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嗯……可惜什麼都沒有。」桑夏雙手交握,闔眼為勞登先生默哀三秒,接著找條床單包裹遺體扛在肩上,免得臟器散落各處。開門想進林子安葬勞登先生時,他的思緒稍微飄遠,心想要是兩條狼在,挖洞或許快多了。臨走前他回頭指著勞登太太,對殺人不眨眼的達芙妮不敢大意,一個頭兩個大叮嚀道:「妳千萬千萬別對勞登太太出手,他們家的牧羊少女也一樣,雖然說了村民可能也不會相信勞登先生被下咒、襲擊我們。

儘管殺了她就不會把我們做的事說出去,但也會增加我們被發現的機率,而且……她不是女巫,我們沒有必要濫殺無辜,否則就跟真的女巫和胡亂獵巫的人沒有兩樣了。最後,一具遺體就搞得滿地狼藉了,麻煩妳把力氣花在清理現場上面,拜託妳了,好嗎?」

場外:
奇怪的組合,我想像出達芙妮跟桑夏並肩而立,桑夏抱胸睜開一隻眼苦笑看她的畫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等她醒來之後,她就會跟全鎮的人說出這件事。到時候不是他一個,會是全鎮的人來追殺我們。」達芙妮皺眉,抱胸望著桑夏說:「我是無所謂......那樣的話,你能應付的了嗎?」從她的神情看來她顯然在這件事上不太贊同桑夏,只見她回頭看了一下還不省人事的勞登太太,一邊等著桑夏的回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桑夏唇邊泛起一抹苦笑,盯著勞登太太仔細思索,歛下眼睫正色道:「我不想要再有無辜的人喪命,當然自己也不想陪葬。在我們來到這小鎮前,那兩個女孩已經先被勞登先生殺害,她不可能把這筆帳賴到我們頭上,也許我們可以達成恐怖平衡,我們不把她丈夫做的醜事說出去、她也不暴露我們發生的意外,但我更想跟她達成協議,一同找出對她丈夫下咒的人,也算是轉移標靶……」

場外:
好,需要幫搬或拖。
擲骰結果

6d6 → 16[6, 1, 3, 2, 1, 3] 16自衛鈍擊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你想的太美好了。」達芙妮瞥了桑夏搬不動的勞登先生的屍體一眼,又望著還不省人事的勞登太太一眼,聳聳肩說:「隨便你吧。」
她似乎對眼前的事件失去了興趣,隨便找了塊布將她的劍仔細擦乾淨,也不見她有幫桑夏的打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謝謝妳。」桑夏粲然一笑,儘管染上血汙的面容使他看起來宛如變態殺人魔,他扛起勞登先生的遺體,又滑稽地讓他從背後溜下,道了聲歉改用拖行的方式,出門前往森林前,不忘嘮叨道:「就麻煩妳把房間整理一下了。」

場外:
啊,我前面有問達芙妮真正的女巫是什麼樣子的。
沒想到交涉技能常要用到,我現在有點後悔沒點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涅爾

柯賽兒感覺起來有點焦慮,所以她沒有找位子坐下,只是在門邊踱步。
你們兩人在會客室等了一會兒,一名白髮長者走進會客室。
他還沒自我介紹也來不及跟你們打招呼,柯賽兒趕忙上前說明稍早你們在烘焙店外看到的情況,也就是那名叫帕蘭德.海格的女人遭警長逮捕關到地牢的事情。

根據兩人的對話你可以稍微拼湊出這個鎮上發生的事情——井底的少女雙屍命案,帕蘭德.海格是第一發現者,也是昨晚那場遭到中斷的火刑受刑人。
在你們找來之前,幾乎是帕蘭德.海格遭到逮捕的同時,這位白髮長者就已經接到消息。不過警長以偵訊為由將帕蘭德.海格帶走,加上鎮民的情緒依然高漲,所以他也不能阻止。

當他們交談到一個段落,白髮長者突然將視線移到你身上。
柯賽兒注意到了,於是接話:「這位是旅行中的學者,剛才和我一起在店外目睹警長將海格太太帶走——」她說到一半停頓一下:「呃,抱歉,該怎麼稱呼?」
她滿懷歉意地望著你詢問。




桑夏和達芙妮

勞登家的農場有適當的工具,桑夏花了一些時間將勞登先生埋起來。等你回到屋裡天已經完全黑了,身上的血汙加上勞力留下的汗水讓你覺得有點冷。
一身烏漆墨黑的達芙妮像個沒事人似地待在灰暗的室內。

「唔……」地上的人逐漸轉醒。
桑夏進門後,便聽見勞登太太的動靜。
側倒在地的勞登太太用雙手慢慢撐起上半身,室內缺乏光線,她沒注意到你們倆人。才清醒,一時間也想不起來發生甚麼事情以及現在是甚麼狀況。




要點燈甚麼的直接扮演即可。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1:08)木骨 提到︰ 勞登家的農場有適當的工具,桑夏花了一些時間將勞登先生埋起來。等你回到屋裡天已經完全黑了,身上的血汙加上勞力留下的汗水讓你覺得有點冷。
一身烏漆墨黑的達芙妮像個沒事人似地待在灰暗的室內。

「唔……」地上的人逐漸轉醒。
桑夏進門後,便聽見勞登太太的動靜。
側倒在地的勞登太太用雙手慢慢撐起上半身,室內缺乏光線,她沒注意到你們倆人。才清醒,一時間也想不起來發生甚麼事情以及現在是甚麼狀況。

雖然不太情願,達芙妮倒還是幫桑夏把房間給清理了一下。這點她倒是經驗豐富,所以不費什麼功夫。
清理完後她便靠在牆邊,等著桑夏的歸來。

見勞登太太逐漸醒轉,達芙妮瞥了一眼進門的桑夏,面無表情。
既然計畫是桑夏的,她也不打算主動,只打算看桑夏如何處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