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21
毅控制著電漿砲,跟在眾人後頭走著

(有鬣狗朝這過來是吧?)

毅把最後一門電漿砲充能,以防萬一

這骰值,八成很容易萬一 meme_yaoming
擲骰結果

2d6 → 4[1, 3] 4趕路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踏出農莊的柵欄,越過半缺的農地,外頭是大片的野地。
  簡陋的黃土道有些崎嶇不平,路旁蔓生的雜草前後,穿插著剛剛冒出新綠的荒頹老樹。

  伊凡嘆了口氣,戒備著周圍跟在隊伍外側。
  凱德妮思和潔希坐在電漿砲上,被人們護在隊伍中心,不怎麼廢力地前行。
  管家壓著隊伍的後方,一面走著一面沉思著些什麼。
  騎士披著重甲走在最前方,腳步沉重卻穩健,長途趕路讓他呼吸也變得粗重短促了幾分。

  把四門電漿砲借給女士們的毅,一面讓最後一門電漿砲充能,一面勉力跟上隊伍。
  然而,長途的跋涉也許對騎士和軍人來說負擔不是太大,對身為科學家的他來說,一邊趕路一邊操控五門電漿砲,精力體力的雙重消耗卻是顯得有些沉重了。
  他的速度在農地從視野中徹底消失之後,開始逐漸慢了下來,隊伍的速度受到了些影響,但也只有管家輕輕嘖了一聲。

  「快到了,在太陽下山前抵達沒問題。」
  管家的聲音從隊伍後方傳來,或許這也是他對毅的速度沒有更多埋怨的原因。

  天際西沉的太陽染出了半邊紅霞,距離太陽下山大概也就一兩個小時不到了。




  嗯……其實一開始限制的文字召喚「同一時間僅能存在一群人字。」,就是不打算讓召喚出來的「人」們可以分支出複數群體的。
  不過,八十八這邊似乎是解讀成同一種特殊能力判定為一個群體了w
  這邊是GM先前沒有解釋清楚,現在來下個準確的定義好了:
  文字召喚:同一時間僅能存在一種特殊能力,且最多僅能分散為兩個群體。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習慣了電漿砲的移動速度後,凱德妮思仰頭看向天空,同時注意到絲線另一邊的動靜。
重新坐正之後,側臉望向後方的毅,似乎是在評估隊伍前進的速度。

數秒鐘後,四平八穩的攤開筆記本,掏出自己的鋼筆,飛快而端正的字跡再度出現在紙張上:
引用︰Ζεύς
尊敬的奧林匹斯山之王,眾神之王。
您掌管了這個繁雜而生機蓬勃的宇宙,與此同時,蒼穹亦反映您的悲喜,在凡人面前展現萬里晴空或滂沱大雨。世人也尊崇您公正無私的統治,正義的判決令善惡各有歸宿。若您瞥見了此地慘絕人寰的滅村血案,能否請您揮袖降下飄風暴雨,洗淨大地上的罪孽與鮮血,留下此地原有的平和寧靜?
  
瀏海上的文字輕輕飛起,循著斗篷的陰影鑽到凱德妮思的斗篷帽內。
書寫者蓋上筆蓋,再度望向天空。
 


下起午後雷陣雨,沖淡隊伍的氣味,干擾後方追兵。

參考:維基百科
擲骰結果

2d6 → 8[2, 6] 8敘述成真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伊凡一邊觀看着原野景色,一邊戒備着敵人。

老兵的直覺使他似乎感受到危險,他認為他們一行人並未擺脫掠食者的追蹤。

「凱德妮思小姐,請告訴我,你的『人』看見了什麼。」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注意到管家的嘖舌聲和凱德妮思的視線,毅感覺自己在拖累隊伍。

(如果是戰鬥的話…不,現在只有一門砲。要是請凱德小姐下來,那之前的路途就沒有意義了。阿~真是~)

毅稍微煩惱著,但同時操控電漿砲的他也沒有想太多,只是繼續跟著隊伍前進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天際的紅霞逐漸沉落,一點一點,緩慢卻堅定地壓迫了下來。
  雨絲如線,一針一梭落在你們肩頭,沒多久便織成了細密的雨幕。

  衣裳浸水,變得沉重了幾分,眼前的視野被雨幕遮掩得模糊許多。
  耳邊是雨聲織就的背景音樂,鼻端是潮濕的氣味,感官在這樣的狀況下顯得格外遲鈍。
  也因此,當厚重的木柵欄映入眼簾時,管家頤指氣使的高亢呼喚聲並未第一時間被柵欄內的守衛聽見。

  當柵欄內的守衛以驚懼卑微的喊聲回應,並開始推動沉重的柵欄門時,追尋而來的掠食者也終於找准了方向。
  兩個模糊的身形低伏著從後方靠近,鬣狗醜陋的樣貌被雨幕修飾,甚至讓人有種虎狼迫近的壓力。

  騎士護著潔希,上前扳著剛剛開了條縫隙的柵欄門,試圖幫守衛更快地打開足以讓人通行地空隙。

  管家朝著柵欄內大喝:
  「快叫所有人都過來幫忙開門!」

【雨幕遮掩,所有遠程攻擊檢定-2】




  兩隻鬣狗下一回合會進入發起攻擊的距離~
  回應的時候可以順便描述一下角色的佔位,這部分可能會影響下一回合鬣狗的攻擊目標。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下雨了阿,那麼就不必在意腳印的問題了吧?凱德小姐,麻煩妳從砲上下來!」

待凱德妮思下到地上,毅隨即把其中一門充能,再把它們移至鬣狗與眾人之間,試著擋住鬣狗到潔希與管家的路徑

「果然先充能是對的阿~」

毅朝著較靠近眾人的鬣狗發射事前充好能的電漿砲,似乎因為有表現機會而些許興奮
擲骰結果

2d6+2-2 → 7[6, 1] + 2 - 2 7發射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Ζεύς,感謝您。」凱德妮思頷首默念,爾後用著正常的音量回應伊凡,「追兵趕上來了,請您小心後面。」

絲線牽動,似乎稍嫌過晚,也只能希望陣雨能讓更後面的傢伙跟不上氣味。
在雨滴落下之前收起筆記本,輕巧的滑到泥濘的地面,轉身道謝:「毅先生,麻煩您了。非常感謝。」

跟著,一面拉住帽沿試圖擋雨,一面快走到柵欄門前,伸出細瘦的雙臂,抓緊冰冷的門扉。
雨珠淋在斗篷上,凱德妮思用眼角餘光確認後方的情況,微微皺眉。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重要人物和女士先進去,我留在這斷後。」

語畢,伊凡把步槍上膛,對目標進行射擊。

他把自己留在柵欄外,好為其他人爭取時間。
擲骰結果

2d6+2-2 → 8[3, 5] + 2 - 2 8射擊
1d3 → 2[2] 2彈藥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柵欄門逐漸被推開,撐出了足以一人通行的空間,男爵的千金潔希第一個被送進安全的柵欄之內,其次則是管家戴蒙,開門的騎士並未跟進。

  柵欄之外,明亮的光束洞穿雨幕,被高溫蒸發的雨點在光束的軌跡邊緣留下了霧氣構築的彈道。
  彈道的末端落在為首的鬣狗身上,隨著淒厲的哀鳴,那隻獵狗頹然栽倒,濺起一陣水花。
  清脆的槍響截斷了哀鳴的尾音,沒有電漿砲那麼驚人的場面,但後方那隻大了一號的鬣狗卻身形一頓,肩側炸出一朵血花。

  受到這樣的刺激,那隻鬣狗卻沒有被嚇阻,反而兇狠地衝了上來,彈躍了幾步拉近距離後,後足發力,以驚人的彈跳力直接跨過了最後一段距離,撲向殿後的伊凡。
  從伊凡的角度,幾乎可以看見越來越近的鬣狗猙獰的大嘴,和滴落嘴角的涎水。

【請伊凡進行應對檢定,難度6】




  應對檢定,基本上就是防禦檢定的意思,可以選擇挌擋、迴避,或任何合理的方式,如果是這邊這樣GM直接給出難度的狀況,選擇的應對方式不會影響檢定難度。
  不過,場內的行動描述,有可能影響後續發生的狀況。
  這邊的話,為了回文的節奏,已經給出了後續的發展,伊凡選擇應對的時候就可以不用考慮太多,依你喜歡的方式描述就行XD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玩家的描述權僅止於角色的行動,例如翻滾/出劍/側身迴避/找掩護等等,不能涉及擋下/躲開等等關於結果的描述哦~

  &這邊的「伊凡應對之後」,是無論檢定成功與否都會發生的事,其它兩位玩家也可以直接點開來看&接續上文回應其中內容/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