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漢克

「感謝您的期待,喬許先生。」漢克說道

「唉呀~不過這位嘉德女士似乎不太喜歡我們呢。」漢克點起菸斗吸了一口,轉頭問道:「諸位,現在時間尚早,我想先暫時在這逛逛,你們打算如何?」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9, 19:19)艾絲翎 提到︰ 雷:
你衝了上去,但那蛇好像聽懂你在說什麼一般,一個甩尾把艾萊昂甩了出來,直直要往你撞上……
你要閃開嗎?以她的實力她大概沒什麼事,但你沒看到中間的戰鬥……
或許接住會比較好?



--

看到艾萊昂被甩了出來,我直接向側方伸直右臂。

「艾萊昂,踩吾的右臂、吾送妳回去,吾輩一起攻牠門面!」

然後我算準時機、開始原地旋轉,準備增加甩出艾萊昂的動力。

--

點數分配:S6、W4、D6。
擲骰結果

3d6 → 16[6, 6, 4] 16合~體~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米奧

-------------
「我想先去獨角獸後方的房子看看」
米奧思考了一下,點點頭道。
雖然這邊的市集看起來相當的熱鬧,不過人多的地方總是充滿著移動式錢包跟...麻煩。
「忘了先準備好面紗果然是錯誤的決定」
米奧心想,同時轉頭向漢克說道:
「漢克先生,如果您要留在這裡的話,能否幫我買副面紗嗎?」

看著不時投來的注視目光,米奧真心覺得麻煩。
「可惜這邊人多,不然又是好幾筆收入入袋了,可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譚雅

---------
「觀察一下市場客群,也許對明日的演出有所幫助。」譚雅指指人潮聚集的地方「說白了,想逛街是隱藏藉口背後的目的,就讓我們先到處探查探查吧。」一派輕鬆的說。


「可以的話,有沒有稍微知道市場生態的地陪呢?」補充道,似乎是想起船員的忠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漢克、拉斯特、譚雅、米奧:
「不,女士並不是不喜歡各位,只是……標準嚴格了些,相信星沙演出後女士會欣賞各位的,畢竟是柏克先生推薦的劇團。」喬許為主人解釋道。
「喬許先生這是抬舉我了,讓我來為你引見,譚雅女士,米奧女士,漢克先生及拉斯特先生。」柏克微笑地意味深長,將你們介紹給錯過你們自我介紹的侍從,「想在這兒逛逛也是個不錯選擇,對各位接下來的『表演』該會有幫助。」他向漢克點頭,又看向譚雅,面色思量,「讓凱特和你們一起去吧,她需要多看看水面以外的景色,待時間到了也好讓她領你們到旅者。」在提及船員時船長的神情柔和些許,就連微笑都看上去真誠多了,「那麼這位米奧女士就交給你了,喬許先生。」
「至於拉斯特先生,」柏克轉向拉斯特,先前的柔和盡逝,面色甚至冷峻不少,「稍等還請借一步說話。」不容拒絕的語氣。
「譚雅女士,」就在柏克安排完你們的去向,喬許開口,「請別怪我多言,不過女士可能會在城內碰上一些……誤會,」他說的含蓄,但妳多少能知道他指的是你獸族的身份,「城市的律法對女士而言並不利,還請多加小心。」
你們依各自目的分道而行,米奧和喬許搭乘上獨角獸的馬車前往住所,凱特和漢克及譚雅會合,柏克帶著拉斯特不知去哪裡了。

米奧:
對照嘉德女士的衣著,令人意外的,馬車並不奢華,除了馬車車體上的雕刻,內部裝飾除了包裹座墊的絲綢,及一具調適良好的照明法儀外,相當樸實,但能看得出它被保養的很好,在照明下木質部有著光滑柔和的反光。
在馬車上喬許向妳介紹著賽泊萊的戲劇史,賽泊萊的起源是由光明神殿治理的城市,為了讚頌神靈,而發展出戲曲,當時的卡爾主教酷愛戲劇,星移劇院就是在當時建立的,聳立於神殿一側,與神殿及市政廳共享廣大的中央廣場,定期演出的戲劇也成了城市生活的重心。
後來就和每個走向自治的城市一樣,當卡爾因年邁而退下主教之位,接任的李主教同樣喜愛戲劇,卻揮霍無度且用人不當,其委任的政務官收稅無理行事不公,市政與城防都陷入混亂之中,以卡姆家族為主的幾大商人家族在主教出訪時將政務官驅逐。當主教趕回城時恰巧碰上魔獸暴動,牠們從聖塔默山脈奔襲而下,被拒於城門外的主教不得不與市民協議,從此賽泊萊城主之位被市議會取代,市議長由各大家族輪流出任。
這故事不久後便被改編成戲劇在星移演出,這也是城市第一個並非讚頌神靈的大型戲劇,卡姆家族在法儀技術上不斷發展並將它們投出演出之中,讓不論是賽泊萊的光暗法儀產品還是戲劇都享譽大陸。
這是一棟有二層及閣樓的尖頂房屋,木框石牆的構造,嘉德所提供的可說是相當安全的居所了。
喬許指揮僕役將馬車上的行李和道具搬進屋後的倉庫後向妳介紹起房屋架構:
門廊進去後是前廳,後面是接待客人的客廳,廚房與飯廳在房屋的另一側,最角落的房間就廁所了,你們的住房都在二樓,共有六間房,一樣是面對面的結構,身為第一個到的人,妳可以挑選妳的房間。住房過去後是一間書房,裡面收藏有不少戲劇與城市相關的書籍,剛才喬許和你介紹的那些,想來在裡面也能找到吧。
之後妳或許會想到街上逛逛,或是在房內打理自己,或巡巡房屋多了解這個將是你們未來『工作』期間的居所。

漢克、譚雅:
「大叔、飛行員。」在凱特與你們碰面時,她打趣的稱呼你們,「這是你們第一次來賽泊萊吧,有沒有什麼想特別看看的?」
在港口邊有各種小吃攤、奇物、行船用品和占卜的攤位,或著你們想往巷子裡面探索?


雷:
艾萊昂順著你的力道,用更快的速度彈射了回去,手中長劍破空還真如箭矢一般,直直刺入巨蛇的左眼,讓牠痛苦的大吼,濺射出來的黑血在地上冒著煙,艾萊昂似乎也對它們極為忌憚,小心地閃避它們。
她落到地面後向門的方向跑去,將它開啟後早已燥動狂亂不安的野獸衝了出去,把自己關進獸欄以躲避野獸的雷夫這時才趕緊跑了出來,原以為艾萊昂會和野獸們一起出去,但她卻拉著你往反方向跑,也就是巨蛇的身後。
牠正暴怒的胡亂攻擊著,口中噴著可怕的黑氣,長尾不住亂甩--
「避開牠跟我走--」艾萊昂喊。
-----
雷請擲骰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漢克

「舉手之勞,女士。」漢克點頭答應米奧的請求

目送米奧等人的馬車離開後,身旁的是譚雅跟凱特,漢克說道:「可否先告別我服飾店在哪,我們的詩人小姐似乎出門忘記帶面紗了。」

「接下來,我想去奇物攤位逛逛,兩位女士意下如何?」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2:35)艾絲翎 提到︰ 雷:
艾萊昂順著你的力道,用更快的速度彈射了回去,手中長劍破空還真如箭矢一般,直直刺入巨蛇的左眼,讓牠痛苦的大吼,濺射出來的黑血在地上冒著煙,艾萊昂似乎也對它們極為忌憚,小心地閃避它們。
她落到地面後向門的方向跑去,將它開啟後早已燥動狂亂不安的野獸衝了出去,把自己關進獸欄以躲避野獸的雷夫這時才趕緊跑了出來,原以為艾萊昂會和野獸們一起出去,但她卻拉著你往反方向跑,也就是巨蛇的身後。
牠正暴怒的胡亂攻擊著,口中噴著可怕的黑氣,長尾不住亂甩--
「避開牠跟我走--」艾萊昂喊。
-----
雷請擲骰




--

合體攻擊奏效,
艾萊昂重傷了巨蛇、並趁亂打開了門、讓早已騷動不安的獸群奔出,
原本我跟雷夫以為要趁勢一起逃出,沒想到艾萊昂抓著我的手往反方向跑。

「避開牠跟我走--」艾萊昂喊。


看來不是只要牠一眼而已?還是巨蛇背後另有玄機?


總之我放緩氣息,冷靜地跟著艾萊昂走去。

--

骰子分配:S1、W2、D4。
擲骰結果

3d6 → 7[4, 2, 1] 7來陰的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譚雅

-------
「奇物攤?真是容易會引起好奇的分類,或許值得去摸索一下城市的歷史紀錄,」譚雅對漢克露出了饒富興致的微笑「可以的話我也想去剛剛看到的占卜店聽聽在地的神明口德如何。」


『又有點想去法儀工坊做例行巡禮呢...』譚雅輕撫著金門的羽毛,歪頭尋思道『姑且當作備案,有時間再去看看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漢克、譚雅:
「要買的是面紗不是嗎?」凱特笑答,「比起服飾店,我倒是知道個有趣地方,但你們不是對那些攤子感興趣嗎?」她指著奇物的方向,便開始向那走去。
「所謂奇物,說穿了就是賣家也不見得知道能幹什麼用的雜物,但不同攤主收集的貨物還是有風格差異的,像那位大嬸的攤子,大部分是一些各地的護符和祭祀道具,有些東西真的有法則運行,」她做了個示意『一點點』的微小手勢,「但更多就只是手工藝品而已。」如果是這樣的話,她似乎沒有帶著你們走過去的理由,「不過嘛……」
你們來到攤子面前,「妳這個騙子,上次賣給我的海神護符根本沒有用!反而害我們一出港就被魔獸襲擊了!」她面色兇狠的對攤主,一位砂礫髮色,穿著浮誇,鑲著亮片和羽毛的人族大嬸,大吼,吸引了不少觀看貨品顧客的注意。
「妳可別亂說!」大嬸著急的反駁,「我什麼時候騙妳了?」
「哈,妳還敢說,那個『用海籐草編織,纏繞海神最喜歡的三線星紋海藍寶石,由海神祭祀刻印法則,可避開水獸海盜』,啊,就和那枚很類似啊!」她指著一名觀眾手上的藍色掛墜,「我打賭那些都只是妳找下城區女孩做出來騙人的吧?」
「當然不是!那可是我親自到聖塔默卡流港神殿帶回來的,肯定是妳船上的人做了什麼觸怒海神的事情,或是海神其次是在保護你們呢!」她邊說,邊從攤子下拿出一個花紋繁複的水色碟盤,動手將它『展開』,你們兩個都能從上面的紋路和碟盤結構感覺到……這東西好像真有一回事啊?
「像這個也是從卡流神殿得到了,能保證船隻決不會在海上迷航!」
「妳可別拿個羅盤法儀就來騙我啊?」凱特的表情與語氣懷疑,但你們能看出她的眼神可是興奮的很。
「當然!」大嬸拍胸保證,羽毛都被拍下幾根來了。
「嗯……這麼說來海獸害我們延遲出港,隔天就得到消息航線上刮起了罕見的暴風雨……」凱特自言自語,但那聲音可是刻意的讓周圍的人都能聽到。
「我就說護符是保護你們的!」大嬸連忙接話,還向四周投去得以的眼神。
「好吧,我姑且相信,那這個多少?」凱特指著圓碟。
「一百金幣。」大嬸眼神閃動。
「少來,這種奇物最多五枚,誰都知道暴風雨隨時可能在海上出現,而且我們有預警法儀本來就不會撞進去,你知道海獸害我們損失多少嗎!」
你們就看著兩人間的交鋒,最後以十枚金幣成交。
凱特向你們驕傲的微笑,用口型說著:看你們了。」
攤位上還有皮繩繩飾,一些結構古怪的動物雕刻,幾枚有著漂亮顏色花紋的河石和水晶,和剛才被凱特拿來當例子的海神護符。
先前拿起來把玩的顧客還是沒帶走它呢。


雷:
你們小心翼翼,總算還是安全的越過巨蛇,後面是一個被挖開的洞,看上去是某個逃出獸閘野獸的成果,漆黑的洞口下傳來流水聲。
「這裡下去。」她說,接著就往下跳,後面巨蛇突然轉過身,像是發現你們要逃走了,張開大口撞了過來,逼著你們連忙跳進洞口。
伴隨巨蛇不甘的怒吼你們落入湍急的水流中,你掙扎著浮上水面,四周卻是一片漆黑,一會兒艾萊昂拿出了某種照明的道具,你看見她正帶著雷夫游水,但你也沒心思注意雷夫的狀況如何,水流邊是平滑的石壁,看來這裡是這座建築的內部水線,就是不知道連接及通往何處。
「我們要趕快離開水面!」你聽見艾萊昂著急的大吼。
你知道為什麼,前方正傳來轟隆隆的水聲,聽上去就像是某種瀑布,但水流實在太湍急了,艾萊昂看上去也無計可施,只見聲音越來越近——
更糟糕的,是身後傳來巨物落水——
________
想做什麼請投抵抗檢定,但目前雷所有檢定要-1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08, 17:59)艾絲翎 提到︰ 雷:
你們小心翼翼,總算還是安全的越過巨蛇,後面是一個被挖開的洞,看上去是某個逃出獸閘野獸的成果,漆黑的洞口下傳來流水聲。
「這裡下去。」她說,接著就往下跳,後面巨蛇突然轉過身,像是發現你們要逃走了,張開大口撞了過來,逼著你們連忙跳進洞口。
伴隨巨蛇不甘的怒吼你們落入湍急的水流中,你掙扎著浮上水面,四周卻是一片漆黑,一會兒艾萊昂拿出了某種照明的道具,你看見她正帶著雷夫游水,但你也沒心思注意雷夫的狀況如何。
「我們要趕快離開水面!」你聽見艾萊昂著急的大吼。
你知道為什麼,前方正傳來轟隆隆的水聲,聽上去就像是某種瀑布,但水流實在太湍急了,艾萊昂看上去也無計可施,只見聲音越來越近——
更糟糕的,是身後傳來巨物落水——
________
想做什麼請投抵抗檢定,但目前雷所有檢定要-1




--

繞過巨蛇後,後方是一個洞穴,艾萊昂指示要我們跳下去,
可偏偏這時巨蛇卻像感應到我們的蹤跡、突然轉身,
用牠僅剩的一眼瞪著我們並張開血盆大口衝撞過來,
於是我與雷夫只能狼狽地快速向下跳。

落水後,艾萊昂大喊著:「我們要趕快離開水面!」

我知道為何她如此著急,因為轟隆轟隆的降水聲、
預告著不遠的前方就是瀑布,
湍急的水流也證實了這一點。

更該死的是,這時我們後方傳來了巨物落水聲。


「天殺的,那巨蛇也跳下來了嗎?!」


該怎麼辦,
這四周看起來沒有什麼能躲避的地方嗎?
馬的,乾脆我抱著他們兩個、直接衝下瀑布好了!

摔死在潭底,也比被巨蛇吞下肚來的強。

「艾萊昂,過來!吾護著你們、吾輩直接衝下瀑布!」
我作勢要抱著艾萊昂與雷夫,然後雙腳打水、以海豚式打水衝向瀑布。

--

骰子分配:S4、W2、D3。
擲骰結果

3d6 → 9[4, 2, 3] 9衝衝衝、衝向未知~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