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21
譚雅

----------
「情報從來都不嫌少,」譚雅拿起氣泡水,瞇著瞥了一眼,迅速的啄了幾口。

「情報愈周全,獲勝的概率也就愈高,有些情報甚至需要犧牲一些生命才能獲得,然而也有可能一併犧牲了獲勝的機會。」譚雅高舉杯子5秒鐘,為過去的戰友致敬。
「在公正公開的契約眼前,我由衷的希望我們不會成為貴組織獲取情報的陪葬品。」

譚雅說罷,將杯子輕輕放回桌上,以澄澈的眼神望向捷安,靜待下一步指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漢克

不等半精靈的反應,漢克又喝了口酒後,將目光轉向委託人:「女士,就直接說吧,您打算僱我去殺什麼怪物?」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拉斯特


捷安聽完拉斯特的嘲諷,卻彷彿老神在在

這點讓拉斯特很不自在

「我們依合約消除了你身上的靈魂印記,而我相信旅者警告過你有些人對那小東西很在意的。」捷安說道

「傳聞中伊利亞的確不會出賣為它做事的人」狼族管家也幫了腔



沒了印記卻可以追殺十年?怎麼想都不對勁....

不過看到酒館主人跟鷹族的女孩似乎只對酬勞興致勃勃

拉斯特嘆了口氣,轉頭對漢克說

「小子,你最好別把這女人給的任務想得太簡單。」
「十年前我被他們說的"簡單任務"差點丟了小命。」


接著拉斯特往後一倒,深深躺在椅背上,正眼也不看捷安一眼,抬頭對著天花板說

「算啦,反正妳會找我來,應該是找到能解決那群痞子的方法了,考慮到我們利益姑且一致,就再相信妳們一次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見眾人回歸主題,捷安滿意起微笑起來。這時巴克下樓通知你們辦公室已經準備完成,你們一群人便隨他上了樓。
辦公室中央是一張長桌,含主位共有八張椅子已攞放在桌邊,桌上攞設了五套筆墨。
待你們就座,捷安卻是隨意的靠在桌邊,她拿出一張大陸地圖,指著天光三湖湖區,拉瑪與聖塔默交界一處,那裡是一座聞名大陸的城市——賽泊萊。
「賽泊萊,藝術之城,也是紙醉金迷的不夜城,相信除了我們北境的朋友,其他人並不陌生。」她手在地圖上輕攞,「形形色色的人們都會到那尋歡,不論是高雅的音樂劇,綺麗的床笫之間。」特使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但那可不是這是任務的重點。」
「黑暗精靈,傳說中在神戰時便從精靈族分裂的精靈分支,除了精靈族自身外,沒多少人知道他們是否真正存在。」她看向拉斯特,意味深長地,「而伊利亞為這次任務提供的第一個情報,就是黑暗精靈的確存在,他們用法則隱藏了自己的精靈特徵,混居於人族之中呢。」
「我們懷疑賽泊萊城主受到黑暗精靈所控制,在三個月前,派出探員去探查,但在一個月前她的消息卻斷絕了。」特使繼續說明,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我們不確定她現在的狀態為何,但我們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她,因此我希望你們能混進賽泊萊城,找到她,將她帶出來。」
「賽泊萊同樣也是拉瑪與聖塔默往來的重要城市,現在聖塔默封鎖邊境,有許多行商滯留在城內,那能提供不錯的潛藏環境,伊利亞同樣會負責準備各位的身份和貨物,然而賽泊萊似乎已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強化了巡邏戒備,進到城市之後,就得靠各位的隨機應變。」
「當然要在城市中尋找一個人那可不容易,伊利亞會派人隨同,兩位獸族,分別是兔族與狐族,他們要扮演什麼身份各位可以隨意安排。」
特使又拿出三幅畫像,其中兩幅上面是譚雅已經見過的莎夏及欣司,而最後一幅上面是一位穿著皮甲的人族女姓,她有著一頭黑色短髮及灰色眸子,「她的代號是『星塵』。」特使告訴你們。


雷:
「這沒問題。」艾萊昂點頭,讓開身讓你出來,「我本來就打算盡可能釋放被囚禁在這裡的無辜生命,但我們得動作快,在奧肯回來之前。」
當你走出牢房,轉身能看見『門』上雕刻著和對面牆面一樣的繁複花紋,她伸手觸碰『門』上的一片比她手掌稍大的圓形平滑處,它便滑了回去,邊界密合,不細看幾乎不會發現這面『牆』後另有玄機。
「這裡是奧肯的……研究所,奧肯是……一個瘋狂又理性,善於操弄他人心智,力量強大,很危險的人物。」她示意你跟上後繼續解釋,雙眼四處游移戒備著。
「這裡是賽泊萊城,我們在賽泊河心的潛沙島上,但這裡是水面之下了。」你們身處的走道大約有三尺寬,往遠方看能發現走道有曲度,大概以某個圓心而建的建築。
你們並沒奔跑,但腳步稍急,當然你高大的身軀讓你能輕鬆的跟上前方的人族。她卻突然停了下來,靠近牆邊,你發現牆上有一塊與你牢房外相同的圓形平滑處,知道這裡大概也是一座牢門。
她將手放在圓心,你看見牆面上線條上有光茫流動,接著牆面開始變得透明起來。你們看見裡面有一位毛皮漆黑的豹族,他確不像你那樣沉睡著,而是縮在牆邊,一對黃色雙眸骸人的瞪視著你們,吼間發出威嚇的低狺。
「嘿,別怕,我們是來放你出來的。」她輕聲安拂著,但那名豹族卻像未聞那般,瞪視著眼前的人族。
「雷,我要放他出來,但這可能會有危險,」艾萊昂垂下視線,避開與那豹族的眼神接觸,「我怕他可能會攻擊我們,但我不能放他留在這裡,」她咬牙,「準備好。」
「我們沒有惡意,不會傷害你,」她說著,仍然避開與那豹族直接對視,「我現在要打開門了。」
就像打開你的牢門那般,牆面先是恢復不透明,接著無聲的向一旁滑開,同時艾萊昂往旁邊閃去,下一刻一道黑色身影就這樣衝了出來,甚至撞上了對面的牆面,爪子在石頭上刮出尖銳的聲響。
黑豹回頭盯著你們,仍然低狺著,艾萊昂雙手半舉表達無惡意。接著,他一轉身就逃開了。
艾萊昂輕嘆了口氣,轉過頭看向走道,現在你知道要注意什麼,你發現牆面上還有不少『圓形』,如果一個一個排查過去,怕是要花上不少時間了。

*所謂的尺,這裡指『大陸尺』,就當成公尺那般就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


「這樣不行,只靠妳一個人一間間開太慢。」

「吾大概懂原理了,牆上圓形這就是門的開關吧,」

「吾開這側的牢房、妳開那側的,有看到艾兒告訴吾一聲。」我開始嘗試開啟牢房。



「一定要趕在這設施的主人回來前救出所有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漢克

「稍等一下,女士。」漢克吸了口菸斗:「我怎麼不記得賽泊萊有出沒獅鷲獸、水鬼、石化蜥蜴或者是翼手龍?」

漢克看向特使:「相信妳們應該知道獵魔士的...業務範圍?我只會獵殺怪物,但救人?您是不是該雇一支傭兵團之類的會比較適合?」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2019-06-11, 20:40)醉如蘭 提到︰ 漢克

「稍等一下,女士。」漢克吸了口菸斗:「我怎麼不記得賽泊萊有出沒獅鷲獸、水鬼、石化蜥蜴或者是翼手龍?」

漢克看向特使:「相信妳們應該知道獵魔士的...業務範圍?我只會獵殺怪物,但救人?您是不是該雇一支傭兵團之類的會比較適合?」

漢克:
「有喔。」捷安卻是聳聳肩,「城防可是役使了魔獸來守城呢,最近的數量更是增加不少,人們懷疑賽泊萊內有魔獸使,但無人能證實。」特使表情神祕,「伊利亞的情報是,在薩迦戰爭之前的確有魔獸使定居在賽泊萊,但在業律格現世之後,便未曾露面過。」
「無法保證魔獸使將魔獸留下前往魔龍城,或著仍然留在城內,因此我們找了個『專家』。」她微笑。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譚雅

-------
「黑暗精靈—」譚雅舉起單翼--或者說是手掌--發問「—值得我們留意嗎?」

「我的意思是,黑暗精靈的敵意來自哪裡?是他們掌控城市的意圖不容發現,或是他們的存在不容發現?」


「如果是前者,對於政權即將轉移的城市而言,我們在做出奪還人質的舉動前,頂多都是屬於中立的角色;如果是後者,那麼我需要更多關於這個種族的辨識特徵...如果我們需要接續『星塵』的任務的話,不過貴組織不會想讓任務太複雜吧?」


「最後,第三種可能,會不會貴組織已經被認定為對該政權有威脅性,不容這個城市所發現呢?」

「我可不想跟整個城市為敵,這遠超出了僱傭契約所能支付的報酬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2019-06-11, 20:08)橘彌生 提到︰

--


「這樣不行,只靠妳一個人一間間開太慢。」

「吾大概懂原理了,牆上圓形這就是門的開關吧,」

「吾開這側的牢房、妳開那側的,有看到艾兒告訴吾一聲。」我開始嘗試開啟牢房。



「一定要趕在這設施的主人回來前救出所有人。」

雷:
艾萊昂聽要求,遲疑了一下,還是向你解釋操作門的方式。
那些線修構成的紋路,本質上是一種法儀,擁有內建的法則,只要找到正確的方式去操作它就好。
而在這裡,是要如何『騙過』這些用在牢房上的法儀,你是擁有權限使用它們的人。
「你要引導呃,『法則線』,」她用了一個構築複雜法術時會用到的名詞,它們在人族間使用元素法則時最常被提及,「在平面上印下這樣的一個印記。」她說,從身上拿出一張紙,在上面精確畫了三幅由數個三角形組成的圖案,「……最麻煩的是它是立體的,如果只用第一幅圖,你能查看裡面的東西,但要完整三幅圖疊合在一起才能開門。」
--------
雷擲法則鑑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2019-06-13, 13:10)ATAmmo 提到︰ 譚雅

-------
「黑暗精靈—」譚雅舉起單翼--或者說是手掌--發問「—值得我們留意嗎?」

「我的意思是,黑暗精靈的敵意來自哪裡?是他們掌控城市的意圖不容發現,或是他們的存在不容發現?」


「如果是前者,對於政權即將轉移的城市而言,我們在做出奪還人質的舉動前,頂多都是屬於中立的角色;如果是後者,那麼我需要更多關於這個種族的辨識特徵...如果我們需要接續『星塵』的任務的話,不過貴組織不會想讓任務太複雜吧?」


「最後,第三種可能,會不會貴組織已經被認定為對該政權有威脅性,不容這個城市所發現呢?」

「我可不想跟整個城市為敵,這遠超出了僱傭契約所能支付的報酬啊!」

譚雅:
「妳說的這些,就是星塵被派去弄清楚的部份。」特使輕嘆,「不需諱言,這部份伊利亞並沒掌握,我們知道他們是黑暗精靈,但我們不知道他們的企圖為何,或是否有企圖。」
「星塵的任務只不過是去探查這部份罷了,以她的能力,這應該是個簡單的工作,卻沒想到會失去音訊。」
「最一開始,伊利亞想過或許只是風頭稍緊而暫時停止聯繫,但她沒有回來報告,也沒有重啟聯繫,過了一個月,我們認為必須要把她從那裡弄出來--就算是犧牲了,也要證實。」特使的表情異常嚴肅。
「至於黑暗精靈是否會是威脅?」她表情有些無奈,「基於星塵失去音訊,我只能建議你們做好任何準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