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顯示全部文章
#1


--


又一次醒來。


一樣的房間,一樣的天花板,一樣的照明。

不一樣的,只有擺在桌上的餐點。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桌子邊。
「今天是小羊排啊⋯」沒多思索,我拿起小羊排就啃。

被囚禁在這裡多久我已經記不得了,
我甚至連怎麼被抓的都回憶不起來,
這樣推測,應該是中了昏睡類的陷阱吧。

醒來時就是在這房間裡了,艾兒也不見蹤影,
儘管用感應呼喊她、她卻始終未回應,感覺就像是沉眠一般。

而這房間⋯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房間內部為方形,四個角落有奇異的燈具提供照明,
牆面似石又似鋼,光滑且堅固,
我曾嘗試過能否對其造成損傷,但卻無功而返。

然後就是那男子。

「你果然還是在那邊啊。」嗑完了小羊排、我回過頭去。

--

房間的角落有一處牆面開了個缺口,那男子就手背在背後的站在那邊。

第一次見著他時,我以為總算有出口了,
於是猛衝過去,換來的是眼冒金星,
結果只是那處的牆面變成透明,讓那男子能夠窺視內部,
牆的本身還在在那兒的。

「奇妙的材質⋯」那次之後我就在猜測,這牆該不會跟矮人老頭兒的鍛鋼錠是類似的東西。
然後我望了下自己的手臂,該死的、我好懷念我的鍛鋼拳套⋯。

有了前車之鑑,在那次之後我就沒有蠢動的行為了,
取而代之的,是提問。

「這是哪裡」、「你們是什麼人」、「艾兒在哪裡」、「你們把她怎麼了」、「放吾出去!」
「別逼吾動武」、「所以這到底是哪裡」、「艾兒⋯」、「⋯至少告訴吾艾兒怎麼了⋯」


「你到底是誰?」



唯一得到回應的問題。


「⋯康。」男子自報上他的名諱。

然後繼續無視我其他問題。

--

「所以⋯今天的小羊排也是你送來的?」我邊拉著筋、邊問著。雖然我猜的到康依然會無視我的提問。

「煮得不錯,可惜對虎族來說,份量有點太少些,大概只夠塞牙縫。」拉完了筋,我開始深蹲。

「雖然吾知道你不會回答,不過啊⋯康⋯你應該不是第一次看見虎族吧?吾總覺得你看吾的眼裡有著好奇之意。」做完深蹲,我改做單手伏地挺身。

「嘛⋯無所謂,反正你們如果想殺吾,早就動手了,畢竟機會太多了。」做完左手一百次,我改做右手伏地挺身。

「總之,如果哪天你想開口了,麻煩來找吾,如你所見,吾很閒,除了吃飯睡覺、就是鍛鍊了。」右手伏地挺身做完,我倒立了起來,然後開始倒立伏地挺身。

「啊,你走之前,吾還是要抱怨一下,你們能不能在房裡加裝個桿子?吾這樣無法做引體向上啊。」倒立伏地挺身做完,我開始開合跳。

「最後、吾還是要說一句,如果你們敢傷害艾兒,那吾絕對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瞭?」做完鍛鍊後,我一樣拉著筋,然後語氣平順地說出每次對話的相同結尾。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



聽到康的回應,我倒是有些意外了。


「⋯吾也喜歡人族,豪邁、爽快,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概念與吾很合得來。雖然商隊那些人談到錢就很斤斤計較,不過商人嘛,應該的。」我回憶起尚在北境時的事情,訕笑了一下。

「但吾可沒不知趣到去喜歡囚禁吾與艾兒之人。」

「至於你後面的問題⋯吾問你,你是否知曉獸族的伴生概念?」

「成年獸族通常會與自己同種獸類締結伴生之約,結約之時、雙方互相在對方靈魂上刻印下彼此之名,從此形影不離、共享壽命,並且彼此心靈相通,因此即使沒有學習靈魂法則、仍能知曉伴生獸心中意念。」

「締結伴生契約、在生活及戰鬥上都能更加有利,猶如一心雙體。」


「但是⋯吾將伴生契約視為詛咒,因為結下如此契約,爾後無論哪方先赴黃泉,另一方必定發狂,甚至有多數追隨另一方死去的案例⋯這不是正常人生最後應得的下場。」

「因此吾成年後遲遲不肯找伴生獸締結契約,吾不願意讓自己以外的人承受如此詛咒。」

「然而,艾兒⋯艾爾諾、就這麼躍入了吾之人生,不在乎這詛咒、願意與吾共享這輩子的一切,康,你可知道,這是令人多麼歡愉之事?」


「⋯結果你們卻從吾手中奪走她。」說到此處,我已無法壓抑自己的怒氣。


身上的汗毛因憤怒而直立,視線也變得銳利而狹窄,牙關緊咬、雙拳緊握,全身肌肉無一不處於緊繃狀態。

「這就是為何吾明明知道每餐食物量只夠基本生理需求、卻仍不停止鍛鍊自己的原因了,因為吾需要力量,需要打垮你們、將艾兒帶回吾身邊的力量。」

「這樣的回答、有消解掉你心中的疑惑嗎?康。」怒氣已然化為另一種能量,此時的我靜如止水,以一個毫不起眼的微笑、回答康的最後一個疑問。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


聽完康的那些話,我無法理解為何他的表情仍是那樣無邪,

從他的語氣中,我甚至感受不到一點惡意。


這真的是一個正常的人族該有的表現嗎?


「祝你用餐愉快。」聽到這句話,我知道康又要離開了。


縱然不解,多加煩惱也對我現在處境沒有任何幫助。
看著桌上未啃完的小羊排,我決定還是趕快吃一吃,
然後再度被迫進入睡眠。


--

快醒來。

我在睡夢中,聽到了如此的叫喚聲。

雷。

迷糊中,我睜開眼睛,習慣性的往桌上一瞥。

「嗯?還沒到吃飯時間嗎⋯?」

然後我往平時康站著的地方看過去,
意料之外的,那裡站著我十年前誓言要找尋到之人。

「艾萊昂⋯」

她似乎急於喚醒我,而她的通用語說得比十年前進步的多太多了,

十年前的她跟個啞巴似的。

「是妳⋯真的是妳⋯艾萊昂!不、等等⋯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可是我與艾兒被囚禁許久的地方欸?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


「等等⋯先等等⋯」我邊看著她操縱牆上的怪東西、邊說著。

「一起行動當然沒問題,但首先吾需要妳的幫忙。」

「艾兒也在這建築物的某處,吾感應的到。」

「吾需要妳幫吾一起救出她。」沒救出大小姐,我怎麼可能走。

「當然,最好還能順便幫吾找回吾之鍛鋼拳套。」這東西可不能忘了。

「然後等出去之後,再跟吾說說於北境相別之後、妳的境遇吧。」

「吾看得出來、妳身上可是多了許多的故事。」


艾萊昂⋯給人的感覺雖然猶如當初在北境相遇之時相同,但是實際上還是有些許不一樣,該說是成長、還是什麼的?總之這十年她肯定經歷了不少事情。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


「這樣不行,只靠妳一個人一間間開太慢。」

「吾大概懂原理了,牆上圓形這就是門的開關吧,」

「吾開這側的牢房、妳開那側的,有看到艾兒告訴吾一聲。」我開始嘗試開啟牢房。



「一定要趕在這設施的主人回來前救出所有人。」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


聽完艾萊昂的解釋,我大概理解這門的操作方式,

不過第一次嘛,總得先試試再說。



「那吾就先試試看啦。」我將手放在圓形環上,嘗試構築『法則線』。


--

點數分配:S4、W5、D5。
擲骰結果

3d6 → 14[5, 5, 4] 14開門法則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


聽了艾萊昂的話,我帶著剛剛救出來的兩位人族往另一邊移動了約五尺。


「待在這邊別動,不然吾無法保證你們的安全。」


然後我又向艾萊昂的方向前進了兩尺,這三尺距離我兩個大跨步就能衝過去,

儘管現在鍛鋼拳套不在我手邊,但是我名字裡的「猛爪」可不是取假的,

出拳速度加上爪子,一般鐵甲也得被我扒出幾道缺口。


我靜靜看著艾萊昂,我相信她的實力比起十年前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此說不定根本沒我出場的分。


「好了,妳儘管開門吧。」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6-17, 00:36)艾絲翎 提到︰ 雷:
艾萊昂點點頭,抽出一把長劍持於右手,另一手按上圓盤,將門開啟。
幾乎同時,一道黑影以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速度,越過艾絲翎衝出,卻不像是那名豹族那樣,這『黑影』透露著某種詭異的扭曲。
「什——該死!」艾萊昂立刻將長劍向黑影揮去,它卻違反常理的在半空中轉向,避了開,向你的方向直衝而來——
「小心!」艾萊昂大喊,已提劍轉身欲衝,但黑影轉眼就到了你的面前——

*戰鬥第一回開始,請擲骰


--


「什——該死!」聽見艾萊昂的咒罵,我立刻警覺了起來。


從牢房裡竄出的黑影詭異的扭曲著、閃過了艾萊昂攻去的劍勢,
然後在空中一轉、直奔我的面前!


「小心!」艾萊昂喊著。


「哈!當吾吃素的嗎!」我雙臂蓄力、雙手爆出爪子!


是時候展現被關以來的訓練成果了。

--

點數分配:S4、W2、D5。
擲骰結果

3d6 → 11[5, 2, 4] 11戰你娘親開打啦!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6-21, 22:19)艾絲翎 提到︰ 雷:
雷 命中 7 V.S. 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雷 傷害 9 V.S. 暗影的尼格娜 豁免 ?
暗影的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8 

你一爪揮去,哪怕目標速度飛快,仍堪堪命中『飛撲』而來的尼格娜,她發出一聲慘叫,向一旁落下,她閃著黑光的『利爪』沒能抓到你的身上。
落在地面的尼格娜,左肩被劃出長長的爪痕,暗紅色的血將衣物滲透。
她不知何時變得鮮紅的雙眼仇視的看著你,一對尖銳的獠牙露在唇外。
「妳——!」來到你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突然間她將長劍往你們救出的兩個人族的方向扔了過去——
險些命中不知何時只距他們一步之遙的尼格娜,在原處只有一團快速消散的黑霧。
「保護他們!」飛劍逼開敵人的艾萊昂大喊,已經抽出另一把劍往兩人方向趕去。



--


扎實的手感,代表我確實命中了敵人,
長長的爪痕在她的左肩上開了花,
不過對方的表情、可不是準備放棄的表情。

「妳——!」奔來到我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


下一瞬間艾萊昂卻是把長劍扔向剛剛救出來的兩個人族。


「什...?!」我詫異到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同時艾萊昂也中斷了我的思緒。


「保護他們!」


然後我才看清楚、艾萊昂的長劍是扔向撲往兩個人族的敵人身上,
卻是被她又以化為黑霧方式躲開。


我急奔過去、與艾萊昂一左一右、護住兩個人族。


「該死的賊王八,打不贏吾輩、就連無辜的人都要牽連嗎?有種衝著吾來啊!」


--

點數分配:S3、W2、D3。
擲骰結果

3d6 → 8[3, 3, 2] 8單挑啦!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6-24, 20:16)艾絲翎 提到︰ 雷:
雷命中 6 V.S.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6
尼格娜 傷害 ? V.S. 雷 豁免 5
雷 受傷
特長發動 屬性不受受傷減值1階段

尼格娜輕易閃過你因奔襲失去準頭的拳爪,並在你揮出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長的『爪痕』,算是禮尚往來了。
但就在尼格娜對你揮爪的空隙,艾萊昂精準的一劍,將她一臂給卸了下來,她發出淒厲的哀嚎,卻還是讓她找到機會閃到那沉默寡言的人族身後,完好的那隻手爪扣住了他的脖子。被人所制,他的表情卻是呆滯,手足像是被鎖在了原地。
羅夫則驚恐的尖叫狂奔而去。
人質在手明顯讓艾萊昂忌憚不已,她沒在繼續往前,表情因為懊悔而扭曲,怕是認為發生這些事是她的過錯。
「妳……妳不是尼格娜,」艾萊昂咬牙切齒的說,對方在此露出一開始在牢房裡那邪異的笑容,不住冒血的斷手傷口處有著詭異的黑霧,「妳竊取了她的樣貌,妳究竟是什麼東西?」她質問。
聽到質問,『尼格娜』的面孔突然猙獰起來,似憤怒似仇恨,如果激怒對手是艾萊昂的目的,她很成功——
出乎你們意料之外的,『尼格娜』張嘴露出獠牙,往人族的脖頸咬下,人族表情依舊呆滯,艾萊昂驚恐的張大雙眼,那『怪物』的斷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出來——
「住、住手!!!」艾萊昂大吼,一道白色的震波錐撞向『尼格娜』,讓她向後飛去。但那怪物卻是發出得意的刺耳笑聲,化作黑霧快速的向遠方竄走。
無暇追擊的艾萊昂趕到那你們甚至不知姓名的人族身邊,發現他已然氣絕。
艾萊昂用不知名的語言咒罵著,突然轉頭抓住你的手,表情可怖,你卻在這時才發現你手上的傷口正冒著如那怪物斷臂處相似的黑煙。艾萊昂沉默不語的將另一隻手懸浮與傷口上方,淡淡白光過後黑霧消散,傷口只要經過包紥就無礙了。
「是我的錯。」艾萊昂懊悔的說,轉頭看向『尼格娜』跑遠的方向。
接著她的表情在此驚恐起來——
「羅夫!」她大喊,如風一般的狂奔起來。
---
戰鬥結束。
雷進入休息點前不再受傷可回復。
--
本章小節:艾萊昂搞砸了(攤手



--


我揮出去的拳爪、並未如預期中的命中敵人,
反倒是敵人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爪痕。

「該死⋯失誤了嗎⋯」


不過艾萊昂可不會放過這一瞬間。


她精巧的一劍、直接將敵人一臂斬斷,斷口處冒出奇異黑霧,
然而這樣並未阻止敵人的攻勢,她趁機制住其中一名人族。

「妳⋯⋯妳不是尼格娜,」
「妳竊取了她的樣貌,妳究竟是什麼東西?」

敵人聞言、生氣地大吼,並朝人族的脖子咬了下去,然後她的手臂竟超速再生了!
另名人族則是驚恐的大叫跑走,
艾萊昂似是發勁將敵人震飛,她卻發出一樣的詭異笑聲後、化為黑霧逃走。

艾萊昂趁機為我治療傷口。

手臂的傷口冒出淡淡的黑霧,但是經過艾萊昂的治療後,已無大礙。

「是我的錯。」艾萊昂懊悔地說著,並看向敵人逃走方向。

然後驚恐的飛奔起來。

「羅夫!」

「該死!敵人逃走的方向、就是另一個人族跑走的方向啊!」

我將上衣撕成條狀,迅速將手臂傷口簡單包紮起來,
然後快步尾隨艾萊昂。

「拜託要趕上啊!」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