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無限流】有限恐怖 - Movie No.2 【鬼玩人】
只看該作者
「就是這麼一回事,雖然細節不太一樣,不過這裡和那部小說很類似」

「總之是個充滿惡趣味且經常死人的地方」,隨意的做了個總結,他繼續說道,「然後請看到左手手腕,各位的手腕上應該有一個黑色手錶,手錶上有需要完成的任務以及有幾人活著,這是身為輪回者的證明,請不要嘗試破壞,你們的左手會先被破壞,以上就是現在狀況的說明......」說著說著,一把手槍突然在他手上出現,他靈巧地將手槍轉了一圈後,手槍再次消失。

「不管怎麼說,待在這都不會讓事情有任何的變化,先去找其他人吧」,說罷,李牛梧撿起一根點燃的木材並從手環中拿出除魔匕首,「各位紳士淑女,要上路了嗎?」


順便給我任務情報、現在時間和殘存人數吧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聽了李牛梧的話後,白欣霖看了看左手上的黑色手錶,然後喃喃着甚麼

「"無限恐怖"…我有聽說過…」

「那個……」
本打算問問題的白欣霖想起剛才出現在李牛梧手上的手槍,打消了發問的念頭

(他在警示我們…!)

「不,沒甚麼…」

上路…一定是在威脅自己為對方探路,白欣霖心中如此想道

在黑暗的森林中,思維逐漸被畏懼取代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停下來,不然我可不保證會不會直接把你打飛。」莉卡冷冷的說著,同時在郭俊文的眼前,好幾塊石頭正停在半空,但看樣子好像隨時都會撞向他的臉上。

「先旨聲明,我們的確是經驗者,但我們現在都不能百分百確保所有新人都可以平安活過每一場的試煉,如果想回去的話,最重要的是互相合作,別,打,算,搞,花,樣。」莉卡語氣強烈的說道,「在上一場,就因為有人私自行動,差一點就害我們全隊人有危險,這一次再讓我發現的話,別怪我無情,我是絕對不會救人的。」莉卡說著拉著方宙語退後一步,「明白的,就乖乖的跟我們走,還有保持適當距離,萬一你或我們任何一個被附身都有時間做反應。」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年輕女子原本想說什麼,但在看到李牛梧突然秀出的槍後便嚇呆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同時,李牛梧的耳邊響起了一道無機值的聲音:「講解完成,獎勵100點。」

「哇,大哥你會變魔術嗎?好厲害啊。」黝黑青年則是完全搞錯重點,充滿童氣的面龐笑了開懷,讚嘆著李牛梧的技巧。

兩人聽著李牛梧的指示,都跟著低頭看了左手一眼。只見上頭的錶面顯示著「18:25 JUL 18」,而在玩家人數上,這次總共有11人。也就是除了眼前的這三名新人外,扣掉下落不明的方競天四人還有三名新人散落在這附近。

至於任務目標,只簡單的寫著幾個字:「保護艾許˙威廉斯」

「等、等等,如果這是真的話......」年輕女子露出驚惶的表情,像是懇求般抬頭說:「我們不能在這裡,等到其他人來嗎?我、我不會打架,要在恐怖片裡生存...我會死的。」她緊抓著自己的雙臂,急急的問道,像隻受驚的小貓般。

「上路嗎?我們要去哪兒啊?如果可以離開這邊也好。」倒是一旁的青年很爽快的就便答應了,不知道是大而化之還是根本沒意識到現在的危險。

/

「呃好。」見到懸浮在空中的石頭,郭俊文似乎被震懾住了。他吞了一口水,後退一步忙說:「是我太靠近了,我的錯。」
「我有看過小說,所以我懂妳的意思。我一切都聽妳們的。」他乾笑了一聲,舉雙手作投降姿勢。

在莉卡交代完後他也安分了一點,照著莉卡說的跟在了幾步之遠外。
而同時莉卡耳邊響起了一道無機值的聲音:「講解完成,獎勵100點。」

方宙語一語不發的跟著莉卡往車子的方向走著,然而她的手卻牽著莉卡的手不放。

「看那裏。」她低聲說。順著她指的方向可以看到,眼前胡亂停放在路中央的車子上滿是玻璃碎片,車前車後的玻璃都被暴力的打碎。
電影中,艾許在開車返回小屋時被惡靈摔出車外,而這正是艾許的車。

「這是...?」郭俊文喃喃的說,繞著車子走到了對面,好奇的查看起車子來。

「如果艾許的車子在這裡,就代表小屋不遠了。」方宙語小聲地跟莉卡說。
但這同樣也代表......艾許早已將惡靈放出,她們隨時都有被惡靈襲擊的可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有看過鬼玩人嗎?」莉卡一邊看著手錶一邊跟郭俊文說,「現在的任務目標在手錶上,自己好好看清楚。」

接著她跟方宙語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單靠我們兩個未必能把艾許平安帶走,可是現在已經沒太多時間讓我們去找你哥他們了.....」

突然她看了一下身後的郭俊文,然後再轉向跟方宙語繼續說「不如....讓他去吧?」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也不會打架…」附和道說着

總之,白欣霖確認了現在的情況真有可能搭上性命

但感覺這裡的人都不是同伴,白欣霖大膽地問李牛梧

「可以相信你嗎……?」

「我是說…,我們都沒有武器,如果你還有槍的話可不可以分給我們…」
儘管不會使用槍械,也這樣問道

問的同時,白欣霖右手依然握緊樹枝,顯得十分緊張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了看眾人的身形,李牛梧無奈說道。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不需要你們打架,你們顧好自己就行」

「接著,我還不認識你們,想拿槍?想多了」

「總之先搜索附近,找到其他人吧,相信我,待在原地會死更慘」看了女人一眼,李牛梧無情地宣布。

「自己找個東西當光源,走了」說罷,他手持火把轉身離去。


先搜索附近三十公尺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沒有。」郭俊文愣愣地說,接著便低頭查看起手錶資訊。

「找我哥嗎?我認為成功率不高。」方宙語搖搖頭,罕見的潑了莉卡冷水。「先不論他知不知道我哥長什麼樣子,他在這森林能找到他的機率本來就很低了,能夠活著找到他的機率更是微乎其微。」她瞥了郭俊文一眼,後者還在閱讀著手錶的資訊。

「在這種情況下將他推出去只是送死,只會減損我們之間可能會建立起的信任。」她抱著胸,頭撇了撇小屋的方向:「我的想法是要不在這裡等到有人出現,就是直接進小屋找到死亡之書跟艾許,先一步封印惡靈。」

「呃...艾許是誰啊?」郭俊文一頭霧水的抬頭。

/

見李牛梧準備離開,女子連忙起身,抓著李牛梧的衣角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那...我跟在你旁邊......可以吧?」
可能是衣著單薄的關係,女子邊說邊搓著手臂,身子微微發抖著。

「好咧!」黝黑青年有樣學樣,也跟著李牛梧撿起一塊著火的木塊,跟著就要出發。
「小妹妹,妳不跟上嗎?」出發前他回過頭看了白欣霖一眼,說完這句後便邁開步伐。

四人走了約五分鐘,除了茂密的樹林外什麼也沒看到。
而這時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而眾人頭上的樹葉隨著風微微的搖晃。

「啊啊啊啊啊啊,是鬼嗎?!」女子剛被風吹到便大聲尖叫了起來,像隻受驚的小貓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聽到宙語的話,莉卡先是愕了一下,接著便點點頭說「嗯,妳說得對,我這次的確想得太不仔細了。」
「嗯~~~都是這傢伙的態度跟舉動搞得我心煩意亂...」莉卡搔搔頭說。

在聽到郭俊天的問題後莉卡轉頭說「他就是這電影的主角,簡單來說任務就是不要讓他被惡靈害死就是了,」說著她跟宙語說「進去嘗試封印應該是沒什麼機會了,還是等其他人再行動吧。」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了女人一眼,李牛梧將大衣脫下披到女人身上,「衣服上有點怪味,忍著點」,抖了一下肩膀,冰冷的空氣讓他精神抖擻。

「接著說明其他事項,這部電影叫做『鬼玩人2』,是靈異類的恐怖電影......』說罷,一陣風吹來,李牛梧立刻將火把插在地上並從手環中抽出惡意符咒。

「離光源近一點,閉上嘴」看了女人一眼,李牛梧將惡意符咒纏上除靈匕首,嘴裡的犬齒隱約增長,「這附近應該有一間木屋,如果我檔不住了,馬上跑」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