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31
從雨中突進以來的鬣狗似乎沒有使伊凡流露出半點恐慌的情緒。
他當計立斷,用力地將槍托揮向鬣狗的頭部。

擲骰結果

2d6 → 9[3, 6] 9戰鬥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還請小心吶。」

毅對著仍在柵欄外的人說道,自己則趕進退入柵欄內,不過依然注意著柵欄外的情況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確認千金小姐平安進到門後,凱德妮思才鬆開用力到泛白的雙手,重新將注意力放到門外。

瑞達騎士,雖然有點多事,但請別讓這兩條鬣狗活著回去。」她隨意的用手背抹去臉上的雨水,「在柵欄外風化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語畢,微微欠身之後,便鑽入門內確認此地的情況。穿在身上的斗篷沿路滴著小雨,和地面上的水窪會合。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面對撲來的鬣狗,伊凡沉穩果斷地轉過步槍,用槍托狠狠重擊了鬣狗的腦袋,並順勢退後,和騎士交換了位置。
  頭部受到重擊的野獸發出憤怒的嘶吼,朝著騎士衝了上來。

  後方,毅和凱德妮思的話音也傳了出來,瑞達平靜地回應道:
  「沒問題。」
  他左手向前,把鐵護手送入鬣狗口中,同時右手的長劍貫入鬣狗肋下,直直洞穿了心臟。

  解決了衝上前的鬣狗,他望了一眼被電漿砲擊殺的另一隻鬣狗,沒有再說什麼。
  拔下仍銜在鐵護手上的鬣狗屍體,騎士就著雨甩去劍身上的血水,回頭關門。

  柵欄之內,管家站在隊伍最前方,有意無意地遮掩住了潔希的身形,抱胸看著紛紛趕到的農人們。
  身材乾售的農人們跪了一地,方才開門的守衛跪在最前端,驚慌恐懼地顫抖著。
  一名老者跪在守衛身旁,低著頭求情道:
  「管、管家大人,我……我們沒有準備、不,我是說,雨下得突然,我們不知道您要來……」

  「哼,行了,準備最好的房子跟食物給我們,然後把人集合一下,瑞達懷疑你們這邊有人勾結利奇那群暴民,要抓出那個叛賊。」
  管家戴蒙倨傲地擺了擺手,下達的指令卻是先前從未討論過的內容。
  在他身後,男爵的千金拉了拉他的衣角,低聲說了幾句話,他才抬頭補充道:
  「還有,備好熱水,要夠我們六個人用的。」

  「是、是!多謝大人!」
  面對管家一連串的要求,老者卻是鬆了一大口氣,轉過身來就開始指揮人們動作,同時向管家交代了幾句自己的安排。

  「還行,去吧。」
  管家擺了擺手,回過頭向隊伍中的冒險者說道:
  「我讓他們準備兩間屋子,你們的屋子是那一間,今天晚上瑞達負責守夜,明天晚上可能會露宿野外,到時候換你們輪流守夜。」

  「熱水和食物等等他們會準備好,你們吃飽就趕緊休息,明天一早出發,到時候瑞達會來叫你們。」
  他雙手抱胸,看著三名冒險者,瞇著眼問道:
  「有問題嗎?」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這裡與目的地相差多少天路程?之後有沒有類似的補給點?」

伊凡似乎擔心着補給是否足夠,但是他亦注意到管家對農民所說的話。他心想今夜也許有着一場腥風血雨,但是這倒不是他要管的事。

管家本人亦十分可疑,一直都像在隱藏什麼的。

伊凡嘆了一口氣,今晚又是個不眠夜了。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凱德妮思默默看著眼前的一切,擰著吸滿雨水的斗篷衣角。
作為一個處於當地人脈網絡中的外人,書寫者目前並不打算預設立場。

今夜或許會有很好的書寫材料。
她停下擰斗篷的動作,輕輕甩掉指縫間的雨珠,「目前沒有疑問。」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毅走到伊凡與凱德妮思之間,調整高度和位置讓已經充能的電漿砲浮在三人頭頂,減少滴落到身上的雨滴

「我這裡沒有問題。」

雖然對管家的言行些許反感,但鑑於對方是委託人,毅也沒多說甚麼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還有五、六天左右的路程,這樣的農莊大概會再經過兩個。」
  管家看著伊凡,目光掃過毅和凱德妮思之後,擺了擺手結束了對話:
  「那就這樣吧,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從電漿砲上被騎士抱了下來,潔西轉過頭來,輕輕扯著裙角兩端向冒險者們施了一禮,低聲道過:「謝謝。」
  而後,楓林領主僕三人便跟隨著村民們前往他們借宿的房屋,只留下似乎是一家四口的村民服侍三名冒險者。

  「呃……那個,三位大人,呃……熱水,需要準備幾桶呢?」
  似乎是父親的乾瘦中年男子搓了搓手,一面跟著三人走向借宿的屋子,一面不安地詢問道。
  在他身後,牽著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的中年婦女,則是緊張地低聲囑咐著他們些什麼。

  跟隨著他們,三人來到屋內,映入眼簾的是簡陋的空間。
  屋內沒有隔間,一張桌子、一處爐火、一堆乾草,還有角落散亂的農具,就是主要的生活空間了。

  「我去挑水。」
  把三人引到桌前,男子摸了摸後頸,便往外走去。
  女子則是叮囑了兩個孩子幾句之後,讓他們也離開了家門,卻是沒有交代他們的去向。
  屋內很快就剩下女子和三名冒險者,中年婦女似乎不善言談,只是掏了個壺裝滿清水放到桌上,同時拿出三個破舊的杯子,擦了又擦之後放到桌上。
  備好飲水的她走到角落,從籃子裡拿出長條麵包,開始拿刀切開,似乎是在準備晚餐。



  看看你們有沒有要趁這個空檔聊些什麼w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終於進到乾燥的屋內,凱德妮思伸手拉下斗篷帽。
未被淋濕的那個「人」字從頸肩附近鑽出,輕輕停到依然帶著濕氣的瀏海上。

「忽然過來打擾,非常抱歉。」平穩的女聲打破了屋內的沉默,「雖然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詢問,有點失禮,但不知道男爵是否經常過來此地巡視?平時的稅收還能負擔嗎?」

她一面觀察婦女的反應,一面在腦中整理著本次委託的資訊。
某管家不在之後,或許能探到一點口風。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進到屋內,毅把電漿砲收起,盤腿坐在桌子旁

(阿~好想放鬆一點吶~但是那管家又是那副高傲的樣子,不嚴肅點會惹麻煩阿...)

毅用不讓婦女聽見的聲音對兩位夥伴搭話

「我說,伊凡哥和凱德小姐阿。你們對委託人們有甚麼想法嗎?像是...嗯...異狀?或是某種隱瞞事實的感覺。不覺得我們手上的資訊很少嗎?」

事實上毅很想用「妮思醬」來稱呼凱德妮思,不過氣氛不允許呢
另外,我其實看不太出潔希的年齡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