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2019-09-04, 20:56)小蒼蒼 提到︰ 「請留步勞登太太!」桑夏按著她一邊肩膀,使她側過身來,垂下眉眼道:「我相信妳,妳默默承受這一切辛苦了,我只能說我很遺憾,要是能幫上妳就好了……你們這個月到底碰上什麼事呢?」

他一方面同情勞登太太,遭受家暴還得替丈夫收拾善後,另一方面暗叫不妙,要是勞登先生遭受法律制裁,她怨恨的對象很可能轉向他們,報不報案都難做人。
(2019-09-05, 20:19)猴子布偶 提到︰ 達芙妮面無表情,靈動的眼珠子轉了轉,在腦中消化掉勞登太太的話。

「我懂了。」她側過頭,望向勞登太太身後的屋子:「所以勞登先生現在在哪裡呢?」
「我不知道。」勞登太太縮了縮肩膀擺脫桑夏。
「一個月前,壽宴結束後的隔天,他突然變得很暴躁,從一早就胡亂發脾氣。不管我們做甚麼他都不滿意,儘管露西她——我猜他只是想把事情做得更好,他給自己太多壓力。」勞登太太不自然的頓了一下。
勞登太太看了達芙妮一眼。
「他有許多事情要忙,請你們別去煩他。總之,我沒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勞登太太閃過你們,快步躲回主屋裡。


此時你們聽見遠處傳來口哨聲和幾聲犬吠,隨著聲音看過去會看到草皮的另一端有個模糊的人影出現,看起來是個女孩,身邊跟著一隻牧羊犬。
女孩沒有注意你們這個方向,她低頭望著牧羊犬然後抬起手臂指著羊群。



(2019-09-05, 19:43)潘二喜 提到︰ 「從頭開始吧」

「一知半解可是能殺人呢」涅爾換了個動作,優雅地看著神父。
「某些層面而言,你說得並沒有錯,理德爾學士。」

「這個小村子一直以來都很平靜,直到1350年——」
「邪惡趁眾人不備,從縫隙中溜了出來。惡靈肆虐,幾乎殺光所有村民。一個男孩下山求救,遇上行經此地的果林多神父,神父隨男孩回到村子,用聖焰消滅了惡靈。」
「教廷同意讓果林多神父留下來守護村子,於是果林多神父將一生獻給了葡威企。」

「惡靈不再出現,但緊接著的是巫族帶來的災厄。」
「果林多神父是個獵巫支持者,但並不認同格殺無論。他謹慎調查,嚴格審判。期間釋放過不少嫌疑人,這件事讓當時的村長很不滿意。不過眾人對果林多神父的敬畏並沒有讓村長得到多少支持。」
「幾年後村長病逝,老韋伯先生成為新任村長,也就是現在的鎮長奧隆韋伯的父親。」
「老韋伯先生個性溫和,父子倆都是,對於獵巫行動保持中立。他們致力於葡威企的發展。」
「1390年,我來到葡威企接替果林多神父,奧隆先生成為鎮長。」

「自從果林多神父過世之後,支持獵巫行動的激進份子開始煽動其他居民。我和奧隆先生試著穩定,但是事情還是失控了。」
說到這裡,拜倫神父的語氣顯露出哀傷。

「奧隆先生有個女兒,名叫萊拉,當年十八歲。她是個聰明善良的女孩,跟著法賓森醫生學習醫術——」

「她遭受私刑的那天,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我們甚麼也來不及阻止。」

拜倫神父省去了一大段不願多談。

「所以說你說得並沒有錯,學士。一知半解是能殺人的。」




(2019-09-05, 14:50)百鬼夜行 提到︰ 「好拉。懶狗們,我們出去逛逛吧。」亞瑟梳洗完後,幫寵物梳毛,整裝完後牽著狼們去城鎮逛逛。
鎮北,昨天晚上打烊的店面,現在都在營業。
正午過後,居民們的行動慢了下來。
亞瑟帶著兩隻狼引來不少人的目光,不過他們都遠遠地瞧,沒有半個人願意接近你們。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勞登太太躲回主屋後,桑夏低聲對達芙妮道:「跟柯賽兒小姐說的一樣,一切變故都是從壽宴之後開始的,看來有必要了解當天發生了什麼事,希望勞登先生以外的人不要也受到影響……」

遙望吹著口哨牧羊的女孩,他心想她是否就是露西,徐步走近出聲道:「妳好,我是旅人桑夏,正在調查蘇安小姐失蹤和井中遺體的案子,請問妳知道些什麼嗎?」

場外:
應該有需要再說太太已經坦白,誘導她說出更多,猴子想要我怎樣修改配合都可以場外說。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涅爾從皮袋中抽出一本筆記本開始抄寫,依稀可以看到封面上寫著《荒山紀錄》。

數秒過後,也許是寫到一個段落了吧,他停下抄寫的動作並抬頭看向神父。

「我有幾個問題」

「聖焰是怎麼回事。」

「還有......鎮子裡,還留有激進派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05, 23:33)木骨 提到︰ 「我不知道。」勞登太太縮了縮肩膀擺脫桑夏。
「一個月前,壽宴結束後的隔天,他突然變得很暴躁,從一早就胡亂發脾氣。不管我們做甚麼他都不滿意,儘管露西她——我猜他只是想把事情做得更好,他給自己太多壓力。」勞登太太不自然的頓了一下。
勞登太太看了達芙妮一眼。
「他有許多事情要忙,請你們別去煩他。總之,我沒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勞登太太閃過你們,快步躲回主屋裡。

此時你們聽見遠處傳來口哨聲和幾聲犬吠,隨著聲音看過去會看到草皮的另一端有個模糊的人影出現,看起來是個女孩,身邊跟著一隻牧羊犬。
女孩沒有注意你們這個方向,她低頭望著牧羊犬然後抬起手臂指著羊群。
(2019-09-06, 11:08)小蒼蒼 提到︰ 在勞登太太躲回主屋後,桑夏低聲對達芙妮道:「跟柯賽兒小姐說的一樣,一切變故都是從壽宴之後開始的,看來有必要了解當天發生了什麼事,希望勞登先生以外的人不要也受到影響……」

遙望吹著口哨牧羊的女孩,他心想她是否就是露西,徐步走近出聲道:「妳好,我是旅人桑夏,正在調查蘇安小姐失蹤和井中遺體的案子,請問妳知道些什麼嗎?」

達芙妮皺起眉頭。本來聽完勞登太太的話她便打算直接去找勞登先生逼他坦承一切了,原因不重要,她只要確定他是兇手就好了。但桑夏卻先一步的找了另一個女孩問話,雖然有些不悅,多打聽點資料也不是壞事。於是她跟在桑夏身後,聽著桑夏的提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06, 11:08)小蒼蒼 提到︰ 在勞登太太躲回主屋後,桑夏低聲對達芙妮道:「跟柯賽兒小姐說的一樣,一切變故都是從壽宴之後開始的,看來有必要了解當天發生了什麼事,希望勞登先生以外的人不要也受到影響……」

遙望吹著口哨牧羊的女孩,他心想她是否就是露西,徐步走近出聲道:「妳好,我是旅人桑夏,正在調查蘇安小姐失蹤和井中遺體的案子,請問妳知道些什麼嗎?」
(2019-09-09, 20:50)猴子布偶 提到︰ 達芙妮皺起眉頭。本來聽完勞登太太的話她便打算直接去找勞登先生逼他坦承一切了,原因不重要,她只要確定他是兇手就好了。但桑夏卻先一步的找了另一個女孩問話,雖然有些不悅,多打聽點資料也不是壞事。於是她跟在桑夏身後,聽著桑夏的提問。
女孩穿著白色長袖上衣和咖啡色長裙,過長的袖子幾乎蓋住她的手背,手裡拿著細細的木棍。
她後退兩步,與你們這兩個陌生人保持距離。

女孩對桑夏問的問題感到驚訝:「為什麼要問我呢?我怎麼會知道那種事,太可怕了!」

「......你說你是旅人,旅人為什麼要調查井裡的遺體?我們有警長。」



(2019-09-09, 20:34)潘二喜 提到︰ 涅爾從皮袋中抽出一本筆記本開始抄寫,依稀可以看到封面上寫著《荒山紀錄》。

數秒過後,也許是寫到一個段落了吧,他停下抄寫的動作並抬頭看向神父。

「我有幾個問題」

「聖焰是怎麼回事。」

「還有......鎮子裡,還留有激進派嗎?」
「你不知道聖焰嗎?能燒盡邪惡,神聖的烈火。」
「還留有......嗎?」神父嘆了一口氣:「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呀。」

「萊拉死後,奧隆鎮長悲痛萬分。看見鎮長的模樣,罪惡感和愧疚在居民的心中蔓延開來,激進份子再一次被趕回角落。之後,奧隆鎮長發布禁獵女巫的命令,從那時開始直至昨日的這十五年來,葡威企沒有執行過任何女巫審判和火刑。」

「不過,這次鎮上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又讓那些人逮到機會了。」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肚子餓了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亞瑟摸摸狼,找一家餐廳進去吃午餐。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桑夏彬彬有禮鞠了一躬,並未持續進逼,而是站在原地撫胸說道:「是我想替蘇安小姐的奶奶幫上忙,她老人家不方便出來找人,況且不知道失蹤一事,是否跟井邊的事件有關,也只能一併調查了。我們剛剛跟勞登太太談過了,妳就是她口中的露西小姐吧?可否說說你們最近的狀況?聽說勞登先生在壽宴後不太舒服……」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畢竟只是研究歷史的學者,驅魔手段什麼的不在我的專業範圍內呢」涅爾又在筆記本上寫了幾段話,隨後以嚴肅的目光盯著神父。

「最近又發生了什麼,事關我的安全,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妳認為海格太太是女巫嗎?」無視女孩提出的問題,達芙妮反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3, 16:01)潘二喜 提到︰ 「我畢竟只是研究歷史的學者,驅魔手段什麼的不在我的專業範圍內呢」涅爾又在筆記本上寫了幾段話,隨後以嚴肅的目光盯著神父。

「最近又發生了什麼,事關我的安全,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
「就算是那些激進份子,也只是獵巫的狂信者,像學士這樣的旅者,他們沒理由危害你。」
「不過,確實,事件還沒解開,保持警戒是好事。」

「其實,一天前,我們在西南邊的石井裡發現兩具少女的屍體,沒過多久又有另一名少女失蹤。全鎮的居民們因此陷入不安的躁動之中。」
「昨晚,他們未經審判,強行將第一發現者帕蘭德海格太太推上火刑台——」
「幸好,有三位公正的旅人出手協助才未釀成悲劇。」

「又一次,狂信者開始為非作歹了。」



(2019-09-13, 10:50)小蒼蒼 提到︰ 桑夏彬彬有禮鞠了一躬,並未持續進逼,而是站在原地撫胸說道:「是我想替蘇安小姐的奶奶幫上忙,她老人家不方便出來找人,況且不知道失蹤一事,是否跟井邊的事件有關,也只能一併調查了。我們剛剛跟勞登太太談過了,妳就是她口中的露西小姐吧?可否說說你們最近的狀況?聽說勞登先生在壽宴後不太舒服……」
(2019-09-16, 19:07)猴子布偶 提到︰ 「妳認為海格太太是女巫嗎?」無視女孩提出的問題,達芙妮反問。
「你們把我誤認成露西嗎?我跟她並沒有那麼相像。」
「我叫艾莉,我不知道勞登先生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因為我沒見過他。勞登太太在找人接替露西的工作,聽說她病了,所以我才會在這裡。」

艾莉轉向達芙妮,答道:「海格太太是個好人,很棒的人,她不會是女巫。」
「要說女巫,我覺得警長夫人更像呢。每天張牙舞爪地找人麻煩,她是獵巫的狂信者,我媽說她曾經害死人,害死了鎮長的女......兒......」
艾莉好像突然發現自己講太多了,她抿起嘴。

「如果勞登先生不舒服的話,你們應該去找法賓森醫生。我得回去工作了。」艾莉用長棍指了指遠處的羊。





(2019-09-13, 00:58)百鬼夜行 提到︰ 「肚子餓了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亞瑟摸摸狼,找一家餐廳進去吃午餐。
亞瑟花了一點時間找了鎮北和鎮中,發現你能找到的唯一一間餐廳是你們昨晚去的木門酒吧,但是現在還未開始營業。

不過烘培坊那邊傳來陣陣麵包香,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此時,有個有點熟悉的聲音從右邊傳來。

「這位不是......我們的騎士大人嗎?」警長語帶嘲諷,慢悠悠地朝你走過來。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