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51
(2019-03-31, 21:40)猴子布偶 提到︰ 穿著骯髒甲冑的騎士聞言,也不推託,笑了笑便說:「行。」當他坐在帝翁身邊,看著帝翁掏出他的家徽時,他不禁面露精光。只見他緩緩將家徽拿過,向帝翁露出了饒富興趣的微笑:「我的老天,我知道你是誰。真想不到啊。」

他啜飲了帝翁為他所點的老酒,喃喃說了句「好酒」後又搖搖頭續道:「不,我法蘭西斯向來只在意報酬,其他事情就不是我所關心的了。」

「你有你自己的原因,不用特地告訴我也沒關係。只要確保支付我足夠的報酬就好了,但我想這我應該不用擔心。」他看了看溫蒂與諾亞一眼,又回頭向帝翁笑了笑:「『拉薩路之泉』呢......」

「哼。」看著眼前的劍客淡淡地笑了一聲,帝翁很快地便放下了撐著臉的手並把身子坐挺。
僅僅是一個徽紋便能讓離王國一大段距離中的酒館中的劍客知曉自己的身分,年輕當家再次確信了自己家族的偉大。

「不過,沒想到竟然是教堂。」看來怎樣都只能先過去看看了,如此思索著並用手指把淺藍色的頭髮梳過耳後,當然,帝翁也沒有聽漏了一旁還有個遺跡這件事。

「法蘭西斯,我們最快至少也是明天才會動身。」等等必須再次確認一行人的裝備是否是充足的才行,瞇起了眼睛並小飲一口,帝翁一邊告知劍客一個簡單的事實。

(2019-04-01, 01:00)泰迪 提到︰ 「應該吧?還是帝翁也要一起來?」溫蒂轉臉望向帝翁,動作仍然沒有停下。

「既然知道了拉薩...泉的位置...我們還需要去『那種地方』打探情報嗎?」她輕皺眉頭,懷疑的視線在三位男士之間來回。顯然,她並沒仔細聽到關鍵的地名,反而執著於妓院一詞,明顯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如果你們覺得能處理好,我就不會跟著去了。」溫蒂的話打斷了帝翁的思考,於是他便揚起臉用湛藍色的眼睛盯著她瞧。
「能多周全,我就希望有多周全——即便連一點點的新情報都沒有也一樣。」用白皙的手指扣住了酒杯,年輕當家淡淡地說著。
他並沒有預料到眼前的少女會做出這樣的反彈,因為在這個任務上她自啟程到現在給帝翁的感覺就像是怎樣都好似地——
怎樣都好似地。

所以帝翁僅僅在撇除任務以外的地方盡可能地顧慮她的感受,像是用餐不必顧慮自己之類的。
不過現在看起來,她比自己想的還要麻煩一點。

「我不知道你暗自對妓院有什麼想法。」換了個姿勢翹起腳,看著溫蒂的年輕當家冷哼了一聲,「但是在我的眼中,這些地方都是人們會駐足,並且與在那工作的人們會展開交談的地方,沒有道理不去嘗試蒐集情報......」

這是乍看之下最合理的選擇之一,應當沒有任何不滿的道理。
這麼想著的年輕當家一邊對著溫蒂侃侃而談,一邊瞇著眼打量起眼前的少女究竟為何不快——很快地,年輕當家便突然閉上了嘴。

她只是個村婦而已。
她也只是個村婦而已——即便在這趟不可失敗、據說攸關世界存亡的任務中依然也是。

「抱歉,妓院就不必了。」年輕當家把目光從正看著三個男性的少女臉上移開,並將酒杯放下,他改以用手撐著臉,然後又把身體的正面轉往吧檯的內側。
少見的,年輕當家看起來顯得有些沉悶,他的手指在桌上扣了扣,看起來在掩飾著什麼。
不過很快地帝翁又變得平靜了一些。

「我跟你們去吧,三個人比較不會迷路。」站了起來並轉過身整理著自己的衣裳,看不見臉的年輕當家這麼說著。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一邊跟著老闆進了屋子坐下後,一邊笑吟吟的聽著對方的叮囑和建議。
在對方抓著自己的手時像是略為害羞的抽出來後輕輕地蓋在對方手上,以此避免對方再次抓緊自己。

「嗯.... 教堂嗎? 在一個偏遠的小鎮麼? 老闆你知道關於那小鎮和教堂甚麼訊息嗎?」一邊歪頭略作可愛的問到,一邊身子稍微向前傾讓自己更靠近老闆一點。
而在這樣的角度下,對方隱隱約約的能看仔細胸前的峽谷完整且美妙的風景。

「嘛,可是我對這個甚麼的森林不熟悉呢,而且人家還不會駕駛馬車。讓那些肌肉份子來駕駛怕是要喀的生疼呢。」說著還用一隻手輕輕的捶了捶自己的腰部來示意。

「不知道老闆有沒有推薦的嚮導和馬伕呢,駕駛技術要盡量好。錢的話更不是問題了呢,我這邊有些許的閒錢可以用,那些團員們也有不少的金額,畢竟我們之中可是有著大老爺在的呢。他可不缺錢了,還請老闆推薦最專業的嚮導和馬伕,讓我們在通過森林中時和可能必須在森林中過夜時的危險性降到最低呢。」說著好像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些過份似的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到。

「如果真的很麻煩的話,還不勉強老闆呢。」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表情似乎在述說著若是被拒絕的話會非常難過。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2019-03-31, 21:40)猴子布偶 提到︰ 「好的。」老闆抓出了一瓶牛奶,倒入玻璃杯後遞給諾亞。
(2019-04-01, 01:00)泰迪 提到︰ 她側頭看著諾亞的臉,思前想後,決定放下茶杯,輕柔地為對方掃背,希望可以令他表情緩和一些。

「咳、咳,感謝」諾亞接過牛奶一飲而盡,總算是比較好一點了

「我沒事了,謝謝」諾亞揮揮手,示意溫蒂自己沒有問題了

(2019-03-31, 21:40)猴子布偶 提到︰ 「......是間教堂呢。我記得是在一個偏遠的小鎮裡的樣子,因為附近還有個遺跡所以不時會有人過去呢。」

「教堂啊…倒也是挺合理的」諾亞摸摸下巴,如果是提供有關邪教徒的情報,教會人士自然是當仁不讓;如果是邪教徒的地盤,那也是個挺不錯的掩護

(2019-03-31, 01:41)leftflower 提到︰ 看著看起來一點也不精明的少年和鄉村中長大的少女,敲著酒杯邊緣的年輕當家想了想便開口,「如果要,那便幫我注意一下搬運工人和車伕,還有妓院——這裡是冒險者們會說出情報的地方。」
(2019-04-01, 01:00)泰迪 提到︰ 「既然知道了拉薩...泉的位置...我們還需要去『那種地方』打探情報嗎?」她輕皺眉頭,懷疑的視線在三位男士之間來回。顯然,她並沒仔細聽到關鍵的地名,反而執著於妓院一詞,明顯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2019-04-04, 01:17)leftflower 提到︰ 「我不知道你暗自對妓院有什麼想法。」換了個姿勢翹起腳,看著溫蒂的年輕當家冷哼了一聲,「但是在我的眼中,這些地方都是人們會駐足,並且與在那工作的人們會展開交談的地方,沒有道理不去嘗試蒐集情報......」
(2019-04-04, 01:17)leftflower 提到︰ 「抱歉,妓院就不必了。」年輕當家把目光從正看著三個男性的少女臉上移開,並將酒杯放下,他改以用手撐著臉,然後又把身體的正面轉往吧檯的內側。
少見的,年輕當家看起來顯得有些沉悶,他的手指在桌上扣了扣,看起來在掩飾著什麼。
不過很快地帝翁又變得平靜了一些。

「我跟你們去吧,三個人比較不會迷路。」站了起來並轉過身整理著自己的衣裳,看不見臉的年輕當家這麼說著。

「嗚...我還打算去教堂和藥店看看」諾亞思索了一下,對帝翁說道,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在充滿冒險者的環境下長大,諾亞自然也理解一些相關的知識「如果"他們"有補給聖水或藥品的話,也許能獲得一些線索」

面對溫蒂的凝視,諾亞的臉色一僵,他當然也沒去過那種地方,他真敢的話肯定會被自家老爸打斷腿的,不過帝翁的反應...該說古怪嗎...或者是說,有股不自在的感覺?

「…那啥,“他們”有誰有可能去妓院的嗎?」諾亞猶豫了一下,對帝翁問道,溫蒂跟前勇者的關係似乎不太好,很可能也不了解他的同伴們,至於自己,也只跟尼萊的互動比較多而已,而尼萊是不可能上妓院的,本人的說法是,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不該放下警惕,但是那裡的功能就是用來放鬆的,所以他都是去酒館找人一夜情
…最後那句可以忽略

「如果有的話,我想還是去一躺比較好…當然,也不用進去,在外面詢問那裡的老闆就行了吧」

(2019-03-31, 01:41)leftflower 提到︰ 「還有別迷路了,這樣會給我添麻煩。」淡淡地又補了一句,帝翁並不希望自己找到了情報卻丟了夥伴。
(2019-04-01, 01:00)泰迪 提到︰ 「別迷路了,這樣也會給我添麻煩。」她望著諾亞,幾乎把帝翁的說話原句不動再說一遍。

「…」不是,我看起來有很像路癡嗎=_=|||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2019-04-05, 14:53)jeffary 提到︰ 「…那啥,“他們”有誰有可能去妓院的嗎?」諾亞猶豫了一下,對帝翁問道

「我聽不懂你的『他們』在說誰,而我覺得你可能沒理解我的意思。」轉頭瞥了一眼諾亞,年輕當家的聲音一如往常的漠然。
整了整衣領並把臉揚起,帝翁就像是認為諾亞並不理解自己的想法一般再次開口。

「我認為這個世界上知道拉薩路之泉的人應該不少,其中絕大多數應該都是冒險者,而不是你口中的『他們』。」瞥了一眼一旁的法蘭西斯,帝翁再次開口,「我要挖取來自冒險者們的情報,而他們所會接觸到的地方、會與之閒談的人物,不外乎就是酒館、車馬伕、搬運貨物的工人與商人、以及可以令他們放下心來的娛樂場所。」刻意換了用詞,年輕當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諾亞,似乎是有點不耐煩了。

「你應該理解這個道理,難道你以前在工作時就沒有聽過冒險者彼此的耳語?其他無關的冒險者難道沒有注意他人口中流露出的情報?人與人之間沒有話語就無法構築出關係,而對於冒險者來說能拿出來說的,不外乎就是自己的冒險事蹟,而他們最喜歡聽的,也不外乎就是能讓自己的冒險更順地的——他人的冒險事蹟。」調整好了衣裳,帝翁便轉過身來睥睨著眼前的少年。

人都是一樣的,不論是冒險者,又或是宮廷中的貴族。

不過,他很快便又稍微把臉放低了一些。
「這是很簡單就能猜想到的事情,聽懂了的話便別再問了,不懂的話也先自己想想。」撇開臉,帝翁把目光避開了溫蒂。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這樣啊」諾亞聳聳肩,拿了一杯熱茶喝了幾口,微微瞇起眼睛

怎麼說呢…有點糟啊,整個隊伍…至少是包括自己在內的,在場的三個人,思考沒有接上呢

不是無法理解帝翁的想法,而且他也並沒有說錯,然而諾亞也不認為自己“追查前勇者們”的思路有誤,但是對方似乎沒有聽進去的樣子

…這個時候反駁也不是什麼好做法,就先這樣吧…話說帝翁這種高人一等的態度就是所謂的“貴族的傲氣”嗎?也不是說反感啦,只是希望等到戰鬥時不要展現出來,“我比你們有價值,替我擋刀”,那種狀況想想就可怕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4-04, 01:17)leftflower 提到︰ 「哼。」看著眼前的劍客淡淡地笑了一聲,帝翁很快地便放下了撐著臉的手並把身子坐挺。
僅僅是一個徽紋便能讓離王國一大段距離中的酒館中的劍客知曉自己的身分,年輕當家再次確信了自己家族的偉大。

「不過,沒想到竟然是教堂。」看來怎樣都只能先過去看看了,如此思索著並用手指把淺藍色的頭髮梳過耳後,當然,帝翁也沒有聽漏了一旁還有個遺跡這件事。

「法蘭西斯,我們最快至少也是明天才會動身。」等等必須再次確認一行人的裝備是否是充足的才行,瞇起了眼睛並小飲一口,帝翁一邊告知劍客一個簡單的事實。

「那是當然,在下也沒有夜裡趕路的打算。」法蘭西斯微微頷首:「在下明日一早在這裡等候各位,那麼先告辭了。」
向三人行了禮後,法蘭西斯便離開了酒館。

(2019-04-05, 10:40)做死小獅子 提到︰ 一邊跟著老闆進了屋子坐下後,一邊笑吟吟的聽著對方的叮囑和建議。
在對方抓著自己的手時像是略為害羞的抽出來後輕輕地蓋在對方手上,以此避免對方再次抓緊自己。

「嗯.... 教堂嗎? 在一個偏遠的小鎮麼? 老闆你知道關於那小鎮和教堂甚麼訊息嗎?」一邊歪頭略作可愛的問到,一邊身子稍微向前傾讓自己更靠近老闆一點。
而在這樣的角度下,對方隱隱約約的能看仔細胸前的峽谷完整且美妙的風景。

「嘛,可是我對這個甚麼的森林不熟悉呢,而且人家還不會駕駛馬車。讓那些肌肉份子來駕駛怕是要喀的生疼呢。」說著還用一隻手輕輕的捶了捶自己的腰部來示意。

「不知道老闆有沒有推薦的嚮導和馬伕呢,駕駛技術要盡量好。錢的話更不是問題了呢,我這邊有些許的閒錢可以用,那些團員們也有不少的金額,畢竟我們之中可是有著大老爺在的呢。他可不缺錢了,還請老闆推薦最專業的嚮導和馬伕,讓我們在通過森林中時和可能必須在森林中過夜時的危險性降到最低呢。」說著好像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些過份似的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到。

「如果真的很麻煩的話,還不勉強老闆呢。」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表情似乎在述說著若是被拒絕的話會非常難過。

「噢...這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是個偏遠的小鎮,我知道的也不多呢。」老闆聳聳肩,試圖以輕鬆的口吻回覆,然而眼神卻不時飄移到幕斯的胸前。

「嚮導嗎?那當然不是問題啦!我格蘭可是認識很多好嚮導跟好車伕呢。這樣吧,我替妳找一位車伕兼嚮導,小姐若想要舒舒適適的通過森林,有他就絕對沒問題!」

「小姐下住在哪間旅店呢?我明早請他在門口等吧。」他邊說邊翻找起放在櫃檯的資料起來,邊問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2019-04-07, 14:12)猴子布偶 提到︰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那是當然,在下也沒有夜裡趕路的打算。」法蘭西斯微微頷首:「在下明日一早在這裡等候各位,那麼先告辭了。」
向三人行了禮後,法蘭西斯便離開了酒館。


「噢...這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有什麼學術性的價值,所以很多學者都很趨之若鶩呢。」老闆聳聳肩,試圖以輕鬆的口吻回覆,然而眼神卻不時飄移到幕斯的胸前。

「嚮導嗎?那當然不是問題啦!我格蘭可是認識很多好嚮導跟好車伕呢。這樣吧,我替妳找一位車伕兼嚮導,小姐若想要舒舒適適的通過森林,有他就絕對沒問題!」

「小姐下住在哪間旅店呢?我明早請他在門口等吧。」他邊說邊翻找起放在櫃檯的資料起來,邊問道。

「真的還是太感謝呢,那就先這樣囉,感謝老闆的幫助。來,我錢袋就先放這裡了。我先回馬蹄鐵酒館和夥伴們告知去啦。」
說著趁著老闆在忙的時候便將錢袋放在了桌上,沉甸甸的錢袋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內含了不少錢,用以付清馬車費用肯定是足夠的。
臨走前,還笑的很開懷的送了老闆一個飛吻。

"森林嗎? 看來要準備點生活用品呢。除了火種、打火石、還可能要準備鋒利點的匕首、小鍋子、一些乾糧、水、小睡袋避免萬一、最好還要有帳棚,油燈還有方向儀避免迷路。"
"可能還要買點油和布,到時候油燈真的有問題不能用還能用來製作照明工具,還有警急醫療用品也要準備一下呢。"
"然後再去圖書館搜尋一下那甚麼之泉的相關訊息,學術性的價值嗎?真有趣呢。"
說著便朝著雜貨舖走去,準備將物品購齊後前往圖書館查詢相關資料。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2019-04-04, 01:17)leftflower 提到︰ 「我不知道你暗自對妓院有什麼想法。」換了個姿勢翹起腳,看著溫蒂的年輕當家冷哼了一聲,「但是在我的眼中,這些地方都是人們會駐足,並且與在那工作的人們會展開交談的地方,沒有道理不去嘗試蒐集情報......」

這是乍看之下最合理的選擇之一,應當沒有任何不滿的道理。
這麼想著的年輕當家一邊對著溫蒂侃侃而談,一邊瞇著眼打量起眼前的少女究竟為何不快——很快地,年輕當家便突然閉上了嘴。

她只是個村婦而已。
她也只是個村婦而已——即便在這趟不可失敗、據說攸關世界存亡的任務中依然也是。

「抱歉,妓院就不必了。」年輕當家把目光從正看著三個男性的少女臉上移開,並將酒杯放下,他改以用手撐著臉,然後又把身體的正面轉往吧檯的內側。
少見的,年輕當家看起來顯得有些沉悶,他的手指在桌上扣了扣,看起來在掩飾著什麼。
不過很快地帝翁又變得平靜了一些。

「我跟你們去吧,三個人比較不會迷路。」站了起來並轉過身整理著自己的衣裳,看不見臉的年輕當家這麼說著。

「我只是...不喜歡那類男人。」她想了想,最終也沒有解釋到厭惡的原故。

(2019-04-05, 14:53)jeffary 提到︰ 「…那啥,“他們”有誰有可能去妓院的嗎?」諾亞猶豫了一下,對帝翁問道,溫蒂跟前勇者的關係似乎不太好,很可能也不了解他的同伴們,至於自己,也只跟尼萊的互動比較多而已,而尼萊是不可能上妓院的,本人的說法是,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不該放下警惕,但是那裡的功能就是用來放鬆的,所以他都是去酒館找人一夜情。

「也別問我,我所知的並不會比別人多。」雖然諾亞的詢問對象不是自己,但溫蒂卻淡然說上了一句,「就正如他不曾關心過我們一樣。」

(2019-04-05, 23:05)leftflower 提到︰ 不過,他很快便又稍微把臉放低了一些。

「這是很簡單就能猜想到的事情,聽懂了的話便別再問了,不懂的話也先自己想想。」撇開臉,帝翁把目光避開了溫蒂。
(2019-04-05, 23:56)jeffary 提到︰ 「…這樣啊」諾亞聳聳肩,拿了一杯熱茶喝了幾口,微微瞇起眼睛
(2019-04-07, 14:12)猴子布偶 提到︰ 「那是當然,在下也沒有夜裡趕路的打算。」法蘭西斯微微頷首:「在下明日一早在這裡等候各位,那麼先告辭了。」

向三人行了禮後,法蘭西斯便離開了酒館。

「這...只是我的個人問題,如果帝翁你認為有必要...那還是去看看吧?」溫蒂微微側頭看著帝翁,他的理由合情合理,自己只是略生厭惡,似乎沒有完全拒絕的必要。

她拿出了一塊乾淨的白布,把餘下的點心放於白布上,小心的包好,然後打了一個簡單小結:「也是呢,時候已經不早了,我們明天還要上路,如果決定好 ──」她以手掩著嘴巴,打了一個呵欠,接著說:「那就趁我還算清醒,速去速回吧。」

「對了,我可是完全不認識外面的路,所以只能跟著你們走了,可不要指望我能帶路喔。」溫蒂隨意的對二人笑了笑,又不自覺的揉揉眼睛,一副睏倦的模樣。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2019-04-08, 19:32)泰迪 提到︰ 「我只是...不喜歡那類男人。」她想了想,最終也沒有解釋到厭惡的原故。
「這...只是我的個人問題,如果帝翁你認為有必要...那還是去看看吧?」溫蒂微微側頭看著帝翁,他的理由合情合理,自己只是略生厭惡,似乎沒有完全拒絕的必要。

並沒有再特意向法蘭西斯挽留什麼,帝翁反倒是正眼瞧了瞧溫蒂。
半晌之後,年輕當家也沒說什麼便朝著店門走去,並停在店門口。

「我先去車馬伕會在的地方問問。」並沒有刻意回頭,有著淺藍色短髮的帝翁只是這麼說著,而他心裡則想著其他事。
這個女孩比自己想的還要麻煩,話說的也不清不楚的——不過,年輕當家卻沒有立刻把這句話說出口。
他決定再多理解一下溫蒂的性格,並竟現在的年輕當家也不過是這五人團體中的一人,而不是領導者。
身為索菲亞的他有義務這麼做。

一邊如此思索著,同時帝翁倒也保留錯出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要跟來就快走吧,半路睡著的話我會把你丟下的。」像是想到什麼般的淡淡補上一句,年輕當家一抖披風就直接走了出去。
不過,倒也不像是很認真。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4-07, 14:21)做死小獅子 提到︰ 「真的還是太感謝呢,那就先這樣囉,感謝老闆的幫助。來,我錢袋就先放這裡了。我先回馬蹄鐵酒館和夥伴們告知去啦。」
說著趁著老闆在忙的時候便將錢袋放在了桌上,沉甸甸的錢袋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內含了不少錢,用以付清馬車費用肯定是足夠的。
臨走前,還笑的很開懷的送了老闆一個飛吻。

"森林嗎? 看來要準備點生活用品呢。除了火種、打火石、還可能要準備鋒利點的匕首、小鍋子、一些乾糧、水、小睡袋避免萬一、最好還要有帳棚,油燈還有方向儀避免迷路。"
"可能還要買點油和布,到時候油燈真的有問題不能用還能用來製作照明工具,還有警急醫療用品也要準備一下呢。"
"然後再去圖書館搜尋一下那甚麼之泉的相關訊息,學術性的價值嗎?真有趣呢。"
說著便朝著雜貨舖走去,準備將物品購齊後前往圖書館查詢相關資料。

老闆眼巴巴的看著幕斯,似乎還想說什麼又想不到,只好看著幕斯的背影離去。

離開馬車行後,幕斯先到了雜貨舖將她所需的物資買齊,接著來到了圖書館。
小鎮的圖書館是棟教堂風格的建築物,由於時間偏晚,圖書館裡幾乎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兩個看似學者模樣的鎮民在翻著歷史性書籍。

幕斯根據自己對「拉薩路之泉」這個教堂的情報找尋有無相關的資料,在十幾分鐘後終於找到一本關於王國附近的教堂的簡介。
裏頭提到「拉薩路之泉」是距今大約一百多年前所建,當時為一名出名的神父所興建。原因是在教堂附近有一座遺跡,據說是當年創世紀時天使與惡魔大戰過的地點,因此可說是一個具有神性的地點,雖然無法確定真偽。

(2019-04-09, 23:58)leftflower 提到︰ 「我先去車馬伕會在的地方問問。」並沒有刻意回頭,有著淺藍色短髮的帝翁只是這麼說著,而他心裡則想著其他事。
這個女孩比自己想的還要麻煩,話說的也不清不楚的——不過,年輕當家卻沒有立刻把這句話說出口。
他決定再多理解一下溫蒂的性格,並竟現在的年輕當家也不過是這五人團體中的一人,而不是領導者。
身為索菲亞的他有義務這麼做。

一邊如此思索著,同時帝翁倒也保留錯出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要跟來就快走吧,半路睡著的話我會把你丟下的。」像是想到什麼般的淡淡補上一句,年輕當家一抖披風就直接走了出去。
不過,倒也不像是很認真。

三人一路來到了一間馬車行前,只見上頭掛著一塊大大的招牌:「格蘭馬車行」。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注意到三人在外頭徘徊,連忙跑出來揮手道:「三位是來租用馬車的嗎?來我格蘭這裡就沒錯啦!」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