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3/17~6/30)
只看該作者
#11
小紅貓見她的毛茸茸靴子就這麼自顧自地走掉了,氣呼呼的鼓起臉頰,站在大廳中央咪呀咪呀的吵鬧了起來。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只看該作者
#12
(2019-03-19, 09:29)小南 提到︰
小南像一條毛毛蟲一樣在地上蠕動了一下


然後抬起頭看了看毛茸茸的雷貝

伸出右手摸了摸對方臉龐上面毛茸茸的毛

然後說道

「剛剛有一個老人士兵、一男一女的人來把很多人帶走了」

「如你所見,這裡的人裡我不知道哪個是YEE custom_yee ,或許被帶走了吧」

然後小南看了看人山人海的酒吧大廳

那些仿佛在喝飲料吃東西,但卻對其他事情毫無反應,仿佛背景一樣

他們真的是人嗎?還是說.....他們的靈魂已經失去了?

小南吞了吞口水,然後看了看那個女神像

福禍相依,自己也得小心點才可以從這裡撈到大機遇呢

(2019-03-19, 01:47)雷貝 提到︰ 「是沒見過的新面孔呢?」雷貝從男子的旁邊探出頭,盯著跟自己ㄧ樣有著銀色頭髮的陌生男子,對方的眼睛顏色是很特別的黃色,讓他聯想到野生動物的雙眼

「我叫雷貝,請多多指教~」不等對方回覆,雷貝轉了個圈,像跳著舞一般地來到了小南面前

「小南,好久不見啦,話說......這裡有叫"毅"的人嗎?」由於聽到了陌生男子和櫃檯說的話,雷貝湊到小南的耳邊小聲問道,毛茸茸的毛髮刮著小南的耳朵
「那個...那個..是個黑頭髮,黑眼睛,常常一張臭臉,身高大約172公分的人類...也許,他的武器-電漿砲比較廣為人知!?  如果被帶走的話...那也沒辦法了,打擾道你真的十分抱歉!」無央怯生生的回答,黃色的右眼漸漸轉變為青翠的綠色。

無央看著那名為「小南」的男孩,再看了看小南身旁白色的毛茸茸生物,右眼的綠色閃過一絲絲的血紅。

「會講話的動物...你...是魔物嘛!?」無央右眼的血紅開始擴散,雙手虛握著,像是某種招式的起手式。

角卡無央
聲望留言:
雷貝 聲望+1 假如要連結直接跳到自己的角卡旁邊,先點旁邊的#249再複製就可以了。例如:https://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59225#pid59225
只看該作者
#13
(2019-03-19, 22:22)翔翔 提到︰ 「那個...那個..是個黑頭髮,黑眼睛,常常一張臭臉,身高大約172公分的人類...也許,他的武器-電漿砲比較廣為人知!?  如果被帶走的話...那也沒辦法了,打擾道你真的十分抱歉!」無央怯生生的回答,黃色的右眼漸漸轉變為青翠的綠色。

無央看著那名為「小南」的男孩,再看了看小南身旁白色的毛茸茸生物,右眼的綠色閃過一絲絲的血紅。

「會講話的動物...你...是魔物嘛!?」無央右眼的血紅開始擴散,雙手虛握著,像是某種招式的起手式。

角卡無央
小南又蠕動了一下

然後看向了眼睛會變色的人

「喔...我記得他...電漿砲...拿出來兩次都被人叫收起來」

「是的,電漿砲走了」

小南又蠕動了一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毛毛小猴猴-進行中】 角色卡
只看該作者
#14
(2019-03-19, 22:22)翔翔 提到︰ 「會講話的動物...你...是魔物嘛!?」無央右眼的血紅開始擴散,雙手虛握著,像是某種招式的起手式。
(2019-03-19, 22:30)小南 提到︰ 「喔...我記得他...電漿砲...拿出來兩次都被人叫收起來」

「是的,電漿砲走了」

「並不是。」雷貝斬釘截鐵的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對於魔物的定義為何,不過只要在阿爾法酒吧內,就沒有傷害別人的傢伙,你也不會遭遇任何危險......畢竟酒吧只是喝酒吃飯接受委託的地方嘛~」雷貝在原地旋轉著,像是跳著旋轉舞一般,完全不把對方的殺氣看在眼裡

「至於想要發洩精力的人嘛,可以去競技場和別人切磋一下,找老闆報名領號碼牌就行了~」

「啊......順帶一提,要是在酒吧裡面打架的話,老闆可是會生氣的喔?」雷貝停了下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方看

「吶吶,小南,你說是吧?」雷貝歪著頭看向蠕動中的小南
SIGNATURE:
雷貝瑞忒
雖然是一隻狼,不過大家都叫他小兔子......沒關係吧?
(生理狀態偏向狼,心理狀態偏向兔)

德爾塔的菜刀外表拆信刀、星華的半透明小花、貝塔女神的女神像項鍊、阿爾法的銀色金屬花胸針
只看該作者
#15
(2019-03-19, 22:30)小南 提到︰ 小南又蠕動了一下

然後看向了眼睛會變色的人

「喔...我記得他...電漿砲...拿出來兩次都被人叫收起來」

「是的,電漿砲走了」

小南又蠕動了一下

(2019-03-20, 02:55)雷貝 提到︰ 「並不是。」雷貝斬釘截鐵的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對於魔物的定義為何,不過只要在阿爾法酒吧內,就沒有傷害別人的傢伙,你也不會遭遇任何危險......畢竟酒吧只是喝酒吃飯接受委託的地方嘛~」雷貝在原地旋轉著,像是跳著旋轉舞一般,完全不把對方的殺氣看在眼裡

「至於想要發洩精力的人嘛,可以去競技場和別人切磋一下,找老闆報名領號碼牌就行了~」

「啊......順帶一提,要是在酒吧裡面打架的話,老闆可是會生氣的喔?」雷貝停了下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方看

「吶吶,小南,你說是吧?」雷貝歪著頭看向蠕動中的小南
「真的十分抱歉」無央右眼漸漸平復為平常的湛藍「看到不是人類的生物就稍微衝動了」無央低頭看著自稱"雷貝"的奇妙生物。

「原來如此阿,毅走了嘛?」無央轉向另一邊,看著名為"小南"的男孩「那個...那個...我可以在這裡等毅嘛?」
只看該作者
#16
(2019-03-20, 02:55)雷貝 提到︰ 「並不是。」雷貝斬釘截鐵的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對於魔物的定義為何,不過只要在阿爾法酒吧內,就沒有傷害別人的傢伙,你也不會遭遇任何危險......畢竟酒吧只是喝酒吃飯接受委託的地方嘛~」雷貝在原地旋轉著,像是跳著旋轉舞一般,完全不把對方的殺氣看在眼裡

「至於想要發洩精力的人嘛,可以去競技場和別人切磋一下,找老闆報名領號碼牌就行了~」

「啊......順帶一提,要是在酒吧裡面打架的話,老闆可是會生氣的喔?」雷貝停了下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方看

「吶吶,小南,你說是吧?」雷貝歪著頭看向蠕動中的小南

「老闆嗎?......」小南看了看四周圍


然後又蠕動了一下

「這裡不是有競技場嗎?」
(2019-03-20, 22:15)翔翔 提到︰ 「真的十分抱歉」無央右眼漸漸平復為平常的湛藍「看到不是人類的生物就稍微衝動了」無央低頭看著自稱"雷貝"的奇妙生物。

「原來如此阿,毅走了嘛?」無央轉向另一邊,看著名為"小南"的男孩「那個...那個...我可以在這裡等毅嘛?」
「等YEE?....」

小南看了看天花板,又蠕動了一下

「那你可能要等很久了,帶走電漿砲的人可不是普通人」

「以四維宇宙時間來算.....大概兩個月以上吧」

然後小南就蠕動著爬上了椅子,趴在桌子上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毛毛小猴猴-進行中】 角色卡
只看該作者
#17
(2019-03-20, 22:15)翔翔 提到︰ 「真的十分抱歉」無央右眼漸漸平復為平常的湛藍「看到不是人類的生物就稍微衝動了」無央低頭看著自稱"雷貝"的奇妙生物。

「原來如此阿,毅走了嘛?」無央轉向另一邊,看著名為"小南"的男孩「那個...那個...我可以在這裡等毅嘛?」

「沒關係,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剛來到這裡的人難免會不習慣些~」雷貝拉出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也拉出一張椅子示意無央可以坐下來說話,站著說話未免也太累了些

「我也有等過人的時候,也有別人等過我的時候,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嘛,在阿爾法酒吧休息休息,品嚐老闆精心準備的菜餚,等到他回來的那一天吧,我記得這裡可是不收費的喔......應該啦?」規定應該沒有改吧,雷貝不禁遲疑了一下
SIGNATURE:
雷貝瑞忒
雖然是一隻狼,不過大家都叫他小兔子......沒關係吧?
(生理狀態偏向狼,心理狀態偏向兔)

德爾塔的菜刀外表拆信刀、星華的半透明小花、貝塔女神的女神像項鍊、阿爾法的銀色金屬花胸針
只看該作者
#18
一名有著藍色長髮,身穿紫色連身裙的年輕女子從酒吧大門走了進來;稍微有在注意的人可以發現,女子毫無血色的身驅,以及毫無光輝的紫色雙瞳,都表明了這名女子並非活物

「啊……看來這裡就是傳聞中的阿爾法酒吧了吧?」女子好奇的四處張望著

然後她轉身看到一名腰間繫著長劍的金髮女子一動也不動,像座雕像般直挺挺的站在酒吧門口

「哎呀……好像有這樣的規則呢……沒辦法了……」女子拿出一塊鏡子,將金髮女子收了進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希莉卡
只看該作者
#19
(2019-03-21, 10:01)時空旅法師 提到︰ 一名有著藍色長髮,身穿紫色連身裙
的年輕女子從酒吧大門走了進來;稍微有在注意的人可以發現,女子毫無血色的身驅,以及毫無光輝的紫色雙瞳,都表明了這名女子並非活物

「啊……看來這裡就是傳聞中的阿爾法酒吧了吧?」女子好奇的四處張望著

然後她轉身看到一名腰間繫著長劍的金髮女子一動也不動,像座雕像般直挺挺的站在酒吧門口

「哎呀……好像有這樣的規則呢……沒辦法了……」女子拿出一塊鏡子,將金髮女子收了進去

[不知道他們回來了沒?場地也差不多排好了……]

剛踏進酒吧的亞特拉看了一下站在門口的女子

(同族嗎……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這裡遇到同族呢)

從旁經過同族的女子後亞特拉環視酒吧一圈,不過並沒有發現目標

(看來還沒回來啊,再等等吧)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
「?」好暗。

一個被白布覆蓋的物體蠕動幾下,一小部分凹陷、像是被手抓住接著整塊往下滑動,露出了底下一臉茫然的慧理。

「……」只見她看著手中白布歪頭,看上去還沒完全清醒,後頸藍光也一閃一閃的像是正在啟動。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