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顯示全部文章
#1
前導

  當你迎接不確定是第六個還是第七個早晨時,你發現進入山區後日子變得很難計算。每天清晨動身,傍晚日落前紮營。為了不成為野獸的糧食睡得很淺,就算擁有打獵技術和一身好手藝,在山林裡也無法讓你吃上一頓滿意的晚餐。
  你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遇見任何人,更不要說聚落。你以為你會孤獨地翻越這座山脈,直到踏上另一片土地才能勉為其難的找到一個邊境農場或村落。
  
  但是你錯了。

  傍晚,你正準備找地方落腳結束今天的路程,突然注意到前方一條光禿禿的泥土道路,那不是野獸踩出來的獸道,是人類生活的軌跡。道路的一頭延伸指向一片採伐過的樹林,另一頭則領著你通往你可能會期待的地方。
  沿著路往前走,路旁插著一塊老舊的木板。歷經風霜但看起來有人在維護的木板上寫著「葡威企」。這看起來像個名詞,但對你來說沒有其他意義,你從沒聽過。
  又走一會兒,你聽見有其他人和生物活動的聲音。聽起來沒有危險,所以你自然而然地讓他們出現在你的視線內。
  三個,看起來像是旅人的人,彼此相距一段距離和你朝著同樣的方向前進——





(請描述自己現在的模樣,讓彼此有個概念。)
現在你們行走在一條穿越森林的泥土道路上,眼前的樹遮擋住遠方的視線,不過你們隱約能聽見喧鬧的人聲。
黃昏的光線艱難地突破樹枝縫隙,在你們臉上印出陰影。




團務
場外:團務討論-8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你們往前走,建築的輪廓浮現在樹幹之間。
遠方的人聲越來越明顯,然而明顯的不只有人聲,還有聲音中包含的情緒,帶著憤怒與不安。

穿越樹林,你們踏進一座小鎮。

小鎮裡建築物緊密相鄰,道路寬敞足夠馬車通過。
鎮上人聲鼎沸,但你們卻沒看到半個人影。

路上空盪盪的。

由聲音推測,居民們此時應該聚集在某處,喧鬧和叫囂的聲音就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殺人兇手!」「殺人償命!」「燒死她!」

你們來到廣場,朝人群的最外圈走去。
廣場中央立起火刑台,一個衣著樸素的婦女被反綁在粗壯的木樁上。
她看起來相當疲憊,渾身無力,依靠纏在身上的繩索才能挺直身軀。她緊閉著雙眼,淚水在臉頰留下兩條淚痕。她的五官揪成一團,雙脣不明顯的抽動著,看起來在祈禱,祈禱一絲生機降臨在她身上。

「大家冷靜下來!」一個白髮長者擠過人群來到火刑台前:「傑森,快點住手,你們不能這樣燒死一個無辜的女人。」
被稱作傑森的男人從人群中向前踏出一步,不過站在最後一排被人群遮蔽視線的你們看不見那人的模樣,就連說話的老者,你們也只能看見他頭頂的白髮。
「她可不是無辜的人。是個殺人兇手,殺了兩名少女,還有她的丈夫......她是個心狠手辣的寡婦,死有餘辜。」
「你沒有證據,我們需要證據!」
「在杳無人煙的井邊,寡婦和少女們的屍體一起被發現,證據!我的責任是將罪大惡極的人繩之以法,指的就是殺人兇手,這是全鎮賦予我的權利!現在在場的人只有你反對做這件事,鎮長。」
「把第一位發現者當作兇手這不叫做證據,你擁有的應該是維護公平和正義的執法權——」

居民在躁動,鎮長的話還沒說完,不知道是誰朝火刑台丟出了火把,並大喊:「處死女巫!」

「不行!」「不......!」鎮長和木樁上的寡婦同時喊出聲。

火焰瞬間點燃。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05-14, 23:53)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嘿.....這樣會惹出大麻煩的啊,阿牛我們走,加快腳步不要慢吞吞了。」
像是被女孩(?)的舉動嚇到一般,當機立斷的讓自己的坐騎掉頭用最快的速度奔向村門口,去尋找附近的酒館。
你尋回原來的方向,牛飛速帶著你來到早些時刻踏入的小鎮入口,但這附近只有教堂和民宅,沒有看到酒館。




(2019-05-14, 23:18)猴子布偶 提到︰ 見到婦女即將被當作女巫處刑,達芙妮瞬間做出動作。
她手腳俐落的爬上附近的屋子,沿著屋瓦疾跑接著跳了出去,在保持著兜帽戴在頭上的情況下落在婦女身後。
雖說她對殺掉現場所有人沒有問題,但初來乍到她並不想馬上浪費體力。
因此她在保持著低頭的姿態,防止她人看到她的樣貌的狀況下抽出衣袋中的匕首,一把劃開綁著婦女的繩索。
(2019-05-15, 08:49)小蒼蒼 提到︰ 不祥的預感化為現實,桑夏箭步上前踩著靴子踏熄火焰,旋身面對憤怒的群眾,單手屈在身前鞠了一躬,平心靜氣揚聲道:「打擾了,雖然在下是剛來的旅人,但我也支持鎮長的意見。光憑這位女士是第一發現者,就指稱她是兇手定罪,未免太過草率?再者,就算你們覺得誤殺一人無所謂,有嫌疑者皆處死即可,但接下來又會是誰被當成兇手,亦或被逍遙法外的真兇殺害?是妳、還是他,又或者⋯⋯是你呢?」
併攏的四指依序指向一個個村民,最後停在傑森身上,桑夏面容不帶嘲諷,神情嚴肅卻陰冷。
(2019-05-15, 10:05)百鬼夜行 提到︰ 「哇喔!」看著達芙妮精彩的動作不禁讚嘆了一下。不過看到達芙妮只是衝了進去,好像沒有想要怎麼出來。
聽完桑夏的發言後,亞瑟也走上了刑台。
「碰碰碰!」亞瑟抽起了背上的劍和盾,用劍的劍柄敲打了盾吸引鎮民看相這裡。
「咳咳」亞瑟等所有人投向異樣的眼光看向這裡的時候清一清喉嚨。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的刑行了,不過就像這位兄弟所說,我個人認為太過草率了。」亞瑟指了指桑夏。
「我希望你們能給點時間,讓鎮長去查明真相。不過各位請放心,以我騎士的名譽發誓,有罪者必定受到逞罰。但同時必須有證據才行。」
亞瑟挺起胸膛,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台下的鎮民。
達芙妮爬上屋頂。火勢越演越烈,妳看見一名身材微胖但十分健朗的白髮長者大聲呼喚某人:「法賓森,水!」

「你看!」「快看!」「屋頂上......」底下的人注意到達芙妮

達芙妮由高處俐落地降落在寡婦身後,火焰貼在妳的腿上傳來灼熱的溫度。
一個男人提著兩桶水快跑過來試著滅火。
緊縛的繩索被割斷,寡婦無力而癱軟的身軀往下墜,險些跌進火推裡,白髮長者趕緊上前撐住她。

「女孩,感謝妳的......」白髮長者看著達芙妮,注意到不對勁,他迅速壓低聲音:「妳的眼睛......壓緊妳的帽沿跟我來......事不宜遲,希望妳不要拒絕,拜託妳了。」

未撲滅的火苗被桑夏給踩熄。
居民聽見桑夏的話面面相覷:「他是誰?」「陌生人......」「......紅色的眼睛。」「你們看他的眼睛。」
傑森看著桑夏,按照這氣氛,你感覺能預測他們的下一句話。

突然,所有人的注意力被亞瑟吸引過去。

「你又是誰?」傑森往前走,注視著亞瑟,大聲詢問。

居民又開始七嘴八舌:「他說騎士......」「帝國騎士?不,看起來不像......」「不像聖騎士。」「不對,我們不能肯定,我們沒見過任何騎士。」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5-15,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達芙妮歪了歪頭,像是想要判定長者的意圖。但從他要求她壓緊帽沿的指示來看,他應該跟她的想法一樣,不希望她的外貌引起注意。
所以...他應該沒有把她當成女巫吧?大概。
於是她點點頭,笑了笑說:「好喔。」
不管他想帶她去哪,先去看看總不吃虧。
鎮長抬起頭評估了現場的狀態,之後把剛才滅火的男人叫來。
「法賓森、法賓森醫生!請你把海格太太送到客房,替我確認她沒事。還有這個女孩,讓她待在會客室,別讓任何人看見她,別讓我太太看見她。」
「女孩,跟著法賓森,我很快就會回去。」
先前妳站在火刑台上,才會讓抬頭向妳道謝的鎮長瞄見妳的雙眼。
法賓森醫生比妳高半顆頭,所以他並沒有發現妳的樣貌有任何不對勁。



(2019-05-16, 13:59)小蒼蒼 提到︰ 「同樣是白兔,不也有紅眼跟黑眼之分?」桑夏四兩撥千金轉移焦點,行了一禮攙扶著寡婦,先跟隨白髮長者離去,想先安置好她。
「謝謝你年輕人,剩下的交給法賓森就行了。他是醫生,海格太太不會有事。」鎮長說。

鎮長與你留在現場,你看著法賓森帶走寡婦。




(2019-05-15, 17:19)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嘿? 這裡沒酒店旅館或餐廳嗎?」四處找了會後發現找不到想要的地方,「唉......只能回去問了嗎?」嘆了口氣對牛牛說到。
「牛牛!走,我們回去問!」說完便是掉頭讓牛牛奔回去原本的地方。
「不好意思,各位,請問餐廳在哪裡?我好餓喔。」待到了目的地後我滿臉不好意思的問到,完全無視了當下的狀況。
居民對你突如其來的問題搞得有點不耐煩。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吧?」那個人連頭都沒有回,甚至沒發現你不是小鎮居民。
「現在上餐廳哪裡有人,你只能先忍著了。」

沒過多久,居民散去,他們往小鎮裡走。

(2019-05-15, 15:10)百鬼夜行 提到︰ 「我是蘭德,亞瑟。是位騎士。」掏出騎士徽章直接拿在傑森前面。並且收了回去。
「不得不說,在這樣證據不足的狀況下執行不會太魯莽嗎?」亞瑟稍微不悅的看著對方。
「我想知道這裡的執行單位,也就是執法者,希望可以談論一下狀況。或是你也可以,拿出除了她是第一發現者以外的證據來說服其他人。」
「身為騎士的義務,就是保護每一位人民!」再次以堅定不退讓的態度對著傑森說。
「我就是這裡的執法者,傑森卡夫曼警長,你最好記住。」
「我的義務是保護小鎮的居民,我們的小鎮!」
傑森靠近你,一個字一個字加重力道吐出:「你甚麼都不懂,你根本不了解我們的小鎮,騎士。」

「陌生人不要隨意插手別人的家務事。」傑森大聲宣告,視線看向桑夏又回到亞瑟身上。

「夠了!傑森,到此為止吧。今晚不會有人被燒死,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大家都散了吧。」鎮長走上前來。

傑森卡夫曼警長盯著鎮長不發一語,幾秒後似乎是覺得沒面子,甩頭離開。
見狀,居民也緩緩散去,你們能聽見他們忿忿不平地抱怨。




[圖︰ fZIUbei.png]
橘色區塊是「建築群」不是單一建築物。
橘色圓圈是廣場人群的範圍,中間那團東西是火刑台。
火刑台上方那幾個點分別是:
黑色:米蟲(米蟲剛剛只是在頂端那邊繞了一圈而已,沒找到酒館)
碧藍:亞瑟
灰色:鎮長
黃色:桑夏
藍色:警長


達芙妮在左下。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5-16, 14:51)百鬼夜行 提到︰ 「現在人民是不怎麼尊重騎士了嗎?」亞瑟無奈的搖了搖頭。
「警長,你對於想保護小鎮的心給予尊重,但是希望作為執法者可以更加理性!」對於轉頭離開的傑森警長說教一下。
「好了。」亞瑟的目光回到了鎮長上面。「您就是鎮長吧,容我再次介紹。騎士 蘭德,亞瑟 在此。」和鎮長簡單的行禮。「既然事情發生了,我也不好放著不管,希望您能和我解釋一下發生甚麼事情。」亞瑟直盯盯的看著鎮長。
(2019-05-16, 19:52)小蒼蒼 提到︰ 不逞口舌之快理會傑森,桑夏自認為現在沒有說服他的本錢,不禁想到母親也是被那樣不講理的人送上火刑台,一手垂在大腿旁緊握成拳,另一手伸出去與亞瑟和鎮長握手,比起社交更像是要使自己鎮定,他戴上微笑的假面具道:「謝謝你們挺身而出,我是桑夏,吟遊詩人,希望能傾全力協助調查案件。」
「我們矗立在這山間,只有旅人和流浪者偶爾到訪,都是些身分不足掛齒的人們。居民沒見過貴族,沒有概念。對他們而言位在遠方、這一生都毫不相關的那些名詞,沒有比麥殼尊貴。還請你諒解,原諒他們粗俗和見識窄淺。」鎮長對亞瑟說道。
「還有警長......我想他只是做了他覺得該做的事情。」鎮長搖搖頭。

「雖然有點晚,而且時機也不太對,不過......」鎮長與桑夏握了下手:「歡迎你們來到葡威企,我是鎮長,奧隆韋伯。」

「這案件不勞煩兩位。雖然不是小事,整個過程也讓人很不愉快,但我們有人手處理。騎士的果敢是為他效忠的領主和君王,不該浪費在我們這個小鎮裡。還有這位友善的年輕人,兩位就到前面的旅館好好休息吧。」鎮長抬頭尋找:「我會找人帶你們過去。」

這時,一名年輕女子走上前,她的黑色長髮盤在腦後,褐色雙眼十分清澈。
「我來為兩位帶路吧,鎮長。我也要往那個方向回家。」年輕女子說。




(2019-05-16, 18:50)猴子布偶 提到︰ 「好的~」保持著帽沿壓低的狀態,達芙妮像是個興奮的小女孩般,坐在沙發上邊踢腳邊四處觀望。
真好呢,剛來到這裡就被招待,希望這裡不會太快就有人被她殺的好。
會客室裡有一張雙人沙發,四張單人沙發,五張沙發相對圍成半圈,每張沙發邊都有一個與扶手同高的木茶几。
你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
「沙發圈」旁邊有座砌石壁爐,裡頭正劈啪燃燒著。
會客室不大不小,不會感到壅擠,也沒有多餘的空間。
牆上掛著幾幅風景畫。




(2019-05-16, 20:27)做死小獅子 提到︰ 「喔,現在沒有飯吃嗎? 那甚麼時候餐館會上工啊,我好餓啊。」
「大哥,您們慢點等等我啊。我肚子好餓的啊。」
我一邊有氣無力地喊著一邊跟在村民身後跟著走回鎮上。
「怎麼老嚷嚷著要飯吃。」「別跟著我啊,我要回家,我可不會請你吃飯。」「這牛真是頭好牛。」
居民七嘴八舌地走著。

「喂,老頭。」突然有個高壯的女人叫住你,你看不出她的年齡,不知道她到底算年輕來是老。她的臉長得不是很友善,對你說:「這鎮上就我一家酒館,想要喝酒吃肉就跟我來。」
之後她轉身就走。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5-16, 21:49)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嘿!好勒,姑娘十分感謝。」也不介意對方對自己的稱呼,「阿牛,我們走,跟著人家走。」笑咪咪的就讓牛跟著對方走去。
「真謝謝姑娘的好心,這在旅途上好久沒吃過正式的飯了呢。」一邊走著一邊笑著說到。
女人打量你:「話說回來你有錢嗎?」

你們脫離人群往小鎮中心走去,來到一間兩層樓高的建築前。
建築佈滿歷史的痕跡,不只老舊還有些懶得清的汙垢。
眼前的木門看起來很堅固,門邊向外突出的木桿上掛著一張木牌寫「木門酒館」。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桑夏和亞瑟
「那就麻煩妳了。」鎮長點點頭。
「請隨我來。」年輕女子說。

對於亞瑟的讚美,年輕女子以微笑致謝。
「請直接叫我柯賽兒吧,爵士。」她說。

你們跟著她前進,聽見桑夏的提議,年輕女子面有難色。
「這......現在天色已晚,不適合到那個地方。」
「事實上,事發地在西南邊的森林裡,居民不會在天黑後進入森林,很不安全......」
「而且......我想鎮長不願意讓客人冒險,我不希望讓他知道我在這種時候帶你們去了那個地方。」
「抱歉。」走在前面的柯賽兒稍微偏過頭來對桑夏道歉。



米蟲
「沒有錢還嚷著要飯吃啊?」
「知道抱歉就拿出一點誠意,你如果在我店裡當一晚雜工,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還有賞你一頓晚餐。」



達芙妮
盯著火,妳聽見腳步聲由遠而近。

「火焰總有一股吸引力,對吧?」
妳知道法賓森很快就會隨著腳步出現在會客室,所以當他的聲音出現時,妳不覺得突然。
「妳知道注視火焰有療癒的功效嗎?」
法賓森走到其中一個茶几邊,小心放下裝著熱茶的茶杯。
「火對於我們來說本應該是具有安全感的存在。它在許多時候為我們帶來便利,我們應該盡可能利用它來改善我們的生活......」
他頓了頓,說:「但是對某些人來說『改善』不是真的包含善意。」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桑夏和亞瑟
走了一會兒,柯賽兒停下腳步。
「就是這裡。」

緊密的建築相連在一起,你們停在一棟感覺由夾縫中擠出來的兩層樓房子前面。
堅固的門板上掛著一個木招牌,寫「中央屋」。

「我就先離開了,祝好夢。」柯賽兒為欠身,道別後轉身準備離去。



米蟲
「我這裡沒有提供床位,去隔壁街的旅館吧。他的門牌上掛著招牌,叫做中央屋,很好找。」
女人開門走進室內。
「牛要留在外面。」

酒吧裡瀰漫一股霉味。
女人點亮周圍的火把和壁爐,周圍煙霧瀰漫。仔細一瞧,並不是真的有煙,而是灰塵,灰塵飛舞讓視野變得霧濛濛的。

才剛開門,人群接二連三地湧入,不一會兒就客滿了。



達芙妮
法賓森聽到妳的話內心湧上困惑與不安,他的發言變得遲疑。
「妳是指......鎮長?方才在火刑台前將妳交給我的人?他是鎮長,奧隆韋伯先生。」

這時門口出現一名中年婦人的身影。
「法賓森醫生,原來你還在呀。哦,還有客人?」

「啊,鎮長夫人!」法賓森轉身阻止中年婦人進入會客室。
「抱歉,奧隆先生交代,不能讓這位客人和任何人見面,包括夫人。失禮了夫人。」

離開前,鎮長夫人趁隙瞥了妳一眼。
法賓森重新回到會客室,站在門前。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達芙妮
「妳是說海格太太?當然不是女巫。她怎麼會是!她只是個可憐的女人,運氣不好的女人。」
「我從來不會隨便指認他人為巫族。獵巫行動已經害死太多無辜的人了。」
「奧隆先生也是,他極力反對獵巫行動。事實上,這個小鎮已經有十五年沒有巫族審判,十五年來,沒有人敢造謠巫族的存在,沒有人敢隨意指認他人。」



桑夏和亞瑟

桑夏推開旅館的門。
你們聽見一個男人漫不經心的招呼聲:「歡迎光臨中央屋。」
男人坐在櫃台裡面閱讀一張傳單。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