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葡威企小鎮
只看該作者
[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Uv5FeLickg]

在桑夏喊出「小心」之前,達芙妮已遠離了斷頭法圈的位置。鳳凰撲上莉莉費兒,用爪跟喙將她壓在地上撕扯,桑夏已失去纏鬥的耐心,將耳塞拋向她跟柯賽兒道:「戴上!」

他隨即定下心神啟唇,並彈起與戰場不符的安詳樂曲,想終結這場冗長且不利於我方的戰鬥。
擲骰結果

6d6+2 → 30[6, 5, 3, 4, 6, 6] + 2 32天籟美聲之催眠曲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涅爾看了遠方的戰場一眼,死魚眼中不含感情,腦中靜靜思考對峙雙方的勝率,卻因資訊不足而被中斷,搖了搖頭後他走入中央屋,讓溫暖的燈光籠罩自己。
「哎呀呀,這雨可真奇怪呢,一股臭味。」,涅爾苦笑著走入中央屋,手上試管悄悄收入側背包。

他緩緩走上二樓,木板的吱嘎規律響起,「對了」,他的聲音突然從樓梯上傳來,「妳聽說過,萊拉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一名普通的新生→二宮 依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達芙妮在空中畫出一道暗紅的弧線脫離斬首的紫色光圈,最後安然無事地落地。

桑夏的安詳曲響起,周圍突然安靜幾分。在能聽見樂聲的範圍內,除了你們以外,似乎所有鎮民都昏睡過去了。
你們沒有看見莉莉費兒是如何落地的,只看見警備室的殘壁中揚起一大片沙塵。

黑雨越下越大,你們感受到雨水在皮膚上燒灼的刺痛。
(請桑夏和達芙妮做體質相關特徵檢定,難度10。失敗獲得一點隨機傷害。)



涅爾回到中央屋,一個男人——也就是中央屋的老闆正匆忙地收拾家當。
「見鬼,真是太荒唐了!這裡沒辦法待下去!居然是女巫,真的女巫,太荒唐了!」

老闆看見你走進門並沒有停下收拾動作。

「你也趕緊收拾包袱,我們關門了,永遠關門。我要走了,離開這裡!」
「為了你的小命著想,你最好回你家去,或者往你的目的地去,要不然就挖個坑把自己埋了,脫離這個腐爛的世界。」

老闆一直碎唸個不停,不過他聽到你的問話之後頓了一下才大聲嚷嚷起來。
「你問這個做什麼?萊拉,那個女巫!」
「當初殺了她還真是做對了事,她果然就是女巫!女巫生下的孩子,不是女巫還能是什麼?行醫又如何,管他那麼多,女巫就是女巫!」

「走快點,去把你的行李拿下來!」
老闆在後面催促涅爾。
擲骰結果

--[暗骰]--莉莉費兒對抗催眠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桑夏戴上帽子,頂著燒灼的黑雨率先跑向警備室,查看莉莉費兒的狀態。

場外:
我想對話先不要殺她 mayday
擲骰結果

2d6 → 4[1, 3] 4檢定之好像沒有體質相關的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將皮背心的帽子戴好,達芙妮伸了一個懶腰,轉了轉手中的巨劍往警備室緩緩走去。
擲骰結果

4d6 → 18[2, 6, 6, 4] 18【巨魔血統4】體質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又是一個有趣的言論。」,涅爾停下腳步,昏暗的樓道中文雅的聲音響起,不過那平淡的話語卻冰冷無比。
吱嘎、吱嘎,涅爾從樓梯間走了出來,手中並沒拿著其他行李。

「你們沒有確切證據,就將刀刃揮向鄰人......」,他一步步走向老闆,身影逐漸籠罩在老闆身上,「我沒有惡意......只是......你所說的故事讓我很感興趣......」,他咧嘴,森森白牙令人驚懼,森綠雙眸彎彎瞇起,「不如和我說說吧?關於『萊拉』母親的故事?」,威壓散開,涅爾將一塊銀子放到附近的桌上,笑著說道。
擲骰結果

1d6 → 5[5] 5貴族氣場(社交:威壓)(這黑泥效果真討厭)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一名普通的新生→二宮 依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達芙妮檢定成功;桑夏體質檢定失敗,遭受一點隨機傷害【自然之友6】>【自然之友5】及【酸蝕】狀態。)

桑夏和達芙妮走向警備處殘壁,沙塵散去,你們看見莉莉費兒仰倒在其中,狀似昏迷不醒。
柯賽兒在你們之後小跑過來。



中央屋老闆一臉荒唐的停頓手邊的動作,他的表情明顯在說「你不逃命扯什麼呢?」

「萊拉她媽不就是鎮長他老婆嘛,現在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女人,你不如直接去問她!」

老闆抱著包袱,喊上自己的妻子:「婆娘!走了,動作快!」
兩人匆匆離去。

中央屋只剩涅爾一人。
擲骰結果

1d4 → 3[3] 3桑夏隨機傷害/天籟美聲、幻想詩篇、自然之友、自衛鈍擊
--[暗骰]--中央屋老闆
--[暗骰]--中央屋老闆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桑夏不曉得如何才能束縛住莉莉費兒,姑且用草繩綁住她的雙手,一手放在她背後、另一手繞過膝窩將人抱起,一同來到烘焙坊躲雨。

雖然是村民先辜負他們,但她幾乎把整個村子毀了,也算達成目的了吧。桑夏心中五味雜陳,拍著她的臉頰道:「醒醒,莉莉費兒小姐,請讓黑雨停下吧,這個村莊已經毀了,夠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酸雨對達芙妮一點影響也沒有,戴好帽子的她任由雨水從帽沿流下,而她只是木然的看著桑夏將莉莉費兒綁起。
桑夏將莉莉費兒帶到了烘培坊,少數還有完整屋頂的建築物。

照理來說她應該要一劍砍下莉莉費兒的頭,結束她帶給這個村莊的苦痛。
但是達芙妮卻沒這麼做。

她在思考。

她並不相信這世上有好女巫的存在,但是莉莉費兒的失控正是因為她女兒的死所造成的。某種程度上來說,正因為村民的盲目才讓莉莉費兒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女巫。那麼如此的話,是不是不是所有的女巫都該死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轉頭看著離去的老闆,涅爾的手從身側滑落,「沒想到連銀塊都不拿,還真善良。」,他喃喃念道,數秒後,他緩步走上二樓,回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

聽著酸雨侵蝕房屋構造的聲響,他不急不慢地將行裡收拾好後走到一樓,找到老闆夫婦的房間並堂而皇之地佔據了。
從廚房找到了些沒被帶上的食物,涅爾用火簡單烤了馬鈴薯,就這麼結束了一餐。

「累死了,剩下的事明天再說。」,他躺在床上,做出了睡覺的宣言。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一名普通的新生→二宮 依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