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41
(2019-06-19, 06:52)DM 提到︰ 拉斯特







「黑暗精靈,傳說中在神戰時便從精靈族分裂的精靈分支,除了精靈族自身外,沒多少人知道他們是否真正存在。」捷安看向拉斯特,意味深長地





黑暗精靈啊.....拉斯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想起了多年前貓牙對自己提起的事,雖然一直到貓牙離開前都沒能打探出他是否認識母親.....







酒館裡眾人正討論著怎麼潛近賽泊萊城



拉斯特不發一語著的思考著是否有在賽泊萊城的舊識,痾~~~~或著說是老相好....







「記得那枚雕像嗎?」回想到一半,捷安突然又對拉斯特說



「忘不掉吧,但也不是很想記得....」拉斯特指指自己背上的疤


拉斯特:
捷安看著你,露出半排貝齒的微笑怎麼看都像是在說『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顯然地伊利亞知道你黑暗精靈的血統,那個除了貓牙當年神神秘秘的宣告,你其實也不是那麼確定的黑暗精靈血統。
所以貓牙怎麼知道你擁有這份顯然是件世紀之謎的血統?他真的也是黑暗精靈,不是只是皮膚比較黑!?
你回想著是否到過賽泊萊……時間過去很久了,記憶有些模糊,大約是在二、三十年前吧,曾經混跡商旅到過哪裡。
……然後因為某些原因被攆出酒店,還一路追殺出了城。
在那之後不久你遇見了貓牙。
還是是在那之前?
「那雕像,一般只知道是一個人販黑市網路的信物,還有警示窺探的效果。」捷安開始解釋起當年的任務,「我們找出了那黑市網路的所在,交給適當的人處理,已經被剷除了。」
「這有拉斯特的一份功勞,」她笑容柔和了些,「對於你後面因為參與此事而捲入的麻煩,伊利亞有相應的補償,那麼,就從後面這份情報開始吧。」
「我們是在清剿那黑市的過程中發現黑暗精靈的參與,當然,我們並非馬上便知道我們的調查目標是這麼一隻神秘種族,揭露他們面紗的就是星塵。」
「雖然她工作很小心,我們有信心黑暗精靈無法追蹤到她身上,但她現在在賽泊萊失去音訊,我們不得不做最壞打算。」
「就我們的了解,黑暗精靈和其他精靈一樣,極為擅長靈魂魔技及藥草學,我們從救援出的人族及獸族身上都發現藥物控制的跡象,但那極難追蹤,我們懷疑那類藥物在整個大陸上都有擴散。」
「莎夏能在這方面給與你們協助。」她挑起單邊眉毛,「但原因恐怕我無法透露更多。」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捷安上身微微前傾,雙手互拍發出一聲清脆掌聲,「如果大家都同意這份任務,伊利亞會開始準備各位的身份和運輸工具,」她滿意的笑著,「不如我們明日早晨在卡魯梅港口碰面,『杉林號』會在那邊,等著你們。」

-----
下回轉場
這回各位自由互動,可以在城裡逛逛準備,包含想想要怎麼設定自己在劇團裡面的角色
隊伍當前設定:劇團
入城方式:水路進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2019-06-17, 22:05)橘彌生 提到︰

--


「什——該死!」聽見艾萊昂的咒罵,我立刻警覺了起來。


從牢房裡竄出的黑影詭異的扭曲著、閃過了艾萊昂攻去的劍勢,
然後在空中一轉、直奔我的面前!


「小心!」艾萊昂喊著。


「哈!當吾吃素的嗎!」我雙臂蓄力、雙手爆出爪子!


是時候展現被關以來的訓練成果了。

--

點數分配:S4、W2、D5。

雷:
雷 命中 7 V.S. 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雷 傷害 9 V.S. 暗影的尼格娜 豁免 ?
暗影的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8 

你一爪揮去,哪怕目標速度飛快,仍堪堪命中『飛撲』而來的尼格娜,她發出一聲慘叫,向一旁落下,她閃著黑光的『利爪』沒能抓到你的身上。
落在地面的尼格娜,左肩被劃出長長的爪痕,暗紅色的血將衣物滲透。
她不知何時變得鮮紅的雙眼仇視的看著你,一對尖銳的獠牙露在唇外。
「妳——!」來到你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突然間她將長劍往你們救出的兩個人族的方向扔了過去——
險些命中不知何時只距他們一步之遙的尼格娜,在原處只有一團快速消散的黑霧。
「保護他們!」飛劍逼開敵人的艾萊昂大喊,已經抽出另一把劍往兩人方向趕去。
擲骰結果

3d6 → 6[3, 1, 2] 6暗影的尼格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漢克

既然都敲定好方案了,那接下來就是準備了,漢克對樓下喊道:「巴克,麻煩幫我準備好裝備,是的就是那支錘子跟那疊粗糙的紙。」

「既然要扮成劇團,那我們這樣一個臨時組成的團隊就得像個樣子。」漢克說道:「我們得有角色分配、一段劇本、誇張的肢體動作,至少看起來是這樣子,現在請容我告退,各位請自便,有事找我的管家即可。」

漢克舉起帽子行了個禮,便走下樓:「老狼,我出門一趟,今天要來調些臭死人的玩意兒了,得去買點原料。」

說罷,漢克便戴上大禮帽,手拿一支金屬手杖走出酒吧門口,打算往鍊金物品的店面走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米奧
----------
「話說那位要送我的...咳...要和我搭檔的狐狸族呢?」
米奧眨了眨眼
「是不是應該一起出來討論一下後面要注意及要做的事情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2019-06-22, 12:41)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話說那位要送我的...咳...要和我搭檔的狐狸族呢?」
米奧眨了眨眼
「是不是應該一起出來討論一下後面要注意及要做的事情呢?」

米奧;
「莎夏和欣司明日會在碼頭與你們碰面,現在他們還有些……工作要做。」捷安回答,「那麼,在此一別,希望下次碰面會是好消息。」
她走出辦公室,留下你們。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2019-06-21, 22:19)艾絲翎 提到︰ 雷:
雷 命中 7 V.S. 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雷 傷害 9 V.S. 暗影的尼格娜 豁免 ?
暗影的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8 

你一爪揮去,哪怕目標速度飛快,仍堪堪命中『飛撲』而來的尼格娜,她發出一聲慘叫,向一旁落下,她閃著黑光的『利爪』沒能抓到你的身上。
落在地面的尼格娜,左肩被劃出長長的爪痕,暗紅色的血將衣物滲透。
她不知何時變得鮮紅的雙眼仇視的看著你,一對尖銳的獠牙露在唇外。
「妳——!」來到你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突然間她將長劍往你們救出的兩個人族的方向扔了過去——
險些命中不知何時只距他們一步之遙的尼格娜,在原處只有一團快速消散的黑霧。
「保護他們!」飛劍逼開敵人的艾萊昂大喊,已經抽出另一把劍往兩人方向趕去。



--


扎實的手感,代表我確實命中了敵人,
長長的爪痕在她的左肩上開了花,
不過對方的表情、可不是準備放棄的表情。

「妳——!」奔來到我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


下一瞬間艾萊昂卻是把長劍扔向剛剛救出來的兩個人族。


「什...?!」我詫異到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同時艾萊昂也中斷了我的思緒。


「保護他們!」


然後我才看清楚、艾萊昂的長劍是扔向撲往兩個人族的敵人身上,
卻是被她又以化為黑霧方式躲開。


我急奔過去、與艾萊昂一左一右、護住兩個人族。


「該死的賊王八,打不贏吾輩、就連無辜的人都要牽連嗎?有種衝著吾來啊!」


--

點數分配:S3、W2、D3。
擲骰結果

3d6 → 8[3, 3, 2] 8單挑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2019-06-24, 01:36)橘彌生 提到︰

--


扎實的手感,代表我確實命中了敵人,
長長的爪痕在她的左肩上開了花,
不過對方的表情、可不是準備放棄的表情。

「妳——!」奔來到我身邊的艾萊昂,劍指向對手,卻是滿臉詫異,「——妳別想!」


下一瞬間艾萊昂卻是把長劍扔向剛剛救出來的兩個人族。


「什...?!」我詫異到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同時艾萊昂也中斷了我的思緒。


「保護他們!」


然後我才看清楚、艾萊昂的長劍是扔向撲往兩個人族的敵人身上,
卻是被她又以化為黑霧方式躲開。


我急奔過去、與艾萊昂一左一右、護住兩個人族。


「該死的賊王八,打不贏吾輩、就連無辜的人都要牽連嗎?有種衝著吾來啊!」


--

點數分配:S3、W2、D3。

雷:
雷命中 6 V.S.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6
尼格娜 傷害 ? V.S. 雷 豁免 5
雷 受傷
特長發動 屬性不受受傷減值1階段

尼格娜輕易閃過你因奔襲失去準頭的拳爪,並在你揮出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長的『爪痕』,算是禮尚往來了。
但就在尼格娜對你揮爪的空隙,艾萊昂精準的一劍,將她一臂給卸了下來,她發出淒厲的哀嚎,卻還是讓她找到機會閃到那沉默寡言的人族身後,完好的那隻手爪扣住了他的脖子。被人所制,他的表情卻是呆滯,手足像是被鎖在了原地。
羅夫則驚恐的尖叫狂奔而去。
人質在手明顯讓艾萊昂忌憚不已,她沒在繼續往前,表情因為懊悔而扭曲,怕是認為發生這些事是她的過錯。
「妳……妳不是尼格娜,」艾萊昂咬牙切齒的說,對方在此露出一開始在牢房裡那邪異的笑容,不住冒血的斷手傷口處有著詭異的黑霧,「妳竊取了她的樣貌,妳究竟是什麼東西?」她質問。
聽到質問,『尼格娜』的面孔突然猙獰起來,似憤怒似仇恨,如果激怒對手是艾萊昂的目的,她很成功——
出乎你們意料之外的,『尼格娜』張嘴露出獠牙,往人族的脖頸咬下,人族表情依舊呆滯,艾萊昂驚恐的張大雙眼,那『怪物』的斷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出來——
「住、住手!!!」艾萊昂大吼,一道白色的震波錐撞向『尼格娜』,讓她向後飛去。但那怪物卻是發出得意的刺耳笑聲,化作黑霧快速的向遠方竄走。
無暇追擊的艾萊昂趕到那你們甚至不知姓名的人族身邊,發現他已然氣絕。
艾萊昂用不知名的語言咒罵著,突然轉頭抓住你的手,表情可怖,你卻在這時才發現你手上的傷口正冒著如那怪物斷臂處相似的黑煙。艾萊昂沉默不語的將另一隻手懸浮與傷口上方,淡淡白光過後黑霧消散,傷口只要經過包紥就無礙了。
「是我的錯。」艾萊昂懊悔的說,轉頭看向『尼格娜』跑遠的方向。
接著她的表情在此驚恐起來——
「羅夫!」她大喊,如風一般的狂奔起來。
---
戰鬥結束。
雷進入休息點前不再受傷可回復。
--
本章小節:艾萊昂搞砸了(攤手
擲骰結果

3d6 → 14[6, 2, 6] 14暗影的尼格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2019-06-22, 12:41)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話說那位要送我的...咳...要和我搭檔的狐狸族呢?」
米奧眨了眨眼
「是不是應該一起出來討論一下後面要注意及要做的事情呢?」

譚雅

---------
「米奧小姐,或是,女士?」譚雅拿起氣泡水,走向米奧附近的位置,試探性的搭話。
她深深的覺得這個語帶問號的起頭,在社會上,對於第一印象,將造成不利的影響,然而她也一陣子沒對"人"說過話了,對於自己拙劣的口才,譚雅只得暗自希望早點擺脫放眼皆陌生人的局面。

「那一兔一狐,欣司和莎夏之前我有見過...第一次見面,就帶我來這酒吧等候消息了。」譚雅向門口的方向擺擺手,聳肩表示被放置的無奈「他們這些情報人員,總是在四處蒐集消息,忙的不可開交,那兔子的功夫我也見識過,白刃戰還有兩把刷子,狐狸應該也是,都是優秀的員工呢!」


「不像我們,」譚雅指指自己,笑道「要是被老闆知道我們這些新進員工連明天要演啥戲都不知道的話,可能要被炒魷魚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拉斯特


________________



拉斯特想了半天,卻還是想不起在賽泊萊城有什麼舊識,只記得在城裡鬧過事

只好悻悻然的接受眾人的提案,扮成劇團潛入

不過聽到了整件事有黑暗精靈的介入,讓拉斯特稍微提起了興致~~

拉斯特一直想找機會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就算再微小的機會他也不會放過




酒館主人交待了一下管家瑣事後,起身離開了

隨後捷安也離開了辦公室,留下拉斯特跟跟兩位女士

「要是被老闆知道我們這些新進員工連明天要演啥戲都不知道的話,可能要被炒魷魚喔!」鷹領來的女孩說道




「那~~~我就扮成占卜師吧」拉斯特一派輕鬆的說

一點靈魂魔法,加上三寸不爛之舌,要扮成占卜師對拉斯特來說真是輕而易舉

「幫我跟我們的新任團長說一聲吧,我有點事要辦」說完拉斯特也轉身站起來




走出酒館的拉斯特,試著探查捷安離去的方向,並試圖跟上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2019-06-24, 20:16)艾絲翎 提到︰ 雷:
雷命中 6 V.S.暗影的尼格娜 閃避 ?
尼格娜 命中 ? V.S. 雷 閃避 6
尼格娜 傷害 ? V.S. 雷 豁免 5
雷 受傷
特長發動 屬性不受受傷減值1階段

尼格娜輕易閃過你因奔襲失去準頭的拳爪,並在你揮出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長的『爪痕』,算是禮尚往來了。
但就在尼格娜對你揮爪的空隙,艾萊昂精準的一劍,將她一臂給卸了下來,她發出淒厲的哀嚎,卻還是讓她找到機會閃到那沉默寡言的人族身後,完好的那隻手爪扣住了他的脖子。被人所制,他的表情卻是呆滯,手足像是被鎖在了原地。
羅夫則驚恐的尖叫狂奔而去。
人質在手明顯讓艾萊昂忌憚不已,她沒在繼續往前,表情因為懊悔而扭曲,怕是認為發生這些事是她的過錯。
「妳……妳不是尼格娜,」艾萊昂咬牙切齒的說,對方在此露出一開始在牢房裡那邪異的笑容,不住冒血的斷手傷口處有著詭異的黑霧,「妳竊取了她的樣貌,妳究竟是什麼東西?」她質問。
聽到質問,『尼格娜』的面孔突然猙獰起來,似憤怒似仇恨,如果激怒對手是艾萊昂的目的,她很成功——
出乎你們意料之外的,『尼格娜』張嘴露出獠牙,往人族的脖頸咬下,人族表情依舊呆滯,艾萊昂驚恐的張大雙眼,那『怪物』的斷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出來——
「住、住手!!!」艾萊昂大吼,一道白色的震波錐撞向『尼格娜』,讓她向後飛去。但那怪物卻是發出得意的刺耳笑聲,化作黑霧快速的向遠方竄走。
無暇追擊的艾萊昂趕到那你們甚至不知姓名的人族身邊,發現他已然氣絕。
艾萊昂用不知名的語言咒罵著,突然轉頭抓住你的手,表情可怖,你卻在這時才發現你手上的傷口正冒著如那怪物斷臂處相似的黑煙。艾萊昂沉默不語的將另一隻手懸浮與傷口上方,淡淡白光過後黑霧消散,傷口只要經過包紥就無礙了。
「是我的錯。」艾萊昂懊悔的說,轉頭看向『尼格娜』跑遠的方向。
接著她的表情在此驚恐起來——
「羅夫!」她大喊,如風一般的狂奔起來。
---
戰鬥結束。
雷進入休息點前不再受傷可回復。
--
本章小節:艾萊昂搞砸了(攤手



--


我揮出去的拳爪、並未如預期中的命中敵人,
反倒是敵人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爪痕。

「該死⋯失誤了嗎⋯」


不過艾萊昂可不會放過這一瞬間。


她精巧的一劍、直接將敵人一臂斬斷,斷口處冒出奇異黑霧,
然而這樣並未阻止敵人的攻勢,她趁機制住其中一名人族。

「妳⋯⋯妳不是尼格娜,」
「妳竊取了她的樣貌,妳究竟是什麼東西?」

敵人聞言、生氣地大吼,並朝人族的脖子咬了下去,然後她的手臂竟超速再生了!
另名人族則是驚恐的大叫跑走,
艾萊昂似是發勁將敵人震飛,她卻發出一樣的詭異笑聲後、化為黑霧逃走。

艾萊昂趁機為我治療傷口。

手臂的傷口冒出淡淡的黑霧,但是經過艾萊昂的治療後,已無大礙。

「是我的錯。」艾萊昂懊悔地說著,並看向敵人逃走方向。

然後驚恐的飛奔起來。

「羅夫!」

「該死!敵人逃走的方向、就是另一個人族跑走的方向啊!」

我將上衣撕成條狀,迅速將手臂傷口簡單包紮起來,
然後快步尾隨艾萊昂。

「拜託要趕上啊!」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