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019-12-11, 16:39)猴子布偶 提到︰ 另外一邊,即使溫蒂趕緊讓鐮刀變形,但是她的臨場反應仍然不夠快,更不用說連劍都還沒拔出來的法蘭西斯了。
車夫中棍,雖然在鐮刀擦到長棍的關係衝擊力已減低不少,這一擊仍擊暈了車夫。

然而溫蒂的插手顯然吸引了使長棍的嘍囉,他向溫蒂露出一個淫靡的微笑,揮舞著長棍說:「看妳有兩三下嘛...不知道妳在床上的功夫怎麼樣呢?」
說著侮辱女性的話,他再度揮出長棍,這次是朝溫蒂攻擊!

溫蒂轉臉望向昏倒的車夫,雖然單看外表其實判別不出對方的傷勢,但在長棍擦過鐮刀的瞬間,其實多少都能從手感中感覺到揮棍的力度已經減弱,所以車夫大概沒有問題吧,她心裹如此想著。

「哼。」對於嘍囉的粗俗言詞,她只是哼聲表示不屑,並再次確信男人都是只用下身思考的生物,只不過她還來不及表示生氣,就已經被突然揮來的木棍打中了身體,並一度失去平衡,失足撞向了旁邊的馬車。

少女以鐮刀撐扶起自己,怒目瞪向嘍囉,然而這次卻沒有再多費唇舌,她脫下了帝翁所借予的披風,捲起雙袖,高舉鐮刀,對著討厭的男人就是一頓亂砍。
擲骰結果

2d6 → 6[2, 4] 6擋開長棍
2d6+1 → 6[5, 1] + 1 7鐮刀亂砍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11, 16:39)猴子布偶 提到︰ 諾亞這次奪得先機,在對方向他甩出長鞭時格擋住了他的攻擊,並迅速用尼萊教他的劍術反斬了他兩劍。
對方悶哼一聲,在胸口以及手臂上噴出一道血痕。

「可惡...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對方怒吼,向諾亞又發動攻勢。這次瞄準他的腳,想要像諾亞所做的一樣讓他失去重心。

「沒有得意忘形啦」諾亞腳步不停,不讓對手脫離自己的攻擊範圍,手中的不屈者翻了一個劍圓,恰到好處的盪開了對方的長鞭,並讓劍刃掃向了對方的手臂

「我很弱的」即便有著餘俗回話,而且劍光不停的斬向對方,諾亞還是很誠懇地回應著「我想只是你今天狀態不太好而已啦」

~~~~~~~~~~~~~~~~~

我骰的超好的啦!!!(振聲
擲骰結果

2d6+3 → 8[6, 2] + 3 11我閃
2d6+2 → 6[4, 2] + 2 8戰鬥才能-反擊
2d6+2 → 9[4, 5] + 2 11披斬!!!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11, 16:39)猴子布偶 提到︰ 與此同時,伊卡倫德為了保護自己的馬,選擇以笨重的盾牌擋下對方的劍。然而此舉卻無法應付針對他的另一劍。由於他改變馬匹方向的關係,對方的劍只擦過他胸前的盔甲,然而馬匹卻因為這場交戰受驚,在嘶吼中將伊卡倫德摔下馬。這也造成伊卡倫德射出的劍刃完全描歪,被對方給輕鬆閃過。

「聖騎士...不要把我跟我的同伴當成一塊人看。」拿著雙劍的男人冷笑著,輕巧的甩動他手中的雙劍,居高臨下的看著伊卡倫德:「你如果打算用對付尋常土匪的方式來對付我的話......那麼今天在這邊死的會是你。」語音未落,他的雙劍便又發動攻勢,兩個劍鋒化為殘影,高高的從他頭上落下!

一身厚重的盔甲扎實地摔到地上,青年只是咬著牙快速地將揮空的劍收回以減少破綻。他初次學騎馬時不曉得摔了幾次,加上這回有了盔甲的保護便也沒讓他承受太大的摔落傷害。

伊卡倫德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立刻將大盾擺到自己面前面向天空並縮起自己的雙腳以減少暴露在保護外的面積。他熟練地唸出一段祝禱文,一道亮光從盾面上的獅嘴中擴散形成一面半透明的屏障擋下敵人的攻擊。

「既然閣下自認實力超群,那為何要乖乖聽命於拉頓之下? 難道閣下不認為自己才是有本事當領頭的那個嗎。」聽到對方的威嚇,伊卡倫德倒是順水推舟的問了下去。

「讓在下摔馬的土匪,閣下可是第一個。」話剛說完,青年猛力的用盾牌一頂,試圖讓劍鋒依然頂在盾牌上的敵人失去重心。藉由這股力道快速起身後立刻用光鑄的刀刃揮向雙劍嘍囉的肩膀。
擲骰結果

2d6+3 → 10[6, 4] + 3 13防禦
2d6+3 → 9[3, 6] + 3 12攻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11, 16:39)猴子布偶 提到︰ 對上拉頓,帝翁保持著一如既往地淡然與高傲,面對對方的攻擊他似乎不放在心上。
拉頓冷酷的刀鋒在空氣中拉出一絲血紅,而同時帝翁的脖子也冒出了一道怵目驚心的傷口,鮮血汩汩的流出。

與此同時,帝翁的刀鋒也在拉頓的脖子上畫出一道傷口,但看起來似乎沒有他身上的嚴重。
見狀,拉頓露出一個冷笑。

「不算太差,但是要擊倒我,還差的遠了。」拉頓瞥了沾上他劍鋒的鮮血,將鮮血甩掉後慢慢繞著帝翁走了起來:「醒醒吧大少爺,這裡不是你的宅邸了。你以為在你的家族裡無人能敵你的武藝就真的是第一了嗎?」

邊譏諷著帝翁,拉頓一個箭步突然再度揮劍,冷不防的發出第二次攻擊!

感受到風吹過脖子的傷口,年輕的當家瞇起了雙眸——而對於拉頓的話語,他則是笑了。
「哈哈哈,這難道不是當然的嗎?」有著淺藍色短髮的當家笑得又大聲又狂妄,就好似拉頓說了什麼笑話一般。

這次,他可沒有特別分神注意旁人,因為眼前的人值得他花費心思,

「你覺得這是誰說得算?莽夫拉頓啊。」看似是隨意擺著的、鑲著藍寶石的長劍輕易地彈開了拉頓的冷不防的攻勢,並不高大的帝翁揚起了臉,而他的眼中有著絕對的傲慢——「這裡確實不是我的宅邸了,但是你可要知道......」向前踏了一步,索菲亞的年輕當家便也但是這裡是慢慢地逼近,「你腳下所踩著這片大地是能與阿爾法王國相連的,而能與阿爾法王國領土相連的土地,就是能與我的宅邸相連的土地——那也就是我的土地。」睥睨著眼前的人,帝翁淡淡地訴說著狂言。

「既然是在我的土地上,那當然是我說的算,既然你敢挑戰我,我還以為你有著基本的勇氣,沒想到只是連這點道理都想不通的螳臂擋車嗎?真是太讓人失望了啊。」先是向前踏了一步,年輕的當家便是突然又蹬了一步,他就像是個突然展開突刺的騎士一般直直地向著拉頓的手臂刺出了他的藍寶石長劍。



主動做放棄,使用後手勢。
擲骰結果

2d6+4 → 8[2, 6] + 4 12帝翁大人盾返
2d6+2 → 5[4, 1] + 2 7帝翁大人的BONUS攻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