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41
「沒有什麼想法,不論如何,我只是受契約束縛的傭兵而已。只要雇主的事不會損害我利益的,我沒有責任和義務去管。我只需要履行契約而己。」

伊凡並不是太喜歡和陌生人聊天。他個人除了公務之外,大部分都不想去說話。

比起留在屋內,伊凡想觀察一下這個村落。畢竟,他原本並不是
屬於這個世界的人,自然便會想對這世界加深認識。

「我先出去一下,晚餐前會回來的。」

伊凡拋下這句後,便走出了屋子,在村子裏走了一圈。
擲骰結果

2d6 → 9[6, 3] 9逛村子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阿,伊凡哥就這樣走掉了。)

「好的,路上小心。」

毅說完,看向凱德妮思,似乎在等著聽她對方才問題的回答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即使聽見提問,凱德妮思的目光依然注視著婦女。
她抬起手,似乎想抹掉臉上的水漬,實際上卻是遮擋在嘴唇前,掩蓋回話的動作:「確實似乎存在著資訊不對等,但話說回來,可能只是擔心我們三人之中有敵方的眼線吧。」

管家的言行總有一種狐假虎威的感覺。
淺淺的笑了一秒,便放下偽裝在抹臉的手,不再多言。



妮思醬wwwww我快笑死wwwww(遭到筆記本毆打)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三人進屋歇息,凱德妮思的聲音打破了平靜。
  正在切麵包的中年女子因這毫無預兆的搭話猛地一顫,刀子劃過左手拇指。
  「噫……沒、沒有,我們沒有見過男爵大人,稅……還、還好,還好的。」
  女子頭也不敢回,把劃傷的手指在衣擺上抹了抹壓著,結結巴巴地回應起凱德妮思的問話。
  雖然她以「還好」形容稅賦,但從你們目睹的狀況而言,就算真的是苛政重稅,只怕她也不敢明言。

  隨著女子話音終止,屋內陷入短暫的沉默。
  趁著空檔,冒險者們聽見外頭雨聲逐漸停歇,這突如其來的暴雨並沒有持續太久。

  而後,伊凡步出了房屋。
  屋內的兩人可以看見,背對著他們的婦女聽見伊凡開門的聲音,肩膀縮了一縮,仍稍稍出血的手指無意識地扯著衣角。



  伊凡走出門外,注意到雨已經停了。
  農莊的大小、建築佈局和先前三人抵達時看見的那個相差不大,僅有些細節上的出入。

  柵欄大門已經被重新關了起來,兩個守衛在門內顧著。
  農莊裡的大部分人們似乎被集中到了角落的糧倉,伊凡可以窺見其中的燈光和些許嘈雜聲。
  還有小部分人們,聚集在楓林領主僕三人借宿的房屋後方,從空氣中的香氣可以簡單推論出那邊大概正在準備晚餐。

  此外,在不遠處的水井,先前離開的父親正在打水,他腳邊已經放了兩個裝滿水的水桶。
  水井邊則架了個臨時的灶台,正在把裝好的水加溫。
  男孩不知道去了哪裡,女孩則是抱著父親的腿,正壓抑著聲音抽泣道:
  「嗚……嗚,不要、不要殺莎拉好不好,好不容易才等到牠長大,說好以後可以吃到雞蛋的……」
  父親無奈地連聲安慰,卻是不敢停下手邊的工作,甚至無暇摸摸女兒的頭安撫她的情緒。



  嗯……感覺屋內對話還沒有結束,先不要推進太多好了。

  另外這邊因為不確定伊凡具體想要探查哪方面的內容,就先給出這些比較直接會被看到的東西~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確實呢,男爵大人事務繁多,恐怕無暇經常巡視領地。」
凱德妮思兀自點了點頭,視線在簡陋的室內巡梭,想起剛到此地的情況,抿了抿唇,看似無心的繼續追問,「那想必平時來訪的代表,就是男爵大人的管家囉?」

若那倨傲的管家會懷疑領地的村民,怕不是因為平日重稅導致潛意識裡有所心虛。
但這依然是他人的家務事,他人的故事。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她的手...不過我也沒有幫他的方法呢。唉...那管家的想法到底是?算了,伊凡哥說的也沒錯,我只是收錢辦事的冒險者嘛,明明上次還很清楚這道理的。)

毅沒有說話,而是看看屋子裡有沒有值得注意的狀況或物品
擲骰結果

2d6 → 6[4, 2] 6看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伊凡回想起管家似乎要求村民一行人集合。他走過去糧倉,觀看着接下來即將發生的審判。

基於對管家的不信任,他希望盡可能於其他渠道了解更多的資訊。既是為了了解目前的處境,也是避免自己因對處境的不了解而下錯決定。
擲骰結果

2d6 → 10[6, 4] 10觀察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不、不是,是、是一位……那個、一位大人……」
  從中年女子斷斷續續的回答可以感受得出來,她其實對於這些「上位者」的資訊沒有多少了解。
  她緊繃不安地回應著,過了好一會才想起自己方才正在做的事,於是繼續切起了麵包,但光是從那僵直的背影,就能感受到她心中的徬徨。




  伊凡走向糧倉,看見人們抱了許多乾草,鋪在糧倉裡清出來的空間上,似乎是要在這裡過夜。
  騎士瑞達立在門口,沉默地望著糧倉內徬徨不安的人們,聽見腳步聲,才回過頭來,望向伊凡。
  他並未摘下頭盔,伊凡看不見他的神情,而他也似乎沒有主動開口解釋的打算,就這麼看著伊凡不語。



  嗯……雖然伊凡的觀察骰的蠻高的,不過目前的局面有點籠統,不太好給資訊w
  這個漂亮的骰子幫你留到下一個回覆,你可以直接描述一下想要觀察的方向,數值可以沿用這個10(當然,要重骰也可以,骰了就以新的為主)。

  觀察的方向可以描述看看:觀察糧倉內的人們、觀察糧倉的位置&佈置、觀察騎士等等~
  描述的話,簡單的描述就像毅上面這樣就好,要描述得更細也沒問題,描述上的差異有可能影響GM給出的資訊內容或是難度基準。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伊凡默不作聲地觀察著糧倉裏的人們,查看他們有沒有不妥之處,並等待着管家的來臨,觀看一場即將上演的鬧劇。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看來繼續追問也沒辦法得到更詳細的資訊,凱德妮思瞥了一眼斗篷,換了個話題。

「我明白了,但能再麻煩您一件事情嗎?」露出了社交用的淺笑,「剛才陣雨來的太急,能否麻煩您出借幾條毛巾,讓我們能稍微擦臉呢?」




順便看一下毛巾的新舊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