蒂耐心的等待著,看了看在場的各位,直到大家都開始進食後,她才拿起一塊、大口品嚐期待已久的烤肉。

「好、好吃...!」感嘆於食物的美味後,她又輕嘆一口氣:「如果讓母親都能吃到就好了...」

受飢餓感驅使,加上生活習慣使然,溫蒂進食速度比起其他人更為快速,她默默的吃著,直到把盤上的烤肉清空了一大半之後,才留意到其他人還在仔細品嚐,為了不顯得太過突兀,唯有放慢下來,開始留意身邊的人和事。

「帝翁先生、茵帕拉小姐,你們在家裹時,是每天都能吃到這些食物嗎?」以溫蒂的生活環境,要品嚐這種全是肉的料理可謂實屬難得,她不禁好奇,貴族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2019-03-20, 18:32)泰迪 提到︰ 手指碰到盤子的時候,諾亞的舉動卻讓她遲疑了一下。

溫蒂鮮有跟一堆人同檯吃飯的經驗,也不太理解正確的餐桌禮儀是什麼,雖然沒打算討好別人,但還是希望自己能保有一定程度上的禮貌,尤其是對方願意替自己付錢時。

「你們...」說話剛出口,她就覺得用詞似乎不太禮貌,隨後改口道:「大家...都來嚐一嚐味道?」溫蒂把伸出的手慢慢縮回,她又看了一看眾人,詢問的視線最後落在帝翁身上。

"噗哧,小妹妹不用太在意。吃就是了。" 看到溫蒂的動作我不禁的笑了出來。

(2019-03-20, 18:32)泰迪 提到︰ 在開吃之前,溫蒂耐心的等待著,看了看在場的各位,直到大家都開始進食後,她才拿起一塊、大口品嚐期待已久的烤肉。

「好、好吃...!」感嘆於食物的美味後,她又輕嘆一口氣:「如果讓母親都能吃到就好了...」

受飢餓感驅使,加上生活習慣使然,溫蒂進食速度比起其他人更為快速,她默默的吃著,直到把盤上的烤肉清空了一大半之後,才留意到其他人還在仔細品嚐,為了不顯得太過突兀,唯有放慢下來,開始留意身邊的人和事。

看著溫蒂進食的動作,我一邊思考著這或許是個可以利用的對象呢,還真對不起阿,不過為了我的計畫也只能這樣了。
我拿起了紙巾在她吃完的時候,溺愛的替她擦了擦嘴邊。
然後遞過去一杯熱騰騰的麥茶,說道。
"不急不急,慢慢吃呢。別噎著了,來喝杯茶緩緩,小心別燙到了。"
"如果還餓著的話,我這還有點心呢。"

然後便繼續優雅又緩慢地喝著熱茶品嘗著一串甜美的糰子和菓子。
"恩,果然點心和茶類最棒了呢。"
吃著甜美的點心我滿足的笑道。
SIGNATURE:
酒吧卡: 帕奇爾斯
已完結COC團數:9
擁有書籍
[圖︰ hSc1iiD.gif]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2019-03-17, 20:21)猴子布偶 提到︰ 「好~的!」艾比將最後的點單記上,正要離開時,聽到帝翁的詢問。
貓耳少女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對帝翁漾開笑容說:「嗯,我們的酒館平常差不多都是這麼多人哦,有時候在旺季的時候人會更多呢。」

帝翁聞言淡淡地笑了,他正需要這樣的答案。
「那很好。」年輕當家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升起,不過又放了下來──他突然想起眼前的少女並不是索菲亞家中的貓兒。
那便不能摸摸她的下巴作為獎賞了,如此思索著,雙手抱胸的帝翁臉色一瞬間變得有點淡漠。

(2019-03-20, 01:55)jeffary 提到︰ 「真的?」諾亞看了帝翁一眼,似乎是在確認對方是否在客套「你真的不會介意?」

不過對方都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了,那...應該是真的沒關係?諾亞忍不住鬆了口氣...然後很自然的把一隻手掛到帝翁肩上

「齁......」正沉思著的年輕當家感受到肩頭一沉,隨後便聽到了諾亞那一連串的發言。
膽子意外的挺大──任由諾亞吵鬧,帝翁在心中稍微收回了眼前的青年看起來畏畏縮縮、無法承受重壓的想法,「你膽子挺大的,目前敢把自己的身軀往我身上放的人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超過十個。」哼了一聲,有著湛藍色頭髮的青年把頭揚高了一些,著饒富興味的眼神看著諾亞。

不過很快地,他的表情卻又變得有些輕視──雖然帝翁的表情大部分的時間都差不多,「那你的師傅曾說過他是劍聖嗎?」口氣就好像再問小孩簡單的問題似的。

(2019-03-20, 18:32)泰迪 提到︰ 「你們...」說話剛出口,她就覺得用詞似乎不太禮貌,隨後改口道:「大家...都來嚐一嚐味道?」溫蒂把伸出的手慢慢縮回,她又看了一看眾人,詢問的視線最後落在帝翁身上。

在開吃之前,溫蒂耐心的等待著,看了看在場的各位,直到大家都開始進食後,她才拿起一塊、大口品嚐期待已久的烤肉。
「好、好吃...!」感嘆於食物的美味後,她又輕嘆一口氣:「如果讓母親都能吃到就好了...」
受飢餓感驅使,加上生活習慣使然,溫蒂進食速度比起其他人更為快速,她默默的吃著,直到把盤上的烤肉清空了一大半之後,才留意到其他人還在仔細品嚐,為了不顯得太過突兀,唯有放慢下來,開始留意身邊的人和事。

「帝翁先生、茵帕拉小姐,你們在家裹時,是每天都能吃到這些食物嗎?」以溫蒂的生活環境,要品嚐這種全是肉的料理可謂實屬難得,她不禁好奇,貴族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

「不用顧慮我。」注意到了溫帝的視線,年輕當家稍為把揚起的臉放低了一點,「你如果想吃的話便吃吧,就算吃完了也可以再點。」基本上確實是如此,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如果連吃個食物也要顧慮自己,那麼這樣的索菲亞就只是擾民而已。

「如果我想要的話,我隨時都能吃到。」靜靜地撕開麵包吃著,帝翁倒是把溫蒂迅速的進食姿態看進了眼裡──他也把少女所說的話聽在耳裡。
於是他移開諾亞的手站了起來,離開桌子並走到服務生艾比旁邊,「再幫我上點肉吧,要你們店裡最好的。」指了指自己的那一桌,年輕當家看著貓耳若有所思的說著。

接著他便靜靜地轉過身──雖然帝翁對於眼前的貓耳女孩十分點興趣,不過身為年輕當家,他還有點事情要做......等處理完也有時間。
「茵帕拉,我認為我們還有點時間,我想以這家旅店為中心搜尋情報──女孩說了,這裡的人流一直都是這樣多。」再次坐了下來,帝翁看著眼前的濃湯並摸了摸下巴。
「旅店老闆、冒險者、商人、車伕、搬運工......我們缺少太多資訊,這裡必須要讓其他人為我們補足,你認為呢?」當然,可能會需要支付一些代價。
思索著,年輕當家的視線突然注意到了一旁的慕斯。

說起來,她又是為何而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2019-03-21, 11:13)leftflower 提到︰ 「不用顧慮我。」注意到了溫帝的視線,年輕當家稍為把揚起的臉放低了一點,「你如果想吃的話便吃吧,就算吃完了也可以再點。」基本上確實是如此,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如果連吃個食物也要顧慮自己,那麼這樣的索菲亞就只是擾民而已。

「如果我想要的話,我隨時都能吃到。」靜靜地撕開麵包吃著,帝翁倒是把溫蒂迅速的進食姿態看進了眼裡──他也把少女所說的話聽在耳裡。
於是他移開諾亞的手站了起來,離開桌子並走到服務生艾比旁邊,「再幫我上點肉吧,要你們店裡最好的。」指了指自己的那一桌,年輕當家看著貓耳若有所思的說著。

「好。」溫蒂微微點頭,輕聲答應著,她頓時覺得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貴族 ── 特別帝翁這種跟國王聊得開的大貴族,理所當然地享有豐盛的物質生活,自己又何必多此一問?

至於對方好意為溫蒂所點的肉食,她還以為這是帝翁為了擺顯自己貴族身份而作出的炫富行為,不過既然大家都能吃到好肉,溫蒂倒是十分樂於接受。

「謝謝~」她嘴角微微上揚、禮貌的向對方道謝。


(2019-03-21, 04:53)做死小獅子 提到︰ 看著溫蒂進食的動作,我一邊思考著這或許是個可以利用的對象呢,還真對不起阿,不過為了我的計畫也只能這樣了。


我拿起了紙巾在她吃完的時候,溺愛的替她擦了擦嘴邊。
然後遞過去一杯熱騰騰的麥茶,說道。
"不急不急,慢慢吃呢。別噎著了,來喝杯茶緩緩,小心別燙到了。"
"如果還餓著的話,我這還有點心呢。"

溫蒂轉頭怒目望看對方,本能地打算撥開對方的手。

她起初還以為幕斯像某些村民一樣,打算把蟲子、死老鼠之類的髒物弄到自己的頭髮上;又或者想搶走頭巾戲弄自己。

仔細看清楚後,卻發現幕斯只是想拿著手帕為自己擦一擦嘴角,這份溫柔不禁讓她有點受寵若驚。

「不...我、我還沒...嗚嗯!」溫蒂不斷揮手,身體向後一縮,背部猛然撞向椅背,差點失去平衡。

「!!」還好她反應迅捷,最後總算回復坐姿平衡,溫蒂這時也不再亂動,只是任由幕斯為自己代勞。



「下次...下次我自己就可以了...」她皺著眉、仍舊盯看著對方,說話的聲音卻異常輕柔。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20, 01:55)jeffary 提到︰ 「謝啦」擺在諾亞面前的是一份充滿餡料的鹹派、一碗雞湯燉飯以及一碗蔬菜濃湯,當然還有剛剛點的啤酒

諾亞翻看了幾下,然後細細地品嘗起來,還把剩下一半的鹹派切成工整的扇形,並推了出來「一起吃吧!」

茵帕拉瞧了諾亞推出來的鹹派一眼,之後拿了一塊,靜靜的吃了起來。

(2019-03-20, 18:32)泰迪 提到︰ 「帝翁先生、茵帕拉小姐,你們在家裹時,是每天都能吃到這些食物嗎?」以溫蒂的生活環境,要品嚐這種全是肉的料理可謂實屬難得,她不禁好奇,貴族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

瞥了一眼溫蒂,茵帕拉淡淡的點了點頭。身為王國前騎士團團長的女兒,如果說茵帕拉不是含著銀湯匙出生就是騙人的,大魚大肉的她吃過不少。但是為了修練她也在飲食方面也是有控制,並不是像一般貴族那樣的毫無節制。

(2019-03-21, 11:13)leftflower 提到︰ 「如果我想要的話,我隨時都能吃到。」靜靜地撕開麵包吃著,帝翁倒是把溫蒂迅速的進食姿態看進了眼裡──他也把少女所說的話聽在耳裡。
於是他移開諾亞的手站了起來,離開桌子並走到服務生艾比旁邊,「再幫我上點肉吧,要你們店裡最好的。」指了指自己的那一桌,年輕當家看著貓耳若有所思的說著。

接著他便靜靜地轉過身──雖然帝翁對於眼前的貓耳女孩十分點興趣,不過身為年輕當家,他還有點事情要做......等處理完也有時間。
「茵帕拉,我認為我們還有點時間,我想以這家旅店為中心搜尋情報──女孩說了,這裡的人流一直都是這樣多。」再次坐了下來,帝翁看著眼前的濃湯並摸了摸下巴。
「旅店老闆、冒險者、商人、車伕、搬運工......我們缺少太多資訊,這裡必須要讓其他人為我們補足,你認為呢?」當然,可能會需要支付一些代價。

「啊,好的!」艾比聞言,豎直了尾巴說道。

當帝翁回到座位時,茵帕拉也正好將眼前的牛排給吃完。只見她擦了擦嘴巴,眨眨眼睛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吃完飯後我會在附近收集情報。當務之急是搞明白『拉薩路之泉』的意思,否則我們也不用上路了。」

五人一邊繼續享用著餐點,一邊慢慢認識對方,而貓人服務生艾比也很快的將加點的餐點給送上。
很快的眾人享用完了餐點,艾比便帶著五人來到準備完畢的二樓客房。

房間內部是簡單的原木風格,樣式簡易卻十分整潔溫暖。因為五人不是親友的關係,房間內的床是單人床而不是雙人床。
男生與女生的房間就安排在對面,打開門就能看到。

「有什麼需要的話請不吝告知哦,再度感謝各位選擇馬蹄鐵酒館。」艾比在帶五人到各自的房間後鞠了個躬,便下樓去了。

「我去鎮上問問『拉薩路之泉』的事,晚點再回來。帝翁,酒館的情報就交給你了」茵帕拉安置好自己的行李後便提著長槍下樓,徒留四人留在酒館。


自由活動時間~酒館的NPC都還是大家剛進來的那幾個,要在酒館打探的話除了老闆幕斯已經問過以外其他人都還沒問過哦
要做其他事的也可以提出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2019-03-22, 18:57)猴子布偶 提到︰ 當帝翁回到座位時,茵帕拉也正好將眼前的牛排給吃完。只見她擦了擦嘴巴,眨眨眼睛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吃完飯後我會在附近收集情報。當務之急是搞明白『拉薩路之泉』的意思,否則我們也不用上路了。」


五人一邊繼續享用著餐點,一邊慢慢認識對方,而貓人服務生艾比也很快的將加點的餐點給送上。
很快的眾人享用完了餐點,艾比便帶著五人來到準備完畢的二樓客房。

房間內部是簡單的原木風格,樣式簡易卻十分整潔溫暖。因為五人不是親友的關係,房間內的床是單人床而不是雙人床。
男生與女生的房間就安排在對面,打開門就能看到。

「有什麼需要的話請不吝告知哦,再度感謝各位選擇馬蹄鐵酒館。」艾比在帶五人到各自的房間後鞠了個躬,便下樓去了。

「我去鎮上問問『拉薩路之泉』的事,晚點再回來。帝翁,酒館的情報就交給你了」茵帕拉安置好自己的行李後便提著長槍下樓,徒留四人留在酒館。

溫蒂似乎已經感到飽足,又或者是另有心事,即使送來的肉食比原先的更為美味,她進食的速度也明顯放緩下來。

隨後她跟隨著艾比帶領,來到房間前面,雖然這只是一間普通旅館的房間,但也比溫蒂家裹的環境來得舒適。

「茵帕拉一個人沒問題嗎?」溫蒂選好睡床後,就坐在床上、揉揉眼睛向茵帕拉問道。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我跟著眾人確認了自己的房間後,並沒有進去而是跟著艾比來到了大廳叫住了她。
"小貓咪,咳咳,我是說小姑娘。麻煩你過一陣子後,幫我送一些茶和點心去給那位愛吃烤肉的女孩。她一個人家的,看起來就是很久沒好好吃一頓了。"
"辛苦了呢,然後能的話,幫我注意一下其他兩個男性都去做了甚麼和說了甚麼。記得幫我保密唷。"
一邊說著一邊露出足以融化冰山的燦爛微笑一邊送給艾比一個飛吻。

然後便出門去尋找馬車行了。
SIGNATURE:
酒吧卡: 帕奇爾斯
已完結COC團數:9
擁有書籍
[圖︰ hSc1iiD.gif]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2019-03-22, 18:57)猴子布偶 提到︰ 「我去鎮上問問『拉薩路之泉』的事,晚點再回來。帝翁,酒館的情報就交給你了」茵帕拉安置好自己的行李後便提著長槍下樓,徒留四人留在酒館。

「那便交給你了。」對著離去的茵帕拉微微頷首,已經大致往房內瞥了幾眼的帝翁便靠在走廊的牆壁上沉思了起來。
他並沒有打算這麼早就休息,而臥房對於帝翁而言也沒有那麼有吸引力。

同時他雖然有看見慕斯就這麼跟著服務生離去,但是卻也沒有隨意跟上。
這個舞女似乎早有了想法——是因為她稍早與酒店主人的對話嗎?不過當時離的有點遠所以聽得並不清楚。
披著披風的藍髮青年瞇起雙眼思索著,白細的手指緩緩地將頭髮梳過耳後。

很快地,年輕當家便有了動作。
他先是轉頭走進房內並關上門扉,然後迅速的卸下自己的騎士甲冑並重新將披風套上身軀、拉緊。
原因一來是很沉、二來是這多少使的他看起來像是個冒險者而不是軍人——雖說頸部覆著白色絨毛、背部紋有複雜家紋的披風多少顯現了他並不是個普通人。
而緊接著,他又從行囊中取出了紙張與筆,並迅速的寫下了一段文句,這時,他才再次起身。

「諾亞、溫蒂,我先下去了。」重新打開門並往樓下走去,帝翁多少是跟他的夥伴們說了一聲。
主要是找不到人的話會很麻煩——揚起臉來默默地想著,年輕當家開始在酒館一樓中尋找剛剛見過的人。

「容我自我介紹並毫不吝嗇地告知我的需要,馬蹄鐵的主人。」很快地,不高大的帝翁便找到了吧檯後方的胖大叔,於是他便任由披風飄揚著、直直地朝他走去並開口。

「我叫做帝翁.亞頓.索菲亞——來自離這一段距離的阿爾法帝國,現在我想利用這間酒館來宣傳一分緊急委託。」將長劍靠在在吧檯邊,將手中的紙張放在吧檯上,年輕的當家倒也不因為自己是外地人便感到害羞,反而是口條流利、落落大方地說了起來,「『拉薩路之泉』——我需要任何有關這個詞的情報,即便是耳聞也可以。」微微轉過身看向了酒館之中的人們,年輕當家的聲音十分清楚。

「並竟,我對這裡並不熟悉,而您的酒館看起來十分熱鬧。」微微一笑,帝翁又將臉轉向老闆,「所以,我希望能在這裡張貼這份委託,同時跟您雇用一名服務生在城鎮中為這份委託做宣傳,當然,不只是向您借走服務生所需支付的佣金,我也會額外支付他們薪酬。」瞥了一眼附近的艾比並接續說著,帝翁也是因為想起了在城鎮入口處推銷酒館的她才有此想法。

「您覺得這樣如何?馬蹄鐵的主人。」不失優雅地坐上了吧檯的椅子並將長劍橫至於腿上,年輕當家的神情若有所思——不知道這個行動會不會太過於任性妄為?不過時間緊迫,或許這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而不論如何,請幫我上一杯酒。」把白皙的手撐在臉頰上,年輕當家微微一笑——他可沒有什麼在酒館裡喝酒的經驗。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