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020-01-22, 11:38)猴子布偶 提到︰ 毫無懸念,溫蒂一拳就擊倒了向她衝過來的手爪嘍囉。只見對方白眼一翻,便失去了意識。
在幾個嘍囉相繼被擊倒後,戰況漸漸傾向溫蒂等人這邊。

看著嘍囉慢慢倒下的身軀,溫蒂輕哼了一聲,現出一個自滿的笑容。

雖然這男人的態度令人生厭,但既然對方已經不再構成威脅,白頭巾少女也沒有打算對他作進一步的行動。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解除了男人的武裝,將一對鐵爪拔下來後用力丟到遠處的草叢之中,然後再將對方的長褲脫下,並用這條長褲將他的雙手緊緊綁住。少女反覆檢查,確定男人不能獨自掙脫後,才施施然的將身體靠在馬車旁,觀看那三對一的打鬥場面。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1-22, 11:38)猴子布偶 提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可能,不可能!只是個大少爺的你,怎麼可能有這種實力!」氣的雙眼發紅的拉頓與越發淡漠的帝翁成了天大的對比,他破綻百出的攻擊瞬間被帝翁擋下,接著瞬間又向拉頓刺出兩劍。

已經無法冷靜的拉頓無法擋下帝翁迅猛的攻擊,已經千瘡百孔的身子又添上了兩道傷口,乍看之下帝翁反而好像才是壞人一般。
「我......不要你的憐憫。」拉頓咬牙,鮮血淋漓的手又掄起手中的武器,像是最後的掙扎般向帝翁揮出長劍。

「在越高位的人越必須要有相應的實力——而我的地位與你可以說是天差地別。」所以我有這份實力也是當然的——不過藍髮的年輕當家並沒有把話說的這麼白,因為他認為已經足夠了。

再一次的踩出步伐向前,帝翁那鑲著藍寶石的長劍毫不猶豫地打歪了拉頓襲來的攻擊,而對於他最後的話語,年輕當家只是靜靜地揚起了臉,「這可是我說的算。」當話音一落,年輕當家則是再一步地向前踏去,他改以右手持劍、反轉劍身並利用劍柄猛擊的拉頓手腕,而帝翁的另一隻手同時也是拿起了掛在腰間的劍鞘對準了著拉頓的腦袋揮打而去。

似乎是還有剩下其他人——瞇起了藍色的眼眸,帝翁聽著後方的打鬥聲。



如果他HP歸零我就要留手,打昏就好。
擲骰結果

2d6+5 → 9[3, 6] + 5 14帝翁大人的防禦
2d6+5 → 9[6, 3] + 5 14帝翁大人的攻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距離世界毀滅還有六天



或許是幕斯的媚舞奏效了,雖然雙劍並沒有朝幕斯攻擊,但一瞬間戰況驟變。在雙劍向伊卡倫德發出攻勢時,伊卡倫德用盾牌擋住了他的一把劍。接著用光術冷不防地閃了他一下,製造了幾秒的空檔。
趁對方中招,伊卡倫德大劍一揮朝他的腰際斬去。

雙劍咬牙,伸手想用劍擋下這擊,然而一個沒擋好長劍便從手中飛了出去。

同時諾亞從另一個方向舉著劍聖給他的劍朝雙劍猛烈斬擊,受到刺激的他劍勢猛烈。而失去一把劍的雙劍也終於露出破綻,被諾亞連續砍出好幾個傷口。

「話說太早了嗎......」他喘著氣,單膝跪地。而在他跟前站著的是伊卡倫德、諾亞跟茵帕拉三人。「跪著,不要再起來了。」茵帕拉冷冷地說,對伊卡倫德剛剛的眼神似乎毫無反應。她舉著長槍恫嚇著對方。

「......呵,我們會再見面的。」他說完,迅速的丟出了一個物體。剎時煙霧瀰漫,待煙霧散去後雙劍已經不見蹤影。

在諾亞與伊卡倫的聯手解決雙劍之際,溫蒂將昏倒的其中一名嘍囉給綁好,並且好整以暇的看著幾人的戰鬥。

至於帝翁與拉頓,在拉頓向帝翁發出再一次的攻擊之際,便被帝翁支開並瞬間擊暈。
一瞬間眾人都將敵人給解決完畢,除了先前斷臂而落跑的一個嘍囉以及雙劍之外。包括拉頓在內的三個土匪都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上帝啊。」似乎是從剛剛躲到現在的法蘭西斯從馬車下方鑽了出來,驚豔的看著眾人的成果。「在下必須承認......在下剛剛著實是有點擔心。不過既然諸位成功解決了麻煩,在下建議諸位趕快上路吧。」


茵帕拉、伊卡倫德獲得一輪+1判定加值
雙劍獲得三輪-2判定加值

敵人能力資訊:
拉頓 - 所有成員骰值+1,傷害+1
雙劍嘍囉 - 骰值+2,一場戰鬥一次機會傷害無效
長鞭嘍囉 - 骰值對抗結果為平手時給予對手1點傷害
手爪嘍囉 - 攻擊時骰值+2
長棍嘍囉 - 攻擊時骰值+1


擲骰結果

2d6+1 → 7[3, 4] + 1 8雙劍防禦伊卡倫德
2d6+1 → 6[2, 4] + 1 7雙劍防禦諾亞
2d6+1 → 9[3, 6] + 1 10拉頓防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雙劍嘍囉丟出東西的瞬間將盾牌舉到面前防禦,直到一陣煙霧冒出伊卡倫德才緩緩從盾牌後面探出頭來。

「跑了?」第一次看到這種手法的他將腳伸到嘍囉消失的位置,在地面上畫了畫彷彿是在確認什麼。看了看眾人的戰果,確定周圍安全後他循著稍早的印象進入周邊的矮灌木叢將受驚嚇而亂跑的馬匹牽回來。

『好險韁繩勾住樹枝,不然這下還得了。』伊卡倫德牽著馬走向昏過去的三個敵人旁確認他們的狀態。

「要這樣把他們放在這裡?」他看向隊友問道。如果可以,他希望把這幾個傢伙送回去給王國審判,但他很清楚現在身上有比這幾個混混更加重要的任務。

「茵帕拉女士,在下想請教一下您對拉頓先生的了解有多少? 從剛剛您和他的對話聽下來,您的父親似乎和他有所接觸?」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05, 14:44)猴子布偶 提到︰ 或許是幕斯的媚舞奏效了,雖然雙劍並沒有朝幕斯攻擊,但一瞬間戰況驟變。在雙劍向伊卡倫德發出攻勢時,伊卡倫德用盾牌擋住了他的一把劍。接著用光術冷不防地閃了他一下,製造了幾秒的空檔。
趁對方中招,伊卡倫德大劍一揮朝他的腰際斬去。

雙劍咬牙,伸手想用劍擋下這擊,然而一個沒擋好長劍便從手中飛了出去。

同時諾亞從另一個方向舉著劍聖給他的劍朝雙劍猛烈斬擊,受到刺激的他劍勢猛烈。而失去一把劍的雙劍也終於露出破綻,被諾亞連續砍出好幾個傷口。

「話說太早了嗎......」他喘著氣,單膝跪地。而在他跟前站著的是伊卡倫德、諾亞跟茵帕拉三人。「跪著,不要再起來了。」茵帕拉冷冷地說,對伊卡倫德剛剛的眼神似乎毫無反應。她舉著長槍恫嚇著對方。

「......呵,我們會再見面的。」他說完,迅速的丟出了一個物體。剎時煙霧瀰漫,待煙霧散去後雙劍已經不見蹤影。

「咳咳...怎麼回事!?」諾亞被煙霧嗆了幾下,長劍在面前亂揮了幾下,視線回復才停下來「啊幹!被他逃了!」

眼看被擊敗的雙劍士消失,諾亞只感覺一肚子的焦躁,然而其餘敵人也都通通倒下了,一時間根本無法發洩,臉色變換了了幾下,好一會才把劍收了起來,接著一腳踢飛了一旁的石子「操!」

(2020-02-05, 14:44)猴子布偶 提到︰ 「上帝啊。」似乎是從剛剛躲到現在的法蘭西斯從馬車下方鑽了出來,驚豔的看著眾人的成果。「在下必須承認......在下剛剛著實是有點擔心。不過既然諸位成功解決了麻煩,在下建議諸位趕快上路吧。」
(2020-02-08, 21:24)影殤 提到︰ 「要這樣把他們放在這裡?」他看向隊友問道。如果可以,他希望把這幾個傢伙送回去給王國審判,但他很清楚現在身上有比這幾個混混更加重要的任務。

「茵帕拉女士,在下想請教一下您對拉頓先生的了解有多少? 從剛剛您和他的對話聽下來,您的父親似乎和他有所接觸?」

「嗯啊,走吧,這些人,嗯...我也不懂,你們決定就...等等」諾亞話沒說完,突然在一個俘虜旁蹲了下來,抓起對方的衣領,巴掌就直接搧了下去

直到那個嘍囉清醒,諾亞才停下掌擊,對著著還有些恍惚的惡徒質問道「喂!拿雙劍的那個傢伙,叫什麼名字,是甚麼人!?」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消失了。」溫蒂用手扇走飄到鼻前的煙霧味道,用事不關己的語氣說道。

(2020-02-08, 21:49)jeffary 提到︰ 「嗯啊,走吧,這些人,嗯...我也不懂,你們決定就...等等」諾亞話沒說完,突然在一個俘虜旁蹲了下來,抓起對方的衣領,巴掌就直接搧了下去

直到那個嘍囉清醒,諾亞才停下掌擊,對著著還有些恍惚的惡徒質問道「喂!拿雙劍的那個傢伙,叫什麼名字,是甚麼人!?」

「總不能帶著他們上路吧,就算現在折返也太過麻煩了....」說話剛落,諾亞的一舉一動卻使她眉頭輕皺,「原來你跟他們也是老相識嗎?」說後又偷偷瞄向了茵帕拉。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嘿!諾牙...應該是這樣叫的吧。諾牙小弟弟,你沒看到我們的大姑娘都皺眉頭了嗎? 不要這樣對待他們吧!」看了看諾雅的舉動慕斯跟著皺了皺眉頭後,靠到溫蒂旁邊指了指她的臉龐。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2-05, 14:44)猴子布偶 提到︰ 「......呵,我們會再見面的。」他說完,迅速的丟出了一個物體。剎時煙霧瀰漫,待煙霧散去後雙劍已經不見蹤影。

在諾亞與伊卡倫的聯手解決雙劍之際,溫蒂將昏倒的其中一名嘍囉給綁好,並且好整以暇的看著幾人的戰鬥。

至於帝翁與拉頓,在拉頓向帝翁發出再一次的攻擊之際,便被帝翁支開並瞬間擊暈。
一瞬間眾人都將敵人給解決完畢,除了先前斷臂而落跑的一個嘍囉以及雙劍之外。包括拉頓在內的三個土匪都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上帝啊。」似乎是從剛剛躲到現在的法蘭西斯從馬車下方鑽了出來,驚豔的看著眾人的成果。「在下必須承認......在下剛剛著實是有點擔心。不過既然諸位成功解決了麻煩,在下建議諸位趕快上路吧。」

看著倒下的拉頓,帝翁好整以暇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裳並收起了刀劍,而對於法蘭西斯的話語,年輕的當家卻是一句話也沒有出聲回應——自己根本不需要被擔心,所以想必法蘭西斯的話語指向裡也沒包含著自己。

如果有,那麼明顯這位劍士的雙眼沒有打量清楚自己的能耐,又或是——轉過了頭,順了順鬢角的帝翁看了一眼正抓著人嚷嚷的諾亞......目光只停留了一順,帝翁便是朝著馬車走去。
——又或是這位劍士把把自己和其他人加算在一起了,三人圍攻也能逃跑,帝翁真的不知道是那人的劍術高超,還是自己的同行太過差勁。

「茵帕拉,因為你看起來與那莽夫熟識,所以我並沒有奪他性命。」在上馬車之前,年輕的當家淡淡地開口,而明顯是在說著拉頓事情的帝翁並沒有刻意放大音量,但聲音卻也足夠清晰——「你看起來也有自己的考量,所以我便不追究你居然想放跑擋我去路的賊人的事情。」打開了馬車門,帝翁轉過了臉。

他看著地上橫七豎八的賊人、皺著眉的臉上有著赤裸裸地嫌麻煩的神情,不過看起來更多是因為眼前的狀況耽擱到了路程,而不是對於茵帕拉的私事,「把你所想對他說的話說完,而接下來那個莽夫的事情交由你全權處理——王國騎士長,你最好別太習慣,索菲亞家的仁慈並不是地上隨處可以撿到的石頭,永遠都會存在。」走進了馬車裡並關上了門,悶悶地開口的帝翁不打算在那些盜賊身上多浪費時間。



說起來我們是不是能回血(?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