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11
米奧
--------------
『來我們卡薩布蘭卡竟然不點酒。』
「嗯哼?」
 聽到這話,倒是把米奧從飄遠的思緒拉了回來。
「一間不知底細的酒館,一位僅僅剛碰面的人,一杯免費的特調酒水,真的能放心的喝嗎?」
米奧轉頭望向講話的人...棕色長毛!!??
原來是犬族啊...
.
.
.
是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是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炸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女士們,這位紳士,我名為法比歐.白牙,負責為法德亞先生管理此處,除了先生招待,各位在卡薩布卡裡的第二杯飲料則由本人招待,還請各位能夠盡興。』
說這話的似乎是個很有禮節的管家,說話不僅好聽,而且黑色的毛皮看起來滑順溜麗,好棒啊好想摸摸看啊!
相比之下...那隻端著草果果汁過來的棕色狗狗,讓我頓時失去想喝的慾望。
  
「小奶狗,哼!」
 不管那隻狗狗的反應,米奧拿起了托盤上的果汁,徑向吧檯走了過去,對著酒保道:「既然這樣,那能來杯葛棗子特調酒嗎?」
米奧轉頭對著法比歐眨了眨眼。


果然還是好想摸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拉斯特


__________







女士們,這位紳士,我名為法比歐.白牙,負責為法德亞先生管理此處,

除了先生招待,各位在卡薩布卡裡的第二杯飲料則由本人招待,還請各位能夠盡興。



狼族管家試著熱絡氣氛



「想做也做不到啊,我對酒精過敏

拉斯特無奈的說...
這體質似乎是闇精老爸傳給他的

「而且我也不是心甘情願來這的.......」





看著犬族跑去跟膺族玩在一起

吟遊詩人又對犬族興致勃勃的樣子

拉斯特卻只滿腦子只想趕快把事情辦完走人





畢竟整天被人追殺可不是鬧著玩的

尤其上次在穀倉後頭被追殺那次

慘烈到光著屁股跟刺客搏鬥

真是不堪回首



因此聽到有可能可以解決這一切後

拉斯特再不甘願也得來





「我是來解決十年前未完的事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法比歐投給漢克一個不甚同意的『關愛』眼神,但仍提起嘴角,小心未露出白牙,展現出得體的微笑。
視線淡淡掃過對著自己拋魅眼的米奧。
你們聽見正在選擇酒品的薩德利在吧檯後輕笑出聲。
「小心點,他可是狼。」薩德利用愉快的氣音對吧檯前的米奧『提醒』,手邊調製著葛棗子特調酒。
漢克的Old Fashioned已經放置在吧檯上了。
巴克正興致勃勃的看著譚雅的『右翼』,連連追問翅膀究竟是如何變成手臂的。
「巴克。」法比歐喚來巴克,抬手理了理幼犬頭上的亂毛,眼神略顯挑剔的掃過衣著。終於法比歐滿意的放下手,在幼犬肩頭上拍了拍。
「我很抱歉我剛才忘了禮節。」巴克尷尬,不好意思地說,「我的名字是巴克,是卡薩布蘭卡及法德亞先生的僱員,如果各位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告訴我。」
這時門鈴清脆的鈴聲響起,走進一位外貌年輕的人族女性。米奧及拉斯特認出她就是伊利亞的捷安.齊瑟伊女士,她目光掃過眾人,展開燦爛的笑容,似是很滿意現場的成員。
「獵魔士漢克、劍舞者迷霧、魅惑者拉斯特,還有個意外驚喜,鷹領的王牌飛行員譚雅。」她舉起雙手放在胸口,「實在讓我倍感信心了。」
伊利亞特使有一頭黑長直髮,雙眸好似煙水晶那般有迷霧轉動,雙唇紅潤,一身黑色小禮服襯著她的肌膚白皙。
「薩德利小姐,麻煩給我一杯血腥瑪麗。」她向酒保點酒後轉向眾人,「我的名字是捷安.齊瑟伊,伊利亞的特使,你們當中有些人已經見過我了,今天伊利亞希望請你們幫個忙,」她露出迷人的笑容,「當然,酬勞豐富。」
「這的確不幸,如果酒精過敏的話,不如來壺藥草茶?」法比歐卻像是毫不受影響的,向拉斯特介紹著。

雷:
在你回答時,康以一種孩童看見有趣事物的專注神情凝視著你,好似一名身陷囹圄的虎族是多麼令人驚奇的事那般。
也好像一點都不在意你剛才說的話就是在威脅自己。
「如果這能讓你好受一點的話,我知道她也很想念你。」康甚至還眨了下右眼。
「那麼,」沒等你有什麼反應,他雙目瞥向桌上的小羊排,「就不打擾你用餐了,」再次看向你,「祝你用餐愉快。」
語畢他抬手按上牆面,在它重歸灰濛以前,你看見他帶著微笑轉身,留下灰色的背影。
-------------
快醒來。
你再度醒來,卻是有些被人從睡夢中叫醒的迷糊。
你習慣性的看向桌面,那裡卻沒有餐點。
「雷。」你聽到叫喚,變成透明的牆面對面同樣有一個人,但這次,卻不是康。
是那日在北境一別,便再無見面的艾萊昂。
這位來歷神秘的人族女性,面色擔憂,雙手扶在牆面上。她與你記憶中的模樣,除了衣著的改變外沒明顯變化,她穿著一身做工精良的棕綠色皮甲,連接半指套的護臂上及腿脛前鑲著金屬條,腰兩側繫著一對入鞘的長劍。
「雷,我是艾萊昂.星,不知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十年前在北境見過。」她解釋,「你現在感覺還好嗎?」
她的通用語說的流暢極了。

[圖︰ MVrgWJc.jpg]

*我會告訴你我打這段的時候和朋友邊看影片笑的很開心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拉斯特

______________


『如果酒精過敏的話,不如來壺藥草茶?』

狼族管家再次展現了犬科的熱情好客



「不了,我不是來放鬆的....」

撇見捷安.齊瑟伊走進酒館的拉斯特,將手按在長劍柄上悠悠的說著

現在他實在放鬆不下來



捷安輕鬆自在的點了杯酒後,轉頭說道

『我的名字是捷安.齊瑟伊,伊利亞的特使,你們當中有些人已經見過我了,今天伊利亞希望請你們幫個忙』捷安露出迷人的笑容『當然,酬勞豐富....』


「是啊,這十年來我收到的"酬勞"可豐富著...」

不等捷安說完,拉斯特就開了嘲諷

「不管妳提出什麼條件,都給我再加上一條」
「撇清妳們組織跟我的關係,不然就是把妳家死對頭整鍋端了」

拉斯特停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說

「或是停止把我的情報洩露給你們死對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漢克

本想開口邀請所有客人到二樓辦公室詳談的漢克,並沒有忘記了那杯Old Fashioned,他選擇從沙發椅站起走向吧檯,還來不及拾起酒保小姐的手印上一個感謝吻,就聽見唯一的男客人語氣不善的開口。

不過漢克仍然是慢慢的伸手去拿起威士忌杯,並輕啜了一口。

「啊~艾莉亞調的酒總有種古典的醉人香氣」正在這樣想的時候,就聽見拉斯特的語氣越來越挑釁,而且看來他認識那個美麗的委託人女性。

直到拉斯特把手放上劍柄,這個再明顯不過的挑釁動作時,漢克知道不能再悠哉的品酒了。

「哦哦哦~這位半精靈朋友...」漢克又喝了一口酒說道:「我不知道您是否在幾百年前跟這位女士有什麼過節,但我聽說精靈都是優雅又穩重的,麻煩您發揮那一半的優雅跟穩重,手別按在那東西上,用來端茶杯比較符合您的氣質。」

漢克打完圓場(至少他自認為如此),轉頭望向法比歐:「老狼,麻煩你把店暫時先關了。」並用眼神比了比門上的「營業中」掛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米奧
--------
『小心點,他可是狼。』
對於薩德利的好意『提醒』,米奧似乎不放在心上,等著葛棗子特調酒的時候,無聊的她喝了一口原本因為小奶狗而沒動的草果果汁,入口清香且充滿了夢幻的味道,米奧開始有點喜歡這個酒保了。

「多謝提醒,我只是對於...軟軟的毛有點感興趣吧了,至於惹上麻煩倒是免了」米奧對著薩德利道,順便看著剛走進酒吧的捷安.齊瑟伊,這趟任務的接頭人,也曾經碰過幾次面。

相較於那隻似乎被先祖教訓完、已經變的有點禮儀的小奶狗,另一邊那位感覺快衝上去砍了捷安.齊瑟伊的男性、或者稱拉斯特的半精靈,嘲諷的話語倒是講了些有趣的事情。

「直覺告訴我好像在哪裡碰過呢...但是完全沒印象」米奧繼續喝著果汁看戲、一邊心想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譚雅

---------
「手變成翅膀嗎,簡單,像這樣,」譚雅將單手藏在背後,操控氣體讓衣服及羽毛飄起,然後原地華麗的轉了個圈,
「噠啦!」
將右翼伸到巴克面前。

然而,手還是手,沒有變成羽翼。

「現在還不是時候。想看的話,必須在我們飛行時仰望,才能看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羽毛!」

譚雅微微仰頭、略帶傲氣的說。




「那麼,特使小姐,」譚雅轉頭對著方才說明來意的特使微微行李,儘管對方比較高「先感謝您對我的評價,但是初次見面就與成員引起了不必要的摩擦,對之後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可是有不小影響...」

「想必特使也準備了比豐厚的酬勞更好用的...」譚雅斟酌了一下用詞,還是用自己熟悉的「...工具,對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


聽完康的那些話,我無法理解為何他的表情仍是那樣無邪,

從他的語氣中,我甚至感受不到一點惡意。


這真的是一個正常的人族該有的表現嗎?


「祝你用餐愉快。」聽到這句話,我知道康又要離開了。


縱然不解,多加煩惱也對我現在處境沒有任何幫助。
看著桌上未啃完的小羊排,我決定還是趕快吃一吃,
然後再度被迫進入睡眠。


--

快醒來。

我在睡夢中,聽到了如此的叫喚聲。

雷。

迷糊中,我睜開眼睛,習慣性的往桌上一瞥。

「嗯?還沒到吃飯時間嗎⋯?」

然後我往平時康站著的地方看過去,
意料之外的,那裡站著我十年前誓言要找尋到之人。

「艾萊昂⋯」

她似乎急於喚醒我,而她的通用語說得比十年前進步的多太多了,

十年前的她跟個啞巴似的。

「是妳⋯真的是妳⋯艾萊昂!不、等等⋯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可是我與艾兒被囚禁許久的地方欸?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沒在意拉斯特的婉拒,法比歐順勢瞥向捷安,狼吻微微皺起,仍有禮地點頭致意。
「巴克,去整理辦公室。」老狼指示著幼犬後,向吧檯後走去。
巴克應了聲,有些不捨的看著譚雅,正確來說是雙臂,後先是交換門上的牌子,接著跑上了二樓。
受到質問的捷安,沒顯露半點驚慌,哪怕拉斯特手按長劍,而她一身衣著不似有攜帶武器,表情倒是一臉無辜。
「我們依合約消除了你身上的靈魂印記,而我相信旅者警告過你有些人對那小東西很在意的。」捷安毫不在意的輕輕擺手,「更何況伊利亞從來不會洩漏委託人的任何訊息,但我們的確知道為什麼『那些傢伙』,」特使在幾個字上加重語氣,「是為何如此棄而不捨,這是為什麼這次請你來呢。」話至此特使斂去笑容,「為了這份情報有人差點犧牲,你可別低估這份價值啊。」
「傳聞中伊利亞的確不會出賣為它做事的人,」這時法比歐帶著血腥瑪麗的托盤接近,獻上吻手禮並送上調酒,「但也從來不會吃虧,不是嗎?特使女士。」
「這是當然。」迷人笑容從新回到捷安的臉上,但她似乎沒打算多做解釋,輕抿一口調酒後開口,「那麼,我們是否該進入正題?」她以目光環視眾人,「還有人等著我們去救呢。」
看來伊利亞要請你們幫的忙,是場救援任務了。
「至於酬勞,自然是可以討論的。」她向譚雅微笑。


雷:
聽了你的疑問,艾萊昂搖了搖頭。像是總算確定你狀況無虞,她在『牆面上』摸索著。
「說來話長,我先放你出來。」她神情專注,下一刻牆面回歸灰濛,但它卻開始『滑動』。
牆面,或正確來說是牢門了,向一側幾乎無聲的滑開,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艾萊昂。
「快走吧,警備已經被觸發了,怕很快就會找到這裡。」她警戒的轉頭張望著,「我還有工作要做,恐怕不能直接離開這裡,但我建議你還是暫時和我一起行動比較安全。」
她身後的弧形長廊,牆面上雕刻著繁複的線條紋路,在過去康觀察你的日子,你已經看的很熟悉了,但你不知道它的兩端分別通向何處,康從不曾透露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


「等等⋯先等等⋯」我邊看著她操縱牆上的怪東西、邊說著。

「一起行動當然沒問題,但首先吾需要妳的幫忙。」

「艾兒也在這建築物的某處,吾感應的到。」

「吾需要妳幫吾一起救出她。」沒救出大小姐,我怎麼可能走。

「當然,最好還能順便幫吾找回吾之鍛鋼拳套。」這東西可不能忘了。

「然後等出去之後,再跟吾說說於北境相別之後、妳的境遇吧。」

「吾看得出來、妳身上可是多了許多的故事。」


艾萊昂⋯給人的感覺雖然猶如當初在北境相遇之時相同,但是實際上還是有些許不一樣,該說是成長、還是什麼的?總之這十年她肯定經歷了不少事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