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61
沙沙的書寫聲與伊凡的回話聲同時停下,凱德妮思用鋼筆輕抵下巴,檢查自己方才寫下的紀錄。
「剛才婦女表示這村落是新拓荒的領地,村民原先似乎是罪人,也難怪委託人會集中管理這村民。」輕描淡寫的說著,目光移到桌上的佳餚,「雞蛋嗎--可能原先想養著這隻雞,沒料到出了點意外不得不殺。」

又多記了幾筆資料,終於的一聲闔上筆記本。
「熱水涼了就不好了。」低聲嘆息,伸手取起鍋邊的湯杓,開始用餐。


兩位隊友沒有要幹嘛的話應該可以換日了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原來是因為雞被宰了嗎!我最近以多管閒事弄巧成拙的次數怎麼高速上升阿!)

毅沒有多發言,只是偶爾點頭表示自己有在聽,並繼續吃著晚餐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三人簡單地交流過情報,開始用餐。
  簡陋的晚餐和住宿、被雨打濕的衣裳,在這裡度過的第一夜可以預期,不會太美好。

  屋主一家離去後,並沒有再看到任何人過來,管家似乎也沒有安排人過來收拾餐後的碗盤。
  看樣子,下一次見面真的會是在明天早晨了。

  夕陽已然西下,夜幕籠罩大地。
  外頭只見一盞昏黃的火光,在颯颯風中獨自佇立。
  月殘星稀的晦暗夜色下,幽微的火光在風中搖曳,彷彿將熄。



  用餐的細節被略過了啊XD
  本來有點好奇角色會怎麼處理這頓只有一個公勺的晚餐呢w
  不過這畢竟沒有劇情上的太多影響,玩家沒興趣的話,略過也沒關係。

  如果沒有其它要做的事,大家可以各自在場內描述角色入睡的行動。
  乾草鋪成的大小是足以讓三個人肩並肩躺下的,如果不介意的話(?

  另外,那兩桶熱水還放在乾草堆邊,如果要簡單整理一下儀容可以逕行使用。
  三人都淋了不少雨,雖然現在應該已經半乾了,但大概還是不會太舒適。
  兩桶熱水顯然不夠洗澡,也找不到適合洗澡的地方,但大概夠一個人擦澡(恥度夠的話

  入睡的時候,毅幫我丟個特殊技能【夢】的檢定,其它兩位也順便幫我丟一個參考用的骰值(?
  話說,凱德妮思入睡的時候,「人」們會解散嗎?還是會以什麼狀態運行著?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基於方便的原則,在無餐具的情況下,凱德妮思採取的用餐方式非常簡單。
她單手取麵包,另一手控制湯勺,讓麵包上面呈著菜餚,便於以手進食。總共做了兩個蔬菜口味、一個少量肉湯口味的麵包。迅速用完湯勺後,便坐下開始吃起麵包。

餐後,她終於站起身脫下半乾的斗篷。先是翻開筆記本重新寫下一整頁的工整文字,爾後,看向還有少許蒸氣的熱水,陷入數秒鐘的沉思。
最後終於下定決心,輕輕拾起粗糙的布料,蹲在水桶邊簡單的洗淨雙手和雙腳,用少量熱水整理髮尾附近,就當作盥洗完畢,重新站起身。
再度到桌邊拿回自己的筆記本,走到稻草堆最外側的角落坐下,慢慢讓身體被乾草覆蓋,鼻腔內充斥著乾草的味道。

細瘦的手臂從草堆中伸出,往天花板張開五指。瀏海的文字顫巍巍停於指尖,數秒鐘之後,大量蝶影從牆壁間的縫隙、門附近聚集而來,簇擁在凱德妮思附近。蒼白的手指挪了幾吋,碰觸到的文字紛紛化為漆黑的粉塵,卻並未落到地上。

或許接下來幾天也是這樣的待遇吧。
「如果沒有事情的話,先休息了。」



明天起床看情況重新召喚
擲骰結果

2d6 → 10[6, 4] 10晚安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毅讓麵包吸了些肉湯,夾著配菜吃著。

「確實,沒什麼事的話還是早點休息吧~」

毅靠在乾草的一邊,用手枕著自己的頭。

(妮ㄙ...凱德小姐就這樣和我跟伊凡哥睡一起嗎?呃,她似乎也不太在意呢。)

毅自己在腦內和自己對話,但沒持續多久便不再多想了。

在心裡也要改稱呼,不然到時候就脫口而出了阿 meme_yaoming
擲骰結果

2d6 → 6[3, 3] 6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伊凡把麵包弄成細塊,然後把燉菜和麵包一併放進肉湯中,慢慢地把肉湯喝完。他把自己及其他人食完留下的器皿放到門旁,然後用沾水的抹布把桌面抹乾淨。

他拿起槍支,把它稍作保養,再走到水桶把手弄乾淨。

把應該處理的事都完成後,伊凡直接在桌子上睡覺了。優良的士兵要具備的條件是在什麼地方都能睡著,伊凡亦是如此。
擲骰結果

2d6 → 11[6, 5] 11參考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0 這邊幫我丟一個參考用的過夜骰哦~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簡單地洗漱過後,三人分別找好了位置,或躺或趴,在大半日的奔波後,終於得以憩息。

  經驗豐富的伊凡很快進入淺眠狀態,恢復精力的同時保有警惕。
  凱德妮思躺臥在乾草堆裡,總覺得身旁的少年有些僵硬,而且飄動的乾草不時拂過耳朵,搔得讓人難以入眠。
  毅躺在乾草堆了,彷彿可以感受到身旁少女的溫度和氣息,枕在頭顱下方的手臂隨著時間過去,開始有些發麻。
  少年強行逼迫自己放空,逐漸地,屏除了雜念後,進入深沉的夢鄉……







  如果醒來,可以發覺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外頭一片漆黑,只有糧倉那邊似乎還亮著黯淡的光。


  &剛好有人問到了,就來回答一下關於參考骰的部分XD
  其實這部分主要是關於角色感官、直覺的敏銳程度(還有睡眠深淺程度XD),但GM不想直接要求一個「感知」檢定。

  畢竟,要求感知檢定,基本上等同在場外提醒:晚上會有事發生哦!
  這方面的預期心理,很難不影響玩家對角色行動的描述。
  究竟是要做出準備呢?還是讓角色一無所知比較合乎場內發展呢?
  然而,會不會有人其實已經猜出可能會有狀況?
  又或者可能有人行事原本就格外謹慎。

  為了避免這些糾結,所以GM這邊直接採用了模糊的要求(欸
  這方面的處理,坦白說不是非常正規的手段。
  大家(玩家或場外觀眾皆可)如果有什麼看法、感想,或是更好的建議,都可以提出來討論看看!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伊凡驚醒了。

空氣中的血腥味喚醒了他的本能。他立刻拿起武器,並叫醒了還在夢鄉中的兩人。

「快起來!外面似乎出了點狀況了。」

語畢,伊凡把步槍上膛,並踏出了門外。

他觀察四周,看看有沒有前來夜襲的敵人。
擲骰結果

2d6 → 4[1, 3] 4觀察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凱德妮思稍微費了點力氣才從乾草堆中撐起身子,濃郁的乾草氣味撲鼻而來。
冰涼的手指在身邊摸索數秒,從草堆中摸出筆記本中寫滿文字的紙張,低沉的朗誦:
人形蝙蝠們。以墨水為媒介,讓承載知識的雙翼權充書寫者的感官。
請,在空中翩翩起舞,披上夜色作為大衣。
來,循著漆黑追逐光,捕捉危機。

一切都在數秒之間進行,她一邊適應屋內的微弱光線,一邊撥掉頭髮上的乾草。
從紙張上浮起的文字輕輕掠過臉頰、手臂,很快地朝糧倉奔去蒐集情報。

坐穩身子後,她微微偏頭,跟著就像想起遺落的物品般,抓起不薄的筆記本,微微側身朝著毅的方向用力了一下。
叫完人之後,眼睛也差不多適應黑暗,便起身摸索到斗篷邊,熟練地穿上。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文字偵查
SIGNATURE:
酒吧角卡 

披上華美的演出服,成為另一人的靈魂。
熱切燃燒,沉浸於扮演的深海中,那就是最好的娛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嘎噗!」

感受到重擊,毅叫了一聲,但一意識到伊凡的話,腦子是很快的運轉起來

(剛才的夢,既然我的砲已經充能,那應該不會那麼快發生。現在應該快點找到夢裡那個刺向騎士的人呢。是說這叫醒人的方式還真...嘛,我也因此頭腦清楚了點。)

毅趕緊跑到集合處,試著找到夢裡的人
擲骰結果

2d6 → 11[6, 5] 11找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