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71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4-24, 12:54)leftflower 提到︰ 「用手帕。」淡淡地說完,年輕當家又掏出了一個略顯沉重的錢袋,然後把它朝著諾亞拋去,「如果你需要買些什麼的話就用吧。」說罷,年輕當家便靜靜地轉過身,似乎是想就這麼原路折返回酒館之中了。

事實上,也差不多到了該休息的時間。
(2019-04-29, 20:14)泰迪 提到︰ 「對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後了...」她以手指捲著一束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諾亞輕聲說道,「然後...謝謝...你一個人也要注意安全喔,晚安~」

對諾亞隨意揮揮手後,溫蒂就捧著沉重的錢袋,小跑步追上帝翁的步伐。
(2019-04-27, 16:19)做死小獅子 提到︰ 「原來是這樣嘛,感謝兩位的解答。」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見,我就這樣嘀咕著走出了圖書館往酒館方向前去。

離開馬車行,帝翁與溫蒂一同回到了馬蹄鐵酒館,遠遠的便可以看到剛進入酒館的幕斯的背影。
回到酒館的三人可以發現,也許是因為時間已晚的關係,酒館幾乎沒有剩下什麼客人。

然而一陣爭吵聲吸引了你們的注意,仔細一看,原來是方才坐在角落的三名大漢似乎跟服務生艾比起了口角。
「不好意思,請不要這樣......」三名大漢圍著艾比,不讓她離開。其中一名大漢還跩著抓住她的貓尾,神情不善。

「.........我們有很多錢的,小妞要多少都可以哦。」其中一名大漢說著,不懷好意的打量著艾比。而艾比的模樣看起來就快要哭出來了。

(2019-04-29, 03:03)jeffary 提到︰ 說完,諾亞對著格蘭點點頭道別,並向著鎮公所的方向走去

另外一頭,諾亞照著馬車行老闆格蘭的指示向鎮公所前進。很快的一間不大的鎮公所便映入眼簾,而正如格蘭所說,一旁便是一間醫館。
從外頭看去,裏頭只有點點星火,而大門已闔上,似乎是已過營業時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2
(2019-05-04, 09:33)猴子布偶 提到︰ 離開馬車行,帝翁與溫蒂一同回到了馬蹄鐵酒館,遠遠的便可以看到剛進入酒館的幕斯的背影。
回到酒館的三人可以發現,也許是因為時間已晚的關係,酒館幾乎沒有剩下什麼客人。

然而一陣爭吵聲吸引了你們的注意,仔細一看,原來是方才坐在角落的三名大漢似乎跟服務生艾比起了口角。
「不好意思,請不要這樣......」三名大漢圍著艾比,不讓她離開。其中一名大漢還跩著抓住她的貓尾,神情不善。

「.........我們有很多錢的,小妞要多少都可以哦。」其中一名大漢說著,不懷好意的打量著艾比。而艾比的模樣看起來就快要哭出來了。

踏進酒館門口並振了振衣上的灰塵,帝翁是有注意到身後跟上了人,也有注意到前方出現了他留意著的人的身影。

當然會想問些事情,不過年輕的當家現在是打算再喝一點酒,並等到親眼看到少年歸來時再回房,而在這之前他都只打算靜靜地坐在吧檯之前,如果舞女留在附近,那麼到時再開口也無妨。

不過可惜的是,計畫通常會被現實干擾。
即便他並不高大,但是他的雙耳是健全的、他的雙眼是明亮的,對於酒館一腳發生的事他清清楚楚地察覺了。
瞧著被跩住的獸尾,帝翁瞇起了湛藍色雙眼。

這裡不是王國,所以帝翁在這沒有使人望而生畏的權力,而他雖是喜歡貓,但現在可是有任務在身,不是為情用事的時候。
然而這麼想著的他卻是一邊朝著酒館服務生和三名大漢走去。

確實現在不是以一介冒險者身分意氣用事的場合,不過他可是帝翁.亞頓.索菲亞。
在所有的理由語身分之前——他是冠上索菲亞之名的人。

索菲亞之所以偉大,那是因為跟隨他的人民、那些無數的寶石撐起了索菲亞。
而人民之所以願意跟隨著索菲亞,那是因為冠上索菲亞之名的人必然不容許自己的領土上的寶石們受到欺凌。
那麼哪裡是索菲亞的領土?王國之中規劃好的大地嗎?
不,是冠上索菲亞之名的人們的所到之處。

更何況,少女曾將他們引導至旅館,使他能夠獲得攸關世界存亡與否的重大情報。
簡單地得出了結論,年輕當家他停在一名大漢的身後、也是艾比看的到的位置。

「放開你的手,莽夫,否則我的劍刃會指向你。」年輕當家的聲音之中有著天生的傲慢以及堂堂領導者會有的威嚴,他緩緩地將長劍抽出並將劍尖朝向屋頂握在身前,展示了自己決意。

是的,一般而言帝翁不會主動拔劍,因為在那之前王國都是給予阿爾法管理,路上隨時都有衛兵。
回想年少時,帝翁也曾憧憬跟保母聆聽來的、第一代當家的故事,或許正因為那個男人沒有權力與金錢,更不需要承擔貴族的責任與大義,甚至是不識字,所以才能坦率又簡單的做出自己的信念。
而『索菲亞』才能被世人所說出,並且成為他最大的禮物。

閉上眼又睜開,年輕當家開口,「你可知我是誰?為何佇立於此?」如此說著,帝翁胸前的藍寶石胸針閃耀著色彩、底下索菲亞的家紋若隱若現,「不知也無妨,我名為帝翁,為了那個女孩而站立於此的人。」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3
「嘻嘻嘻,貴族大人還請收起妳的傲氣。」
笑嘻嘻地拿著扇子擋住了帝翁的劍後,我張開扇子踩著妖嬈的舞步走向了幾位男子。
在走動的同時,胸部也隨之抖動,整個人身上散發著十足的魅惑氣息。
長年的舞蹈經驗早已讓我能將之融入舉手投足裡面了,
哪怕沒有真正的跳舞起來,卻又像是正在跳舞般緊緊的吸引著對方的眼光。
像是感覺有些熱似的,稍微的將胸前的衣服拉了拉令其更挺且露出更多的部分。

「嘻嘻嘻,相信像是幾位如此英俊威猛又有眼光的大人對這小毛頭姑娘沒甚麼興趣的。不如和我來場狂歡呢,保證服務周到唷。」
稍微的搭上了抓著艾比尾巴的那位男子,並用波滔擠壓著對方的背部,另一隻手則撫上對方抓著的手讓對方自然的鬆開。
「怎麼,英俊的大人,不考慮下嗎?」
靠在對方肩膀上並在對方耳邊吹著風說到。

對三人使用媚舞。
擲骰結果

2d6 → 10[4, 6] 10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4
(2019-05-04, 09:33)猴子布偶 提到︰ 另外一頭,諾亞照著馬車行老闆格蘭的指示向鎮公所前進。很快的一間不大的鎮公所便映入眼簾,而正如格蘭所說,一旁便是一間醫館。
從外頭看去,裏頭只有點點星火,而大門已闔上,似乎是已過營業時間。
見到醫館已經打烊,諾亞猶豫了好一會,最後還是輕輕敲響了大門「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5
(2019-05-04, 19:34)leftflower 提到︰ 更何況,少女曾將他們引導至旅館,使他能夠獲得攸關世界存亡與否的重大情報。
簡單地得出了結論,年輕當家他停在一名大漢的身後、也是艾比看的到的位置。

「放開你的手,莽夫,否則我的劍刃會指向你。」年輕當家的聲音之中有著天生的傲慢以及堂堂領導者會有的威嚴,他緩緩地將長劍抽出並將劍尖朝向屋頂握在身前,展示了自己決意。
(2019-05-04, 19:52)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嘻嘻嘻,相信像是幾位如此英俊威猛又有眼光的大人對這小毛頭姑娘沒甚麼興趣的。不如和我來場狂歡呢,保證服務周到唷。」
稍微的搭上了抓著艾比尾巴的那位男子,並用波滔擠壓著對方的背部,另一隻手則撫上對方抓著的手讓對方自然的鬆開。
「怎麼,英俊的大人,不考慮下嗎?」
靠在對方肩膀上並在對方耳邊吹著風說到。

白頭巾少女看到大漢調戲女侍的一幕時,怒氣頓時湧上心頭,原本濃濃的睡意現在也完全消失。她毫不猶疑就把錢袋高舉過頭準備向前砸出,盛怒之下她不自覺的過份用力,手指關節格格作響,力度之大甚至還把堅韌的皮製錢袋抓穿,閃亮的金幣也隨即從破洞中傾瀉而出。

看著金幣在地板上叮噹跳動,本來沉重的錢袋現在也如同洩氣的皮球一樣,但溫蒂的憤怒絲毫不減。真正使她冷靜下來的,是帝翁以及幕斯的交涉手段。

她置身處地為艾比思量了一番,即使現在把那三個男人打倒,也難保他們之後不會繼續找艾比麻煩。也許,這種情況下交由帝翁他們處理會較為合適,但自己斷無可能袖手旁觀── 

溫蒂像是踢開路邊小石子一樣,把擋路的金幣踢到一邊,然後直直的走向爭吵現場。她不像帝翁以及幕斯一樣打算停下來交涉,反而直接越過了男人,擋在艾比前面。把男人們阻隔開後,她才停下腳步,轉過身,抬起頭,以毫不畏懼的兇惡眼神盯著他們中的一個,睡眠不足引起的黑眼圈亦無疑為她增添了幾分威勢。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6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5-04, 19:34)leftflower 提到︰ 「放開你的手,莽夫,否則我的劍刃會指向你。」年輕當家的聲音之中有著天生的傲慢以及堂堂領導者會有的威嚴,他緩緩地將長劍抽出並將劍尖朝向屋頂握在身前,展示了自己決意。

是的,一般而言帝翁不會主動拔劍,因為在那之前王國都是給予阿爾法管理,路上隨時都有衛兵。
回想年少時,帝翁也曾憧憬跟保母聆聽來的、第一代當家的故事,或許正因為那個男人沒有權力與金錢,更不需要承擔貴族的責任與大義,甚至是不識字,所以才能坦率又簡單的做出自己的信念。
而『索菲亞』才能被世人所說出,並且成為他最大的禮物。

閉上眼又睜開,年輕當家開口,「你可知我是誰?為何佇立於此?」如此說著,帝翁胸前的藍寶石胸針閃耀著色彩、底下索菲亞的家紋若隱若現,「不知也無妨,我名為帝翁,為了那個女孩而站立於此的人。」
(2019-05-04, 19:52)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嘻嘻嘻,貴族大人還請收起妳的傲氣。」
笑嘻嘻地拿著扇子擋住了帝翁的劍後,我張開扇子踩著妖嬈的舞步走向了幾位男子。
在走動的同時,胸部也隨之抖動,整個人身上散發著十足的魅惑氣息。
長年的舞蹈經驗早已讓我能將之融入舉手投足裡面了,
哪怕沒有真正的跳舞起來,卻又像是正在跳舞般緊緊的吸引著對方的眼光。
像是感覺有些熱似的,稍微的將胸前的衣服拉了拉令其更挺且露出更多的部分。

「嘻嘻嘻,相信像是幾位如此英俊威猛又有眼光的大人對這小毛頭姑娘沒甚麼興趣的。不如和我來場狂歡呢,保證服務周到唷。」
稍微的搭上了抓著艾比尾巴的那位男子,並用波滔擠壓著對方的背部,另一隻手則撫上對方抓著的手讓對方自然的鬆開。
「怎麼,英俊的大人,不考慮下嗎?」
靠在對方肩膀上並在對方耳邊吹著風說到。
(2019-05-05, 01:05)泰迪 提到︰ 溫蒂像是踢開路邊小石子一樣,把擋路的金幣踢到一邊,然後直直的走向爭吵現場。她不像帝翁以及幕斯一樣打算停下來交涉,反而直接越過了男人,擋在艾比前面。把男人們阻隔開後,她才停下腳步,轉過身,抬起頭,以毫不畏懼的兇惡眼神盯著他們中的一個,睡眠不足引起的黑眼圈亦無疑為她增添了幾分威勢。

「啊?你又是哪位?」其中一名大漢看到帝翁舉劍,一臉不悅。他走向帝翁,似乎就要掄起拳頭揍了下去。
這時幕斯卻突然介入,對著三人跳起了魅舞。

由於幕斯經驗老到的關係,三人很快的便被吸引了目光。只見他們來回交換了眼神後便哈哈大笑,兩名大漢一手搭起幕斯的肩膀,毫不客氣地將手掌放在她的臀部上揉捏,彷彿對方是應召妓女一樣。

「好,妳可要好好地陪我們玩啊!」先前的大漢望了帝翁一眼,笑著說:「看在她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放過你,小子。」
說著三名大漢便想帶著幕斯回他們的房間,好好狂歡一番。

(幕斯魅舞成功,三名大漢在戰鬥回合時三次判定-2。)
(2019-05-04, 22:24)jeffary 提到︰ 見到醫館已經打烊,諾亞猶豫了好一會,最後還是輕輕敲響了大門「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

過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有一個中年女人探出頭來。她望了諾亞一眼,皺著眉頭說:「我們已經打烊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7
(2019-05-08, 10:29)猴子布偶 提到︰ 由於幕斯經驗老到的關係,三人很快的便被吸引了目光。只見他們來回交換了眼神後便哈哈大笑,兩名大漢一手搭起幕斯的肩膀,毫不客氣地將手掌放在她的臀部上揉捏,彷彿對方是應召妓女一樣。

「好,妳可要好好地陪我們玩啊!」先前的大漢望了帝翁一眼,笑著說:「看在她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放過你,小子。」
說著三名大漢便想帶著幕斯回他們的房間,好好狂歡一番。

溫蒂輕皺眉,疑惑的看著幕斯,雖然不太懂得她為何要犧牲自己,但幕斯似乎有著自己的考量,估計能夠應付好吧?

目送著三名大漢的離去後,溫蒂才看看身後艾比的情況:「你還好嗎?」她的視點從艾比雙眼慢慢往上移,直直的盯著對方的貓耳好一會後,才接著說:「如果還是覺得害怕,我們今晚就一起睡吧?反正...幕斯的床位也空著。」

「之後的事讓帝翁處理就好了,來吧~來吧~」為了不讓艾比感到擔憂以及帶著一點點私心,溫蒂擅自牽著對方的手、腳步輕鬆的直接往樓上走。

路到半途,她突然想起還有散落一地的金幣有待收拾,不禁長嘆一聲:「你...先睡吧...」向艾比交代以後,溫蒂就獨自回到一樓,帶著卻哭無淚的表情,默默地把金幣一一撿起。每拾起一個,她就嘆氣一聲,心裹不斷責罵著愚蠢的自己。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8
(2019-05-08, 10:29)猴子布偶 提到︰ 「啊?你又是哪位?」其中一名大漢看到帝翁舉劍,一臉不悅。他走向帝翁,似乎就要掄起拳頭揍了下去。
這時幕斯卻突然介入,對著三人跳起了魅舞。

由於幕斯經驗老到的關係,三人很快的便被吸引了目光。只見他們來回交換了眼神後便哈哈大笑,兩名大漢一手搭起幕斯的肩膀,毫不客氣地將手掌放在她的臀部上揉捏,彷彿對方是應召妓女一樣。

「好,妳可要好好地陪我們玩啊!」先前的大漢望了帝翁一眼,笑著說:「看在她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放過你,小子。」
說著三名大漢便想帶著幕斯回他們的房間,好好狂歡一番。

眼看大漢正要揮拳,年輕當家的嘴角微微一揚——眼前的男人大概不知道自己的動作代表什麼意思。
以極小的幅度微微傾過劍刃,帝翁知道自己將會在彈開大漢的拳頭後以劍刃的側面重重擊打他的身軀。

不過,突然擋住了劍刃的扇子和舞女接下來的行動卻使這個未來消失了。
「你真是不識趣啊,女人。」皺起眉毛並用著傲慢的聲音喃喃說著,年輕當家靜靜地打量起了眼前宛若賣春婦一般的褐膚舞女和喜形於色的大漢,於是,帝翁倒也收起了他的劍——事已至此,如果強行揮下劍刃的話其中的意涵也會變味。

整了整自己的衣裳,看著一旁的村婦早已把年輕的侍者牽走,年輕當家這才回過臉。
對於大漢抓揉著女人身體時隨口發出的挑釁,帝翁只是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就好像這是今天他所聽聞最讓人覺得輕鬆暢快的事,「放過?」年輕當家唰一聲地拉開了圓木桌旁的椅子並優雅地翹起腳坐在上頭——座的好似那是皇帝的王座一般。

這話,著實該算是他要說的。
如果男人剛剛真的揮拳,帝翁還能稱讚他那無謀的蠻勇,不過這一邊抱著女人一邊放話的姿態就只能說小丑了。

「這種話怎是你說的算?」笑到瞇起了眼睛,用手撐著臉的年輕當家並不會因為這種可笑地挑釁便大發雷霆——帝翁所不滿的只有眼前的男人拉扯著艾比尾巴的欺凌之姿而已,他其餘的所有地方都跟路旁一般的粗鄙村夫無異。

(2019-05-09, 01:32)泰迪 提到︰ 路到半途,她突然想起還有散落一地的金幣有待收拾,不禁長嘆一聲:「你...先睡吧...」向艾比交代以後,溫蒂就獨自回到一樓,帶著卻哭無淚的表情,默默地把金幣一一撿起。每拾起一個,她就嘆氣一聲,心裹不斷責罵著愚蠢的自己。

揚著嘴角從地上拾起了一枚散落的金幣——年輕當家並不是要幫溫蒂撿,「馬蹄鐵的主人,為我倒杯酒吧。」看著眼前的幾名大漢和舞女,帝翁倒也不打算繼續多管。
畢竟他所要解決的事情也已經解決,接下來只是等到少年或女騎士回到酒館。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9
(2019-05-08, 10:29)猴子布偶 提到︰ 過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有一個中年女人探出頭來。她望了諾亞一眼,皺著眉頭說:「我們已經打烊囉。」
「真的很抱歉,打擾您休息了,女士」諾亞微微鞠躬道歉,卻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既然已經把人吵起來了,硬著頭皮也得問完才行

「那個,可以的話,希望您可以幫幫忙,讓我問幾個問題就好」諾亞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繼續說道「…受國王的直接命令,我需要傳信給勇者小隊,他們最後出現的就是這座城鎮,請問他們是否有來這裡治傷或是買藥?」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0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5-09, 01:32)泰迪 提到︰ 目送著三名大漢的離去後,溫蒂才看看身後艾比的情況:「你還好嗎?」她的視點從艾比雙眼慢慢往上移,直直的盯著對方的貓耳好一會後,才接著說:「如果還是覺得害怕,我們今晚就一起睡吧?反正...幕斯的床位也空著。」

「之後的事讓帝翁處理就好了,來吧~來吧~」為了不讓艾比感到擔憂以及帶著一點點私心,溫蒂擅自牽著對方的手、腳步輕鬆的直接往樓上走。

溫蒂溫柔的牽著艾比上二樓,想要降低對方的害怕。但見艾比搖了搖頭,對溫蒂抿嘴笑說:「沒問題的,這種事情在酒館是很常見的,我沒事。」
她從褲袋中掏出一瓶傷藥,交給溫蒂說:「這個就當感謝妳們的幫忙。」

說完後她便離開了,去處理未處理完的工作。

(溫蒂獲得傷藥x1,可回復生命值1點。)

(2019-05-12, 22:06)leftflower 提到︰ 「放過?」年輕當家唰一聲地拉開了圓木桌旁的椅子並優雅地翹起腳坐在上頭——座的好似那是皇帝的王座一般。

這話,著實該算是他要說的。
如果男人剛剛真的揮拳,帝翁還能稱讚他那無謀的蠻勇,不過這一邊抱著女人一邊放話的姿態就只能說小丑了。

「這種話怎是你說的算?」笑到瞇起了眼睛,用手撐著臉的年輕當家並不會因為這種可笑地挑釁便大發雷霆——帝翁所不滿的只有眼前的男人拉扯著艾比尾巴的欺凌之姿而已,他其餘的所有地方都跟路旁一般的粗鄙村夫無異。

「嘎?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小子?」然而大漢的耳朵非常靈,帝翁的挑釁被還沒走遠的三人聽到,又轉了回來怒視帝翁。

「我魯沙大爺好心放過你,你就在那邊耍嘴皮子了啊?」帶頭的大漢走到帝翁跟前,一頭光頭充滿青筋,肌肉蓬勃的雙臂彷彿隨時都要往帝翁臉上掄下。
此時溫蒂剛好從樓上下來,撿拾剛剛的金幣。

魯沙見狀,抓起溫蒂的手臂就說:「你好好地跟我魯沙大爺道歉,然後這個小妞跟剛剛的美女陪我們一晚,我魯沙大爺就當沒事了啊!」

(2019-05-18, 14:16)jeffary 提到︰ 「真的很抱歉,打擾您休息了,女士」諾亞微微鞠躬道歉,卻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既然已經把人吵起來了,硬著頭皮也得問完才行

「那個,可以的話,希望您可以幫幫忙,讓我問幾個問題就好」諾亞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繼續說道「…受國王的直接命令,我需要傳信給勇者小隊,他們最後出現的就是這座城鎮,請問他們是否有來這裡治傷或是買藥?」

中年婦人皺著眉,似乎是在回想。
半晌,她再度張口回應諾亞:「勇者大人他們的確有來過這裡,買了一點傷藥。但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他們應該已經不在這個小鎮了。」


耶,打架囉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