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這東西不是魔法驅動的,只要...」

毅的話語停了下來,似乎想到甚麼嚴重的事

(阿,靠X,都忘了這東西要充電。)

雖然毅經過研究使電漿砲一次充電便可長時間使用,但一直不充電又能維持多久呢?

(之前快一個月的長期任務期間是完全夠用啦,雖說這次來酒吧之前已經充飽電了,但總要給小姐充電的辦法...)

毅感覺沉默太久,把方才的面板轉向潔希的方向,指著充電口說道

「只要從這裡輸入電能就可以使用,說不定魔法師能幫妳。」

(變壓器也內置在裡面了,應該沒問題了吧。阿,這樣重新想一次功能才發現我真的是個天才...不小心想偏了,認真點啊我。)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把這樣重要的寶物交給我,這樣我可受不起啊。只不過,你將來的戰場也的確不需要這件鏈甲。」

伊凡望向年輕的少主。

「大小姐她啊,的確很了不起。年紀輕輕就把老練的傭兵殺死了,但是她終歸都只不過是個欠缺經驗的年輕人,在重建楓林領中是必須要靠你的協助。政治,這就是你下一個的戰場。一個雖然沒有鮮血,但是卻比腐爛的屍體更為醜陋的戰場。也是你要和大小姐一起踏進的戰場——」

伊凡說得正起興時,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身份。

「抱歉,我僭越了。既然你覺得我受得起這件鏈甲,那麼我便把它收下來吧。」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肆虐的野火逐漸擴張,但作為最初發源之地的營地周圍,僅有的雜草小樹燃盡後,沒了根的火苗逐漸耗竭。
  留下的,只有一地焦黑的殘骸。

  管家隨著凱德妮思走出營帳,看著屍橫遍野的營地,沒有太多反應,只是張望著尋找自己服侍的對象。



  「好的,我明白了。」
  潔希端著小臉點了點頭,記下了毅的叮囑。

  注意到從營帳裡探出頭來的管家,潔希握緊了小小的拳頭,但很快放開。
  她的目光掃過管家,望向騎士,騎士向她點頭示意,舉了舉手上的鎖子甲。

  潔希似乎領會到了些什麼,呼喚戴蒙上前,兩人低聲交談了幾句,對話間管家環顧了一會戰場,似乎在揣度先前戰鬥的慘烈程度。
  而後,管家彷彿為了彌補自己在戰鬥中的缺席,積極地說了些什麼後,快步走向營帳,似乎是準備拿取什麼。



  「政治啊……」
  瑞達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道:
  「我想,我會到衛隊那邊,接手訓練新人的任務吧。」

  注意到潔希逡巡的目光,騎士向著自己的主人舉了舉手上的鎖子甲,像是在暗示著些什麼。
  這樣的動作沒有刻意避開伊凡,但他也沒有解釋什麼,接著方才的話題繼續說道:
  「政治考驗的是利益交換的權衡、對於各個家族和人物的了解,以及……長年累積下來的人脈。」

  「別看他這樣,在貴族與貴族交鋒的戰場,他遠遠比我稱職多了,你們所看到的那些……」
  他偏了偏頭,比向剛走進營帳的管家,扯了扯嘴角道:
  「用他的話來說:『貴族毋須顧忌我等的情緒,正如我等毋須顧及那些賤民的情緒,這是上位者的權柄。』。」



  在騎士和伊凡對話間,管家戴蒙取出了一柄連鞘長劍,遞給了潔希。
  女孩挺起背脊,清了清喉嚨緩解自己的緊張,隨後才高聲說道:
  「肖恩家族絕不虧待戰場上的勇士,為了報償你們拼盡全力的守護,楓林領在此致上誠摯的謝禮。」

  潔希望向瑞達,騎士自然地端正了姿態,將手上的鎖甲背心遞給了伊凡,單手行禮道:
  「楓林領騎士瑞達,贈予伊凡閣下伴我多年的鎖甲內襯,願它在未來守護著你,正如你今日護衛著楓林領的主人那樣。」

  行禮後,他放鬆了下來,拍了拍伊凡的肩膀,低聲說道:
  「這代表到了青石領之後,我們可以去找工匠,把它改成更適合你的尺寸,楓林領出錢。」



  另一邊,潔希繃緊小臉,嘗試擺出貴族威嚴的姿態,但看上去卻只襯托出女孩的嬌小可愛。

  「這是我父親給我防身的匕首,今天,我沒有用上它,這場戰鬥就結束了,我希望自己可以永遠不用上它,也相信我可以辦到!」
  楓林領未來的主人從懷裡拿出一柄做工精緻的匕首,目光飄到毅贈予她的電漿砲上停留了片刻,才轉回凱德妮思身上。

  潔希肅著小臉,雙手托著匕首,遞給凱德妮思道:
  「……所以,凱德妮思閣下,我把它送給妳,相信它在妳手上比在我手上更有用。」

  隨後,她接過戴蒙遞給她的長劍,轉向毅。
  「毅閣下,我向你承諾,楓林領肖恩家族永遠是你的朋友,這柄劍將會見證這段友誼。」

  那是柄連鞘的長劍,劍柄、劍身上看得出這柄劍雖然陳舊卻仍堅固鋒銳,相較之下顯得嶄新的劍鞘,則有著和匕首柄上相似的圖樣──層層疊疊的楓葉。
  「這是我父親的配劍,今後,就算是我不在了,肖恩家族的後人也會認得這一柄劍,以及閣下對楓林領的貢獻。」

  她把長劍遞給了毅。




  嗯……後面的部分,繼續上路之後,有蠻大一部分可能都是瑣碎的過場劇情什麼的了(抓頭
  想問問大家會想要以角色的行動慢慢跟完全程,還是之後由GM這邊統一推進完收尾的部分呢?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毅低下頭,單膝跪地,雙手收下了劍

「這是我的榮幸。」

毅從地上站起並抬起頭,臉上掛著微笑

「您也辛苦了,小姐。」

因為氣氛的感染,毅說話也更加莊重

(父親的配劍嗎?收下相當重要的東西了呢。)

似乎認為直接放入收納袋不太好,毅將劍配在腰間皮帶內側

統一推進我可以喔~但如果其他有想慢慢推進的話我也沒問題(廢話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非常感謝。」凱德妮思拉下斗篷帽,由於左手抱著筆記本的緣故,因此只能用右手輕輕提起長裙,簡略的屈膝行禮。
收下匕首後,才輕聲補充歷史的末頁,「順帶和您報告一聲,逃兵目前暫已放棄此地,朝塞納人的部落趕去。」
她望向身邊的屍體,再度開口,「請珍惜剩下的領地人民──畢竟無論貴族或濺民,都只有一條命。」

過後,她輕輕頷首,退開到一旁等待。


一併推進就好,對了我說那個五倍報酬呢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伊凡單膝跪地,接受騎士的贈禮。

「十分感謝。」

伊凡站起來,心中多少對面前的騎士產生了信任。

「我相信你必定能做個好教官的。」

伊凡露出罕見的微笑,不是那種為了利益或好處才露出的虛假微笑,而是視騎士為己友,真心祝福對方的微笑。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會努力的。」
  瑞達向著伊凡點了點頭,回應了一個上揚的唇角道:「謝謝。」

  另一邊,面對毅莊重的答謝,潔希矜持地點頭回應。
  在她臉上,除了大局的放鬆之外,還有滿滿的不安與茫然。
  在領主這條路上,她僅僅踏出了第一步,後面等著她的,還有無盡的未知。

  「打算逃去塞納人的部落啊……潔希小姐,請放心,紅土領知道這個消息會很開心的,他們的礦場長年缺乏勞力。」
  聽了凱德妮思的諫言後,管家卻是殘忍地笑了笑,給出了這樣的處置建議。

  「嗯……」
  楓林領未來的主人看上去有些茫然,只是下意識地準備點頭。




  殲滅了叛軍的主力和首領後,接下來的路途再無波瀾。
  順利抵達青石領後,潔希和戴蒙似乎準備前往貴族議會,通報楓林領的領主更替。
  瑞達則是找到了當地的匠師公會,替伊凡量身修改鏈甲背心的尺寸,隨後則聯繫起販售奴隸的商會,準備替人手大損的楓林領補充人口。

  三名冒險者也在抵達青石領後的幾日收到了先前承諾的「五倍報酬」。

  「鑒於三位來自異界,本國的貨幣可能在那裏無法兌現,因此潔希小姐替你們把酬勞換算成保值的貴重物品。」
  前來交付酬勞的是管家戴蒙,依然是帶著幾分倨傲的姿態,但至少語氣上已經沒有多少尖酸的攻擊性:
  「這是本國歷史上最為傳奇的翡翠勇者的雕像,使用青山領出產的整塊綠寶石,由王都的大匠師普羅雕刻而成,它的價值遠遠超過先前約定的五倍報酬。」

  說到這裡,管家稍稍停頓了一下,接著才瞇著眼繼續講述:
  「然而,考慮到三位的貢獻,慷慨的潔希小姐決定以此回報,並向三位發出正式的邀請:只要你們願意,楓林領的大門永遠為你們敞開。」
  最後行了一禮,把三個紅布包裹的精緻禮盒放在桌上,管家轉身離去。

  打開禮盒,柔軟的內襯中躺著那位傳說中的翡翠勇者,近乎等身高的巨劍單手持著,斜指向下,身著厚重鎧甲的中年男子以高高在上的悲憫神情俯視前方。

  收下酬勞的三名冒險者離開旅店,在某種直覺的引導下,很快找到了偏僻巷子裡的廢棄房屋。
  輕輕拉開破敝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那熟悉的酒吧。



  這邊的雕像是護送大小姐的報酬,連同先前各自獲得的獎勵,在向酒吧的審卡員回報通過後,就可以錄入角色卡中囉0w0)/

【翡翠勇者人像】
以品質優良的整塊綠寶石雕成的持劍勇者雕像,兩個拳頭大的驚人個頭,再加上栩栩如生的精巧工藝,造就了這件令人讚嘆的貴重藝品,收藏家或貴族會願意為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用於賄絡、交易時,對藝術家、商人、貴族等人物有著非常大的誘惑力。)

  這邊大家可以再聊聊天,也可以直接離開,但別忘了最後要做出回到酒吧的扮演哦0v0
  &目前酒吧的活動正在進行,GM已經向酒吧管理員確認過,等三位通過獎勵的審核,就可以回酒吧直接參加活動啦!

  GM會在這兩天內於【團錄與心得】版面發表團後心得並公開劇本,也請大家到時候在該主題下回饋自己的心得哦0w0b
  另外,這團似乎有觀眾旁觀,也非常歡迎旁觀者到時候來發表感想哦!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對於逃兵的處置,毅並沒有多說甚麼,到了青石領後,毅在分離前找個機會向潔希說道

「那個...要分別了呢,加油喔~還有,上回說的體恤阿,希望妳能記得。在不讓貴族等人反彈的情況下,盡量讓人民過上好一點的日子比較好喔。」

(照上次的反應,可能不太明白體恤的意思呢。考慮到這裡的文化背景,這樣說應該可以吧。呃,希望不要讓她覺得煩呢。)

回到廢棄的房屋,一拍了拍自己的臉,想到

(好咧,嚴肅太久可不是我的風格啊!)

毅推開門,大步走回酒吧

一路上毅會一直和兩位夥伴找話題聊天,除非被嫌煩或嫌吵(話嘮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書寫者沉默地收下報酬,頷首。桌上的禮盒略顯沉重,她思考了好一陣子才終於伸出雙手抱起盒子。
對她來說,最貴重的酬勞已經珍藏在自己的筆記本內。

踏出旅店後,隨著隊友安靜的穿行於巷弄內,偶爾答上幾句簡短的回話。
跟在少年的身後,轉頭看了一眼被屋舍割據的窄小天空,這才踏入離開多日的酒吧。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收下沉重的酬勞後,伊凡小心地把禮盒放進背包裏面。

第一次的委託便圓滿地結束了。

伊凡跟著其他冒險者前進,他沉默地跟在後頭,一邊思考在委託中地各種經歷。畢竟是罕有的冷兵器實戰,他自然會多加留意。

當他意識到自己一直都沒有和同伴說多少話時,酒吧的大門已經立於眼前。

他推門進入酒吧,準備接受下一次的委託。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