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雖然溫蒂的臉也被魯沙的長毛掃到,出現好大一個瘀青,但是至此魯沙已被三人擊倒,再也站不起來。

「怎麼會...」魯沙按著自己被刺穿的肩膀,邊喘著器邊看著三人說:「可惡......我魯沙大爺會回來找你們算帳的...」
他掙扎的起身,說完話後便一跛一跛地離開了酒店。

魯沙前腳剛走,慕斯就突然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你們趕跑他了呢!真是太厲害了。我剛剛躲在樓梯上,真的快嚇死了。」

幾乎是下一秒,茵帕拉也拎著她的長槍走進酒館
見到酒館變得一片凌亂,還有衣著凌亂的幾人,她皺了皺眉,望向帝翁說:「怎麼了?」
「九成這樣講的人都不會回來了呢,這是本人的經驗談」諾亞笑了一下,用手將不屈者上的血漬抹去,然後將其收回鞘裡,有些困惑的看了一眼幕斯,不過也沒說什麼

見茵帕拉問話的人不是自己,諾亞聳聳肩,撿起了地上那把似乎是聖劍的鐮刀,遞給溫蒂,因為看到對方烏青一塊的臉頰明顯愣了一下

隨後諾亞扭頭喊道「店家,給點傷藥吧,我們會付錢的,損壞的東西也會賠償的」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失去兩個跟班分散三人的戰力,魯沙成了眾矢之的。
先是被諾亞接連在身上畫出好幾個傷口,接著又迅速地被帝翁的劍刺穿肩膀,最後腰間被溫蒂重擊,讓他不得不踉蹌的跌坐在地。
雖然溫蒂的臉也被魯沙的長毛掃到,出現好大一個瘀青,但是至此魯沙已被三人擊倒,再也站不起來。

「怎麼會...」魯沙按著自己被刺穿的肩膀,邊喘著器邊看著三人說:「可惡......我魯沙大爺會回來找你們算帳的...」
他掙扎的起身,說完話後便一跛一跛地離開了酒店。
(2019-08-01, 23:12)jeffary 提到︰ 「九成這樣講的人都不會回來了呢,這是本人的經驗談」諾亞笑了一下,用手將不屈者上的血漬抹去,然後將其收回鞘裡,有些困惑的看了一眼幕斯,不過也沒說什麼

見茵帕拉問話的人不是自己,諾亞聳聳肩,撿起了地上那把似乎是聖劍的鐮刀,遞給溫蒂,因為看到對方烏青一塊的臉頰明顯愣了一下

隨後諾亞扭頭喊道「店家,給點傷藥吧,我們會付錢的,損壞的東西也會賠償的」

溫蒂淡然目送魯沙離開,並沒有繼續追擊的打算,她轉過身來,開始從破碎的木頭堆內尋找,很快就發現了一個裝滿金幣的錢袋。「給你。」她把錢袋帶到帝翁面前,毫不客氣的直接往他懷裡面塞。

這時溫蒂又留意到諾亞看待自己時的詫異目光,她回望對方片刻,接過聖劍後又伸手往自己臉上一摸──

「嘶.....」少女深皺眉頭,臉上的肌肉抽動了幾下,忍不住發出吃痛的聲音,心感剛才被棍棒擊中的位置似乎變得更加腫脹了。

雖然諾亞好意幫忙,但溫蒂只是壓低聲線再次向他強調:「我沒有錢...!」說後就隨手拉開附近的一張椅子打算坐下休息,只見她剛坐下去就像被針刺到一樣跳了起來。溫蒂不滿的哼了一聲,伸手往背後反覆摸索,把扎肉的木刺盡數拔出後才小心翼翼的再次坐下。

即使身體又痛又累,但溫蒂仍然不忘檢查她相當珍重的白色頭巾。她屏息靜氣地從口袋取出頭巾,平放在桌面之上反覆檢查了數遍。「呼...」確定頭巾沒有遭到損壞後終於舒了一口氣,一陣安心的感覺也伴隨著濃濃睡意向她襲來,溫蒂雙眼快速眨動,身體晃了晃,然後再也支撐不住,咚的一聲栽到桌面上,就這樣睡著了。



終於...可以睡了!www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怎麼會...」魯沙按著自己被刺穿的肩膀,邊喘著器邊看著三人說:「可惡......我魯沙大爺會回來找你們算帳的...」
他掙扎的起身,說完話後便一跛一跛地離開了酒店。

魯沙前腳剛走,慕斯就突然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你們趕跑他了呢!真是太厲害了。我剛剛躲在樓梯上,真的快嚇死了。」

幾乎是下一秒,茵帕拉也拎著她的長槍走進酒館
見到酒館變得一片凌亂,還有衣著凌亂的幾人,她皺了皺眉,望向帝翁說:「怎麼了?」

看都沒看跑走的魯沙、也沒對慕斯多做理會,年輕的當家靜靜的順了順自己的瀏海、整了整自己的衣裳並將長劍掛回了腰間,而等到這些事情都做完,他這才慢慢地開口回應拎著長槍的女騎士,「只是醉酒的莽夫逞著蠻勇在鬧事。」慢慢地轉過頭來,瞇著眼的帝翁也順便看了看略顯凌亂的周遭。

「嘖。」不知為何突然皺起眉毛,年輕當家不悅的咂一聲——弄得真亂,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大概連椅子也不會倒一張——如此思索著,帝翁略感不快,倒不是因為諾亞與溫蒂與魯沙纏鬥太久,而是這場紛爭無疑地對店家造成了一些損失。

(2019-08-02, 23:03)泰迪 提到︰ 溫蒂淡然目送魯沙離開,並沒有繼續追擊的打算,她轉過身來,開始從破碎的木頭堆內尋找,很快就發現了一個裝滿金幣的錢袋。「給你。」她把錢袋帶到帝翁面前,毫不客氣的直接往他懷裡面塞

正不快著的年輕當家一揚眉——雖說是粗魯了點,但眼前的女孩至少還是記得要好好地把東西還回別人手上。
而當帝翁正要張口說些什麼的同時,看著少女因臉頰而吃痛、草率地處理著自己的傷的樣子,年輕的當家不禁把眉毛皺的更緊。

「你⋯⋯」一時間,他想呵斥少女為何如此不注重自己的身軀,不過很快地,他又停下了口——難道在農村之中,貧困的人民都是如此的嗎?

(2019-08-01, 23:12)jeffary 提到︰ 隨後諾亞扭頭喊道「店家,給點傷藥吧,我們會付錢的,損壞的東西也會賠償的」
(2019-08-02, 23:03)泰迪 提到︰ 雖然諾亞好意幫忙,但溫蒂只是壓低聲線再次向他強調:「我沒有錢...!」

「嘖。」於是,是年輕的當家又哼了一聲,他看著總是堅稱自己身無分文的少女就這麼毫無防備的睡著,不禁升起了一股把她戳醒的想法——不過這是這麼的不成熟,於是他忍住了,「茵帕拉,幫我把溫蒂帶回你們的房間並幫我注意一下她的傷勢,諾亞少年⋯⋯」頓了頓,帝翁忍下了想坐在椅子上並翹起腳的慾望。

「你先幫我把桌椅弄整齊些,然後——我會賠償全部的損失,馬蹄鐵的主人。」轉而對著吧檯內說了後半段的話,年輕當家再次開口,「然後,請給我一杯酒。」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七天



(2019-08-01, 23:12)jeffary 提到︰ 見茵帕拉問話的人不是自己,諾亞聳聳肩,撿起了地上那把似乎是聖劍的鐮刀,遞給溫蒂,因為看到對方烏青一塊的臉頰明顯愣了一下

隨後諾亞扭頭喊道「店家,給點傷藥吧,我們會付錢的,損壞的東西也會賠償的」
(2019-08-09, 02:14)leftflower 提到︰ 「你先幫我把桌椅弄整齊些,然後——我會賠償全部的損失,馬蹄鐵的主人。」轉而對著吧檯內說了後半段的話,年輕當家再次開口,「然後,請給我一杯酒。」

過了一點時間,確定鬧事者離開後老闆才探出頭來。
「他們......都離開了嗎?」再三確認後他小心地出來,捧著一罐傷藥遞給諾亞說:「來吧,這不是什麼上好的傷藥,但應該可以舒緩一點疼痛。」

「損失能賠償的話...那自然是在感謝不過了。」老闆環視被弄得一團亂的周遭,忍不住嘆了口氣。在聽到帝翁的吩咐後,他便回到吧檯後方:「沒問題,這也是我能做的一點小事了。」

說完他便掏出一瓶酒小心的盛滿一個玻璃杯,接著便將橘紅色的液體推到帝翁面前:「來,請用。」

(諾亞獲得傷藥x1,可回復生命值1點。)

(2019-08-09, 02:14)leftflower 提到︰ 看都沒看跑走的魯沙、也沒對慕斯多做理會,年輕的當家靜靜的順了順自己的瀏海、整了整自己的衣裳並將長劍掛回了腰間,而等到這些事情都做完,他這才慢慢地開口回應拎著長槍的女騎士,「只是醉酒的莽夫逞著蠻勇在鬧事。」慢慢地轉過頭來,瞇著眼的帝翁也順便看了看略顯凌亂的周遭。

茵帕拉板著一張臉看著帝翁好一會,這才答了一句:「是嗎。」

(2019-08-02, 23:03)泰迪 提到︰ 即使身體又痛又累,但溫蒂仍然不忘檢查她相當珍重的白色頭巾。她屏息靜氣地從口袋取出頭巾,平放在桌面之上反覆檢查了數遍。「呼...」確定頭巾沒有遭到損壞後終於舒了一口氣,一陣安心的感覺也伴隨著濃濃睡意向她襲來,溫蒂雙眼快速眨動,身體晃了晃,然後再也支撐不住,咚的一聲栽到桌面上,就這樣睡著了。
(2019-08-09, 02:14)leftflower 提到︰ 「嘖。」於是,是年輕的當家又哼了一聲,他看著總是堅稱自己身無分文的少女就這麼毫無防備的睡著,不禁升起了一股把她戳醒的想法——不過這是這麼的不成熟,於是他忍住了,「茵帕拉,幫我把溫蒂帶回你們的房間並幫我注意一下她的傷勢,諾亞少年⋯⋯」頓了頓,帝翁忍下了想坐在椅子上並翹起腳的慾望。

「......嗯。」似乎想說點什麼,但是在看了溫蒂之後茵帕拉最終還是短短的應答一聲,接著便毫無罣礙的一把抱起熟睡的溫蒂,往樓上移動。

「......嗯。」似乎想說點什麼,但是在看了溫蒂之後茵帕拉最終還是短短的應答一聲,接著便毫無罣礙的一把抱起熟睡的溫蒂,往樓上移動。
「啊...我來幫她拿鐮刀。」幕斯打量了幾人之後跟在茵帕拉身後上了樓。

「晚安。」留下這句話後,王城的女騎士便抱著勇者的後裔,與舞女一同消失在樓梯上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