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61
(2019-04-13, 12:32)猴子布偶 提到︰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老闆眼巴巴的看著幕斯,似乎還想說什麼又想不到,只好看著幕斯的背影離去。

離開馬車行後,幕斯先到了雜貨舖將她所需的物資買齊,接著來到了圖書館。
小鎮的圖書館是棟教堂風格的建築物,由於時間偏晚,圖書館裡幾乎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兩個看似學者模樣的鎮民在翻著歷史性書籍。

幕斯根據自己對「拉薩路之泉」這個教堂的情報找尋有無相關的資料,在十幾分鐘後終於找到一本關於王國附近的教堂的簡介。
裏頭提到「拉薩路之泉」是距今大約一百多年前所建,當時為一名出名的神父所興建。原因是在教堂附近有一座遺跡,據說是當年創世紀時天使與惡魔大戰過的地點,因此可說是一個具有神性的地點,雖然無法確定真偽。

「耶嘿,找到了呢。嘛....就這樣而已嗎?來問問其他人好了。」疑惑的看著減短的資料,很難確定其真實性的我便所幸抱著書本來到兩位學者身後問道。

「咳,不好意思。兩位學者大人,小女子是剛到這鎮子的冒險者。偶然之下聽聞拉薩路之泉的名號,對於這拉薩路之泉深深的感到著迷。然而在反覆翻閱之後就只獲悉其乃一教堂,和一些謠傳外便再無其他資訊了。請問兩位大人對此地有何見解呢? 而該教堂坐落的小鎮又有何歷史或知名之處呢?」
說著便靜靜的等待對方的回應,此時的我身上並沒有任何一絲玩味的感覺。
甚至連任何一絲魅惑的氣息都沒散發,更多的是對於求知的渴望。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9-04-09, 23:58)leftflower 提到︰ 「要跟來就快走吧,半路睡著的話我會把你丟下的。」像是想到什麼般的淡淡補上一句,年輕當家一抖披風就直接走了出去。
不過,倒也不像是很認真。

「不要。」溫蒂略皺眉頭,稍微扁嘴的說著,她把東西拿好後,就趕緊追上帝翁,然後抓著他披風的一小角,似乎真的不希望自己會被丟下。

(2019-04-13, 12:32)猴子布偶 提到︰ 三人一路來到了一間馬車行前,只見上頭掛著一塊大大的招牌:「格蘭馬車行」。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注意到三人在外頭徘徊,連忙跑出來揮手道:「三位是來租用馬車的嗎?來我格蘭這裡就沒錯啦!」

她先是看了看老闆,然後又回望一下身邊的同伴,呆了半晌後才說出一句:「那...我們要租用馬車嗎?」顯然不太清楚要問什麼事情好。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19-04-14, 18:59)泰迪 提到︰ 「不要。」溫蒂略皺眉頭,稍微扁嘴的說著,她把東西拿好後,就趕緊追上帝翁,然後抓著他披風的一小角,似乎真的不希望自己會被丟下。

年輕當家並沒有對溫蒂的行為做出指責,即便那是因為她的行動所以帝翁的披風多出了幾道皺褶也一樣。
「那就像現在一樣跟緊在旁邊,這樣我還能把睡著的你叫醒。」淡淡地說著,年輕當家走得很是優雅自在。
不快也不慢,那就像是在配合著溫蒂一般。

大街上,誰人知曉末日將近?
知曉末日將至之人,又有誰能宛若帝翁一般從容?
看著夜色被籠上的磚瓦,年輕當家一直都是對自己的心境感到自傲的。

(2019-04-13, 12:32)猴子布偶 提到︰ 三人一路來到了一間馬車行前,只見上頭掛著一塊大大的招牌:「格蘭馬車行」。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注意到三人在外頭徘徊,連忙跑出來揮手道:「三位是來租用馬車的嗎?來我格蘭這裡就沒錯啦!」
(2019-04-14, 18:59)泰迪 提到︰ 「不要。」溫蒂略皺眉頭,稍微扁嘴的說著,她把東西拿好後,就趕緊追上帝翁,然後抓著他披風的一小角,似乎真的不希望自己會被丟下。

「要。」站直身軀的帝翁瞇起了雙眼,他先是簡短的回應了溫蒂的話,而是在大致的看了看眼前的馬車行後,年輕當家便再次張嘴,「你看起來有十足的自信,那是一件好事。」不卑不亢地說著,年輕當家一邊把淺藍色的頭髮梳過耳後,一邊微微仰起臉來看向眼前的男人。

「格蘭馬車行的主人,你曾從熙來攘往的旅人口中聽過『拉薩路之泉』這個地方嗎?如果你曾聽聞,那駕著你這裡最快的馬車到那裏需要多久?我要最精確的數字。」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華貴的衣裳,帝翁的行動裡只含著一個意思——他並不缺乏金錢。
暫時喪失索菲亞所擁有的廣大資源的年輕當家缺乏的是情報,以及可靠的人才,偏偏這些東西不一定能用錢獲得。

「還有,剛剛曾有一名艷麗的舞女來到過這裡嗎?她是我的夥伴。」本來打算就這麼閉口不言的帝翁在沉思了一瞬後,突然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事實上,年輕當家現在正在意著那名舞女到底在與酒館主人對談後去了哪裡。

如果她已經來過這裡,那麼接下來的交易或許會輕鬆一些。
把湛藍色的雙眸瞇的更細,年輕當家是如此認為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2019-04-14, 18:59)泰迪 提到︰ 她先是看了看老闆,然後又回望一下身邊的同伴,呆了半晌後才說出一句:「那...我們要租用馬車嗎?」顯然不太清楚要問什麼事情好。

「看情況吧」諾亞聳聳肩「不過我們的確挺趕時間的」

(2019-04-14, 23:08)leftflower 提到︰ 「還有,剛剛曾有一名艷麗的舞女來到過這裡嗎?她是我的夥伴。」本來打算就這麼閉口不言的帝翁在沉思了一瞬後,突然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事實上,年輕當家現在正在意著那名舞女到底在與酒館主人對談後去了哪裡。

「啊,順便,如果她來過,你可以告訴我們她去哪裡了嗎?」諾亞補上一句,他可不希望與慕斯重複路線「還有醫館在哪你知道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4-13, 12:40)做死小獅子 提到︰ 「耶嘿,找到了呢。嘛....就這樣而已嗎?來問問其他人好了。」疑惑的看著減短的資料,很難確定其真實性的我便所幸抱著書本來到兩位學者身後問道。

「咳,不好意思。兩位學者大人,小女子是剛到這鎮子的冒險者。偶然之下聽聞拉薩路之泉的名號,對於這拉薩路之泉深深的感到著迷。然而在反覆翻閱之後就只獲悉其乃一教堂,和一些謠傳外便再無其他資訊了。請問兩位大人對此地有何見解呢? 而該教堂坐落的小鎮又有何歷史或知名之處呢?」
說著便靜靜的等待對方的回應,此時的我身上並沒有任何一絲玩味的感覺。
甚至連任何一絲魅惑的氣息都沒散發,更多的是對於求知的渴望。

兩名學者分別是一個半禿的老人跟一個大鬍子中年人,只見他們對望一眼,似乎露出了奇怪的眼神。
之後大鬍子中年人便開口:「『拉薩路之泉』就是一個偏遠小鎮的小教堂而已,沒什麼特別的。我是知道坐落於它附近的一處遺跡聽說曾經是遠古神魔大戰所遺留下來的,不過我個人是認為這個說法的真實性令人存疑。」

老人聽了他說話則開口,不以為然的說:「還神魔大戰咧,那根本是那邊的神父修女為了招募信徒而亂編的,傳久了就有人信了啦。」

大鬍子拖了拖他的眼鏡,補充說明道:「我不知道小姑娘為什麼會對那裏有興趣,不過那裏真的沒什麼特別的。」
說完之後兩名學者便又繼續埋頭研究,不再搭理幕斯。

(2019-04-14, 23:08)leftflower 提到︰ 「格蘭馬車行的主人,你曾從熙來攘往的旅人口中聽過『拉薩路之泉』這個地方嗎?如果你曾聽聞,那駕著你這裡最快的馬車到那裏需要多久?我要最精確的數字。」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華貴的衣裳,帝翁的行動裡只含著一個意思——他並不缺乏金錢。
暫時喪失索菲亞所擁有的廣大資源的年輕當家缺乏的是情報,以及可靠的人才,偏偏這些東西不一定能用錢獲得。

「還有,剛剛曾有一名艷麗的舞女來到過這裡嗎?她是我的夥伴。」本來打算就這麼閉口不言的帝翁在沉思了一瞬後,突然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事實上,年輕當家現在正在意著那名舞女到底在與酒館主人對談後去了哪裡。

「哦,真巧呢。剛剛有名美女也才來過問過『拉薩路之泉』呢!」聽到熟悉的字眼,老闆的雙眼亮了起來。

「先生你很有眼光,駕著我格蘭馬車行的馬車,只要花三天就可以抵達那裡了!」格蘭拳頭敲向掌心,似乎已經準備要去簽訂合約了。

在聽到舞女後老闆眼睛又是一亮,接著恍然大悟:「難怪先生你也想去『拉薩路之泉』,剛剛那名美女已經付完錢了呢。她還要求我一定要為他找個嚮導呢。」

(2019-04-17, 16:59)jeffary 提到︰ 「啊,順便,如果她來過,你可以告訴我們她去哪裡了嗎?」諾亞補上一句,他可不希望與慕斯重複路線「還有醫館在哪你知道嗎」

「哦,她離開前說過要回酒館告知你們呢。看來是沒碰上嗎?」格蘭望向諾亞問道,接著又對諾亞的問題思索了大約一秒,比手畫腳的展示給三人:「沿著這條路下去,就在鎮公所旁邊,很明顯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2019-04-19, 15:46)猴子布偶 提到︰ 「哦,真巧呢。剛剛有名美女也才來過問過『拉薩路之泉』呢!」聽到熟悉的字眼,老闆的雙眼亮了起來。

「先生你很有眼光,駕著我格蘭馬車行的馬車,只要花三天就可以抵達那裡了!」格蘭拳頭敲向掌心,似乎已經準備要去簽訂合約了。

溫蒂半瞇著眼,不時點一點頭,感覺快要睡著之際,一不留神用額頭撞了帝翁背後,她猛然睜開眼睛,隨即清醒過來,也正好聽到店主提及路程的事情。

她慌張的以手背擦一擦嘴角,確定自己沒有流口水後,才鬆開了抓著披風的手:「坐馬車也需要三天路程,那不就很趕急了?」

溫蒂又以雙手輕輕拍打自己的臉頰提神,接著向同伴問道:「茵帕拉也不知道在哪...我們要先會合嗎?」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19-04-19, 15:46)猴子布偶 提到︰ 「哦,真巧呢。剛剛有名美女也才來過問過『拉薩路之泉』呢!」聽到熟悉的字眼,老闆的雙眼亮了起來。

「先生你很有眼光,駕著我格蘭馬車行的馬車,只要花三天就可以抵達那裡了!」格蘭拳頭敲向掌心,似乎已經準備要去簽訂合約了。

在聽到舞女後老闆眼睛又是一亮,接著恍然大悟:「難怪先生你也想去『拉薩路之泉』,剛剛那名美女已經付完錢了呢。她還要求我一定要為他找個嚮導呢。」

「......是嗎。」將手指靠上下巴,年輕當家若有所思。
還真是不能理解那名舞女,看似輕佻,所作所為卻是迅速又正確——不過,倒也就是如此。

看起來,這邊也就是這樣了——想了想,帝翁便再次開口,「如果能再有個優良的嚮導自然是很好,那麼,便勞煩您明早便駕車前來馬蹄鐵酒館,如果需要多餘的酬勞,我會......」感受到背部傳來撞擊與一小陣拉扯,年輕當家便停下了口靜靜地轉過臉。

(2019-04-20, 20:14)泰迪 提到︰ 溫蒂半瞇著眼,不時點一點頭,感覺快要睡著之際,一不留神用額頭撞了帝翁背後,她猛然睜開眼睛,隨即清醒過來,也正好聽到店主提及路程的事情。

她慌張的以手背擦一擦嘴角,確定自己沒有流口水後,才鬆開了抓著披風的手:「坐馬車也需要三天路程,那不就很趕急了?」

溫蒂又以雙手輕輕拍打自己的臉頰提神,接著向同伴問道:「茵帕拉也不知道在哪...我們要先會合嗎?」

看著擦了擦嘴的溫蒂,年輕當家本想再繼續前行的——例如教堂一類的地方。
不過,算了吧。
瞇起了眼睛如此想著,年輕當家並不認為自己有大意,畢竟一路上的教堂應該是要多少有多少,如果路程最短也要三天,那倒也不必急著現在就問盡一切。

「是挺趕的,不過倒也還有時間。」從容不迫的拍了拍衣裳,帝翁一邊將帶著手套的手伸入口袋之中,一邊回應著溫蒂,「我要回馬蹄鐵了,茵帕拉可能已經回來了。」很快地,在話音落畢之前,年輕當家就掏出了一塊折疊了起來的手帕並把它放到村姑手中。

「用手帕。」淡淡地說完,年輕當家又掏出了一個略顯沉重的錢袋,然後把它朝著諾亞拋去,「如果你需要買些什麼的話就用吧。」說罷,年輕當家便靜靜地轉過身,似乎是想就這麼原路折返回酒館之中了。

事實上,也差不多到了該休息的時間。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2019-04-19, 15:46)猴子布偶 提到︰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兩名學者分別是一個半禿的老人跟一個大鬍子中年人,只見他們對望一眼,似乎露出了奇怪的眼神。
之後大鬍子中年人便開口:「『拉薩路之泉』就是一個偏遠小鎮的小教堂而已,沒什麼特別的。我是知道坐落於它附近的一處遺跡聽說曾經是遠古神魔大戰所遺留下來的,不過我個人是認為這個說法的真實性令人存疑。」

老人聽了他說話則開口,不以為然的說:「還神魔大戰咧,那根本是那邊的神父修女為了招募信徒而亂編的,傳久了就有人信了啦。」

大鬍子拖了拖他的眼鏡,補充說明道:「我不知道小姑娘為什麼會對那裏有興趣,不過那裏真的沒什麼特別的。」
說完之後兩名學者便又繼續埋頭研究,不再搭理幕斯。

「原來是這樣嘛,感謝兩位的解答。」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見,我就這樣嘀咕著走出了圖書館往酒館方向前去。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2019-04-19, 15:46)猴子布偶 提到︰ 「哦,她離開前說過要回酒館告知你們呢。看來是沒碰上嗎?」格蘭望向諾亞問道,接著又對諾亞的問題思索了大約一秒,比手畫腳的展示給三人:「沿著這條路下去,就在鎮公所旁邊,很明顯的。」

「我知道了,謝謝」諾亞點點頭

(2019-04-24, 12:54)leftflower 提到︰ 「是挺趕的,不過倒也還有時間。」從容不迫的拍了拍衣裳,帝翁一邊將帶著手套的手伸入口袋之中,一邊回應著溫蒂,「我要回馬蹄鐵了,茵帕拉可能已經回來了。」很快地,在話音落畢之前,年輕當家就掏出了一塊折疊了起來的手帕並把它放到村姑手中。

「用手帕。」淡淡地說完,年輕當家又掏出了一個略顯沉重的錢袋,然後把它朝著諾亞拋去,「如果你需要買些什麼的話就用吧。」說罷,年輕當家便靜靜地轉過身,似乎是想就這麼原路折返回酒館之中了。

接住了沉重的錢袋,諾亞皺了皺眉,他有帶錢,所以其實並不需要用別人的,而且這麼大一個錢袋被人看到可能會讓有心人覬覦,自己都是分裝成幾個小袋子的

「我不用」於是諾亞搖搖頭,將錢袋遞給溫蒂,然後抓著她的肩膀轉一圈,讓她面相帝翁的方向「累了的話還是去休息吧,再來我一個人去就行了,晚安~」

說完,諾亞對著格蘭點點頭道別,並向著鎮公所的方向走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2019-04-24, 12:54)leftflower 提到︰ 「是挺趕的,不過倒也還有時間。」從容不迫的拍了拍衣裳,帝翁一邊將帶著手套的手伸入口袋之中,一邊回應著溫蒂,「我要回馬蹄鐵了,茵帕拉可能已經回來了。」很快地,在話音落畢之前,年輕當家就掏出了一塊折疊了起來的手帕並把它放到村姑手中。

「用手帕。」淡淡地說完,年輕當家又掏出了一個略顯沉重的錢袋,然後把它朝著諾亞拋去,「如果你需要買些什麼的話就用吧。」說罷,年輕當家便靜靜地轉過身,似乎是想就這麼原路折返回酒館之中了。

事實上,也差不多到了該休息的時間。

「我沒有...」溫蒂稍稍不滿的抗議著自己其實並沒有流口水,不過,她最後還是接過了手帕,在嘴上輕輕抹了幾下:「...我會洗乾淨的,之後再還你。」少女如此說著。

(2019-04-29, 03:03)jeffary 提到︰ 接住了沉重的錢袋,諾亞皺了皺眉,他有帶錢,所以其實並不需要用別人的,而且這麼大一個錢袋被人看到可能會讓有心人覬覦,自己都是分裝成幾個小袋子的

「我不用」於是諾亞搖搖頭,將錢袋遞給溫蒂,然後抓著她的肩膀轉一圈,讓她面相帝翁的方向「累了的話還是去休息吧,再來我一個人去就行了,晚安~」

溫蒂伸出手來,沉甸甸的錢袋往她手心一墜。她一時沒意識到這份沉重、差點鬆手沒接好,最後還是反射性的把錢袋拋了幾拋,才總算接穩。

「......?」她惘然的站著,任由諾亞把自己轉了一圈,然後慢慢望向了他。

「但是...」溫蒂想了一想,雖然這次是自己答應跟隨的,但假若再不離開就沒有休息的機會了。她看著帝翁逐漸遠去的背影,猶豫了一會,始於敵不過濃濃的睡意。

「對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後了...」她以手指捲著一束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諾亞輕聲說道,「然後...謝謝...你一個人也要注意安全喔,晚安~」

對諾亞隨意揮揮手後,溫蒂就捧著沉重的錢袋,小跑步追上帝翁的步伐。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