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無限流】有限恐怖 - Movie No.2 【鬼玩人】
只看該作者
「那個…」
白欣霖在大傻身後探頭出來

「剛才有個男人讓我們去找一間木屋…說甚麼這裡是鬼玩人的世界?又是無限恐怖的世界…」

「他還說了一堆難懂的話,之後我們之中的一個女人突然暈倒,那個男人握着他的槍不知道想對她幹甚麼……」
說到這裡,白欣霖露出嫌畏的表情

心裡還是對李牛梧不信任的白欣霖思考着,要不要找眼前的四人幫忙回去救女人

「對…!對了!手錶,你們有黑色的手錶嗎?」

白欣霖突然靈機一動,如果對方的輪回者而不是電影角色的話,會更好交流也說不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著眼前的四個墳頭,李牛梧無聲拜了幾下,隨即開始挖墳。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惡靈已經被放出來了。」方宙語在莉卡身後站定,笑著揉了揉她的頭:「我也認為在這裡等待我哥可能是比較好的選擇,這裡有三個新手玩家,我們兩個人可能沒辦法完全照顧到。」

才剛說完,郭俊文便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綁著包包頭的嬌小女子。

「現在要怎麼辦?那個...艾許似乎也不在這裡,我們要出去找他嗎?」郭俊文瞧了兩人一眼後問道,而嬌小女子也跟著開口:「...妳、妳們好......」

「對了,這是曾怡蓉,是個小說家。而外頭的大哥叫王龍發,好像是某家企業的總經理的樣子。」郭俊文補充道。

「...那個......剛剛他跟我解釋過了,所以我們如果要活下去,就要找到這個艾許,並保護他對吧?」曾怡蓉來回看著莉卡與方宙語,遲疑地說。

「對。」方宙語點頭,簡潔的回答。曾怡蓉見狀又續問:「我沒有看過這部恐怖片......請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簡單來說,惡靈被放了出來,所有人都有危險。先不說找到艾許,我們能不能活過今晚都是個問題。」方宙語皺眉說。

聽到方宙語的話,在外頭的西裝大叔王龍發走了進來,不可置信的說:「開什麼玩笑,那我們當然要離開這裡啊!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你以為我們有可能輕易離開嗎?」方宙語冷冷地說。

「妳!」大叔一聽氣結,郭俊文連忙出面緩頰:「王大哥,這兩位小姐是資深者,她們懂得一定比較多,你就別生氣了。」

大叔聽完,瞪著眼睛搖搖頭出去了。而曾怡蓉望了望四周,確定大叔出去後,才又開口:「那......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

正當白欣霖說出關於鬼玩人與無限恐怖相關的話題時,她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個無機質的機械聲:「對劇情任務洩漏任務相關資訊,扣分20點。」
而隨著白欣霖的言論,兩名金髮外國青年的表情從疑惑轉變成了同情,而亞洲男女則是露出了有些苦惱的表情。

「小妹妹,妳看起來還很混亂,不然妳們先跟我們回木屋去,我們明天一早再送妳們回去吧?」金髮女子同情地望著白欣霖說,她身旁的金髮青年摟了摟女子,頗為贊同地說:「就這麼辦吧。」

「手錶?妳想知道時間嗎?」一頭鬈髮的亞洲青年皺著眉頭說,似乎不太懂白欣霖的意思。

「欸,妳們也有跟我們一樣的手錶欸,妳們也跟我們一樣嗎?」這時大傻瞥了兩人一眼,注意到了兩人手腕上同樣款式的手錶。

「應該是剛好都是同款式吧。」亞洲女子笑著說,揮了揮自己的手腕。而大傻則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也不再說話。

「那我們就走吧,我爸爸的木屋就在前面不遠了。對了,我是安妮。」金髮女子邊走邊說,她身旁的男子也跟著開口:「我是艾德。」

「這兩位是方競天跟羅霈,他們是負責帶我們到木屋的嚮導。」安妮盡責地介紹了另外兩名亞洲男女,而兩人也跟著點點頭。

「我們快走吧,我可不想半夜待在這裡。」艾德笑著說。

/

李牛梧將墳墓給一個個挖開了,卻發現裏頭的屍體一具比一具還要駭人。
不是溶解腐爛,就是身首分離,沒有一具是完整的,很難想像這些屍體生前都經歷了些什麼。

然而在他挖開最後一個墳時,他卻發現在墳中躺著的並不是一具支離破碎的屍體,而是一名年輕男性。這名年輕男性少了一隻右手,在斷肢處只用染血的布給包裹。

這名男性正是本次電影的主角,艾許˙威廉斯。

在李牛梧將墳挖開後,艾許突然睜開雙眼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掙扎的起身,見到李牛梧後大吼:「你是誰?!」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莉卡鼓起臉頰想了想後說「現在呢,我們最好就是在這小屋裡待著,畢竟現在惡靈跑出去了,等久一點可以盡可能的避免我們這裡有任何人被附身...」

「不過最麻煩的,我們沒方法去辨認被附身的人。」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欸…欸!!?」
白欣霖聽着機械聲發出驚訝的聲音,在確認只有自己聽見機械聲後在心中默念

(只要跟別人說就會扣分?倒是分是指甚麼…)
困惑地將目光移到安妮和艾德…以及方競天跟羅霈身上,決定不再提任何有關的東西,白欣霖握大傻的手握的更緊了

不過既然兩名亞洲人手上有錶,又是前往木屋的嚮導的話,應該可以為自己和大傻利用一下?白欣霖如此想道

「沒…沒什麼,抱歉我問了奇怪的問題…。」道歉後,白欣霖不自覺地退到大傻身後

「我們走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野半林中,兩個大男人上下交錯,聲音此起彼落。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回過神來,李牛梧才發現眼前之人不是鬼怪,而是這部電影的男主角。

「臥槽!?你半夜躲在土裡幹嘛!?還敢問我名字阿,和人打招呼先自報姓名才符合禮儀好嗎!!」

同時,他腦中心念電轉。

『該死該死該死,艾許威廉斯為甚麼會在這,劇情被竄改了嗎?!』

『那麼小木屋裡的書可能也沒了,惡靈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這樣......嗎?」曾怡蓉不安地望了四周,最後還是點點頭後說:「那...好吧。」
語畢,她便走出房間,在外頭找了張沙發坐下。

見郭俊文似乎想待在房間裡,方宙語突然開口:「你去看住他們。把門鎖上,離門窗遠點。我跟莉卡會想辦法做好準備。」
後者見狀楞楞的點點頭,也跟著出去了。

「我要去檢查後面的門窗。」見對方出去後,方宙語才回頭望向還坐在地上的莉卡說道。然後像是想起什麼般,在走之前她又補了一句:「...妳剛剛鼓起臉頰的樣子也很可愛。」

方宙語離開過沒多久,前門突然傳來幾聲敲打,接著是一片死寂。

有人來了。

/

一路上六人沒再有什麼對話,只有羅霈不時的對白欣霖與大傻兩人投來目光,不知道是出自對他們的不信任還是擔心。
很快的一棟小木屋便映入六人的眼簾,只見其佇立於森林中央的一塊空地之中,裏頭燈火通明。

「我們到了,裏頭應該有多的房間可以讓妳們睡一晚......」安妮邊說邊走近前門,轉了轉門把。
然而門似乎給鎖上了,任安妮怎麼轉都轉不開。

安妮伸手敲了敲門,仍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也許...我爸媽在裏頭,我只要出聲叫他們......」安妮遲疑地說。

「等等。」方競天喝止了安妮,他指著窗邊的玻璃碎片說:「這些窗戶...有被破壞的跡象,我覺得不太對勁。」

「你是說...可能有強盜嗎?」艾德吃驚的說。

「不可能,這裡非常偏僻,不可能會有人知道這裡的。我爸媽不會有事的。」安妮聞言,詫異地說。

「我沒有說是強盜,我也沒說你爸媽會出事。但如果在裏頭的人不是你爸媽,我覺得我們都會有危險。」方競天搖搖頭,小聲地說。

「那我們該怎麼辦?」安妮回問。

「我先繞到後面去看看,確認狀況之後再讓你們進來。」方競天提議。

「我跟你去。」一聽到方競天的主意,艾德馬上自告奮勇。

「不,你留下陪安妮吧。我不想置你們於險境。」方競天回絕了艾德的好意,瞥了一眼安妮與其他人說。

「那...好吧。」的確,與其冒著生命危險,艾德還寧願留下陪伴自己的女友。
他會自告奮勇,一方面是憑著一頭熱血,一方面也是想給女友留下好印象。

「那...我跟你去吧。」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從剛剛就沒說話的大傻突然舉手,跟著毛遂自薦:「我塊頭大,碰到什麼壞人的話不會吃虧的呵呵。」
方競天似乎有些訝異,他若有所思的望了大傻一眼,接著又瞥了白欣霖一眼,最後點點頭:「好。」

大傻說完轉頭看向他身旁的白欣霖,笑呵呵的說:「別擔心,我等等就回來了。」

「羅霈,交給妳了。」在走之前,他向羅霈點了點頭,便跟大傻一起往木屋後頭過去。

/

「你以為我是自願跑進這裡的嗎?」艾許氣呼呼地說,他掙扎的爬出洞口。拍了拍身上的土灰後搖搖頭說:「說了你也不會相信......」

「我的名字叫艾許˙威廉斯,而我告訴你,這座森林著魔了。」他轉過頭,用著電影主角說話時的語氣盯著李牛梧說。
他接著簡單講解了他的經歷,從他與女友還有朋友們一同到森林的小屋中度假,到不小心放出惡靈,而惡靈屠殺了他所有朋友,甚至害他失去了一隻手。

「...我想,他們留著我一個人是為了好好玩弄我。我前一秒還在屋子裏,下一秒就被它們拖了出來,給埋進這裏。」他一邊摸著自己的斷手,一邊望著腳下的四個土稜。「要不是你,我搞不好就會悶死在這裡面了......倒是你,大半夜的在森林裡做什麼?」艾許轉過頭,狐疑地盯著李牛梧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莉卡在聽到敲門聲後,馬上召喚出替身,一邊向前門附近的三人揮手示意他們到大廳,然後在走近門,保持距離問道「是誰?」邊說著邊在地上撿起幾顆石頭戒備著。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