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81
(2019-05-20, 10:19)猴子布偶 提到︰ 中年婦人皺著眉,似乎是在回想。
半晌,她再度張口回應諾亞:「勇者大人他們的確有來過這裡,買了一點傷藥。但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他們應該已經不在這個小鎮了。」

這樣的回應並沒有讓諾亞太驚訝,畢竟自己一行人來到這鎮上也就花一天而已,如果說勇者們在兩個月前(尼萊自我家旅館離開的時間)就從王都動身,那麼的確說得過去

「...那麼,他們有說什麼特別的話或是說要往哪裡去嗎?」諾亞抿抿嘴顯然不想放棄,又接著問道「比如說...『拉薩路之泉』?」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2
(2019-05-20, 10:19)猴子布偶 提到︰ 她從褲袋中掏出一瓶傷藥,交給溫蒂說:「這個就當感謝妳們的幫忙。」

說完後她便離開了,去處理未處理完的工作。

「好。」摸不到貓耳讓溫蒂有點小失望,不過她還是接過了傷藥。

(2019-05-20, 10:19)猴子布偶 提到︰ 魯沙見狀,抓起溫蒂的手臂就說:「你好好地跟我魯沙大爺道歉,然後這個小妞跟剛剛的美女陪我們一晚,我魯沙大爺就當沒事了啊!」

溫蒂欣喜的把最後一個金幣撿起,正以為終於可以就寢,抬頭卻只見一名大漢粗魯的抓著自己手臂。

她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完全搞不懂為何事情完結後,這男人還再度折返來找自己麻煩。

溫蒂心裹現在極度渴望睡眠,她把手搭在男人的手背之上,一度想著要不要快速解決這項麻煩事,比如將他的手指反方向對摺,又或者乾脆折斷對方手臂骨之類。不過,剛才金幣的教訓還歷歷在目,她不得不深入考慮更多,萬一又引發更多亂事,最後吃苦的終是自己。

可憐的白頭巾少女,她的腦袋因為過份疲累已經無法維持正常思考,對睡眠的深度渴求更使她心情煩躁。溫蒂實在思量不出有什麼辦法既可以避免死傷,又能夠擺脫對方的纏擾。「怎麼會...」只見她咬著下唇,一臉委屈的著急跺腳,少女求助的視線慢慢掃向帝翁。

眼角餘光瞥見酒吧大門的一刻使溫蒂靈機一動 ──


「來嘛來嘛,不要浪費時間了...」她著急的說著,一邊拉動著男子的手臂,叫他跟隨自己而行。

溫蒂在大門之前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那個漢子,反過來「熱切的」握著對方雙手,輕柔的說道:「站好喔。」



少女深呼吸後猛然一拉,出力的同時轉動身體,打算順著勢子把大漢摔出門外!



擲骰結果

2d6 → 8[2, 6] 8飛吧!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3
(2019-05-20, 10:19)猴子布偶 提到︰ 「嘎?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小子?」然而大漢的耳朵非常靈,帝翁的挑釁被還沒走遠的三人聽到,又轉了回來怒視帝翁。

「我魯沙大爺好心放過你,你就在那邊耍嘴皮子了啊?」帶頭的大漢走到帝翁跟前,一頭光頭充滿青筋,肌肉蓬勃的雙臂彷彿隨時都要往帝翁臉上掄下。
此時溫蒂剛好從樓上下來,撿拾剛剛的金幣。

魯沙見狀,抓起溫蒂的手臂就說:「你好好地跟我魯沙大爺道歉,然後這個小妞跟剛剛的美女陪我們一晚,我魯沙大爺就當沒事了啊!」

把玩著金幣並等待酒館老闆送上酒的白皙手指停下了動作,帝翁的嘴角微微揚起。
正是該如此,若是覺得自己乃是正確的、自己的道路毫無錯誤,那麼眼前的鄙夫確實是該走上前來展現自己的蠻勇。
尚且值得嘉許——不過,當正想開口的年輕當家看到了大漢接下來的行為後卻又瞇起了眼睛。

這下,又變回跟剛剛沒有兩樣的東西了。

「村夫魯沙啊,你大可直接揮拳——你要知道我帝翁......並沒有再害怕你啊。」真不巧地,帝翁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而他也不認為眼前的人能對自己怎麼樣......既然如此,那麼帝翁又怎麼會答應他的要求呢?
靠在椅子上並揚起臉睥睨著抓著溫蒂的魯沙,年輕當家只認為眼前的鄙夫大概從頭便不理解自己的話中含意。
兔子怎麼會異想天開的對獅子得寸進尺呢?獅子又怎麼可能會照著兔子的話去做呢?
不過,只要雙出一出手,那一定會有一方認知到自己兔子——瞇起雙眼,帝翁隨時能拔劍。

(2019-05-21, 00:53)泰迪 提到︰ 可憐的白頭巾少女,她的腦袋因為過份疲累已經無法維持正常思考,對睡眠的深度渴求更使她心情煩躁。溫蒂實在思量不出有什麼辦法既可以避免死傷,又能夠擺脫對方的纏擾。「怎麼會...」只見她咬著下唇,一臉委屈的著急跺腳,少女求助的視線慢慢掃向帝翁。
眼角餘光瞥見酒吧大門的一刻使溫蒂靈機一動 ──

「來嘛來嘛,不要浪費時間了...」她著急的說著,一邊拉動著男子的手臂,叫他跟隨自己而行。
溫蒂在大門之前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那個漢子,反過來「熱切的」握著對方雙手,輕柔的說道:「站好喔。」

少女深呼吸後猛然一拉,出力的同時轉動身體,打算順著勢子把大漢摔出門外!

帝翁的姿勢隨時能夠拔劍,他只等村婦把眼神對到他的雙眸上。
不過緊接著年輕當家卻看到了溫蒂把大漢拉到門邊的動作,這不禁使的他微微睜大了眼睛。

這些女性真是一個比一個令人猜不透——剛剛是舞女,這下是村婦,這名自稱溫蒂的女孩又想做什麼呢?
她多少也是有著勇者的血脈所以才被帶上這趟旅程,眼下說不定是個能夠看清楚這名少女的機會。
如此想著,於是帝翁只是撐著臉、像是要欣賞什麼的看著不遠的大門方向。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4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5-21, 00:53)泰迪 提到︰ 溫蒂的視線甚至沒有落在魯沙身上,她在對方落地之前就已經把酒吧大門關上鎖起。她轉過身,推開了魯沙的同伴們,小跑步躲到帝翁身後面,輕聲的說了一句:「幫幫我。」
(2019-05-26, 16:28)leftflower 提到︰ 「哈哈哈哈哈!村夫魯沙,這女孩理解獅子與兔子的道理啊!」伴隨著爽朗的笑聲,帝翁讚賞著溫蒂。
如果魯沙對著自己揮拳,那麼他就會受到壓倒性的回擊——因為他就是隻空有囂張的兔子。

而對於跑到自己身後的村婦溫蒂——不,這個世界上沒有這種村婦,不過帝翁尚還沒有想到如果不稱她為村婦的話,該給她怎樣的頭銜——年輕當家只是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少年式傲慢笑容。

「當然。」有何不可呢?年輕當家的夥伴就是索菲亞的夥伴,索菲亞的夥伴就等於是索菲亞的一部分。
當然沒有理由拒絕。

溫蒂主動的舉動令大漢魯沙忽略了她將他往門邊,而不是二樓拖過去的事實。
在摟抱著幕斯的兩個跟班意識到這點的同時,溫蒂已經將他摔了出去,接著迅速將門鎖上關好。

「嘿!妳在做什麼!」另一個大漢向溫蒂怒吼,而後者已經躲到了帝翁的身後。
「妳知不知道妳做了什麼!」三號大漢看起來怒不可抑,他鬆開了摟著幕斯的手,抽出掛在腰間的巨大木棍。

「滾開,小白臉,不然我連你一起扁!」三號大漢威嚇的說,而二號大漢這時也將門解開,把在大吼大叫的魯沙給放了進來。

「妳以為妳很強悍是不是。」魯沙拎著一把長槍走了進來,而二號大漢也抽出了他懷裡的匕首,一臉不懷好意的湊近帝翁及他身後的溫蒂。

「我們會好好教教妳該怎麼尊敬我魯沙大爺。等我們把這個小白臉打殘之後,我們就會把妳給幹的四腳朝天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因為魯沙的下流笑話而笑得開懷,而三人也毫不閉俗的講著如何褻瀆溫蒂的話語。不可否認的是,兩人已經被三人漸漸逼到牆角。

/

戰鬥開始

敵人:
魯沙 ?/?
跟班1 ?/?
跟班2 ?/?

(2019-05-20, 14:59)jeffary 提到︰ 這樣的回應並沒有讓諾亞太驚訝,畢竟自己一行人來到這鎮上也就花一天而已,如果說勇者們在兩個月前(尼萊自我家旅館離開的時間)就從王都動身,那麼的確說得過去

「...那麼,他們有說什麼特別的話或是說要往哪裡去嗎?」諾亞抿抿嘴顯然不想放棄,又接著問道「比如說...『拉薩路之泉』?」

「沒有...」婦人搖了搖頭,對『拉薩路之泉』這個名詞一臉茫然。「抱歉,他們只有過來買藥,什麼都沒有說。」
婦人補充道,看起來是想結束這段對話了。


終於要打架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5
(2019-05-31, 17:26)猴子布偶 提到︰ 「沒有...」婦人搖了搖頭,對『拉薩路之泉』這個名詞一臉茫然。「抱歉,他們只有過來買藥,什麼都沒有說。」
婦人補充道,看起來是想結束這段對話了。
「這樣啊...我知道了,非常感謝您的配合」諾亞低頭致謝「打擾您休息了,晚安」

稍作道別後,他便轉身離開,向著旅館的方向回去

~~~~~~~~~~~~~~~~~~~~~~

我也來參戰!!!(X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6
(2019-05-31, 17:26)猴子布偶 提到︰ 「滾開,小白臉,不然我連你一起扁!」三號大漢威嚇的說,而二號大漢這時也將門解開,把在大吼大叫的魯沙給放了進來。

「妳以為妳很強悍是不是。」魯沙拎著一把長槍走了進來,而二號大漢也抽出了他懷裡的匕首,一臉不懷好意的湊近帝翁及他身後的溫蒂。

「我們會好好教教妳該怎麼尊敬我魯沙大爺。等我們把這個小白臉打殘之後,我們就會把妳給幹的四腳朝天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因為魯沙的下流笑話而笑得開懷,而三人也毫不閉俗的講著如何褻瀆溫蒂的話語。不可否認的是,兩人已經被三人漸漸逼到牆角。

少女慢慢解下頭巾,略略甩動一下那頭瀑布似的美麗金髮,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煩死了......」

她將頭巾對摺成工整的三角形,閉上眼睛,輕吻一下後,就小心翼翼地藏到口袋之中。隨後,少女又從同一個口袋裹,以兩隻手指拈起一把迷你的銀色小鐮刀,像是劃火柴一樣揮動手腕。

一下,兩下,三下...只見鐮刀隨著揮動的次數逐漸增大,原先只有指頭大小的銀鐮,現在竟變成與少女等身同高的巨鐮。體態纖盈的少女以單手輕鬆持握著這把外表看來沉重無比的武器,用厭惡的眼神盯看著三名大漢。




碰!




溫蒂鬆開手指,任由巨鐮受重力牽引而轟然落下,飛散的木屑以及揚起的塵埃消散過後,只見巨鐮垂直豎立著地板的破洞中、三分之一的握柄沒入到地面以下,一切都表示著那重量是貨真價實的。

「現在,立即,出去。」少女輕易將巨鐮拔出,用平淡語氣對三名大漢作出最後的警告。







預先骰了,如果用不著請無視(`・ω・´)
擲骰結果

2d6 → 9[3, 6] 9踢蛋蛋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7
(2019-05-31, 17:26)猴子布偶 提到︰ 「滾開,小白臉,不然我連你一起扁!」三號大漢威嚇的說,而二號大漢這時也將門解開,把在大吼大叫的魯沙給放了進來。

「妳以為妳很強悍是不是。」魯沙拎著一把長槍走了進來,而二號大漢也抽出了他懷裡的匕首,一臉不懷好意的湊近帝翁及他身後的溫蒂。

「我們會好好教教妳該怎麼尊敬我魯沙大爺。等我們把這個小白臉打殘之後,我們就會把妳給幹的四腳朝天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因為魯沙的下流笑話而笑得開懷,而三人也毫不閉俗的講著如何褻瀆溫蒂的話語。不可否認的是,兩人已經被三人漸漸逼到牆角。

帝翁瞇起了雙眼,他並不會斥責魯沙試圖反擊、證明自己的實力這件事。
不過明顯的,眼前之人倒也沒有那麼高貴,就只是一介街頭混混罷了——大概連手中的重量有什麼意義都不清楚吧。

於是,年輕的當家也不打算花費時間駁斥無賴的言語,他只是靜靜地把手按在劍鞘上並等待著揮劍的時機並簡短的開口,「你可以試試看想做的,鄙夫。」淡淡地、看似還有餘裕的拋出這麼一句話,揚起嘴角的年輕當家比起眼前的敵人他更在意一旁的村婦會如何行動,究竟是勇者的血統強大?還是溫蒂本身的強大!

(2019-06-03, 19:39)泰迪 提到︰ [quote='猴子布偶' pid='63419'
少女慢慢解下頭巾,略略甩動一下那頭瀑布似的美麗金髮,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煩死了......」
她將頭巾對摺成工整的三角形,閉上眼睛,輕吻一下後,就小心翼翼地藏到口袋之中。隨後,少女又從同一個口袋裹,以兩隻手指拈起一把迷你的銀色小鐮刀,像是劃火柴一樣揮動手腕。
一下,兩下,三下...只見鐮刀隨著揮動的次數逐漸增大,原先只有指頭大小的銀鐮,現在竟變成與少女等身同高的巨鐮。體態纖盈的少女以單手輕鬆持握著這把外表看來沉重無比的武器,用厭惡的眼神盯看著三名大漢。

碰!

溫蒂鬆開手指,任由巨鐮受重力牽引而轟然落下,飛散的木屑以及揚起的塵埃消散過後,只見巨鐮垂直豎立著地板的破洞中、三分之一的握柄沒入到地面以下,一切都表示著那重量是貨真價實的。
「現在,立即,出去。」少女輕易將巨鐮拔出,用平淡語氣對三名大漢作出最後的警告。

「哦......」還挺有魄力的,這是帝翁目前的感想。
如果換個裝並仔細梳洗,要假裝是王宮之中的侍衛一般人大概也不會懷疑。

一邊想著並不重要的事,揚起臉睥睨著莽漢的年輕當家不禁瞥了一眼引人注目的巨大兇刃,他開始覺得眼前的女人一直在刷新自己對他的認知——難怪有賢人說離開熟悉的地方才能開闊眼界,淺藍色的頭髮順著揚起臉的動作晃了晃,年輕當家也終於在這時靜靜地抽出了他的劍。

因為比起賢人的教誨,眼前還有更要緊的事。

他,『帝翁』,要讓一個自大的莽夫知道有些話是誰說的算。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8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6-03, 19:39)泰迪 提到︰ 溫蒂鬆開手指,任由巨鐮受重力牽引而轟然落下,飛散的木屑以及揚起的塵埃消散過後,只見巨鐮垂直豎立著地板的破洞中、三分之一的握柄沒入到地面以下,一切都表示著那重量是貨真價實的。

「現在,立即,出去。」少女輕易將巨鐮拔出,用平淡語氣對三名大漢作出最後的警告。


三人對溫蒂變出的武器似乎有些吃驚,但很快就又恢復了鎮定的神色。
「哈,那是什麼!等魯沙大爺打倒妳之後就是我的啦!」魯沙大吼一聲,似乎是為自己助威,完全無視了溫蒂的警告。

他踏前一步,為這場避無可避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只見他揮舞起他手中的長槍,而溫蒂則跟著用她的鐮刀一劈,趁機痛踹魯沙的胯下。然而溫蒂的招數卻被魯沙識破,只見他一槍揮開
鐮刀,一手接住了溫蒂的腿。他蠻臉橫肉拉出了一個可怕的笑臉,緊接著他便用力一甩,欲將溫蒂甩至地板。

(2019-06-10, 22:48)leftflower 提到︰ 一邊想著並不重要的事,揚起臉睥睨著莽漢的年輕當家不禁瞥了一眼引人注目的巨大兇刃,他開始覺得眼前的女人一直在刷新自己對他的認知——難怪有賢人說離開熟悉的地方才能開闊眼界,淺藍色的頭髮順著揚起臉的動作晃了晃,年輕當家也終於在這時靜靜地抽出了他的劍。

因為比起賢人的教誨,眼前還有更要緊的事。

他,『帝翁』,要讓一個自大的莽夫知道有些話是誰說的算。

在魯沙與溫蒂展開纏鬥的同時,魯沙的兩名跟班也向帝翁撲了上來。其中一名赤手空拳,另一名則揣著一把匕首。他們一左一右的向帝翁出招,想要用人數壓制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帝翁。

(2019-05-31, 18:22)jeffary 提到︰ 「這樣啊...我知道了,非常感謝您的配合」諾亞低頭致謝「打擾您休息了,晚安」

稍作道別後,他便轉身離開,向著旅館的方向回去

還沒到酒館,遠遠的諾亞便聽到一絲騷動。
若仔細看去,會發現似乎有幾個人正在酒館中鬥毆。


進入戰鬥階段囉。
本團的敵人都有可能會自備技能,依照戰鬥難度技能的複雜度也有所不同。
在這邊先說魯沙的技能是骰值+1,而兩個跟班有沒有技能就...晚點揭曉囉?
擲骰結果

2d6+1 → 10[4, 6] + 1 11魯沙攻擊
2d6 → 11[6, 5] 11跟班1號攻擊
2d6 → 7[5, 2] 7跟班2號攻擊
2d6+1 → 7[1, 6] + 1 8魯沙反擊(上一骰當接招)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9
(2019-07-01, 22:25)猴子布偶 提到︰ 還沒到酒館,遠遠的諾亞便聽到一絲騷動。
若仔細看去,會發現似乎有幾個人正在酒館中鬥毆。

「嗚欸欸欸…不是吧…」諾亞愣了一下,趕緊往酒館跑去,先透過窗子看了一眼裡面

…嗯,裡面是自己的同伴在幹架

「……………娘勒=_=」諾亞抽出不屈者,猛然拉開大門,劍背狠狠向魯沙抽去「不好意思各位!本店…咳,抱歉習慣了,總之惡霸給我受死!」

~~~~~~~~~

幹,常態爛骰(?
擲骰結果

2d6+2 → 5[4, 1] + 2 7銀風+持劍者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0
(2019-07-01, 22:25)猴子布偶 提到︰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三人對溫蒂變出的武器似乎有些吃驚,但很快就又恢復了鎮定的神色。
「哈,那是什麼!等魯沙大爺打倒妳之後就是我的啦!」魯沙大吼一聲,似乎是為自己助威,完全無視了溫蒂的警告。

他踏前一步,為這場避無可避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只見他揮舞起他手中的長槍,而溫蒂則跟著用她的鐮刀一劈,趁機痛踹魯沙的胯下。然而溫蒂的招數卻被魯沙識破,只見他一槍揮開
鐮刀,一手接住了溫蒂的腿。他蠻臉橫肉拉出了一個可怕的笑臉,緊接著他便用力一甩,欲將溫蒂甩至地板。

魯沙確實有如外型般的強壯,他振臂一揮,就把少女與她手上的長槍高舉過頭。溫蒂身在半空無法施力,但能也意識到即將來臨的危險情況,她立即以單手護著後腦、彎身作好衝撞的準備──

溫蒂那金色長髮有如彗星尾巴一樣在半空劃過,伴隨著炸裂聲的響起、木塊飛散,原本光滑平實的地板被少女的身體砸出一個大洞。少女半身陷入坑中,只見她彎腰抱頭、身體一動不動,腳踝卻依然被壯漢緊緊抓著。

誇張的場面使溫蒂看起來十分淒慘,不過多虧那質量欠佳的木地板,在她身體著地時吸收了大部份衝擊,溫蒂其實沒有受到多少傷害。現在反而是有部份尖銳碎片紮進了衣服與皮肉之間,讓她的屁股感到十分難受。

即使盡量保持著靜止姿勢,但背後仍不時傳來刺痛刺痛的感覺,這幾乎使溫蒂放棄裝死,想要直接跳起來跟魯沙拼命。不過往實際考量,她現時確實是需要一點點思考時間來想出掙脫的辨法。

溫蒂稍微睜開眼晴,半瞇著眼看往周圍,首先就看到了落在伸手可及之處的銀鐮,隨後眼珠一轉,又瞄見了魯沙的雙腿。她頓時靈機一動,利用魯沙抓緊腳踝的機會,小腿一縮、把自己順勢拉起,再隨手摸取銀鐮,往對手的膝蓋一刺!然而...

在看似刺空的瞬間,溫蒂手腕一轉、刀尖剎時改變了指向,她手臂用力一拉、刀刃割草式般勾向了魯沙的腿彎處──



CatA_squeeze
擲骰結果

2d6+1 → 6[1, 5] + 1 7防禦!
2d6+1 → 2[1, 1] + 1 3砍腳!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