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無限流】有限恐怖 - Movie No.2 【鬼玩人】
只看該作者
「回....回來了....」莉卡看著四周熟悉的環境,一邊癱坐在地板。

「哇!!!我還以為這次兇多吉少了!」在舒發了感想後,莉卡整個人躺在地上「嗚.....一安心下來就發現,全身都透支過頭了.....」

看來一時半刻是沒辦法正常走路了。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李牛梧無力的看著眼前的猴頭,剛回過神就看到這東西,他覺得自己的理智正緩緩崩塌。

他嘗試以手肘撐起身子,然而脫力的雙手卻不給他面子,讓李牛梧差點以臉撞地。
掙扎了一會,李牛梧艱難的站起身子,他感覺雙手快報廢了。

「那啥?方小妹,你沒事吧,我好像看到一根章魚鬚斷了?」他苦笑著說道,同時試著在心中呼喚主神,『主神,把我的身體治療到能在五天內自行痊癒的程度』

『啞巴想要溝通主神總不能用手語吧,說不定這有用』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方宙語短短的應答了一聲,表示她沒事。

「主神,將所有人回復。點數扣各自,不夠再扣我的。」方競天大喊。剎那間,在場的七人都被一道光柱所包圍。
眾人疲倦的身驅在光柱中逐漸回復,而主神也按照李牛梧所要求的,有限度的治療了他的身體。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見眾人一一的被放了下來。從傷痛的狀態恢復成了健康的狀態。

「...我覺得,我好像作了一個很長的夢。」終於清醒的羅霈哼聲道。

「呃,白欣霖?還有地牛大哥?這裡是哪裡啊?」傷勢恢復的大傻訝異的望著四周,似乎理解不能。

「嗯,要解釋的話大概得花上一整天。這樣吧,我們先去睡一覺,明天我再來向你們解釋。」方競天開口,接著又補充道:「不用擔心,在這裡你們是安全的。我們也不會害你們。」

「這邊的門隨便挑一扇,想像你要的房間,主神便會給你。」方競天指著遠處環繞著她們的十道門說:「除了已經占用的這四道門之外。」

「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再討論。」方競天望向李牛梧等人說。

「我真的需要一覺......」羅霈一邊喃喃的說,一邊走向她的門。

「呃...好哦。」雖然還是一臉有聽沒有懂的樣子,大傻依樣畫葫蘆的走向一扇空白的門。

「還能動吧?」方宙語則是走到莉卡身邊,關心道。


嗯休息是最重要的,點數什麼的醒了再說。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這裡是…?」
因為大傻的問題,白欣霖也四處張望
「不…不知道…」

才意識到正身處於莫名的地方,又開始心生畏怕,接着便認真地聽方競天的吩咐
「好…明白了…。」

「能站起來嗎?」
白欣霖攝手攝腳扶起大傻,然後找了一間房間送對方過去

最後朝其他人鞠鞠便跑到另外一間房間裡去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身體是沒受太多傷,」莉卡繼續趴在地上說「不過我現在真的好累喔~已經動不了了~~~」

接著她向宙語伸手說「宙語~我想妳抱我回房間~~」


橘勢大好(x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喔吼?」李牛梧稍稍活動身體,些許疼痛從身體各處傳出,和先前相比卻是舒緩許多。

他扭了扭脖子鬆開筋骨,雙眼掃視場內眾人,『怎麼覺得有股酸臭味呢......?』,尋思數秒,無果,方轉身入房。

房內,李牛梧隨手招出一袋沙包,腦中開始思考要怎麼和妖魔搏殺,一聲聲沉重的撞擊聲在房內迴盪。

數小時後他走進浴室沖去身上髒汙後便縱身跳上床鋪沉沉睡去,一旁沙袋竟被撕開小小的裂縫。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