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那為什麼會以生日宴做為分水嶺呢?」一抹悲哀的苦笑在桑夏臉上一閃而逝,他自我解嘲道:「抱歉,我只見過活生生被燃燒成遺體的⋯⋯不說了,我想問的是她身上是否存在溺斃以外的傷痕,或者不是她自己、也就是兇手和其他人留下的東西。雖然我並非醫生,不過還是會過去看一趟吧,畢竟無法排除哪些事件和蘇安小姐無關。」

場外:
看過高塔殺人就會知道,我完全沒有推理的天份,等我培養出能力,npc跟玩家大概都死光了 CatA_squeeze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鎖上房門,涅爾將長袍解下放在床上,自己則仔細檢查房間內的布置是否有特異之處。

檢查了一會,他躺倒在床上放鬆身體,右手食指輕敲太陽穴,腦中關於這附近的地形資料緩緩浮現,而在他回憶的過程中,夢鄉緩緩降臨......。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1, 12:30)木骨 提到︰ 妳的經歷與認知當中,巫族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種族。他們若不是自己作亂,就會假藉別人的手作亂。他們的動機、隨心所欲造成的後果,都無法用常理去了解。
在這小鎮上發生的事情究竟跟巫族有沒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目前為止還沒辦法完全肯定或否定。
不過眼前這名寡婦海格太太,妳看不出她有任何和女巫有關的跡象。

「......他在返家途中跌進溪裡......他們在下游找到人時,他已經死了。」

話說到這裡,妳突然感覺到有個東西從後面朝妳們飛過來。如果妳閃了可能會擊中海格太太,但如果妳不閃,打中的就會是妳。

真討厭,好像不是呢。
達芙妮失去了跟海格太太對話的興致,準備離開時,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著她的後方襲來。

於是她瞬間抽出腰間的劍,舉到後方格檔。
擲骰結果

6d6 → 26[6, 5, 5, 1, 5, 4] 26應對(緋紅魅影6)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1, 21:27)小蒼蒼 提到︰ 「那為什麼會以生日宴做為分水嶺呢?」一抹悲哀的苦笑在桑夏臉上一閃而逝,他自我解嘲道:「抱歉,我只見過活生生被燃燒成遺體的⋯⋯不說了,我想問的是她身上是否存在溺斃以外的傷痕,或者不是她自己、也就是兇手和其他人留下的東西。雖然我並非醫生,不過還是會過去看一趟吧,畢竟無法排除哪些事件和蘇安小姐無關。」
「你問的這些狀況,我想是沒有。」
「你要去看......少女的遺體嗎?這恐怕......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到的。」
「我也差不多該離開了。」柯賽兒看了看天色,就快正午了。


(2019-08-13, 08:21)猴子布偶 提到︰ 真討厭,好像不是呢。
達芙妮失去了跟海格太太對話的興致,準備離開時,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著她的後方襲來。

於是她瞬間抽出腰間的劍,舉到後方格檔。
鏘!一顆石頭打到劍身彈開。

達芙妮同時聽見身後有個人對著你們這邊咒罵。
她的音量不大,但每個字都說得相當用力。

「妳怎麼還有臉留在鎮上!不要臉的女人,妳應該去死!在妳丈夫死去的時候妳就該陪葬!」

那是個枯瘦的女人,外表衣著乾淨整潔,但她的表情猙獰、神情癲狂到讓妳覺得她隨時都會暴衝傷人。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謝謝妳,但我想我還是過去井邊一趟吧,畢竟也不曉得要去哪裡尋找蘇安小姐,請問那口井在哪裡呢?還有⋯⋯遺體現在所在之處。」桑夏露出了無可奈何的微笑,試著前往案發的那口井搜尋蛛絲馬跡,再不濟也只能從酒吧或廣場重新搜集情報了吧。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5, 20:30)木骨 提到︰ 鏘!一顆石頭打到劍身彈開。

達芙妮同時聽見身後有個人對著你們這邊咒罵。
她的音量不大,但每個字都說得相當用力。

「妳怎麼還有臉留在鎮上!不要臉的女人,妳應該去死!在妳丈夫死去的時候妳就該陪葬!」

那是個枯瘦的女人,外表衣著乾淨整潔,但她的表情猙獰、神情癲狂到讓妳覺得她隨時都會暴衝傷人。

「嗯......」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那個正咒罵著海格太太的女人,達芙妮想了想後開口:「妳覺得......海格太太她是女巫嗎?為什麼?」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小時 之前)小蒼蒼 提到︰ 「謝謝妳,但我想我還是過去井邊一趟吧,畢竟也不曉得要去哪裡尋找蘇安小姐,請問那口井在哪裡呢?還有⋯⋯遺體現在所在之處。」桑夏露出了無可奈何的微笑,試著前往案發的那口井搜尋蛛絲馬跡,再不濟也只能從酒吧或廣場重新搜集情報了吧。

「井就在這森林裡,從這裡往西南行。」柯賽兒轉頭望向森林。
「順著道路前進,會在左手邊看見兩棵相對的樹,樹幹間有條獸徑,沿著獸徑走一會兒就會看見那口井。」

「就我所知,死去的少女們現在應該都暫時停留在地牢裡。但是我認為......你還是不要接近地牢比較好。」
「若是讓其他人知道身為外人的你——無意冒犯,若是讓其他人知道身為外人的你接近少女,這並不妥當。」
「況且,警長和鎮長雖然立場不同,但他們兩位都不可能同意讓你調查遺體。」



(6 小時 之前)猴子布偶 提到︰ 「嗯......」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那個正咒罵著海格太太的女人,達芙妮想了想後開口:「妳覺得......海格太太她是女巫嗎?為什麼?」
那女人看見妳的臉後,更加瘋狂地大喊。

「女巫!女巫!來人啊!女巫在這裡!女巫在這裡!」
那女人指著妳的臉。
「寡婦招來了同夥!葡威企要毀滅了,必須燒死女巫!」

海格太太站到妳和那女人之間,對妳悄聲說:「妳快走,那瘋女人是警長的妻子,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剋死丈夫又拒絕陪葬,讓鎮上的所有女人蒙羞!無恥的苟延殘喘,現在招來其他女巫要摧毀我們的小鎮!」
「快來人啊!立刻執行火刑,燒死那兩個女人!」

她的叫喊引來不少人,居民開始聚集圍觀。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