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顯示全部文章
#1
譚雅

-------------
目送兩個動物朋友離開後,接著就是陌生的酒吧,
這裡看不出來和工匠的下落或是即將到來的工作有任何關係,不過兩個犬科店員倒是給譚雅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或許這次神靈的安排能有點邏輯...』

「我是譚雅·提古雷查夫中尉。」譚雅選了靠近門口的位置坐

「一杯伏特...不,氣泡水就可以了。」

「謝謝。」補充道

『總之,耐心的玩下去吧。』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譚雅

----------
「雀形目卷尾科的烏秋,所屬鷹領,從外表就看的出來了吧?」
譚雅對著犬族少年張開單翼擺弄ㄧㄧ準確的說是化為手掌及手指的翅膀,有些故意的說道「這魚尾狀的長尾就是烏秋的特徵之一喔!」

在陌生的酒吧,對於同樣嬌小的巴克,其實是比較容易產生好感的。

『在第一印象中自動區分容易親近和不易親近,這樣的二分法會立即給自己帶來危機啊..』譚雅內心自責道。

「啊...我現在是半離職的狀態,好一陣子沒聯絡鷹領了」決定增加一點親和度。「我的所有行動都與軍隊無關,純粹是個人意志,」突兀的作出宣告了。「所以別用職稱,叫我譚雅就可以了。」總算是完成了自我介紹。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譚雅

---------
「手變成翅膀嗎,簡單,像這樣,」譚雅將單手藏在背後,操控氣體讓衣服及羽毛飄起,然後原地華麗的轉了個圈,
「噠啦!」
將右翼伸到巴克面前。

然而,手還是手,沒有變成羽翼。

「現在還不是時候。想看的話,必須在我們飛行時仰望,才能看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羽毛!」

譚雅微微仰頭、略帶傲氣的說。




「那麼,特使小姐,」譚雅轉頭對著方才說明來意的特使微微行李,儘管對方比較高「先感謝您對我的評價,但是初次見面就與成員引起了不必要的摩擦,對之後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可是有不小影響...」

「想必特使也準備了比豐厚的酬勞更好用的...」譚雅斟酌了一下用詞,還是用自己熟悉的「...工具,對吧?」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譚雅

----------
「情報從來都不嫌少,」譚雅拿起氣泡水,瞇著瞥了一眼,迅速的啄了幾口。

「情報愈周全,獲勝的概率也就愈高,有些情報甚至需要犧牲一些生命才能獲得,然而也有可能一併犧牲了獲勝的機會。」譚雅高舉杯子5秒鐘,為過去的戰友致敬。
「在公正公開的契約眼前,我由衷的希望我們不會成為貴組織獲取情報的陪葬品。」

譚雅說罷,將杯子輕輕放回桌上,以澄澈的眼神望向捷安,靜待下一步指示。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譚雅

-------
「黑暗精靈—」譚雅舉起單翼--或者說是手掌--發問「—值得我們留意嗎?」

「我的意思是,黑暗精靈的敵意來自哪裡?是他們掌控城市的意圖不容發現,或是他們的存在不容發現?」


「如果是前者,對於政權即將轉移的城市而言,我們在做出奪還人質的舉動前,頂多都是屬於中立的角色;如果是後者,那麼我需要更多關於這個種族的辨識特徵...如果我們需要接續『星塵』的任務的話,不過貴組織不會想讓任務太複雜吧?」


「最後,第三種可能,會不會貴組織已經被認定為對該政權有威脅性,不容這個城市所發現呢?」

「我可不想跟整個城市為敵,這遠超出了僱傭契約所能支付的報酬啊!」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6-22, 12:41)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話說那位要送我的...咳...要和我搭檔的狐狸族呢?」
米奧眨了眨眼
「是不是應該一起出來討論一下後面要注意及要做的事情呢?」

譚雅

---------
「米奧小姐,或是,女士?」譚雅拿起氣泡水,走向米奧附近的位置,試探性的搭話。
她深深的覺得這個語帶問號的起頭,在社會上,對於第一印象,將造成不利的影響,然而她也一陣子沒對"人"說過話了,對於自己拙劣的口才,譚雅只得暗自希望早點擺脫放眼皆陌生人的局面。

「那一兔一狐,欣司和莎夏之前我有見過...第一次見面,就帶我來這酒吧等候消息了。」譚雅向門口的方向擺擺手,聳肩表示被放置的無奈「他們這些情報人員,總是在四處蒐集消息,忙的不可開交,那兔子的功夫我也見識過,白刃戰還有兩把刷子,狐狸應該也是,都是優秀的員工呢!」


「不像我們,」譚雅指指自己,笑道「要是被老闆知道我們這些新進員工連明天要演啥戲都不知道的話,可能要被炒魷魚喔!」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6-29, 23:18)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其實我沒有很在意稱呼的,譚雅小姐。」
米奧眨眨眼
「可以直接叫我米奧就好。」

「基於某些原因,我其實是相當喜歡獸族朋友的,所以希望譚雅小姐不要覺得我很自來熟。」
米奧不自覺喝了口飲料,沈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接下來要說什麼。
同時間,某隻毛皮屬汪汪種端著一壺花茶走了過來,放在了桌上後,然後朝著譚雅小姐的手望了又望,似乎很感興趣。
米奧嗅了嗅花茶的味道,應該具有某種能夠醒腦的效果,可惜...
「有狗狗的味道」、「差評」。
-------
聽著譚雅小姐自嘲著自己,似乎對於這次的諜報任務有些想法,不過既然要假扮成劇團,要如何不令人起疑,尤其是少見的獸族,或許得多費點心思。
「不知譚雅小姐是否對於劇團的偽裝身份有什麼想法,或許我能夠幫上什麼忙?」
米奧似乎激起了興趣,略為打量起眼前的譚雅小姐。
「有翼的羽族啊...好像很有趣,好多東西可以搭配啊,有點期待了啊」




譚雅

=======

「啊,感謝招待...」譚雅看向桌上精美的瓷製茶具,和手上還沒喝完的氣泡水,以及小酒保無害而熱切的眼神,暗自忖度著:巴克應該知道我喝的不像犬類這麼快,那麼在短時間內端出第二套茶具,不能排除有其他目的...

於是譚雅伸出漆黑的手掌握住壺把——儘管形狀類似羽毛,顏色也如羽翼一般黑,但確確實實是有骨有肉的手掌——動作優雅的像是在對巴克展示著,斟了一杯半滿的花茶。

然後同樣優雅的端起瓷杯,用純度38%的媚眼斜睨著巴克,「感謝...」輕啄了一口「...招待。」


「不過,你得跟著我飛才能看到真正的我。」


------

「米奧,我出生空軍,對演戲之類的沒什麼概念。」譚雅恢復平時的眼神,轉著眼珠回想著。

「我知道劇團絕不只是記憶中的唱唱軍歌跳跳舞帶帶士氣這麼單純,也許...」眼神垂了下來「...也許當串場的烏鴉還不錯?」


是期待又知道會受到傷害的眼神。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7-17, 22:33)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我感覺譚雅小姐您的過去似乎過得不是很『童年』呢」
米奧托著下巴,眼神直直的望著譚雅。
「不過劇團也沒有譚雅小姐想像的這麼困難呢,畢竟劇團內什麼樣的人都有,為了劇本或演出而塑造的腳色定位也相當的多,一定能夠找到有興趣或是契合靈魂的腳色。」
米奧又喝了口果汁,緩緩的道:
「或許什麼都不用扮演,演出自己就好,這個提議如何?」


譚雅
------
「如果可以,實在是不想回顧過去那段當童星的黑暗歷史,」譚雅低頭啜了一口花茶,微蹙眉道「我從不自稱童星,童星是軍方報導給的頭銜。不過在休戰之餘,還要應上級要求穿上各式浮誇華麗的洋裝出席各種士紳集會,一方面表揚作為戰士的戰果,一方面還要展現作為兒童的純真......我必須嚴格的糾正,這是違反人性及法律的行為,是虐待童工!」

「不過,都已經隨著停戰遠去了,和平真好。」譚雅晃了晃杯子,低頭又啜了一口。

「妳說的是對的,我就演譚雅吧。」

「不管在哪,隨即應變都是很重要的能力呢。」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7-17, 23:32)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看來譚雅小姐得到答案了呢」
米奧站起身,順手整理了下衣服。
「明天就要開始忙碌的劇團生活了呢,希望能夠看到譚雅小姐精彩的演出『譚雅小姐』」
米奧走出酒吧,很快的消失在人群中,口中似乎念念有詞。





「明天就能看到狐族了呢,不知道毛皮漂不漂亮?摸起來柔不柔順?狐族裡面真的有點點跟朵朵拉的車嗎?不知道有沒有管道能不能養一隻?該叫什麼名字好呢?......」

譚雅
--------
譚雅目送米奧離開酒吧,一邊把手上的花茶一飲而盡——這花不少時間。

譚雅跳下座椅,開心的朝巴克揮揮手「感謝招待,下次再來找你玩喔!」便一跳一跳的離開了。



『金門!』譚雅用特有的頻率鳴叫,不多久,一隻將近譚雅半身高,背上負著黑色儀器的烏鴉從天而降,落在譚雅的身旁。

『酒吧附近沒什麼可疑人物吧?』譚雅用指尖輕撫金門的頸部,金門也親暱的歪頭回應著『做的好,有沒有找到那個工匠...啊,你又去哪邊搶了...』

譚雅從儀器的背袋中摸出一顆紅色的寶石,和黑色儀器上鑲嵌的寶珠有幾分像,但只是顆單純的晶體。

金門嘎的一聲,轉頭從背袋取出一個小錢包,示意是用錢買的。

『什麼嘛,你也知道公平交易原則啊,有進步...』譚雅接過錢包,打開瞥了一眼『...不,你這臭烏鴉!』

「嘎嘎!」金門樂的跳了幾下,飛上天去,譚雅馬上將手臂化為翅膀,展翅直追『有種你就給別往港口逃去,晚上我可不會多給你飯吃...!』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譚雅

-----
譚雅習慣性尋找湖面上的山陵線,不過視線不太好
「這趟湖內航行還是要提防來自水面上的不速之客呢...」

船身上藍黑相見的放射狀花紋,讓她想起了軍艦經常會施以破壞輪廓的迷彩花紋,混淆遠方敵人的視線,這個說不定也有類似的效果。

不過在船帆上塗迷彩就有些費解了。

話說回來委託方從沒說這次搭的是軍艦,退一百步說,劇團一類的人物也不可能配置在兼有通商破壞任務的船上,何況這種小型艦也不足以搭載足以讓敵人畏懼的火力。

說到底,其實還是自己犯了職業病嗎?

不都是情報不足所致。

而且這船長要是正規軍的指揮官,這散發出來氣質也過於不合理。

「船長,這趟旅程有勞您照顧了,我是譚雅。」譚雅禮貌性的行禮,這是造就第一印象中再基本不過的一環。

「這艘船的能耐讓我很感興趣,不過,」還是透過交談獲得情報吧「我想知道在任務容許的範圍內,你們能提供什麼樣的支援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