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41
桑夏和亞瑟
走了一會兒,柯賽兒停下腳步。
「就是這裡。」

緊密的建築相連在一起,你們停在一棟感覺由夾縫中擠出來的兩層樓房子前面。
堅固的門板上掛著一個木招牌,寫「中央屋」。

「我就先離開了,祝好夢。」柯賽兒為欠身,道別後轉身準備離去。



米蟲
「我這裡沒有提供床位,去隔壁街的旅館吧。他的門牌上掛著招牌,叫做中央屋,很好找。」
女人開門走進室內。
「牛要留在外面。」

酒吧裡瀰漫一股霉味。
女人點亮周圍的火把和壁爐,周圍煙霧瀰漫。仔細一瞧,並不是真的有煙,而是灰塵,灰塵飛舞讓視野變得霧濛濛的。

才剛開門,人群接二連三地湧入,不一會兒就客滿了。



達芙妮
法賓森聽到妳的話內心湧上困惑與不安,他的發言變得遲疑。
「妳是指......鎮長?方才在火刑台前將妳交給我的人?他是鎮長,奧隆韋伯先生。」

這時門口出現一名中年婦人的身影。
「法賓森醫生,原來你還在呀。哦,還有客人?」

「啊,鎮長夫人!」法賓森轉身阻止中年婦人進入會客室。
「抱歉,奧隆先生交代,不能讓這位客人和任何人見面,包括夫人。失禮了夫人。」

離開前,鎮長夫人趁隙瞥了妳一眼。
法賓森重新回到會客室,站在門前。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2019-05-20, 15:37)木骨 提到︰ 法賓森聽到妳的話內心湧上困惑與不安,他的發言變得遲疑。
「妳是指......鎮長?方才在火刑台前將妳交給我的人?他是鎮長,奧隆韋伯先生。」

這時門口出現一名中年婦人的身影。
「法賓森醫生,原來你還在呀。哦,還有客人?」

「啊,鎮長夫人!」法賓森轉身阻止中年婦人進入會客室。
「抱歉,奧隆先生交代,不能讓這位客人和任何人見面,包括夫人。失禮了夫人。」

離開前,鎮長夫人趁隙瞥了妳一眼。
法賓森重新回到會客室,站在門前。

「是鎮長啊......」達芙妮低著頭,跟著唸了一遍鎮長的名字,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當鎮長夫人出現時,達芙妮也恍若未聞的低著頭,眼神飄向火焰的方向。
「法賓森醫生,剛剛上火刑台的女人......你覺得她是女巫嗎?」她側頭問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謝謝你。也不算是養東西,我的樂器收在裡面,本來想在這村莊演唱賺取旅費,看來是泡湯了。」桑夏從包袱中取出豎琴,經過妥善的擦拭保養,豎琴嶄新如故金光閃閃,他纖長的手指拂過琴弦,不經彈奏就發出真假難辨的貓叫聲,逗弄底下兩頭狼。

「路上小心。」桑夏鞠躬跟柯賽兒道別,輕敲門板後推門進入。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2019-05-20, 15:37)木骨 提到︰ 米蟲
「我這裡沒有提供床位,去隔壁街的旅館吧。他的門牌上掛著招牌,叫做中央屋,很好找。」
女人開門走進室內。
「牛要留在外面。」

酒吧裡瀰漫一股霉味。
女人點亮周圍的火把和壁爐,周圍煙霧瀰漫。仔細一瞧,並不是真的有煙,而是灰塵,灰塵飛舞讓視野變得霧濛濛的。

才剛開門,人群接二連三地湧入,不一會兒就客滿了。

「嘿?好吧,阿牛你在這等我。」一臉不情願的下牛後,拍了拍牛頭讓他等在外面後便跟著來到了屋內。
「哇,看起來有得忙了呢。」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後感慨了起來。
SIGNATURE:
擁有書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2019-05-20, 17:06)小蒼蒼 提到︰ 「謝謝你。也不算是養東西,我的樂器收在裡面,本來想在這村莊演唱賺取旅費,看來是泡湯了。」桑夏從包袱中取出豎琴,經過妥善的擦拭保養,豎琴嶄新如故金光閃閃,他纖長的手指拂過琴弦,不經彈奏就發出真假難辨的貓叫聲,逗弄底下兩頭狼。

「路上小心。」桑夏鞠躬跟柯賽兒道別,輕敲門板後推門進入。

聽到貓叫聲的兩匹狼,像是看到松鼠一樣,被玩弄著。

經過一翻玩弄,亞瑟也牽著狼走進門裡
SIGNATURE:
酒吧腳色: 百鬼夜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達芙妮
「妳是說海格太太?當然不是女巫。她怎麼會是!她只是個可憐的女人,運氣不好的女人。」
「我從來不會隨便指認他人為巫族。獵巫行動已經害死太多無辜的人了。」
「奧隆先生也是,他極力反對獵巫行動。事實上,這個小鎮已經有十五年沒有巫族審判,十五年來,沒有人敢造謠巫族的存在,沒有人敢隨意指認他人。」



桑夏和亞瑟

桑夏推開旅館的門。
你們聽見一個男人漫不經心的招呼聲:「歡迎光臨中央屋。」
男人坐在櫃台裡面閱讀一張傳單。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2019-05-22, 14:57)木骨 提到︰ 「妳是說海格太太?當然不是女巫。她怎麼會是!她只是個可憐的女人,運氣不好的女人。」
「我從來不會隨便指認他人為巫族。獵巫行動已經害死太多無辜的人了。」
「奧隆先生也是,他極力反對獵巫行動。事實上,這個小鎮已經有十五年沒有巫族審判,十五年來,沒有人敢造謠巫族的存在,沒有人敢隨意指認他人。」

「聽你這麼說......真是太好了。」達芙妮輕輕的搖晃她的頭,聽著法賓森表明他的立場。
接著她將她的帽兜拿下,轉頭用她異於常人的雙眼直視法賓森。

「那你覺得我是女巫嗎?」達芙妮歪著頭,雙色的頭髮綁成雙馬尾,如垂瀑般落在她的肩上。她蒼白的臉漾出了一個微笑,兩腿交疊著,盯著法賓森的臉等著他的回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達芙妮
法賓森看見妳的模樣大吃一驚,妳似乎可以看見他內心在動搖。
他起唇又閉口,在那麼幾秒之間他無話可說。

「所以妳是女巫嗎?」鎮長出現在門口。
法賓森看到鎮長出現鬆了一口氣,他側過身讓鎮長踏入會客室。

「妳是女巫嗎?」鎮長又問了一次。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2019-05-23, 15:53)木骨 提到︰ 達芙妮
法賓森看見妳的模樣大吃一驚,妳似乎可以看見他內心在動搖。
他起唇又閉口,在那麼幾秒之間他無話可說。

「所以妳是女巫嗎?」鎮長出現在門口。
法賓森看到鎮長出現鬆了一口氣,他側過身讓鎮長踏入會客室。

「妳是女巫嗎?」鎮長又問了一次。

「我希望我是......」達芙妮歪頭看著自己的手,喃喃的說:「起碼這樣就對得起人們對我這副模樣的反應了。」
接著她又抬頭望向鎮長,眼神帶著莫名的期待:「你希望我是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你好,我們想在這裡借宿一宿,請問價格怎麼計算?另外,你們有缺樂師或勞力人手嗎?別看我這樣,力氣還是挺不錯的。」桑夏低頭翻找行囊中剩下多少盤纏,好奇地瞥了眼男人手上的傳單,隨口問道:「那是什麼樣的傳單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