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11
"這群人怎麼都想著湊熱鬧呢。" 心裏一邊默默吐槽著一邊搖頭。

"算了,反正也挺有趣的感覺。"想了想後變也說到。

「阿牛,走我們也跟過去。」拍了拍座下的牛讓它往聲音來源慢慢走去。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桑夏臉色一沉,想起母親被燒死的那天,染紅天際的火焰、母親一聲不吭隱忍的臉龐、淚流滿面的父親攔住哭鬧的他。豎琴自行奏出輕柔曲調,有如薰風拂面安撫著他,他拍了下包袱表示自己聽見了,快步走向居民集會之處。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殺人兇手!」「殺人償命!」「燒死她!」

你們來到廣場,朝人群的最外圈走去。
廣場中央立起火刑台,一個衣著樸素的婦女被反綁在粗壯的木樁上。
她看起來相當疲憊,渾身無力,依靠纏在身上的繩索才能挺直身軀。她緊閉著雙眼,淚水在臉頰留下兩條淚痕。她的五官揪成一團,雙脣不明顯的抽動著,看起來在祈禱,祈禱一絲生機降臨在她身上。

「大家冷靜下來!」一個白髮長者擠過人群來到火刑台前:「傑森,快點住手,你們不能這樣燒死一個無辜的女人。」
被稱作傑森的男人從人群中向前踏出一步,不過站在最後一排被人群遮蔽視線的你們看不見那人的模樣,就連說話的老者,你們也只能看見他頭頂的白髮。
「她可不是無辜的人。是個殺人兇手,殺了兩名少女,還有她的丈夫......她是個心狠手辣的寡婦,死有餘辜。」
「你沒有證據,我們需要證據!」
「在杳無人煙的井邊,寡婦和少女們的屍體一起被發現,證據!我的責任是將罪大惡極的人繩之以法,指的就是殺人兇手,這是全鎮賦予我的權利!現在在場的人只有你反對做這件事,鎮長。」
「把第一位發現者當作兇手這不叫做證據,你擁有的應該是維護公平和正義的執法權——」

居民在躁動,鎮長的話還沒說完,不知道是誰朝火刑台丟出了火把,並大喊:「處死女巫!」

「不行!」「不......!」鎮長和木樁上的寡婦同時喊出聲。

火焰瞬間點燃。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2019-05-14, 21:48)木骨 提到︰ 居民在躁動,鎮長的話還沒說完,不知道是誰朝火刑台丟出了火把,並大喊:「處死女巫!」

「不行!」「不......!」鎮長和木樁上的寡婦同時喊出聲。

火焰瞬間點燃。

見到婦女即將被當作女巫處刑,達芙妮瞬間做出動作。
她手腳俐落的爬上附近的屋子,沿著屋瓦疾跑接著跳了出去,在保持著兜帽戴在頭上的情況下落在婦女身後。

雖說她對殺掉現場所有人沒有問題,但初來乍到她並不想馬上浪費體力。
因此她在保持著低頭的姿態,防止她人看到她的樣貌的狀況下抽出衣袋中的匕首,一把劃開綁著婦女的繩索。
擲骰結果

6d6 → 19[1, 1, 6, 4, 5, 2] 19緋紅魅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嘿.....這樣會惹出大麻煩的啊,阿牛我們走,加快腳步不要慢吞吞了。」
像是被女孩(?)的舉動嚇到一般,當機立斷的讓自己的坐騎掉頭用最快的速度奔向村門口,去尋找附近的酒館。
擲骰結果

4d6 → 12[6, 2, 2, 2] 12奔跑吧牛牛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不祥的預感化為現實,桑夏箭步上前踩著靴子踏熄火焰,旋身面對憤怒的群眾,單手屈在身前鞠了一躬,平心靜氣揚聲道:「打擾了,雖然在下是剛來的旅人,但我也支持鎮長的意見。光憑這位女士是第一發現者,就指稱她是兇手定罪,未免太過草率?再者,就算你們覺得誤殺一人無所謂,有嫌疑者皆處死即可,但接下來又會是誰被當成兇手,亦或被逍遙法外的真兇殺害?是妳、還是他,又或者⋯⋯是你呢?」

併攏的四指依序指向一個個村民,最後停在傑森身上,桑夏面容不帶嘲諷,神情嚴肅卻陰冷。

場外:
我想要一招話術技能了orz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哇喔!」看著達芙妮精彩的動作不禁讚嘆了一下。不過看到達芙妮只是衝了進去,好像沒有想要怎麼出來。

聽完桑夏的發言後,亞瑟也走上了刑台。
「碰碰碰!」亞瑟抽起了背上的劍和盾,用劍的劍柄敲打了盾吸引鎮民看相這裡。
「咳咳」亞瑟等所有人投向異樣的眼光看向這裡的時候清一清喉嚨。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的刑行了,不過就像這位兄弟所說,我個人認為太過草率了。」亞瑟指了指桑夏。
「我希望你們能給點時間,讓鎮長去查明真相。不過各位請放心,以我騎士的名譽發誓,有罪者必定受到逞罰。但同時必須有證據才行。」
亞瑟挺起胸膛,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台下的鎮民。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2019-05-14, 23:53)做死小獅子 提到︰ 「嘿.....這樣會惹出大麻煩的啊,阿牛我們走,加快腳步不要慢吞吞了。」
像是被女孩(?)的舉動嚇到一般,當機立斷的讓自己的坐騎掉頭用最快的速度奔向村門口,去尋找附近的酒館。
你尋回原來的方向,牛飛速帶著你來到早些時刻踏入的小鎮入口,但這附近只有教堂和民宅,沒有看到酒館。




(2019-05-14, 23:18)猴子布偶 提到︰ 見到婦女即將被當作女巫處刑,達芙妮瞬間做出動作。
她手腳俐落的爬上附近的屋子,沿著屋瓦疾跑接著跳了出去,在保持著兜帽戴在頭上的情況下落在婦女身後。
雖說她對殺掉現場所有人沒有問題,但初來乍到她並不想馬上浪費體力。
因此她在保持著低頭的姿態,防止她人看到她的樣貌的狀況下抽出衣袋中的匕首,一把劃開綁著婦女的繩索。
(2019-05-15, 08:49)小蒼蒼 提到︰ 不祥的預感化為現實,桑夏箭步上前踩著靴子踏熄火焰,旋身面對憤怒的群眾,單手屈在身前鞠了一躬,平心靜氣揚聲道:「打擾了,雖然在下是剛來的旅人,但我也支持鎮長的意見。光憑這位女士是第一發現者,就指稱她是兇手定罪,未免太過草率?再者,就算你們覺得誤殺一人無所謂,有嫌疑者皆處死即可,但接下來又會是誰被當成兇手,亦或被逍遙法外的真兇殺害?是妳、還是他,又或者⋯⋯是你呢?」
併攏的四指依序指向一個個村民,最後停在傑森身上,桑夏面容不帶嘲諷,神情嚴肅卻陰冷。
(2019-05-15, 10:05)百鬼夜行 提到︰ 「哇喔!」看著達芙妮精彩的動作不禁讚嘆了一下。不過看到達芙妮只是衝了進去,好像沒有想要怎麼出來。
聽完桑夏的發言後,亞瑟也走上了刑台。
「碰碰碰!」亞瑟抽起了背上的劍和盾,用劍的劍柄敲打了盾吸引鎮民看相這裡。
「咳咳」亞瑟等所有人投向異樣的眼光看向這裡的時候清一清喉嚨。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的刑行了,不過就像這位兄弟所說,我個人認為太過草率了。」亞瑟指了指桑夏。
「我希望你們能給點時間,讓鎮長去查明真相。不過各位請放心,以我騎士的名譽發誓,有罪者必定受到逞罰。但同時必須有證據才行。」
亞瑟挺起胸膛,用著堅定的眼神看著台下的鎮民。
達芙妮爬上屋頂。火勢越演越烈,妳看見一名身材微胖但十分健朗的白髮長者大聲呼喚某人:「法賓森,水!」

「你看!」「快看!」「屋頂上......」底下的人注意到達芙妮

達芙妮由高處俐落地降落在寡婦身後,火焰貼在妳的腿上傳來灼熱的溫度。
一個男人提著兩桶水快跑過來試著滅火。
緊縛的繩索被割斷,寡婦無力而癱軟的身軀往下墜,險些跌進火推裡,白髮長者趕緊上前撐住她。

「女孩,感謝妳的......」白髮長者看著達芙妮,注意到不對勁,他迅速壓低聲音:「妳的眼睛......壓緊妳的帽沿跟我來......事不宜遲,希望妳不要拒絕,拜託妳了。」

未撲滅的火苗被桑夏給踩熄。
居民聽見桑夏的話面面相覷:「他是誰?」「陌生人......」「......紅色的眼睛。」「你們看他的眼睛。」
傑森看著桑夏,按照這氣氛,你感覺能預測他們的下一句話。

突然,所有人的注意力被亞瑟吸引過去。

「你又是誰?」傑森往前走,注視著亞瑟,大聲詢問。

居民又開始七嘴八舌:「他說騎士......」「帝國騎士?不,看起來不像......」「不像聖騎士。」「不對,我們不能肯定,我們沒見過任何騎士。」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我是蘭德,亞瑟。是位騎士。」掏出騎士徽章直接拿在傑森前面。並且收了回去。
「不得不說,在這樣證據不足的狀況下執行不會太魯莽嗎?」亞瑟稍微不悅的看著對方。
「我想知道這裡的執行單位,也就是執法者,希望可以談論一下狀況。或是你也可以,拿出除了她是第一發現者以外的證據來說服其他人。」
「身為騎士的義務,就是保護每一位人民!」再次以堅定不退讓的態度對著傑森說。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嘿? 這裡沒酒店旅館或餐廳嗎?」四處找了會後發現找不到想要的地方,「唉......只能回去問了嗎?」嘆了口氣對牛牛說到。

「牛牛!走,我們回去問!」說完便是掉頭讓牛牛奔回去原本的地方。

「不好意思,各位,請問餐廳在哪裡?我好餓喔。」待到了目的地後我滿臉不好意思的問到,完全無視了當下的狀況。
擲骰結果

4d6 → 11[2, 1, 5, 3] 11牛牛跑回去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