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41
見帝翁匆匆離去,諾亞眨眨眼思考了一下,把行李放好,然後來到另一房前,聽帝翁剛剛說的,裡面應該只剩下溫蒂了吧

「溫蒂溫蒂!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跟我一起去逛...咳,我是說一起去蒐集情報啊!」諾亞敲敲門,對裡面喊道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2019-03-25, 01:09)leftflower 提到︰ 「諾亞、溫蒂,我先下去了。」重新打開門並往樓下走去,帝翁多少是跟他的夥伴們說了一聲。

主要是找不到人的話會很麻煩——揚起臉來默默地想著,年輕當家開始在酒館一樓中尋找剛剛見過的人。

「嗯。」她只是輕聲的回應了帝翁,也不太在乎對方到底有沒有聽見。

(2019-03-25, 22:32)jeffary 提到︰ 見帝翁匆匆離去,諾亞眨眨眼思考了一下,把行李放好,然後來到另一房前,聽帝翁剛剛說的,裡面應該只剩下溫蒂了吧

「溫蒂溫蒂!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跟我一起去逛...咳,我是說一起去蒐集情報啊!」諾亞敲敲門,對裡面喊道

「來了。」少女的聲音從房內傳出,不久之後,門房隨即打開。

剛被吵醒的溫蒂現在只穿著內衣,她以房門半掩著身體,瞇起眼睛,探頭望向外面:「哦,是你。」當看到眼前的是諾亞時,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悅的表情。

「我還以為她們回來了.....」她輕聲自語,看了一看房外的周圍,才反應慢半拍的向諾亞問道:「就只有我們兩個去嗎?」

溫蒂這時又突然想到,雖然食宿都由兩位貴族包辦,但他們也親力親為打探情報,那麼自己也應該以行動來回報才是,「等我一下,我穿個衣服就來。」還沒等到諾亞回應溫蒂就補充說道。

說後她轉身走向行李的位置把衣服取出,然後開始穿上,直到穿著到一半時才想起自己還沒把房門關上。溫蒂臉上一紅,這時才完全清醒過來,她以手掩著露出度較高的部份,急步跑回房門前,以兇惡的眼神狠狠盯了諾亞一眼,然後重重的把門關上。

不一會後,房門再次打開,拿著鐮刀的白色頭巾少女已經回復到平常冷漠的表情,「由你帶路?」

「啊,等等──」她想了一想,回憶著眼前這位少年的名字,「諾...亞,你會寫字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給幕斯和茵帕拉留個字條,不然她們回來看不見人會擔心的...」

「想笑就笑吧,反正我是不太會寫字,如果你不答應就算了。」她別過頭刻意不望對方的臉。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2019-03-26, 01:42)泰迪 提到︰ 「來了。」少女的聲音從房內傳出,不久之後,門房隨即打開。

剛被吵醒的溫蒂現在只穿著內衣,她以房門半掩著身體,瞇起眼睛,探頭望向外面:「哦,是你。」當看到眼前的是諾亞時,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悅的表情。

「我還以為她們回來了.....」她輕聲自語,看了一看房外的周圍,才反應慢半拍的向諾亞問道:「就只有我們兩個去嗎?」

...你這反應是怎樣啦,我不過是抱著好事找人一起去的心態來找你的,你一副不爽的樣子是怎樣啦...嗚...好吧,看起來是起床氣,至少沒拿斧頭丟我

諾亞想起了曾經接待過的一位冒險者,那起床氣叫一個炸啊

(2019-03-26, 01:42)泰迪 提到︰ 溫蒂這時又突然想到,雖然食宿都由兩位貴族包辦,但他們也親力親為打探情報,那麼自己也應該以行動來回報才是,「等我一下,我穿個衣服就來。」還沒等到諾亞回應溫蒂就補充說道。

說後她轉身走向行李的位置把衣服取出,然後開始穿上,直到穿著到一半時才想起自己還沒把房門關上。溫蒂臉上一紅,這時才完全清醒過來,她以手掩著露出度較高的部份,急步跑回房門前,以兇惡的眼神狠狠盯了諾亞一眼,然後重重的把門關上。

諾亞只來得及微微撇開目光,但明顯還是引起對方的不悅,雖然是挺有料的,但是還不足以讓諾亞有太大的反應,他還見過平時穿著更暴露的、身材更火爆的呢...不過不小心看到還是有點失禮就是了

(2019-03-26, 01:42)泰迪 提到︰ 不一會後,房門再次打開,拿著鐮刀的白色頭巾少女已經回復到平常冷漠的表情,「由你帶路?」

「啊,等等──」她想了一想,回憶著眼前這位少年的名字,「諾...亞,你會寫字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給幕斯和茵帕拉留個字條,不然她們回來看不見人會擔心的...」

「想笑就笑吧,反正我是不太會寫字,如果你不答應就算了。」她別過頭刻意不望對方的臉。

「有什麼好笑的啊,識不識字又不影響生活,等等喔」諾亞搖搖頭,回房間取出筆記本和筆,撕下一頁,並寫下了自己與溫蒂出去打探消息的字條,同時隨口對著門外的溫蒂說道「你不會的話,路上有空我可以教你,好了,走吧」

把書、筆往行李一丟,諾亞帶著溫蒂下樓離開了酒館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24, 06:13)做死小獅子 提到︰ 我跟著眾人確認了自己的房間後,並沒有進去而是跟著艾比來到了大廳叫住了她。
"小貓咪,咳咳,我是說小姑娘。麻煩你過一陣子後,幫我送一些茶和點心去給那位愛吃烤肉的女孩。她一個人家的,看起來就是很久沒好好吃一頓了。"
"辛苦了呢,然後能的話,幫我注意一下其他兩個男性都去做了甚麼和說了甚麼。記得幫我保密唷。"
一邊說著一邊露出足以融化冰山的燦爛微笑一邊送給艾比一個飛吻。

然後便出門去尋找馬車行了。

「啊,好的。」艾比點了點頭,目送著幕斯離開。

這個小鎮不算太大,在逛了一圈後幕斯找到了老闆所提過的馬車行。在大大的招牌下是一間裝潢樸實但有格調的店舖,而店鋪後方就是馬廄。一名瘦削的男子正坐在櫃檯後方,在注意到幕斯的接近時便走了出來,熱情的喊道:「小姐是想要租用馬車嗎?那妳就來對地方啦!我格蘭的馬可是附近跑得最快的馬哦!」

(2019-03-25, 01:09)leftflower 提到︰ 「我叫做帝翁.亞頓.索菲亞——來自離這一段距離的阿爾法帝國,現在我想利用這間酒館來宣傳一分緊急委託。」將長劍靠在在吧檯邊,將手中的紙張放在吧檯上,年輕的當家倒也不因為自己是外地人便感到害羞,反而是口條流利、落落大方地說了起來,「『拉薩路之泉』——我需要任何有關這個詞的情報,即便是耳聞也可以。」微微轉過身看向了酒館之中的人們,年輕當家的聲音十分清楚。

「並竟,我對這裡並不熟悉,而您的酒館看起來十分熱鬧。」微微一笑,帝翁又將臉轉向老闆,「所以,我希望能在這裡張貼這份委託,同時跟您雇用一名服務生在城鎮中為這份委託做宣傳,當然,不只是向您借走服務生所需支付的佣金,我也會額外支付他們薪酬。」瞥了一眼附近的艾比並接續說著,帝翁也是因為想起了在城鎮入口處推銷酒館的她才有此想法。

「您覺得這樣如何?馬蹄鐵的主人。」不失優雅地坐上了吧檯的椅子並將長劍橫至於腿上,年輕當家的神情若有所思——不知道這個行動會不會太過於任性妄為?不過時間緊迫,或許這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而不論如何,請幫我上一杯酒。」把白皙的手撐在臉頰上,年輕當家微微一笑——他可沒有什麼在酒館裡喝酒的經驗。

身材肥胖的老闆在聽到帝翁的話後驚訝的揚起了眉,喃喃的說道:「哦,跟你同行的舞女也問過呢。」他摸了摸下巴後瞧了瞧酒館裡的其他客人,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帝翁的外型與言論而被勾起了注意力。

「委託啊,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想大概不需要了吧。」他撇了撇頭,只見方才坐在角落的骯髒劍客在聽到帝翁提到『拉薩路之泉』後便起身往這裡走了過來。

「在下法蘭西斯。」骯髒劍客向帝翁微微鞠了個躬,滿臉微笑地說:「我剛剛不經意聽到閣下正在探聽有關『拉薩路之泉』的情報對吧?」他輕拍了拍身上那件破爛的甲冑,自信的說:「我知道『拉薩路之泉』是什麼,假如閣下能夠雇用我,我可以帶閣下找到『拉薩路之泉』。」

邊聽老闆邊給帝翁倒了杯酒,深紅的液體注入杯中,一股酒香瞬間散發出來。「這是放了有50年的老酒,客人請用。」

(2019-03-26, 02:24)jeffary 提到︰ 「有什麼好笑的啊,識不識字又不影響生活,等等喔」諾亞搖搖頭,回房間取出筆記本和筆,撕下一頁,並寫下了自己與溫蒂出去打探消息的字條,同時隨口對著門外的溫蒂說道「你不會的話,路上有空我可以教你,好了,走吧」

把書、筆往行李一丟,諾亞帶著溫蒂下樓離開了酒館

兩人正要下樓,便見到方才的貓人女服務生艾比端著一盤點心與一壺茶上樓。見兩人似乎要離開酒館,她驚呼一聲說:「兩位要出去了嗎?舞女小姐剛剛還請我送茶點給這位姑娘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2019-03-26, 02:24)jeffary 提到︰ 「有什麼好笑的啊,識不識字又不影響生活,等等喔」諾亞搖搖頭,回房間取出筆記本和筆,撕下一頁,並寫下了自己與溫蒂出去打探消息的字條,同時隨口對著門外的溫蒂說道「你不會的話,路上有空我可以教你,好了,走吧」

把書、筆往行李一丟,諾亞帶著溫蒂下樓離開了酒館

「我...!我才不是不識字!」「我是不會『寫』!──」溫蒂曾經努力過,只是生活環境不容許她繼續深造,對於諾亞認定她完全不識字時,不禁感到十分生氣。

「我只是不會『寫』太深奧的字!」她瞪著諾亞,立即補上了一句,再次強調自己有著一定程度的讀寫能力。

「哼!再說,等下不是要出去打探情報嗎?夜晚的『路上』光線昏暗,你又要怎樣教我啊?」溫蒂氣在心頭,一時還以為找到對方說話中的語病,忍不作出反擊。

她說話剛出口就察覺到自己有誤,剎時間變得相當後悔。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心,溫蒂趕緊拉低頭巾,然後轉過身不讓諾亞看見自己的表情。

(這人...真的...很會惹人生氣!)溫蒂嘗試冷靜自己,讓自己變回木無表情,然後打算急步離開酒館轉移話題。

(2019-03-27, 09:28)猴子布偶 提到︰ 兩人正要下樓,便見到方才的貓人女服務生艾比端著一盤點心與一壺茶上樓。見兩人似乎要離開酒館,她驚呼一聲說:「兩位要出去了嗎?舞女小姐剛剛還請我送茶點給這位姑娘呢。」

「咦...?茶點...?」溫蒂雖然一時感到疑惑,但也覺得這正是個擺脫尷尬氣氛的好機會,她心裹暗自感謝幕斯的體貼以及艾比的及時出現。

「讓我拿著就好了,謝謝艾比~」溫蒂少有的向女服務生微笑點頭,隨即轉身向諾亞說道:「這份量有點多,一個人是吃不完的,我們拿去跟帝翁分享吧,吃完再出發。」還沒等對方同意,就擅自拿起一團看起來相當軟綿的甜點,直接塞到諾亞嘴裹。

隨後,溫蒂自己也拿了一個來吃,她一手拿著托盤,另一手牽著諾亞快速走下樓梯,很快的就在樓下找到了帝翁。

(2019-03-25, 01:09)leftflower 提到︰ 「而不論如何,請幫我上一杯酒。」把白皙的手撐在臉頰上,年輕當家微微一笑——他可沒有什麼在酒館裡喝酒的經驗。

「帝翁......先生。」她臉頰鼓漲,一邊咀嚼一邊說話,「幕斯剛才點了一些甜點,你也來試試看?」

(2019-03-27, 09:28)猴子布偶 提到︰ 「在下法蘭西斯。」骯髒劍客向帝翁微微鞠了個躬,滿臉微笑地說:「我剛剛不經意聽到閣下正在探聽有關『拉薩路之泉』的情報對吧?」他輕拍了拍身上那件破爛的甲冑,自信的說:「我知道『拉薩路之泉』是什麼,假如閣下能夠雇用我,我可以帶閣下找到『拉薩路之泉』。」

溫蒂這時才留意到帝翁身邊的陌生人,她看了一看,就把托盤遞向他,相當直接的說著:「要吃嗎?」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2019-03-27, 21:33)泰迪 提到︰ 「我...!我才不是不識字!」「我是不會『寫』!──」溫蒂曾經努力過,只是生活環境不容許她繼續深造,對於諾亞認定她完全不識字時,不禁感到十分生氣。

「我只是不會『寫』太深奧的字!」她瞪著諾亞,立即補上了一句,再次強調自己有著一定程度的讀寫能力。

「哼!再說,等下不是要出去打探情報嗎?夜晚的『路上』光線昏暗,你又要怎樣教我啊?」溫蒂氣在心頭,一時還以為找到對方說話中的語病,忍不作出反擊。

她說話剛出口就察覺到自己有誤,剎時間變得相當後悔。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心,溫蒂趕緊拉低頭巾,然後轉過身不讓諾亞看見自己的表情。

(這人...真的...很會惹人生氣!)溫蒂嘗試冷靜自己,讓自己變回木無表情,然後打算急步離開酒館轉移話題。
(2019-03-27, 21:33)泰迪 提到︰ 「讓我拿著就好了,謝謝艾比~」溫蒂少有的向女服務生微笑點頭,隨即轉身向諾亞說道:「這份量有點多,一個人是吃不完的,我們拿去跟帝翁分享吧,吃完再出發。」還沒等對方同意,就擅自拿起一團看起來相當軟綿的甜點,直接塞到諾亞嘴裹。

隨後,溫蒂自己也拿了一個來吃,她一手拿著托盤,另一手牽著諾亞快速走下樓梯,很快的就在樓下找到了帝翁。

諾亞抓抓頭,看來是自己誤會了,正準備要道歉,艾比突然出現,然後他就被糕點堵住了嘴,最後只來得及在被拖走前拋了一枚金幣給艾比,也不知道是小費還是茶點的錢

來到了櫃檯前,諾亞捶了捶自己的胸口,才把噎住喉嚨的糕點吞下去

「咳、咳,不好意思,請給我一杯牛奶」諾亞咳了幾下,淚眼汪汪的對老闆說道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在看見老闆後,雖然心底非常厭惡對方的存在,但是我仍就露出開心的表情笑著揮了揮手。

"嘻嘻,對啊,我可是聽很多人都讚美老闆的馬有如神駒,千里不疲,萬里不乏。速度也是馬中之王,拉車更是穩如平地呢。"
因為揮手的緣故,導致於胸前再次的波滔了起來,在老闆眼前晃動了起來。

"說來不好意思,其實我一開始也有點懷疑這件事情的。直到我見到如此英俊的老闆,你內斂的氣質讓我第一眼就相信了你乃是那尋馬的伯樂呢!"
說著還恰到好處的露出了有點害羞的笑容,而在雙手扭捏的擠壓下胸前又不禁的挺了幾分。

"想必你的馬皆是良駒呢,我需要兩輛馬車,還有幾匹駿馬呢。畢竟還要幫那些懶散的同伴考慮呢,唉,畢竟各個都是達官貴人呢,哪是我這種小人物可以配得上的呢。"
我一邊露出淡淡的自卑感一邊說道,而在意識到自己的負面我趕緊拍了拍自己的雙頰給自己打氣起來。

"不過老闆啊,因為我和同伴有些許事情需要去到『拉薩路之泉』這個地方,不過我對於這個地點完~全~沒有頭緒呢,耶嘿。"
說著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後又誠懇的說道。
"老闆像你這種經營馬車行的,一定有很多消息來源吧。希望你能告訴一切相關訊息和路上的安全還有我可能需要做哪些準備。"
然後就用著亮晶晶的眼神看著老闆。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2019-03-27, 09:28)猴子布偶 提到︰ 「委託啊,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想大概不需要了吧。」他撇了撇頭,只見方才坐在角落的骯髒劍客在聽到帝翁提到『拉薩路之泉』後便起身往這裡走了過來。

「在下法蘭西斯。」骯髒劍客向帝翁微微鞠了個躬,滿臉微笑地說:「我剛剛不經意聽到閣下正在探聽有關『拉薩路之泉』的情報對吧?」他輕拍了拍身上那件破爛的甲冑,自信的說:「我知道『拉薩路之泉』是什麼,假如閣下能夠雇用我,我可以帶閣下找到『拉薩路之泉』。」

邊聽老闆邊給帝翁倒了杯酒,深紅的液體注入杯中,一股酒香瞬間散發出來。「這是放了有50年的老酒,客人請用。」

「哦⋯⋯⋯」搖晃著酒杯,年輕當家微微揚起了臉——那並非是輕視的姿態,而是對於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有人立刻毛遂自薦的驚訝。
看著眼前的骯髒劍客,帝翁在意的不是他是否骯髒又或是可疑,他只注意著眼前之人的那份自信。
不論目的是否為金錢,他已經很少看見初次見面便能泰然自若的與自己攀談的人——好膽試。

「馬蹄鐵的主人,請再為我倒一杯。」扣了扣身旁的桌面,帝翁向著劍客露出了充滿興趣的神情,「稱呼我為帝翁即可,法蘭西斯——在我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吧,若是你真的願意帶我和我的夥伴前往「拉薩路之泉」,那我必然會拿出足以支付你這份功勞的報酬和名聲。」
年輕當家看著劍客的臉這麼說著,緊接著,他便緩緩的從披風之中拾出一個徽紋——索菲亞的徽紋。

「不論如何——你可以先收下這個作為這份委託曾被你聽聞的證據,它同時也代表了我的驕傲與真誠,也是對於你第一個前來與我搭話的欽佩。」將徽紋放在兩人之間的吧檯上,年輕當家不禁面露驕傲,他並沒有刻意解釋索菲亞為何物,因為他現在暫時是把自己放的與平民同高。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現在喪失了一份能把那個服務生女孩拉過來的名目——想到這點,帝翁不禁微微瞇起眼睛。

「不過法蘭西斯,你就不會好奇我為什麼會想知道「拉薩路之泉」的情報嗎?」突然,帝翁坐上了椅子並用手撐著臉如此問著,他的聲音之中帶著從容與天生的傲氣——那就像是一個王在想對臣子說些什麼時的開場白一般,而同時,他也示意著眼前的劍客坐下。

(2019-03-27, 21:33)泰迪 提到︰ 「帝翁......先生。」她臉頰鼓漲,一邊咀嚼一邊說話,「幕斯剛才點了一些甜點,你也來試試看?」

「你會叫她慕斯,那你也該叫我帝翁。」正撐著臉的年輕當家優雅的翹起一隻腿說著,「我不吃甜食。」看著塞了滿嘴的溫蒂,帝翁的臉上不禁露出了饒富興味的神情。

(2019-03-29, 23:23)jeffary 提到︰ 「咳、咳,不好意思,請給我一杯牛奶」諾亞咳了幾下,淚眼汪汪的對老闆說道

撇了一眼緊接著出現、嘴中也塞滿食物的少年,帝翁皺起了眉毛,「你們要一起出去嗎?」
看著看起來一點也不精明的少年和鄉村中長大的少女,敲著酒杯邊緣的年輕當家想了想便開口,「如果要,那便幫我注意一下搬運工人和車伕,還有妓院——這裡是冒險者們會說出情報的地方。」

「還有別迷路了,這樣會給我添麻煩。」淡淡地又補了一句,帝翁並不希望自己找到了情報卻丟了夥伴。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3-27, 21:33)泰迪 提到︰ 溫蒂這時才留意到帝翁身邊的陌生人,她看了一看,就把托盤遞向他,相當直接的說著:「要吃嗎?」

「哦,當然。」面對突然加入的溫蒂與諾亞兩人,騎士法蘭西斯一點也不客氣的,拿起糕點就塞進嘴裡。他向溫蒂眨眨眼,輕聲說了句:「感謝妳,姑娘。」

(2019-03-29, 23:23)jeffary 提到︰ 「咳、咳,不好意思,請給我一杯牛奶」諾亞咳了幾下,淚眼汪汪的對老闆說道

「好的。」老闆抓出了一瓶牛奶,倒入玻璃杯後遞給諾亞。

(2019-03-31, 01:41)leftflower 提到︰ 「馬蹄鐵的主人,請再為我倒一杯。」扣了扣身旁的桌面,帝翁向著劍客露出了充滿興趣的神情,「稱呼我為帝翁即可,法蘭西斯——在我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吧,若是你真的願意帶我和我的夥伴前往「拉薩路之泉」,那我必然會拿出足以支付你這份功勞的報酬和名聲。」
年輕當家看著劍客的臉這麼說著,緊接著,他便緩緩的從披風之中拾出一個徽紋——索菲亞的徽紋。

「不論如何——你可以先收下這個作為這份委託曾被你聽聞的證據,它同時也代表了我的驕傲與真誠,也是對於你第一個前來與我搭話的欽佩。」將徽紋放在兩人之間的吧檯上,年輕當家不禁面露驕傲,他並沒有刻意解釋索菲亞為何物,因為他現在暫時是把自己放的與平民同高。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現在喪失了一份能把那個服務生女孩拉過來的名目——想到這點,帝翁不禁微微瞇起眼睛。

「不過法蘭西斯,你就不會好奇我為什麼會想知道「拉薩路之泉」的情報嗎?」突然,帝翁坐上了椅子並用手撐著臉如此問著,他的聲音之中帶著從容與天生的傲氣——那就像是一個王在想對臣子說些什麼時的開場白一般,而同時,他也示意著眼前的劍客坐下。

「欸,好的。」老闆點點頭,又倒了一杯老酒。

穿著骯髒甲冑的騎士聞言,也不推託,笑了笑便說:「行。」當他坐在帝翁身邊,看著帝翁掏出他的家徽時,他不禁面露精光。只見他緩緩將家徽拿過,向帝翁露出了饒富興趣的微笑:「我的老天,我知道你是誰。真想不到啊。」

他啜飲了帝翁為他所點的老酒,喃喃說了句「好酒」後又搖搖頭續道:「不,我法蘭西斯向來只在意報酬,其他事情就不是我所關心的了。」

「你有你自己的原因,不用特地告訴我也沒關係。只要確保支付我足夠的報酬就好了,但我想這我應該不用擔心。」他看了看溫蒂與諾亞一眼,又回頭向帝翁笑了笑:「『拉薩路之泉』呢......」

(2019-03-30, 16:53)做死小獅子 提到︰ "不過老闆啊,因為我和同伴有些許事情需要去到『拉薩路之泉』這個地方,不過我對於這個地點完~全~沒有頭緒呢,耶嘿。"
說著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後又誠懇的說道。
"老闆像你這種經營馬車行的,一定有很多消息來源吧。希望你能告訴一切相關訊息和路上的安全還有我可能需要做哪些準備。"
然後就用著亮晶晶的眼神看著老闆。

「......是間教堂呢。我記得是在一個偏遠的小鎮裡的樣子,平常沒什麼人會造訪呢。」被幕斯這樣的美豔女子給稱讚,馬車行老闆早就被捧倒天上去了。只見他笑呵呵地向幕斯解釋著,邊請她到了店裡坐下。

「離這邊大概有三、四天左右的路程,但是如果租用我格蘭的馬車的話,絕對會比小姐預計的更快哦!」老闆口沫橫飛地說著,邊說還邊握著幕斯的雙手,彷彿要向她求婚似的。他接著掏出一張地圖,在上面比劃道:「要去那裏的話,我建議穿過布納森林,這樣過了這個山頭就會到了。」

「不過要小心一點的是布納森林據說有凶猛的魔獸棲息著,如果要在那裏過夜的話小姐千萬要注意啊。」不知何時老闆的手又握回了幕斯手上,一臉擔心的說著。



為了換場的帥氣感我截斷了法蘭西斯的話 meme_yaoming
左花可以當成法蘭西斯講了跟馬車行老闆差不多的話,介紹『拉薩路之泉』這個地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2019-03-31, 01:41)leftflower 提到︰ 「你會叫她慕斯,那你也該叫我帝翁。」正撐著臉的年輕當家優雅的翹起一隻腿說著,「我不吃甜食。」看著塞了滿嘴的溫蒂,帝翁的臉上不禁露出了饒富興味的神情。

撇了一眼緊接著出現、嘴中也塞滿食物的少年,帝翁皺起了眉毛,「你們要一起出去嗎?」
看著看起來一點也不精明的少年和鄉村中長大的少女,敲著酒杯邊緣的年輕當家想了想便開口,「如果要,那便幫我注意一下搬運工人和車伕,還有妓院——這裡是冒險者們會說出情報的地方。」

「還有別迷路了,這樣會給我添麻煩。」淡淡地又補了一句,帝翁並不希望自己找到了情報卻丟了夥伴。

「好,我也不習慣那樣稱呼別人。」溫蒂仔細咀嚼,把甜點嚥下後如此說道。

(2019-03-31, 21:40)猴子布偶 提到︰ 「哦,當然。」面對突然加入的溫蒂與諾亞兩人,騎士法蘭西斯一點也不客氣的,拿起糕點就塞進嘴裡。他向溫蒂眨眨眼,輕聲說了句:「感謝妳,姑娘。」

白頭巾少女對劍客回以微笑,禮貌性的的笑容持續不到一秒。

她把幾個茶杯分別擺放到各人面前的位置,然後拿起托盤上的一壺熱茶,先後為各人添滿。自己則拿起最後的一杯,輕輕呼氣,把熱氣吹散後,小口小口的喝著。

「那剩下的就由我們二人...三人分來吃吧。」溫蒂看了看拿著牛奶回來的諾亞,臨時改口說道。




溫蒂冷靜下來後,發覺諾亞除了擾人清夢之外,其實也沒有刻意作過什麼壞事情,相反他還好心願意教導自己書寫。即使沒有打算和他們變得熟落,但旅行期間多少也需要互相照應,如果一直給臉色別人看,那倒是自己成了惡人了。

她側頭看著諾亞的臉,思前想後,決定放下茶杯,輕柔地為對方掃背,希望可以令他表情緩和一些。




「應該吧?還是帝翁也要一起來?」溫蒂轉臉望向帝翁,動作仍然沒有停下。

「既然知道了拉薩...泉的位置...我們還需要去『那種地方』打探情報嗎?」她輕皺眉頭,懷疑的視線在三位男士之間來回。顯然,她並沒仔細聽到關鍵的地名,反而執著於妓院一詞,明顯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別迷路了,這樣也會給我添麻煩。」她望著諾亞,幾乎把帝翁的說話原句不動再說一遍。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