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31
(2019-05-16, 21:44)木骨 提到︰ 「我們矗立在這山間,只有旅人和流浪者偶爾到訪,都是些身分不足掛齒的人們。居民沒見過貴族,沒有概念。對他們而言位在遠方、這一生都毫不相關的那些名詞,沒有比麥殼尊貴。還請你諒解,原諒他們粗俗和見識窄淺。」鎮長對亞瑟說道。
「還有警長......我想他只是做了他覺得該做的事情。」鎮長搖搖頭。

「雖然有點晚,而且時機也不太對,不過......」鎮長與桑夏握了下手:「歡迎你們來到葡威企,我是鎮長,奧隆韋伯。」

「這案件不勞煩兩位。雖然不是小事,整個過程也讓人很不愉快,但我們有人手處理。騎士的果敢是為他效忠的領主和君王,不該浪費在我們這個小鎮裡。還有這位友善的年輕人,兩位就到前面的旅館好好休息吧。」鎮長抬頭尋找:「我會找人帶你們過去。」

這時,一名年輕女子走上前,她的黑色長髮盤在腦後,褐色雙眼十分清澈。
「我來為兩位帶路吧,鎮長。我也要往那個方向回家。」年輕女子說。
「彼此彼此。」握了一下桑夏的手。
「我還是希望之後鎮長您能和我說明一下,有機會還會去拜訪您的。」和鎮長道謝。
「有勞您了,女士。」亞瑟紳士的和女子鞠躬表示謝意。「您有一雙很清澈的雙眼呢。」亞瑟露出善意的微笑,就跟著女子走了。
可以很明顯的感覺道旁邊兩隻狼好像對於亞瑟很爛的搭訕詞感到白眼。
擲骰結果

4d6 → 19[5, 5, 5, 4] 19平民英雄
1d20+10 → 15[15] + 10 25金幣數量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你這兩頭狼還真是乖巧,狼跟狗飼養起來有何不同呢?」桑夏這時才有餘力留心周遭事物,對於表現出無奈的狼忍俊不住,蹲下身伸出手背想給牠們嗅聞,做為跟動物自我介紹的方式。

「麻煩妳了,話說⋯⋯」等走得離鎮長夠遠了,桑夏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圈,請求道:「可以帶我們順道去看看事發地點嗎?遠遠瞧瞧也行。雖然奧隆韋伯先生要我們別插手,但若拖得久了證據消失,或被有心人給處理掉就不好了,而且妳是此地的村民,也有知情跟不因此受到傷害的權利吧?」

桑夏手撫左胸,紅寶石般無垢的雙眼直視女子,真心誠意懇求。若被拒絕也不糾纏,按照安排跟著前往旅館。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2019-05-16, 21:44)木骨 提到︰ 會客室裡有一張雙人沙發,四張單人沙發,五張沙發相對圍成半圈,每張沙發邊都有一個與扶手同高的木茶几。
你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
「沙發圈」旁邊有座砌石壁爐,裡頭正劈啪燃燒著。
會客室不大不小,不會感到壅擠,也沒有多餘的空間。
牆上掛著幾幅風景畫。

達芙妮等了一會,似乎是有點無聊,又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她跑到壁爐前,盯著砌石壁爐裡燃燒的柴火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2019-05-17, 04:49)小蒼蒼 提到︰ 「你這兩頭狼還真是乖巧,狼跟狗飼養起來有何不同呢?」桑夏這時才有餘力留心周遭事物,對於表現出無奈的狼忍俊不住,蹲下身伸出手背想給牠們嗅聞,做為跟動物自我介紹的方式。

「麻煩妳了,話說⋯⋯」等走得離鎮長夠遠了,桑夏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圈,請求道:「可以帶我們順道去看看事發地點嗎?遠遠瞧瞧也行。雖然奧隆韋伯先生要我們別插手,但若拖得久了證據消失,或被有心人給處理掉就不好了,而且妳是此地的村民,也有知情跟不因此受到傷害的權利吧?」

桑夏手撫左胸,紅寶石般無垢的雙眼直視女子,真心誠意懇求。若被拒絕也不糾纏,按照安排跟著前往旅館。

「嗷~~」兩隻狼簡單的聞聞桑夏的手,簡單的叫一下並且舔了一下,露出可口的表情。

「狼和狗是有差別吧,不過我收養他們的時候就是幼狼了,所以不太有野狼的感覺。欸!月月亮亮!那不是食物!不行!」亞瑟一邊解釋一邊試著阻止可愛的狼們。

「總之...請你放心,他們不會亂攻擊人的。」從背包拿起食物餵狼。兩隻狼露出很可惜的表情吃起了食物。

「你還是不要太為難女士了。」聽到桑夏對女子說的。「而且她也只是個平民,萬一被牽扯進來就不好了。」亞瑟希望桑夏可以就此打住,不希望非相關人士牽扯進來。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2019-05-16, 22:18)木骨 提到︰ 女人打量你:「話說回來你有錢嗎?」

你們脫離人群往小鎮中心走去,來到一間兩層樓高的建築前。
建築佈滿歷史的痕跡,不只老舊還有些懶得清的汙垢。
眼前的木門看起來很堅固,門邊向外突出的木桿上掛著一張木牌寫「木門酒館」。

「嘿?這麼說起來好像沒有耶。」我想了想像是想起甚麼似的。

「嘛,看來只能回去野外自己找食物來煮了呢。」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頭後想到。

「總之,抱歉麻煩你白跑一趟了。」略帶抱歉的對著女人說道。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0 請回文謝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桑夏和亞瑟
「那就麻煩妳了。」鎮長點點頭。
「請隨我來。」年輕女子說。

對於亞瑟的讚美,年輕女子以微笑致謝。
「請直接叫我柯賽兒吧,爵士。」她說。

你們跟著她前進,聽見桑夏的提議,年輕女子面有難色。
「這......現在天色已晚,不適合到那個地方。」
「事實上,事發地在西南邊的森林裡,居民不會在天黑後進入森林,很不安全......」
「而且......我想鎮長不願意讓客人冒險,我不希望讓他知道我在這種時候帶你們去了那個地方。」
「抱歉。」走在前面的柯賽兒稍微偏過頭來對桑夏道歉。



米蟲
「沒有錢還嚷著要飯吃啊?」
「知道抱歉就拿出一點誠意,你如果在我店裡當一晚雜工,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還有賞你一頓晚餐。」



達芙妮
盯著火,妳聽見腳步聲由遠而近。

「火焰總有一股吸引力,對吧?」
妳知道法賓森很快就會隨著腳步出現在會客室,所以當他的聲音出現時,妳不覺得突然。
「妳知道注視火焰有療癒的功效嗎?」
法賓森走到其中一個茶几邊,小心放下裝著熱茶的茶杯。
「火對於我們來說本應該是具有安全感的存在。它在許多時候為我們帶來便利,我們應該盡可能利用它來改善我們的生活......」
他頓了頓,說:「但是對某些人來說『改善』不是真的包含善意。」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2019-05-18, 02:17)木骨 提到︰ 盯著火,妳聽見腳步聲由遠而近。

「火焰總有一股吸引力,對吧?」
妳知道法賓森很快就會隨著腳步出現在會客室,所以當他的聲音出現時,妳不覺得突然。
「妳知道注視火焰有療癒的功效嗎?」
法賓森走到其中一個茶几邊,小心放下裝著熱茶的茶杯。
「火對於我們來說本應該是具有安全感的存在。它在許多時候為我們帶來便利,我們應該盡可能利用它來改善我們的生活......」
他頓了頓,說:「但是對某些人來說『改善』不是真的包含善意。」

「我喜歡火焰。」達芙妮盯著柴火看著,頭微微的歪了歪,但沒有轉頭望向法賓森。

「火焰可以俐落地將事物燒的一乾二淨,包括所有生物。」一個轉身,達芙妮在茶几上坐下,翹起腿,自顧自地拿起熱茶開始喝起來。

「剛剛那個大叔是誰啊?」邊喝她邊搖頭晃腦地說。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不要緊的,那我明天一早再過去吧。牠們叫月月跟亮亮啊,真可愛。」桑夏以為牠們只是分不清手跟食物的差別,從容不迫笑著看牠們進食,閒聊道:「我在旅途中也見過不少動物,要是有能陪伴在側的,似乎也不錯。」

豎琴發出悶雷似的抗議聲,被桑夏打了一掌安靜下來。

場外:
火焰那段不錯。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2019-05-18, 18:47)小蒼蒼 提到︰ 「不要緊的,那我明天一早再過去吧。牠們叫月月跟亮亮啊,真可愛。」桑夏以為牠們只是分不清手跟食物的差別,從容不迫笑著看牠們進食,閒聊道:「我在旅途中也見過不少動物,要是有能陪伴在側的,似乎也不錯。」

豎琴發出悶雷似的抗議聲,被桑夏打了一掌安靜下來。

場外:
火焰那段不錯。

「是啊,有東西陪伴比較不孤單。」摸了一下月月和亮亮。

「嗷~」月月表示同意的點點頭,很開心的滿口食物,享受被摸頭的感覺。

「嗷。」亮亮表示"人家才沒有要陪妳,只是剛好對蠢蛋哥哥(月月)放不下心。"的傲嬌撇頭。不過還是給亞瑟摸了一下。

「哈哈,兩個真是可愛。」亞瑟露出開心的表情。

「不過...你有養寵物嗎?」看著桑夏「感覺有養東西的氣息呢,哈哈。這樣的話....明天早上陪你去看一下吧。」亞瑟思考了一下對桑下說。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嘿?好吧好吧,不過打工的話可以順便收留我幾晚嗎?畢竟睡野外睡多了也想好好地睡一覺」聽到要留下來打工臉先是垮了下來,不過想想自己也是麻煩了人家就還是幫忙下吧。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