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無限流】有限恐怖 - Movie No.2 【鬼玩人】
顯示全部文章
#1
「你有看過【無限恐怖】嗎?想體驗【無限恐怖】的世界嗎?」

這是你們失去意識前所看到的彈出訊息,看過【無限恐怖】的你們可以看出這則訊息似乎是在模仿小說裡將主角們送進主神空間的那則訊息,但更有可能只是某種拙劣的病毒廣告,畢竟這是現實世界。

但有可能嗎?有沒有可能真的......這則訊息就是通往主神空間的入場券呢?

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或許是出於好奇,亦或是手滑,還是抱持著那一絲可能性極低的希望,你們的意識在按下「是」的同時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

莉卡最先恢復意識,在意識回歸之際她立刻感到一陣惡寒。氣溫似乎瞬間降了數十度,即使沒有冷風在吹她還是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

「......看過這支電影。哦嘿,有人醒來了。」交談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在她睜開雙眼之際她注意到自己似乎是躺在候機室,四周放置著幾排機場會看到的座椅,只是比起一般機場這裡明顯的要小太多了。

在她身旁還躺著另外四人。分別是一個高大的男子、一個帶著眼鏡,身材擁腫的青年、一個頂著一頭薑黃色捲髮的大嬸與一個抓著豪力頭的少年。

除了她們五人外房間裡還有三個人存在。分別是坐在等候椅上,一個穿著迷彩褲,長著一頭長鬈髮的青年、一個長相與青年相仿,然而身形稍加苗條,頭髮也修剪的很短的青年,以及一名在髮尾挑染成紅色的高瘦女子。

鬈髮青年似乎原本正在跟站在他身旁的挑染女子說話,而那名短髮的青年則是對他們的對話不感興趣似的查看候機室後方擺設的書報雜誌。

莉卡也注意到三人身上都穿著厚重的大衣,似乎印證了她現在所感受到的惡寒並不是錯覺,而是這裡的氣候。

三人注意到莉卡的甦醒,只見鬈髮青年看著她笑了笑,淡淡地說:「不錯,妳是這次來的人裡素質最好的一個............我想講這個想好久了,有沒有很帥?有沒有?」他講完後又忍不住笑了出來,轉頭向後方的短髮青年與女子問道。

「...沒有。」女子傷腦筋的搖搖頭,而短髮青年則是回以一句:「白癡。」莉卡這時才聽出原來對方是個女孩子。

「咳。」鬈髮青年尷尬的咳了一聲,重新看向莉卡,點點頭說:「...我再重來一次。」

「歡迎來到恐怖片的世界,希望妳不會死在這裡。」



開始啦,先讓流星回,晚一點再讓潘囍醒來。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惡夜30】,就是有吸血鬼的那部。」鬈髮青年回答了莉卡的問題。在聽到莉卡接下來的問題以及聽出她聲音裡的警戒後,三人對看了一眼,接著隊伍裡的兩名女性又給了青年一個眼色,似乎是同意由青年來回答。

於是青年聳聳肩,望著莉卡續道:「妳有看到那則訊息對吧?所以我想妳應該也讀過【無限恐怖】。看妳冷靜的模樣,我想妳應該是個聰明人。」他拍了拍自己胸口,接著又指向他身旁與身後兩人:「這裡就是主神所創造的恐怖片世界,我們就是所謂的玩家,就像小說寫的一樣。」

接著他注意到了莉卡一臉受凍的模樣,這才像是想起什麼般說道:「說到這個......我都忘了。羅霈,空間袋。」羅霈,那名髮尾挑染的女子從大衣口袋中掏出一個外型酷似某機械貓肚子上的小袋子的白色小袋子,然後扔給青年。青年從裡頭抽出了一件大衣,丟給莉卡,最後才又笑著說:「我叫方競天,她叫羅霈,後面的是我妹方宙語。」

隨著方競天的介紹,羅霈向莉卡抿嘴一笑揮了揮手,而方宙語則是面無表情的朝莉卡點了點頭。
「既然我們介紹完了,妳可以先自我介紹一下嗎?人多口雜,免得後面那些人醒了亂糟糟的。」方競天下巴指了指她後方還在昏睡的四人說道。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莉卡...妳中文說得很好欸...」還沒說完,方競天就被一旁的羅霈肘擊:「人家一定是混血兒啦。」方競天摸了摸腰部,接著又續道:「體力活妳不用擔心,我們這裡的體力擔當都交給她。」方競天指了指他身後的方宙語,後者則是朝他的頭丟了一個紙杯。

就在幾人的一問一答之中,剩下的四人也逐漸醒轉。首先就是身材高大的男子李牛梧,接著是梳著豪力頭的少年,然後是戴著眼鏡的肥仔,最後是燙了一頭捲髮的大嬸。

「幹!這裡是哪裡,怎麼這麼冷?」豪力頭少年一醒來便大罵一聲,接著搓起雙臂開始環顧四周來。與豪力頭相仿,大嬸一起身便驚慌的張望四周,一邊發出吃驚的尖叫:「诶?诶?偶不是在家裡嗎?诶?」邊說她邊往掌心呼氣,驚恐的神色全寫在臉上。

相較兩人,那名戴著眼鏡的肥仔則與莉卡相仿,只見他安靜的坐起身觀察四周,接著視線落在了身穿防寒外套的莉卡等人身上,似乎是在等著他們發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見到眼前的景象,方競天大聲咳了兩聲,將四人的注意給吸了過來,接著他像剛剛一樣從空間袋抽出了四件防寒外套發給了四人穿上。待四人穿好後他才再度開口:「你們應該都看到了那則訊息,也點了『是』對吧?那這就代表你們應該都看過【無限恐怖】這本書了......」

還沒說完,方競天的話就被豪力頭少年打斷:「不要開玩笑欸,你是說我們跑進【無限恐怖】裡面了哦?」

方競天嘆了口氣,點點頭說:「對,我想是的。」

「騙肖!鄭吒咧,詹嵐咧?你們看起來都不像啊?」豪力頭少年再度出言不遜。

「不知道,我們也還沒見過他們。」羅霈搖搖頭,替方競天回答了這個問題。

「所以你們是說我們是進了一個類似【無限恐怖】的世界,但不是穿越進了【無限恐怖】的故事裡。」眼鏡胖子作勢扶了扶他的眼鏡,冷靜確認。

「賓果。」方競天彈了一個響指。

「欸......請問一下齁,偶不知道【無限恐怖】是什麼齁...請問偶可以回家了嗎?」聽著眾人的對談,大嬸怯怯地探出身子問道。

聞言,包括從剛剛開始都面無表情的方宙語在內,所有人都露出詫異的表情望著大嬸。

「......大嬸,妳沒看過【無限恐怖】妳幹嘛點『是』?」過了幾秒,方競天才不可置信的問道。

「偶...偶以為是旅遊的抽獎嘛。」大嬸不知所措的望著眾人,似乎還根本搞不清楚狀況。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惡夜30?」眼鏡胖子聽到莉卡的話後開始思考了起來,似乎在回想這部電影的劇情。而豪力頭少年則是一頭霧水:「惡夜30?幹我沒看過。」
至於大嬸則完全在狀況外,只見她走向方競天等人問道:「不好意思捏,請問這是什麼節目嗎?偶是上電視了嗎?」

方競天嘆了口氣,搖搖頭說:「大嬸,妳在恐怖片世界裡,這裡是恐怖片,有怪物,會死的。」大嬸搖搖頭,還是一頭霧水的說:「什麼恐怖片世界?偶不看恐怖片的捏。」

(2019-04-15, 19:51)流星之中 提到︰ 「吸血鬼屠村,這樣說你們應該能簡單理解吧。」莉卡一邊說,一邊在候機室到處來回搜索著。

在方競天試圖跟大嬸解釋關於【無限恐怖】的一切時,莉卡已經開始搜索候機室。這間候機室跟一般機場的候機室不同,非常的小。從前方的一扇門便可以看到外頭的風景,可見是一座私人小機場。根據【惡夜30】的劇情來看,整個小鎮只有一座機場,而她們所在的想必就是電影中出現的那座機場了。

這間候機室雖小,該有的還是沒少。在後頭的櫃子上放著不少的報章雜誌,當然,都是英文的。而牆角放著一台販賣機,裡面堆放著巧克力、薯片等高熱量食物。櫃上還放著一台熱水機,旁邊放著的咖啡粉可供候機乘客沖泡咖啡飲用。

除了通往外頭的門,後面還有三扇門。一扇似乎是通往後頭的機場,此刻已經上鎖;而另一扇則似乎是通往辦公室,當然也同樣上鎖;第三扇則是通往廁所。整間候機室除了放在角落的滅火器或許可以充當武器之外,就是置放在牆上的玻璃盒中的消防斧了。除此之外這裡就是一間普通的候機室,從外頭不時吹颳的風雪來看,妳們身處於整人節目的可能性可說是微乎其微。

/

過了幾分鐘,方競天又出聲呼喚了眾人:「時間快不夠了,我就不浪費時間了。」他指指自己手上的手錶,而你們這時會注意到在場所有人手上都戴著同樣的手錶,只見上頭顯示著:「18:45 DEC 31」而下頭則寫著幾行小字,包括了玩家人數、吸血鬼數目,以及當次的任務目標。

「沒看過電影的我簡單講解一下,這部片叫【惡夜30】。故事地點是位在阿拉斯加最北的一個小鎮,這個小鎮每年冬天都有30天的永夜。而在故事開頭,趁著今年永夜時機,一群吸血鬼跑進了小鎮大開殺戒。」

「我們的目標,就是活過這30天。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與吸血鬼對戰,或是去幫助主角們。每殺死一隻吸血鬼可以獲得100點獎勵,但不要覺得殺吸血鬼會很容易。」方競天收起玩笑的表情,嚴肅的說:「我叫方競天,這是羅霈,她是方宙語。」

「從現在起我們就是一個團隊了,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協力生存下去。」

首先回應的是戴眼鏡的胖子,他把外套拉緊,望向方競天點點頭說:「我叫杜安偉,如果是殺吸血鬼的話,應該沒問題。」

豪力頭少年見胖子開口回應,也連忙回答說:「我叫翁力豪,大家都叫我豪哥啦。幹,殺吸血鬼聽起來就很帥欸!」

輪到大嬸,只見大嬸一臉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回答:「偶叫白梅芳,妳們叫偶芳姨就好......所以這裡真的不是在錄節目齁?」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4-15, 21:57)潘二喜 提到︰ 「對了,吸血鬼很強嗎?」
(2019-04-15, 22:24)流星之中 提到︰ 莉卡翻了一下白眼看著豪哥說「如果你覺得殺怪物很帥,惡靈勢力比較適合你。」

「我們有很多地方都處於劣勢,第一:連續30天的黑夜除了提供吸血鬼們地利之外,更重點會不斷影響我們的精神狀態,每一晚都要提心吊膽著外面會不會突然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你,想想都快發瘋了....」莉卡一邊來回走動繼續說「第二,吸血鬼的身體能力肯定是比我們高,而且在惡夜30的設定裡,除了把頭砍走沒別的方法可以打倒他們,也就是說機會只有一次,打不中,就準備變食物吧。」莉卡說著舉起第三根手指「第三,這裡可是無限恐怖的世界,我們完全不知道有沒有別的玩家有可能也在行動著,說不定他們為了通關會向我們下手。」說到這裡,莉卡也停下腳步,「最後一點也是跟無限恐怖有關,我們不知道在這個惡夜30的世界線,吸血鬼們有沒有被強化用來對抗會跟主角們合作的我們,所以現在首要目標就是馬上找到主角們,然後讓他們看到有吸血鬼的證據,這樣子我們才有機會成為順應劇情活下去的一分子。」說完後莉卡看著競天說「我們畢竟是新手,就看你們三位有沒有更好的對策了。」

「從電影來看......估計是一般人的兩倍到三倍左右的強度吧。」方競天思索,而這個答案則是讓眼鏡胖子與豪力頭少年都是微微變臉。而被莉卡這麼一說,豪力頭少年則是臉一紅,似乎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

「Shit,聽妳這樣分析我差點都分不清楚妳是老手還我是老手了。」方競天聽得一愣一愣的,倒是一旁的方宙語頗為讚賞的看著莉卡點點頭。方競天還沒開口,倒是他身旁的羅霈先開口了:「其他玩家的部分妳不用擔心,我們進入這場恐怖片時主神並沒有通知我們有其他隊伍,所以這場恐怖片我們只要想著怎麼撐過這30天就好。」

「妳知道嗎?妳說的沒錯...主神的確有可能故意強化吸血鬼的能力來對付我們。不過我的計畫也是這樣,不過我認為跟主角們合作的重點不是能提高生還率,而是改變劇情。」他摩娑著下巴說道:「如果能成功改變劇情,可以獲得額外的獎勵點數,那才是我們的目標。」

(2019-04-15, 22:30)潘二喜 提到︰ 「對了,食物怎麼辦?雪水我記得可能讓人鬧肚子吧?」

「食物我們有。」方競天向眾人笑了笑,從空間袋中拿出一個小罐子,裡頭裝著一顆顆的小丸子。看過書的人很快都可以聯想到,這想必就是小說裡曾提到的固態食物吧。

「不過分量不知道夠不夠,我們還是要做好必須要搜刮食物的準備。」羅霈擔心的說。

「幹,我們有沒有武器啊?」突然看到李牛梧手中拿的斧頭,豪力頭少年轉頭問道。

「我們是有。」說著,方競天微微拉開外套,只見在他的外套內側插著一把手槍,他臉色一凜說道:「但是這是我們自己的武器,在還沒辦法信任你們的情況下沒辦法給你們用,抱歉。」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4-15, 23:02)潘二喜 提到︰ 「反正主要目的是逃命,武器就當成最後的保險吧」李牛梧將斧頭拿在手中掂了掂,說得好像自己沒趁機拿武器一樣。

「但是不想辦法多賺一點點數,也等於是慢性自殺......」他手上的動作逐漸緩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握緊的雙手。

「嘖,怎麼搞得和繳貸款一樣啊......」

「而且這裡的氣溫也不太高,在入夜之前不找到安全的住所也不太妙」

「我們也不清楚哪裡有吸血鬼......」他鬆開一隻手,任由斧刃斜斜指向地面。

「資深者大佬、小姑娘,你們覺得呢?」

「現在才要入夜,我推測吸血鬼才剛到沒多久......」方競天摸著下巴思考,接著他看向門外說道:「小心一點的話我們還不太會碰上吸血鬼。」

「我推測現在男主角艾本應該才剛逮到那個陌生人沒多久,現在應該還在警局。」羅霈點點頭,補充道:「艾本是警長,如果能說服他關於吸血鬼的事情,接下來會比較好辦。」

「不過有一個問題:現階段艾本還不知道吸血鬼的存在,他可能會認定我們是陌生人的同夥,這可就不妙了。」方競天皺著眉頭說。

「如果我們不要去跟他會合呢?不是...有間餐館,在大屠殺後他們都會在那邊會合對吧?裝成受害者混進去不是更簡單嗎?」眼鏡胖子提出了他的看法,方競天聞言點點頭:「這的確是比較簡單的方法,但是就像我剛剛說的,能改變一點劇情都可以。」

「在大屠殺的過程中,艾本的祖母海倫被吸血鬼殺了,如果我們先抵達警局,或許可以挽救她。」方競天皺眉說道:「只不過我們不知道海倫遇害時有多少吸血鬼,畢竟電影那部分沒有拍出來......不過從傑克成功逃出警局的結果來看...或許數量不會太多。」

(2019-04-15, 23:27)流星之中 提到︰ 「的確不趕緊進村的話,入夜形勢就更嚴峻了....」莉卡一邊看著窗外的天氣,一邊把好幾根巧克力收進口袋說,「如果是武器的話,我有這個。」說著莉卡從腰間拿出了一把手槍,「畢竟我的職業比較特殊,來這邊之前我有警察給的持槍許可證,雖然是橡膠子彈,不過要把眼睛打瞎還是綽綽有餘的。」

接著她收起手槍,走到方競天面前伸出手說「那,我們由現在開始就是同伴了吧?請你們多多指教了。」

握住莉卡伸出的手輕輕搖晃,方競天又露出微笑:「行,有自己的武器不錯。」

「妳的分析能力很強,我們之後可能要仰賴妳了,莉卡。」他向莉卡點點頭,又看向眾人說:「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就準備出發了。」

大嬸環顧四周,依舊是不確定的神情回道:「偶是不太清楚啦......反正只要跟著你們就好了吼?」

聽到方競天的話,豪力頭少年與眼鏡胖子一臉緊張的看向外頭。而方競天則抱胸看向莉卡問道:「我想聽妳的意見,你覺得我們該去餐館還是警局?」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4-16, 00:09)流星之中 提到︰ 莉卡抱起雙臂思考了一陣子,過了半响說「我覺得先去警局是最有利的,武器,改變劇情,測試吸血鬼的強度,臨時據點還有跟角色互動,警局無容置疑是最優先選擇。」她頓了一下看看另外四人說「去警局時就算遇上吸血鬼,人數方面我們都有優勢,趕緊在劇情被改動得太誇張前先盡量擴大我們的優勢是第一要務。」

方競天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接著他回頭看向他的雙胞胎妹妹:「宙語,地圖有找到嗎?」而對方則揮了揮她手上的小鎮地圖作為回應。

/

在確定大家都準備好之後,方競天走到門前,試圖轉開門把。然而門似乎是從外面被上了鎖,無法開門。
「我來。」方宙語走到她哥哥身邊,一腳就將門給踹開。刺骨的寒風在門開後瞬間灌進整個候機室,令眾人再度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在台灣了。

「記得,不能跟劇情人物提到關於電影的事情,會被扣分的!」方競天拉緊外套,邊往外頭走邊回頭跟眾人說。

離開機場沒多久,眾人幸運的在機場後方發現一台休旅車,接著在方宙語撬開車門並接線後成功啟動休旅車。

「好。」由方宙語開車,方競天坐在副駕駛座。而第二排座位則是坐羅霈、莉卡與大嬸三位女性,剩下的男性坐第三排。
只見方競天攤開地圖,稍微研究了一下小鎮的位置圖,確定警局的所在地。

這時坐在後頭的眼鏡胖子開口了:「等等,我們這樣全部都前往警局的話,就算人數多於吸血鬼好了,也難保我們就能以人數取勝,更何況主神也有可能會將難度提高。你們可能應付的了,可我們只是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人多也只是給吸血鬼更多虐殺的選擇而已啊。」

言下之意就是就這麼帶著他們這群新人去硬碰吸血鬼,在某方面來說無疑是逼著這些新人送死。

而聽了眼鏡胖子的話,大嬸也突然附和了起來:「嘿丟欸,偶其實也不太想碰上...什麼吸血鬼的欸,偶...又不會打架。」而豪力頭少年,不知道是不是還在殺吸血鬼這檔事的刺激與死亡的危險中拉扯,反倒沒有開口。

聽到胖子與大嬸的發言,方競天吸了口氣,思考了一下:「你說的也沒錯......我當然不是要讓你們去送死......不然這樣吧,如果你們覺得警局太過危險的,我可們可以送你們到餐館。那裡在劇情前期都還算是安全的,就算我們失敗了,你們最慘也可以跟著劇情人物一起躲起來。」

「想要去餐館的說一聲,我們會送你們過去。」方競天回頭掃視車內的所有人,想確定還有沒有其他人有想法。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4-16, 10:59)流星之中 提到︰ 「的確,沒戰鬥力的人,就乾脆分成兩隊,免得等等變成累贅。」莉卡不帶感情的說,「不過,我可不同意用車送他們去,路程上會令時間不夠,等等在警局的就可能不只是一隻吸血鬼了。」說著莉卡看著競天說「最多只能夠在警局附近讓想去餐館的人下車。」
(2019-04-16, 11:59)潘二喜 提到︰ 李牛梧舉起右手,說道「我去警局」

感覺自己逐漸變成邊緣人,李牛梧有些寂寞的嘆氣。

「有理。」方競天想了兩秒後說道。在不確定確切的時間下一分一秒都很珍貴,他們現在也只能用推測地來確定劇情發展到哪一部份而已。
坐在莉卡身旁的羅霈則是點點頭,思索著莉卡的話。

「欸,怎麼這樣!」眼鏡胖子只是有些楞楞的聽著莉卡的話,反倒是大嬸首先發難。

「順道載一下偶們不行嗎?也不會少你們一塊肉!」大嬸罵罵咧咧的說,不能接受在這種異鄉環境還要被人丟包。
而聽著莉卡的分析,眼鏡胖子似乎也有點動搖了。方競天三人畢竟是資深者,而從眼下的情況來看他似乎蠻看重莉卡的分析能力,若是硬跟他們作對想必不會有好處。

見比自己高大的李牛梧也加入了前往警局的隊伍,豪力頭少年也連忙舉起手附和:「幹...那我、我也去警局。」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4-16, 12:23)流星之中 提到︰ 「芳姨...不是我們無情,而是這個地方沒有容許我們出錯的地方。」莉卡轉頭看著大嬸說,「我們現在就是一個團隊,而作為一個團隊,我們會盡我們的力量去幫每一個人,但是我們沒可能因為為你一個人而令其他人陷入有機會遇上的危險之中。」

她接著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如果你肯跟隨我們到警局,起碼我們一定會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讓你躲起來,但如果你一定要去餐館的話,我們只能這樣做。」
(2019-04-16, 12:29)潘二喜 提到︰ 「況且,我們也沒有義務要安全送你到餐廳」李牛梧突然冷冷地說道。

「全部人都努力想讓現況更好,如果快點想躲到安全的地方?請幫我們」李牛梧轉頭看了大嬸一眼。

「呃......好啦好啦。」大嬸見自己處於劣勢,只好悻悻然的閉嘴。方競天則是看了莉卡一眼,點點頭後又看了李牛梧一眼。

這時眾人肉眼所見的前方村落的燈光突然全數熄滅,接著數秒過後又重新亮起,但跟原先的燈光比起似乎黯淡許多。
「哦,不妙,他們把電路切掉了。」方競天望著前方說,接著方宙語便踩下油門,向小鎮行駛。方競天攤開地圖,指示他雙胞胎妹妹方向。

「艾本這時候應該在前往發電廠的途中,幸運的話我們可以在他離開前趕上他,不然也至少可以在大屠殺前抵達警局。」方競天一邊說著,休旅車駛入了小鎮中。美式平房隨處可見,豪力頭少年跟眼鏡胖子也忍不住好奇的向車窗外望著。

有些平房一片漆黑,有些則還是燈火通明。這就是為什麼整個小鎮的燈光似乎黯淡了許多,因為有些房子有發電機可以提供備用電力,有些房子沒有。而從鎮民站在自家門外擔心的模樣來看,除了電力被截斷以外,目前還沒有發生什麼事。

一些鎮民看了你們的休旅車一眼,又看向了其他的方向,有些則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討論電力被截斷的事。

終於你們抵達了警局,偌大的建築物上用英文寫著「北坡巴羅鎮警長治安處」。從地上的痕跡來看,主角艾本已經離開前往發電廠確認。而根據劇情設定,這時候他的弟弟傑克與妻子史黛拉,還有他晚點就會被殺害的奶奶正在警局裡玩桌遊,同時待在警局的還有那名協助吸血鬼的陌生人。

「好。」方競天呼了一口氣,回過頭來說:「我們人數有點多,直接闖進去可能會嚇到她們。所以我跟宙語、羅霈先進去,說服她們我們沒有敵意後你們再進來。莉卡,妳也一起來。」說完他便開了車門,跟著他的雙胞胎妹妹下車。

「欸等等,萬一那些吸血鬼來了怎麼辦幹?」豪力頭少年有些不安地急問:「至少可以給我們一把槍吧?」

「你沒開過槍吧。」方宙語冷冷地說,豪力頭少年頓時炸紅了臉。

方競天笑了笑,替他打圓場說:「放心,在艾本回來前這裡都不會被吸血鬼襲擊。把車門鎖好,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豪力頭少年似乎還想說什麼,眼鏡胖子卻搶先回答:「我們會的。」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4-16, 16:43)流星之中 提到︰ 「我明白了。」莉卡向競天點點頭後,也跟隨著下車,向警局的方向走去,一邊走著她一邊跟三人問道「那個陌生人有人記得現在在那裡嗎,我忘了。」

「在牢房裡。」方競天頭也不回地說。他跟方宙語走在前面,羅霈則跟你走在後頭。
推開警局大門,四人踏入一間小房間。旁邊的一個小櫃台顯示這裡應該是平常的報案處,但現在這個小房間空無一人。
後方的兩扇大門通往辦公室以及牢房,裡頭的點點燈光表示裡頭現在正有人在。

你們才剛踏入警局,便聽到一陣拉扯聲。闖進辦公室,只見一個紅髮的青年正被牢房後的一隻手緊緊勒住,而那隻手的主人則是一個外表髒亂的金髮男子。在牢房外一個金髮的女子口中一邊喊著:「傑克」一邊緊張的看著他們。房間中另外還有一名老婦人坐在後方,正驚恐的摀著嘴。

金髮女子聽見了開門聲,下意識的往門外看。

「碰」的一聲,男子的手臂被轟穿了一個洞,男子瞬間鬆手,將傑克給放開,傑克則趁機逃開。

「操!」男子啐了一句,他的鮮血沾染上牢房牆壁,他押著傷口,怒瞪著開槍的方宙語。方宙則只是語表情淡漠的將手槍插回槍套,而室內的三人這時都看往你們的方向。

「你們是什麼人?」金髮女子前去檢查傑克的狀況,一邊警戒的望向四人。

「我們是來警告你們的。」方競天舉起雙手表示和平,一邊四處觀察:「警長不在這裡嗎?」

「他去發電廠查看狀況了......」金髮女子遲疑地說,接著又忍不住問:「你說警告...是什麼意思?」


決定先斷在這邊,莉卡想解釋也可以。然後李牛梧那邊可以跟隊友互動看看www不互動也沒關係,很快就可以下車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