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名審核的省思
只看該作者
#11
身為一個習慣審卡制的玩家,雖然這邊自身的例子大概沒什麼價值,不過自己的寫卡大概是可以分層來排的
那麼就來隨意碎碎念一下

第一層:角色概念
說得印象一點就是角色的中心,讓人第一眼就看出這角色是怎樣的人物
會是該角色與眾不同的特點,或者他曾經歷過了什麼事情造就出他的行事風格
又有可能是角色的口頭禪及某招很帥氣的招式跟畫面
從這些碎片開始逐漸堆疊出自己腦內的角色

寫卡的開端比起能不能上,個人覺得能不能抓到電波,寫出自己想寫的角色比較重要


第二層:配合劇本or世界觀
確定好自己心目的他/她後,接下來要思考該角色目前能不能套進去劇本之中,並以此進行修改
如同上面丟丟說過的,今天你寫了一位能一隻手指秒掉魔王的勇者當角色的背景設定,但實際上在團裡的表現有可能連隻史萊姆都打不過
這樣的矛盾可能就會導致落選。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
假設我今天想寫的角色是一名熱愛爆裂魔法的貧乳中二魔導師
然而要參與的團卻是現代科技風的世界觀,這兩者畫風打從一開始差的十萬八千里遠,想當然是不可能被選上。
但是心中的聲音在大聲述說著就是想要用那張角卡,就是想玩惠惠捏他的話,就只能對角卡進行改動了

將現實不存在的魔法改成更加嚴重的邪氣眼末期
把巫師長袍和古木法丈變成用刺青貼紙在手背上貼魔法陣,外加黑色單眼眼罩
擅長使用的爆裂魔法,實際上是在5ch和推上發炎上文
這樣大魔導師就變成熱愛神祕學和本本,不意外還點了電腦使用的宅女了
這樣的修改在保留大概的原本角色概念的同時,還足以配合系統上的世界觀

第三層:確保你的角色能讓跑團進行下去
這點的重要性雖然不如前面兩項,但是如果要被選上就不得不留意這點
今天可能你的角色在背景上過關,卻會在過程中碰到矛盾點
假設你今天為了跑禁酒令時代的經典coc團而寫了一位靠輪椅移動的中年紳士,過去曾經是警探的他現在失去了兩腿的行動能力,然而他銳利的眼神依舊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有著背景的硬派大叔看起來很適合沒錯,但GM在團務上預告了這是有戰鬥要素的劇本
如果碰上戰鬥或是需要逃跑的話,多半就要請隊友幫忙推輪椅或是扛著跑了
這對劇本及系統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大多數的系統都能容忍這種程度的狀況並由GM判斷來做出改動
但是也有可能這一小段GM沒預料到的計算,會是這張角卡落選的主要原因

明知道有可能會對跑團造成阻礙的設定,最好從一開始就不要加或是跟GM討論後再添加。

只要能好好掌握這三層,大半寫出來的卡都不會太差
接下來就看GM和你的電波合不合了
SIGNATURE:
✿現し世は、夜のこそまこと✿
酒吧角色卡:神津 主人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2019-03-18, 18:40)夜空祭 提到︰ 個人看重的地方反而在跑團的體驗,次序是「因為故事裡PC有這方向>所以才寫進卡」
而非「寫出吸引的角卡 > 然後跑團」或是 「令角卡更吸引>所以才寫進卡」

嗯,說起來我以前寫卡時比較常想的都是「如何提升入選率」,但對TRPG有比較多了解後就會開始想「如何設計角色讓跑團更有趣」,這與提升契合度可說是一拍即合。
高契合度的角色和劇本內的事物有更多連結,能與劇本更好地結合在一起,GM費心擺在劇本內的元素便能得到更好的發揮,甚至產生新的火花。
不過契合度是契合度,從角色設計來提升跑團體驗,這在方向上還是有點不同的,除了契合度以外,還要考慮到一些戲劇原理。
而且說實在的,我在這方面還不是很成熟,並不是每次都能在寫卡時就好好照顧到跑團體驗。

話說回來,其實我首樓的問題並不是想問「如何寫出更有趣、有魅力的角色讓自己入選」,我只是單純想知道如何創作出有趣、有魅力的角色而已。

我想很多人會去創作某些東西應該都是有個原點的吧。
有不少人應該是內心有股衝動、欲望,所以就創造出了些什麼吧,所以他們也會遵從內心所想的樣貌,但我缺乏那些東西,我主要是受到外物驅動的。
我喜歡別人的優秀作品,所以我也想創造出優秀的作品,這就是我的原點。

創造出優秀的作品就是我的興趣、執著、信念、原則,而我判斷優秀作品的主要指標是它所帶來的感受、體驗,以及設計的精細度。
儘管我個人的興趣也會影響到我如何認定什麼是優秀的作品,但總體而言,我並不會像很多創作者一樣,受到他們的「自我」、「個性」、「感覺」、「理想」等等的東西所拘束,受到外在的東西影響就叫妥協。
假如我造的東西是武器,那我就會把它的戰略戰術價值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的美感、個性、風格等等,我只在乎如何做出優秀的武器。

講了這些,總之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會在乎如何創造出更優秀的角色。


這裡就再放一個問題吧:
你開始創作的原點是什麼?



說起來我有些偏離本帖的主題了啊,不過也沒差,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2019-03-18, 19:41)路人鳥 提到︰ 既然是一場遊戲,那麼我更看重的則是玩家這個更加根本的要素,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操控他的都是背後那名玩家。
如果要說有GM選人完全不看玩家,那我還真的不信。
你對這個人好感度高一點、熟一點、期待多一點,他入選率當然就高一點。
你看這個人不順眼、合不來、關係差,卡連看都不用看,還談什麼角色。

我相信很多GM在決定誰入選的時候,不會只看角色卡寫得怎樣,玩家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如果我和GM關係很差,就算我能把角色卡寫得很好,我也不覺得自己會上。
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出場權了,有哪個GM想跟自己合不來的人跑團?
反之就算PL人品不錯,但作為一個玩家很糟糕,就像技術差的LOL雷包隊友,那就算他卡寫得好看,要選他我還是會考慮再三。
這都是理所當然的。

只不過在野團環境下,只要平常做人別太差,多數玩家的印象分其實應該都是在及格線上的。
之後畢竟其他因素的同質化傾向相對高很多(比如問卷的問題),角色是最具可控性及做出差異化的因素(除非玩家打算走攀關係路線)。
除非是特別看重玩家因素或是排外的GM,或者有好幾個關係很硬的玩家報名,否則大部分玩家的起跑線應該都差不多,角色依然是很多時候決勝負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角色會被那麼看重的原因之一。

總的來說,不管是角色還是玩家,這些都是影響入選和遊戲的關鍵,缺一不可。
(那種隨便一個公開地點,誰報就收誰的GM真的膽子很大



不過說實話,從扮演能力和角色的情感來看,我覺得我根本不算好玩家,我只是用好看的角色卡入選而已。
很多人就算卡沒有我的好看,但在團內的表現也應該能夠比我好上許多,而這要比角色卡長的樣子重要多了。
就這點而言,我覺得我其實不值得那麼高的入選率,甚至可以說有些選我的GM根本選錯人了。

(2019-03-18, 19:41)路人鳥 提到︰ 如果你自己主觀上也不覺得有魅力,就算客觀看起來不錯又如何,角色可是你要拿來玩的。
其實就像我上一篇說的一樣,我喜歡優秀的角色,所以優秀的角色(或有魅力的角色)就是我想用的角色。
不過當然,我也會考慮到其他因素再決定要不要用,像是我能不能用好這個角色、適不適合這一團、有沒有符合我現在的興致等等,所以也不是全都能用。

(2019-03-18, 19:41)路人鳥 提到︰ 真正的強者是會直接讓GM內定一個位置給你,才不需要下去寫卡玩大逃殺。
老實說審卡或問卷對我而言比較刺激,內定感覺就不太有勁了,寫卡和想角色的動力也會減弱 meme_yaoming
所以我是挺喜歡公開競爭的,反正我的入選率也挺高,而且選贏搶到團的感覺就是爽。
既然只要我出手就有機會吃雞,那我何必開掛呢,開掛對戰就沒意思了啊,弱雞才開掛。

(2019-03-18, 23:34)零崎七夜 提到︰ 身為一個習慣審卡制的玩家,雖然這邊自身的例子大概沒什麼價值,不過自己的寫卡大概是可以分層來排的
七夜的寫卡方式其實和我挺像的,只是順序和細節不太相同。

我想看到我的創角方式的人可能會有些誤會。
雖然我會考慮、配合團來創角,但難道我寫的角色就不是我想用的角色、就沒有任何屬於我興趣的成分嗎?
當然不可能。
除非我超級期待某團的GM或劇本,但要是我想不到什麼想用的角色,那就算我對這團有興趣,我也是會直接放棄不報的。

我和七夜不同的地方在於:
因為我並不是每次看到團就會馬上想到要用什麼角色,所以我經常是先從團的角度切入,尋找自己想用的角色。順序並不固定。
之後我會再搭配團的元素來進行建構,這部分的細節就有比較多差別了,通常越讓我沒有頭緒的團我會做得越深。
標準的程序包含……這些我還是留到之後的輔助工具再寫吧。
總之這部分總體來說差異不大,只是有時我會做得很細。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我還真的搞不清楚狀況,我不知道你跟猴子布偶洽談的內容與結果,
因為就我自團務得知的訊息來看,他實在不會接受你開出來的強度。

你說加值超過+2、+3也不少見,那你是想要拿+4、+5來著。
+4?+5?

好,你親自向猴子布偶確認PC在這個世界的程度,
乙名 提到︰之後我親自向猴子確認過PC在這個世界的程度,PC的強度確實是頂級。
而勇者團成員自然也是頂級,而猴子布偶也寫了張勇者團成員的角卡,
他寫了張「莉雅拉」的現役勇者團成員作為範例角色,
而以「莉雅拉」作為參考規範的基準,讓一個角色的檢定加值多到+3以上明顯超標。

你親自向猴子布偶確認PC在這個世界的程度,PC的強度是頂級,
而「莉雅拉」就是頂級,我是覺得他不會允諾可以創造一個戰鬥能力超過頂級的角色。

你也說
乙名 提到︰真正的問題是有人背景寫太弱,不是我寫太強。
真要說起來,有好幾張卡的背景都寫弱了,或其實是高手隱藏於民間,他們的經歷搭不上劇本應有的PC層級。
但是這檔事一直以來都是GM說了算,畢竟這個這世界上沒有不是沒有類似的案例:

像是書店打工飛特族魯蛇或是管經理庫房的逃兵,像是BMI不到15的財務官,
又或是一個女人沒有實質的戰績卻一直逢人就堅稱她可以聽到天公伯的聲音。

我同意寫一個有事跡有經驗的老練棒棒比名不見經傳的小鬼合理,
但今天這個老練棒棒的強度比現役勇者團隊員強,那本團不會受理。
在我看來你角卡寫過強的問題比其他PC的背景還要大。

你親自向猴子布偶確認PC在這個世界的程度,PC的強度是頂級,
而「莉雅拉」就是頂級,你卻覺得可以創造一個戰鬥能力超過「莉雅拉」的角色。

或許透過設置某些前置條件與限制:例如特定類型的檢定會有劣勢減值、
例如降地自己的生命值上限、例如一天之內只能使用乙次,
如此猴子布偶可能會考慮斟酌釋出某些額外條例,但是半人哈維斯的專長條件限制還什麼都沒寫。

你聲稱帝翁太傲天,但是他好歹給自己加了些限制,譬如主動回合的放棄,
譬如說不適用援助骰,你卻寫了一張角卡認為理應獲得2D6+3以上加值,還不用支付任何代價。

我想猴子布偶應該有想過一個問題:
「如果讓『半人哈維斯』,讓一個戰鬥力達2d6+4甚至+5的角色通過審核,那會發生什麼事?」
我想他接下來應該就會發覺自己陷入一個困境,那就是戰鬥調整的問題。

如果讓PC太強,那戰鬥的時候挑戰難度就會太低,這樣劇本的張力就會大幅削弱,
想要保有戰鬥的緊張感,他是必得做出調整,但他又要怎麼樣調整?這真是麻煩了。

創造針對性質的NPC,譬如創造一隻具備物理抗性的幽靈或史萊姆?
但是似乎又行不太通,因為本團多數PC幾乎都以物理輸出為大宗,這一封殺很多人都會跟著躺,

猴子布偶得要想辦法調整預設敵方NPC的強度,已達到雙方的戰力平衡,

我想,倘若這是一個有些團非純以戰鬥為導向團,那這個問題擱置不理似乎也沒有大礙,
譬如這是一個主打「探險尋寶」的團,那麼一個耳聰目明擅於解除陷阱的哈比人飛賊,
這樣即使在戰鬥階段沒有顯眼的表現,他在其他場合也能大展身手,在專業分工環境下,
有人搶戲或有人影薄的問題就不是這麼大。

但《天魔劫》不是,《天魔劫》是一個戰鬥為核心的團,
帶團者更不忘在團務中的注意事項標記「4.本團戰鬥橋段偏多,強烈建議玩家的角色都要有戰鬥相關技能。」。

在這樣的前提下戰鬥場景可被確認是本團核心,那麼單一PC角色戰力過盛的問題就不容忽視,
而同樣不容忽視的還有其他PC個人觀點的問題。

沒錯,猴子布偶不僅要達到宏觀角度上的戰力平衡,還要考慮到微觀視角的衍生問題,
他可以因應「半人哈維斯」創造了一個足以抗衡的NPC,單純地創造加值比較多的NPC角色,並且達到表面上的平衡。

但這個NPC對於其他PC又會明顯過強,畢竟「半人哈維斯」都能打得有來有往,
那這個NPC其他PC多半很難打得動,於是其他PL可能就會出現一種──
這個團因為一個白爛創了一個OP角,然後我們一起被拖入困難模式,媽的逼勒~~」的肚爛心態,
屆時又因為戰鬥必須過於仰賴「半人哈維斯」這可能導致他會變得太過搶戲,壓縮到其他人的扮演。

搶戲就算了,沒錯,這個問題其實是可以「算了」的。
我們總說要帶團者要注力劇情與玩家的分配問題,別讓某些人搶盡風頭,
但是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帶團者難免都有喜好問題,講粗一點,
如果不能自爽那還帶個屁團,帶團者讓自己喜愛的角色多點發揮空間,這無可厚非。

就我對猴子布偶的了解──如果今天上場的是個巨蟒偽娘,或是雙頭大雕美少女什麼的,那可能還有點戲。
讓「半人哈維斯」一個講話機掰的殘廢老阿伯搶戲?媽的這一點尻點都沒有!一丁點尻點都沒有啊!

既然不能忍這老阿伯戲分佔太重,那究竟要怎麼處理這個強度問題?也強化其他PC嗎?
讓所有人都能達到2D6+4、2D6+5的平等嗎?

原本乙名有了2D6+4。
泰迪不甘示弱,於是他也有了2D6+4。
jeffary本來一旁端菜,突然間他也有了2D6+4。
leftflower迅速跟進新版本,現在他也有了2D6+4。
於是一場戰鬥開始了,做死小獅子唱BUFF,現在大家成了2D6+5,

這時候猴子布偶立馬察覺,這是什麼糞GAME配置,坑爹啊。


我想猴子布偶刷掉「半人哈維斯」多少也想到考慮到這方面的問題,
至少我們在他後續『調整過後的角色專長與道具效果』看得出他有揣思跑團後的平衡與檢定。

那麼,接下來該如何是好?降低「半人哈維斯」的實質檢定加值?削弱他背景描寫?你告訴猴子布偶
乙名 提到︰「我還是告訴他太強的事跡當傳聞就好,反正專長還是那一些。
而背景的傳言當然就只是傳言,如果GM認同角色有這麼強,那它就是貼近事實的,反之就只是誇大的傳言而已,不能當作事實來看。」
談到這兒,有件事情我真的弄不明白,因為你也寫到
乙名 提到︰「除非我是寫像索傲天那樣心高氣傲的角色,否則我不需要去擔心其他PC是不是有時會骰過我。」
我看到這段,我真是問號了我。
你的角色開場自白就是
乙名 提到︰「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
真的假的啦?你真的相信只要稍微調整一下這段話的語氣就OK了嗎?

108年學年度TRPG機掰人辨識入學測驗 提到︰選擇題:
( ):以下「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的描寫,何者不心高氣傲?
(A)「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半人不卑不亢地說。
(B)「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半人心潮澎湃地說。
(C)「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半人心浮氣躁地說。
(D)以上皆是

這句「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不得不讓我聯想是出自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未成年的屁孩之口,
這句「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這簡直是黑歷史等級的口白啊,是黑歷史等級呀,
我推薦你把這段話加進自己的簽名檔裡面,這應該會滿有省思的。

事實上我現在突然強烈的想要建議每一個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如果你想要給我聲望,別給了,
如果你真心想要幫助乙名,你現在就應該趕緊上DISCORD,並在大廳@乙名,
並打上「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
相信持續數天就方能給乙名一個觸及靈魂的省思。

不過我仔細想想,還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打出「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
這段話,我就辦不到,我們應該盡可能的保育每一種的扮演特質,我認為讓ALPHA有各種不同的扮演傾向是好現象。

畢竟只有一種聲音感覺不是很好,就像是愛爾蘭大饑荒就是因為每個人都種馬鈴薯,所以馬鈴薯一出事大家都GG。
一個乍看之下有點謎的特性在不同環境說不定會意外的適合,就像牛痘患者可以抗天花,就像地中海型貧血患者沒在怕瘧疾,
這叫啥來著?基因多樣性?或許可以問問MAXC,大家都知道「阿法德魯依,藍鮪馬克西」不是浪得虛名。

好了,先別管MAXC了。

雖說中文是很奧妙的,但我個人是覺得沒有奧妙到讓人自述
「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還能低調內斂來著。
總之我認為當事人對於自己正在描寫的角色談吐過於囂張應該有所自覺。

再來,你提到
乙名 提到︰我不得不說傳奇強者是個誤解,也造成了些過高的期待,這應該歸咎於我的背景寫得不夠清楚。
乙名 提到︰畢竟背景比我猛好幾倍的索傲天都入選了啊。

問題就是你寫的太清楚了好嗎,你應該要像政客一樣畫大餅,
然後又不要許下任何具體承諾,要不然你兌現的時候會很難看,就像是──

我如果當選我就要改善台中的空氣品質(○)
我如果代選我就要改善台中的懸浮粒子降到○○以下(X)


懂我的意思嗎?就像你專長那樣寫得籠統模糊到時候凹的時候也比較容易過,
不過說實在你那個有點誇張,像是你這個──
乙名 提到︰哈維斯你打不起:任何嘗試攻擊哈維斯的人幾乎都遭受到慘痛的代價,他們會在攻擊的下一秒被打得暈頭轉向。
怎麼看都覺得有點過。

可以寫角色武功高強,就是不要做具體比例尺度,
我們回到半人的角卡上,你在這裡實實在在的寫出──
乙名 提到︰在對手輸給他時就是,「你連一個半殘的人都打不贏。」
在他輸給對手時就是,「要不是我半殘你早就輸了。」雖然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
「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就代表他生涯未敗。
生涯未敗不夠傳奇嗎?強如柳生宗嚴、吳殳、喬治·西爾沃(George Silver)都沒有在生涯未敗的,
即使面對跟自己伯仲之間的對手,甚至是比自己強的對手,卻每每能夠拿下勝利,超強的好嗎?

生涯未敗就是一個不該許下的承諾。

就算你說太強的經歷只是誇大的傳言,可想要生涯未敗又不會太強的真相就只有專挑軟柿子下手。
也是沒錯啦,要我專挑學齡前孩童打架,我想我也是能夠生涯未敗啦,我的天啊,這是在幹嘛。

半人哈維斯,一個殘障人士嘴裡嚷著「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
人們相傳他是當今最強的戰士,批著人皮的怪物、魔人、無理者,真相是名過於實。
遇強則縮,生涯未敗出於在專挑軟柿子下手,打贏再嗆「你連一個半殘的人都打不贏。」


這什麼狗屎爛人。

還是說生涯未敗也要改成傳言?其實半人哈維斯根本就沒有生涯未敗?
那要不要把角色自白也改成傳言好了?其實半人哈維斯沒有說過「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
這只是傳言,就跟愛因斯坦不曾說過「不要相信胡適」一樣?

半人哈維斯要入選起碼就要削弱,要削弱就會破格,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
但是就我看來角卡的初衷就已經了變質,感覺就像是獨孤求敗驀然回首成了個狗屎爛人。

憑良心講,我其實挺期待狗屎爛人的,雖然我認為這不會是你想要的,但是我真心覺得狗屎爛人也不錯,
只是你這個半人哈維斯的故事背景居然還跟主線一點干係都沒有,結果故事就算不是發生在艾奎斯垂亞大陸、
不是發生在阿爾法王國對這個角色來說來說一點也沒差,半人哈維斯跟帝翁比羈絆輸超多好嗎?

搞啥啊......

你不是不知道入選角色強度不是最重要的要素,你知道TRPG的這個面向,TRPG就像大自然,是「適者生存」,
而非「強者生存」,劍齒虎、巨齒鯊,有一大堆古代的生物比現代的還要能打,但是他們都死翹翹了。

西伯利亞虎肯定能打贏吉娃娃,但是西伯利亞虎瀕臨絕種,
吉娃娃則是多到ttk12345手滑摔死12345隻還是多到滿坑滿谷。

你覺得你投REASTAR《流離曼陀羅》會上是因為你的角色戰力寫的很強?
當然不是啊,什麼好強好棒棒戰鬥力描寫還,不如寫些跟杜娜藕斷絲連的感情爛帳。

角色背景跟劇情張力的羈絆這點你很明白,而且你還我們許多人都擅長利用這一點,
運用得相當順手,很多時候我都覺得這點你比我強多了。

這次勒?半人哈維斯勒?
乙名 提到︰假如我造的東西是武器,那我就會把它的戰略戰術價值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的美感、個性、風格等等,我只在乎如何做出優秀的武器

假如《天魔劫》若是一個招標案,而採購人猴子布偶主訴需要一款巷戰用槍,請各位投標商展現自己的設計。
而我在就像宛如看一間宛如黑克勒&科赫的知名廠商,居然一昧加大口徑,造出一把實務上限制多多的瑕疵品,
好像過去製作MP5的經驗跟HK416的技術遺失一樣。

好了,可以了,我推薦你不要再想了,實在是沒有必要這麼患得患失,
有的時候我也會想要發發神經,我相信不只我想要發發神經。

我寫過很瞎的東西嗎?有的,我就寫過什麼大爆射火槍兵之類的三小,
或是什麼GOLDEN168的鬼勞子玩意,我還看過有人寫看洞就想鑽的瑜珈老師。

有的時候我們會被我們心中的浪漫(腦衝)支配,
有的時候我們會單純的想寫出一些「想要寫的卡」,而非「適合團的卡」,

很簡單的事情,既然投了張規格外的卡,自然就很容易被刷,
就像既然你堅持要在湯裡面加香菜,就莫怪路人鳥不想吃嘛。

其實我不太確定不吃香菜的到底是不是路人鳥,糟糕,
這例子舉的頗爛,總之你懂得,真的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失意來著。

但是如果你堅持想要抗辯『THROW對於半人哈維斯背景跟帳面上的實際數據有很大的落差一事有失公允』,

那麼我重新評定結果是:除非接受半人哈維斯狗屎爛人或是角色背景大半都在水字數這個裁定,
否則我仍然認定半人哈維斯勒角色背景跟帳面上的實際數據有很大的落差。

結束。

※※

聲望留言:
零崎七夜 聲望+1 阿爾法珍稀動物路人鳥是不吃蔥,洋蔥,香菜...等重口味調味料的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上面的每一篇文字都太多了

老實說我其實一篇都沒有撐下去看完


我只是有個疑問


你們打這些東西出來應該很消耗時間吧


為什麼





























不去碼個劇本出來讓我玩啊 meme_epicwin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我笑了 同意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離界者-進行中】角色卡

【毛毛小猴猴-進行中】 角色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久等了,因為一些事耽誤到了點時間。
雖然時間過越久我的回覆意願就越來越低,但我還是把它完成了。
我的回覆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以下廢話大量注意,我建議把網頁放大一點看會比較舒服。



丟丟,你講的東西往往都很有邏輯性、很有說服力,說實話我很佩服你,但這次你的表現看起來有點失常,或許是我看過最糟的一次。
我覺得有些失望,對於可敬對手的那種失望。

一開始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跟你講,甚至一度考慮放棄解釋。
因為儘管你說了這麼多,看起來卻像是烏龍一場,其原因有三。




以上三點算是我給你的提醒。












離題的東西和廢話87%





好,打嘴砲打得夠多了。
有很多東西我本來沒打算寫,只是越寫越多,這些廢話應該沒什麼人想看,希望在看這裡的人知道這部分其實跳過不看也沒差的。
不過對於有耐心看完全部的人,我應該對你們說聲感謝。
到此為止。



依士 竟然有人真的看完,真是太感謝了,我馬上發一個聲望給你
聲望留言:
依士 聲望+1 好長,看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好,已經檢舉了,我檢舉我自己。
或許你會認為預知壞的未來會讓人感到「絕望」,其實剛好相反。
即使知道明天會「砍帳』,心中早有覺悟就不怕砍。

.png   RAT.png (大小︰ 52.71 KB / 下載︰ 130)
覺悟者恆幸福。


講是這樣講,我還是沒悟出這邊到底在幹麻。

我寫的「事實太少,主觀臆測太多」,這真的是非常有可能的,
我的推測也肯定會有跟他人解讀不同的地方,而從throw跟猴子布偶這兩人的標準變動無法避免。
我跟猴子的標準不能一廂情願能始終處在一個不變的角度上,甚至於會有相斥的見解,
例如對於「大GG美少女」的喜好上,我跟猴子布偶不能達到共識。

為了避免「缺乏考證,單憑自身意識的想當然爾來下筆」所造成的問題,
所以我提供了我的視角,也舉出參考的物件,來解釋為何我的觀點為何是那樣子,
利於任何人都可以指出我錯誤或矛盾的地方,可以引用我的文章並舉出哪裡不適切。

我可以認可事物不僅只有一種解讀方式,每種解讀方式也有先天角度上的侷限。

但凡指出他人錯誤,也應該當指出錯誤跟矛盾的所在,而不是一句──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請你回頭仔細看一下自己說的話,應該可以注意到有很多內容都是主觀臆測,而且我得說這都與事實有相當大的偏差。
就算不是主觀臆測,也有些似乎是看漏、看錯字或會錯意的,後面講的東西自然也就歪掉了,剩下的幾乎都是一些已確定的事實。
就可以帶過去了事,有錯就直接說啊,我又不是近平,又不會抄家因為說我住在百畝森林,但你好歹指正就要舉證,
搞得像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奧義非得靠自己悟出不可。
[圖︰ 3046573332774e5a6e43.jpg]
譬如我說這角色就在「強度上」出了問題,情境不會被接受。我所以我舉出團務中的莉雅拉範例,
我舉出單一PC過強可能會造成的影響,我提出齊頭式的拉高所有角色檢定值可能造成的問題,我現在還可以追加提出當事人的認同。
   
   
追加ALPHA的類似議題討論當事人中還有你的參與。
結果你還是沒解釋你這
(2019-03-18, 13:08)乙名 提到︰ 先從規則面開始說吧。
像這樣的規則,撇除角色能力的分配方向,就算兩個角色都是戰鬥特化角他們也不一定會一樣強。
能力設計、加值堆疊這些都可能導致相當大的不同,不僅是直接的戰力,還有擅長的戰況及戰術,更別說GM能否好好平衡這些角色。
所以PC在數據面的能力並不一定會勢均力敵,加值超過+2+3也不少見。
GM如果要平衡你的角色怎麼樣才會沒問題?

所以我「過度解讀,或是解讀方向錯誤,甚至看起來有些偏執」的矛盾是在哪裡?
有一個既有的比例尺放在那裡,你要說這舉證錯誤,那也總得要說是錯在哪裡啊?

你又不講,還開始量產前後不一的說詞,你先是說──
(2019-03-18, 13:08)乙名 提到︰ 我寫卡是很認真的,結果現在卻被說「角色背景跟帳面上的實際數據有很大的落差」,
還被大大的吐槽了一番,這真的讓我不太高興啊,丟丟。到底是誰的落差比較大?
後面又變成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乙名角卡上有些資訊其實是嚴重失真的,太認真看待反而會出錯。
這看起來似乎和上一篇我說我寫卡很認真互相矛盾,現在看來那句應該修正成我很重視角色強度是否偏離太多。
所以又變成太認真看待是錯的?又修改成「很重視角色強度是否偏離太多」?

那如果按照這個邏輯──
(2019-03-18, 13:08)乙名 提到︰ 因為我算是略懂如何在這樣的系統中做出更強的角色的,且我本來就打算做一個戰鬥特化角色,
所以要做出比其他PC擅長戰鬥的角色對我而言並非難事。
然後對我而言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所以要做出比其他PC擅長戰鬥的角色對我而言並非難事。
然後對我而言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而你「很重視角色強度是否偏離太多」的做法就是──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其實我不覺得專長是審卡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除非我寫的專長非常奇特,或有違規可能。
所以當我看到團務上寫著這句話時,我覺得:那麼就入選後再來討論調整吧。
但我總不能空著不寫專長吧,所以我得想想要塞什麼上去才好。
那時我被一陣雷打中,讓我不想像平常或其他人一樣,寫一個正經或中二的技能名,我就想取個隨便的名字
所以這就是「要做出比其他PC擅長戰鬥的角色對我而言並非難事」的宗旨?
這就是「很重視角色強度是否偏離太多」的方法?

而角色實情又是啥?
你提出我「過度解讀,或是解讀方向錯誤,甚至看起來有些偏執」,
並說了我的推測跟角色實情有很大出入。所以獨孤求敗變成狗屎爛人的解套方法到底是什麼?

我拭目以待,結果你──
「如果有人要毀滅世界,我怎麼能接受那不是我?」的解釋是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不確定是不是要讓角色講這句話(不過我可以確定他在過去並沒有說過),
我幾乎只是想寫點東西才把它硬塞上去的而已,它其實有點像是一個沒有實際意義的裝飾品。

我推測惡魔無法單純用自己的力量來毀滅世界,而是需要依靠儀式之類的方法。
簡單來講,哈維斯將嘗試以某種形式參與到毀滅世界的偉業中,而不是阻止它發生。參與、影響的程度越高越好。
儘管很可能只是間接的,但他依然得到了毀滅世界的成就。
這是最有可能的版本。
解釋:
在對手輸給他時就是,「你連一個半殘的人都打不贏。」
在他輸給對手時就是,「要不是我半殘你早就輸了。」雖然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其實我只是因為想寫這些台詞才寫的,就比如想喊某些台詞的衝動那樣,他並不會真的這樣說,所以我才會在後面寫「雖然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期望看的人把前一句話當作不存在,他不是沒有打輸過的。
娘家卡好蔥油派!

半人卡上寫的:
在對手輸給他時就是,「你連一個半殘的人都打不贏。」
在他輸給對手時就是,「要不是我半殘你早就輸了。」雖然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


我認知到的:
既然他從來沒有說過「要不是我半殘你早就輸了。」從來沒有說過,所以從來沒有輸過。
並且都說──「但在傳奇這部分,實際上,他並不是傳奇強者,是傳奇殘障人士。
如果他好手好腳,要我說他是個傳奇強者我還真寫不出來,人家只是拿了殘障加分而已啊。」

所以實際上沒有強到無敵一樣,那確保能夠不斷能夠贏下來的方法,就是專挑比自己弱的人下手。
這是我的推測,而乙名說這是主觀臆測,乙名說這
「就算不是主觀臆測,就算不是主觀臆測,也有些似乎是看漏、看錯字或會錯意的,
後面講的東西自然也就歪掉了,剩下的幾乎都是一些已確定的事實。總地來說,事實太少,主觀臆測太多。」


乙名說的事實:
其實我只是因為想寫這些台詞才寫的,就比如想喊某些台詞的衝動那樣,他並不會真的這樣說

我你大嬸婆勒新疆孜然小羊排!

我曾經看過「一國兩制」,第一次看到這招「一乙多表」:一個乙名,各自表述。
我只能說我們可以從此一窺乙民的前瞻未來有著不可限量的政治色彩,
真是屌炸天,可以一邊寫出這種濠洨至極的東西還能出來護航,
而且完全看不出到底是在護哪邊的航。

一邊說──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既然有人認為我的角色背景和PC應有的階層差太多,那不管我如何認定哈維斯這個腳色,事實就是:「有人看了我寫的東西,產生了這樣的解讀。」
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這就表示我的表達確實不夠精確,才會讓人產生誤解。
所以與其事後再去解釋東解釋西,我更該仔細審視是犯了哪些錯誤才會導致這個結果,之後又要如何避開它。

一邊說──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你想像中的世界有點太僵硬、太缺乏彈性。
我記得你以前鑽牛角尖的時候似乎也是像這樣?這應該算是你的老毛病了。
你整篇充斥著這樣的東西,從一個主觀臆測又延伸出一個主觀臆測,就這樣一路走下去,寫越多錯越多。
我感覺很難把你拉回來,光想到要解釋這些我就覺得累。

我明明寫出喜好的重要性──
(2019-03-24, 23:14)throw 提到︰ 搶戲就算了,沒錯,這個問題其實是可以「算了」的。
我們總說要帶團者要注力劇情與玩家的分配問題,別讓某些人搶盡風頭,
但是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帶團者難免都有喜好問題,講粗一點,
如果不能自爽那還帶個屁團,帶團者讓自己喜愛的角色多點發揮空間,這無可厚非。

還是可以說──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我很清楚這張卡有諸多問題,有一部分我也在上面提過了,但角色背景強度並不是首要因素,也不是最大的問題。
其他問題比這個還要大得多、嚴重得多,比如你說的羈絆等等,而強度這部分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樣……這待會我會再提到。

在第一篇我提到入選結果出來後,我問了猴子把我刷掉的原因,那時候他回答:「簡單來說角色比較沒有…………吸引我的點?」
所以猴子布偶的說詞這兩者說法沒有相駁還支持立論,但還是算是「滑坡謬誤」?

說什麼──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假如我是一個職業拳擊手,比賽有贏有輸很正常,這沒什麼。
但要是我在一場比賽中頻頻犯下各種低級錯誤,除非我是一個不思進取的人、或是完全不在乎比賽,否則我怎麼能不對自己幹的蠢事沒有任何感想?
從這次的經驗中,我更抓出了我一直以來存在的弊病。這都是一些我早就知道的東西,我本該避開的。
因此我想針對這些問題調整往後的創角模式,好改進這些缺點。
假如你是一個職業拳擊手,你正常發揮卻比賽仍有輸有贏,這不是更該探究,因為沒有失常,
又表現出應有的水準,那麼為什麼最後還輸?這種輸贏不是更重要,更有反省意義?

但是在一場比賽犯下低級錯誤,像是昨天吃晚餐的時候,決定喝光麻辣燙的湯頭,
導致上場的時候浴shit擂台,這是能有多少反省空間可言?就不要賽前喝麻辣燙啊幹。

如果真這麼想追根究柢,那按照你的藍色窗簾邏輯,關於團的事實掌握在猴子手裡。
即使當事人都明確地說出強度即使不是首要問題,但是這張卡的強度也確實出了問題,
   
如果真這麼想追根究柢,那你為什麼不說說大半入選的角卡都會變成黑歷史的這個問題?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噢,不不不,不要提到我那團的角色。
我寫出來的東西有一大部分都會在不久之後變成我眼中的黑歷史,這團的角色尤其如此,拜託不要提他。
還有說我對角色背景跟劇情張力的羈絆運用得相當順手我實在承受不起,不要這樣說。
(2019-03-11, 01:07)乙名 提到︰ 從我找得出的報團角色卡來看(排除私招、先報先得、沒有競爭者等),33張卡中有25張入選8張落選,四捨五入後報團入選率是76%,
或者說落選率24%。(可能還有些資料遺漏了,不過結果應該不會差多少我是第一次統計我的入選率,雖然是在我估計的範圍內,但實際見到這麼高還是有點意外。

接下來我想「呼籲」一件事,當成我對自己的辯護也無所謂,總之聽一聽吧。

對,我會鑽牛角尖,這是真的,在以前有很長的一陣子我有喜歡寫實作品的傾向,這個影響重大,
即使現在我已經習於浸淫於爽爽萌萌作品,這鑽牛角尖的症頭漸有改善,
[圖︰ product_201902221125341.jpg]
但是我還是會突然發作,像在看《幼女戰記》看到一半忽然想起阿道夫‧格蘭德跟伊安‧V‧霍格的作品陪伴著我的回憶,
然後腦子裡就出現一股「哇哦!我現在看的東西真是超濠洨的啊,幹」的念頭揮之不去。

但這什麼半人鬼玩意哪需要我鑽個鳥洞啊?這已經不是「挑語病」「認真你就輸了」的問題,
整張卡的洞大到像是落穴陷阱,人走過去就準備要死了好嗎?
[圖︰ qKeD6I4.jpg]

落穴陷阱讓人掉下去之後還沒完,裡面還佈置好尖尖的石頭,
叫做「藍色窗簾」,一跌進去就馬上就給接一個COMBO──
「關於角色的事實掌握在我手裡」「其他人說得再多,只怕淪為藍色窗簾」
給你插一個驚喜連連,還沒完,這尖尖的石頭上面還塗了叫做「我的想法並不重要」的迷幻藥會混淆你的認知。

正當你懷疑這「藍色窗簾」根本八竿子打不著,思索著──
難道讀者非得洽詢作者的意見,才能說《火影忍者》的寧次死得有夠沒價值?
難道讀者非得洽詢作者的意見,才能說《ONE PIECE》的艾斯死的有夠白癡?
藍色窗簾從什麼時候變成作者寫出爛東西之後可以用來掩護瑕疵的庇護所的時候──


此時,翻開陷阱卡「我的想法並不重要」就會開始發揮藥效,告訴你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這不是字面意思的清楚與否,而是我是否有準確的傳達出我的想法。
我腦中對這個角色的想像,和實際的卡有太多誤差,更不用說其他人的理解。
從這一點來說,你會有現在的想法並不奇怪。

靠悲喔,所以你到底有沒有要肇事責任各佔幾成?
且回憶一下就會發現你掉進去坑之前,他還曾信誓旦旦地說:
(2019-03-18, 13:08)乙名 提到︰ 當然我也擔心過寫這樣會不會太強,寫完卡時還特別問過猴子,猴答:「有點?」
看起來他也不是很確定,但至少這表示我的背景強度並沒有差很多。
不過保險起見,我還是告訴他太強的事跡當傳聞就好,反正專長還是那一些。
而背景的傳言當然就只是傳言,如果GM認同角色有這麼強,那它就是貼近事實的,反之就只是誇大的傳言而已,不能當作事實來看。
可是實際情況是當事人根本就無從釐清事實,
例如說他就是翻爛整篇翻爛整個背景描寫────根本找不到哪一段說明想要毀滅世界?
(2019-02-25, 21:07)乙名 提到︰ 力氣大的戰士多如牛毛,有才能的戰士不計其數,動作快的戰士遍地皆是,
技巧好的戰士到處都有——他們都是從差不多的模子刻出來的東西。
一個厲害的戰士並不稀奇,但一個又老又殘又厲害的戰士?
那就叫做半人哈維斯。
半人哈維斯是一個活著的傳奇。
半人指的是他矮小的身材和殘缺的身軀,他最為人所知的就是頂著一副老殘的皮囊還能戰勝無數強大的敵人,甚至比他們都要強上許多。
有傳聞說哈維斯是當今世上最強的戰士,有傳聞說他是披著人皮的怪物。
很多人無法相信,只把他當成一個謠言或是騙局,是那些人為了掩蓋自己戰敗的事實編出的謊言。
只有一隻手和一條腿的人很強就算了,怎麼可能還是最強的?
但無倫如何,哈維斯確實是存在的,他是那些強者的災難。不僅打破他們的驕傲,也打破他們的常識。
他用那些人的血證明了有再多的手和腳都不是他的對手,他的實力是不能用常理來考慮的。
後來,有人不再稱呼他半人,而叫他魔人、無理者,但哈維斯堅持使用半人這個稱呼,這樣才能強調他在身體上的「劣勢」,然後在對手敗給他時好好嘲笑他們一番。
在對手輸給他時就是,「你連一個半殘的人都打不贏。」
在他輸給對手時就是,「要不是我半殘你早就輸了。」雖然從未有人聽過他說這句話。
很多人想,這麼厲害的人過去肯定也是個實力名聲皆不俗的戰士,但奇怪的點就在這裡。
當半人這個名字為人所知時,哈維斯已屆暮年。
「一個渾身是傷的老人四處找強大的對手決鬥,而且還贏了。」傳說就從這裡開始,再也沒有人給他的身體添過什麼嚴重的傷痕,但也沒有人清楚他過去是誰,沒有人知道在他的身體變成這樣之前到底經歷過什麼。
持續的勝利為他帶來了名聲,現在的他專門接受高難度的委託來證明自己的實力,順便賺點錢。
當他聽說國王開出驚人的報酬招募人手時,自然也對背後的任務泛起了興趣。

根本就沒有辦法辨識出哪一段是實際情況。
根本就沒有辦法辨識出哪一段是一種態度不是真的。
根本就沒有辦法辨識出哪一段是一種態度不是真的但是一有機會變成真的
根本就沒有辦法辨識出哪一段是一種態度像喊台詞的衝動實際上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真是搞不懂如果知道自己寫的是這種東西,
那你2019-03-18的為什麼決定用這樣子的說詞跳出來護航,
這個一定凹不過去的啊。

就算一個人盡可能按造角卡上描述的去推測,但是,
還是會錯,廢話,這已經不是陷阱題的程度了,他連題目都給假的,
這當中的因果奧秘就仿若「不養狗就會變成gay」一樣扯,
但是他還是會對你說這是曲解他原意的主觀臆測。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我得說這都與事實有相當大的偏差。
就算不是主觀臆測,也有些似乎是看漏、看錯字或會錯意的,後面講的東西自然也就歪掉了
又自說自話的說
(2019-04-12, 18:06)乙名 提到︰ 我們何曾去在意每個人心中的想法了?我們看的是他們做了什麼不是嗎?
儘管我腦中認為的角色並沒有和角色應有的階層差太多,但這個世界不會在乎個人真正所想的是什麼。
我如何認定這張角色卡並不重要、我的想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了什麼、別人認為的事實是什麼,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

老天,我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我也寫過糟糕的卡,而且不是區區幾張,
(2019-03-24, 23:14)throw 提到︰ 我就寫過什麼大爆射火槍兵之類的三小
那個火槍兵還跟MAXC問看看能不能凹兩把槍,結果沒上根本呵呵,我還在《調查者須知》說自己演過瑞秋‧卡森(雪特日隱刪文了),
我也被聲討過盲目而做出一些跟低能沒有什麼區別的弱智事,但是做蠢事本來就應該可以被人說是白癡,我可以接受。

但是看來乙民不能接受這種接受,甚至於開始一連串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一下子只有兩個人擁有最大解釋權,那就是猴子跟我
一下子說別人總地來說,事實太少,主觀臆測太多
一下子寫卡是很認真的
一下子角卡上有些資訊其實是嚴重失真的,太認真看待反而會出錯
一下子我把大部分描寫都放在角色的戰鬥力與傳聞上
一下子做出比其他PC擅長戰鬥的角色對我而言並非難事
一下子我被一陣雷打中
一下子比起檢討別人,我更喜歡檢討自己
一下子我很清楚這張卡有諸多問題
一下子因為我背景寫太強而把我刷掉可說不過去
一下子我寫這個背景的一大方向是想要展現他的傳奇感、神秘感
一下子又翻供了
一下子我希望人們可以寬容一點、互相理解、互相包容
一下子離題的東西和廢話87%
一下子還要談及個人心理甚至擴大到道德規範
一下子生為一個脆弱的混蛋,這是我的錯
一下子一個人在某時某刻主張某些東西,不代表他就能隨時遵從它。
真的有誰可以做到嗎?我認為很少。要求任何人完全貫徹他自己的主張是不實際的。

混亂中立喔?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哈哈 不要檢舉自己啦 我看好你欸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嗯,對,我的卡寫的真是太強太扯太爛,我死得不冤,我真的是前後矛盾混亂中立語焉不詳精神錯亂。



嘿,放輕鬆,其實你不用檢舉自己的,真的,因為我已經覺得無所謂了,這篇我也覺得沒差。
欸,怎麼我的口供又變了。

人是應該恆久不變、人是應該原位不動、人是應該單純一致、人是應該一心一意、人是應該言而無誤、人是應該清明自知。
話如果承受不起無限上綱就別說,它沒有人事時地物情境和適用範圍的邊界。
為什麼狐狸會說「語言是誤會的泉源」?

如果我真的要檢舉,你有沒有自首也不影響我要不要檢舉。

好啦,說回正題。
為什麼我不一一指出你的錯誤,以及為什麼我不打算回應你這篇文裡大部分的內容?
原因之一我在上篇提過,這裡我就講講別的。





只要把影片上傳到youtube,就一定會有人按不喜歡(如果看得人夠多),然而水管主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喜歡他。
沒有每個人都喜歡你這件事,也不會每個人都不產生任何誤解。

所以我決定讓你保留你對我的誤解。
對你來說或許也是保留我對你的,但我會讓它歸零,不讓它留在我心中。

無論是誰都必須背負無數誤解活下去,盲目地追逐他人的想法,只會是無窮盡的自我消耗,把自己給掏空。
比起讓別人知道自己是什麼人,更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人。

覺悟者恆幸福。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