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61
(2019-07-14, 18:46)艾絲翎 提到︰ 雷:
聽到你的聲音,艾諾爾看向你,向你走了過來。
當龐大的虎軀從身上離開,艾萊昂小心翼翼的爬起,對你輕輕點頭,然後看向羅夫的方向。
白虎雙眼盯著你,吼音低鳴,壓低身體向你緩緩走來,那是隨時就會撲上獵物的姿態,而你就是那個目標。




--

看到艾兒離開艾萊昂、朝我走了過來,
我立刻繃緊神經、放鬆肌肉。

「嘿,吾輩有多久沒這樣對練了?五年?十年?」

我繞著艾兒、小墊步的移動著。

「這次沒有艾許莉制止,吾認為吾輩能確實地分出勝負了,大概。」


腦中有了基本的想法,或許能喚醒艾兒,
只是大概又得受點傷...。


「呵,反正吾根本鐵打的,百鍊才會成鋼。」我低語苦笑。


「妳不攻過來的話,吾要先攻囉?」


我猛然暴起、朝艾兒突進,
按照以往的習慣,我朝她正面突襲,她必然會猛然躍起、閃向右側方,然後我便以左下勾拳追擊,
此時艾兒會習慣以左爪拍掉我的左拳、然後順勢直撲我門面,
或者順著拳勢、將自身往外送,然後落地瞬間再朝我突擊,

無論是哪種,她突擊時都不會漏掉我的空隙。

而我現在左手受傷。

她勢必會朝著我左邊發起猛攻。


(對,就朝著左邊來吧,艾兒,屆時我再給妳一個大驚喜。)我暗忖著。



--

骰子分配:S4、W5、D5
正面突襲正拳,毫無技巧,單純的一拳。
擲骰結果

3d6 → 14[4, 5, 5] 14與艾兒一戰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9-07-14, 18:46)艾絲翎 提到︰ 漢克:
齊格飛發出嘲笑的鼻音,從抽屜裡拿出一瓶濁藍色的魔藥。
「這是由你上次帶回來的水馬肝合調製的魔藥,能讓你在水底呼吸五分。」你知道他這裡說的是鍊金術上的時間,和這些人合作你很清楚那是多久,接著,他把你要的其他物品也打包了起來,「這些是三金幣,至於魔藥,你知道的,老規矩。」他說完,將包裹推給了你。
所謂的老規矩,是你們長期合作的方式了,你帶給他一些魔獸上的專有素材,及該項魔獸的詳細觀察及生理報告,他依其提供你任務上有用的藥劑。
漢克

「水馬啊~~~~噁。」漢克作勢著把藥水故意拿遠:「彷彿能聞到那時候的腐臭味。」

漢克掏出金幣放在桌上,端詳著藥水說道:「這怪物挺有原則的,總是留著肝臟不吃,還愛變成美男子來勾引少女,上次追蹤到牠時......唉算了這都是差不多的場景。」

「老規矩。」漢克收起包裹,戴上大禮帽向齊格飛道別:「有空來酒吧喝一杯吧,畢竟伏特加比魔藥潤口的多~」

漢克走出店面,準備回程前往酒吧,準備完成,接下來就等明日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19-07-04, 14:10)ATAmmo 提到︰ 譚雅

=======

「米奧,我出生空軍,對演戲之類的沒什麼概念。」譚雅恢復平時的眼神,轉著眼珠回想著。

「我知道劇團絕不只是記憶中的唱唱軍歌跳跳舞帶帶士氣這麼單純,也許...」眼神垂了下來「...也許當串場的烏鴉還不錯?」


是期待又知道會受到傷害的眼神。

米奧
----------------
「我感覺譚雅小姐您的過去似乎過得不是很『童年』呢」
米奧托著下巴,眼神直直的望著譚雅。
「不過劇團也沒有譚雅小姐想像的這麼困難呢,畢竟劇團內什麼樣的人都有,為了劇本或演出而塑造的腳色定位也相當的多,一定能夠找到有興趣或是契合靈魂的腳色。」
米奧又喝了口果汁,緩緩的道:
「或許什麼都不用扮演,演出自己就好,這個提議如何?」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2019-07-17, 22:33)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我感覺譚雅小姐您的過去似乎過得不是很『童年』呢」
米奧托著下巴,眼神直直的望著譚雅。
「不過劇團也沒有譚雅小姐想像的這麼困難呢,畢竟劇團內什麼樣的人都有,為了劇本或演出而塑造的腳色定位也相當的多,一定能夠找到有興趣或是契合靈魂的腳色。」
米奧又喝了口果汁,緩緩的道:
「或許什麼都不用扮演,演出自己就好,這個提議如何?」


譚雅
------
「如果可以,實在是不想回顧過去那段當童星的黑暗歷史,」譚雅低頭啜了一口花茶,微蹙眉道「我從不自稱童星,童星是軍方報導給的頭銜。不過在休戰之餘,還要應上級要求穿上各式浮誇華麗的洋裝出席各種士紳集會,一方面表揚作為戰士的戰果,一方面還要展現作為兒童的純真......我必須嚴格的糾正,這是違反人性及法律的行為,是虐待童工!」

「不過,都已經隨著停戰遠去了,和平真好。」譚雅晃了晃杯子,低頭又啜了一口。

「妳說的是對的,我就演譚雅吧。」

「不管在哪,隨即應變都是很重要的能力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19-07-17, 23:19)ATAmmo 提到︰ 譚雅
------
「如果可以,實在是不想回顧過去那段當童星的黑暗歷史,」譚雅低頭啜了一口花茶,微蹙眉道「我從不自稱童星,童星是軍方報導給的頭銜。不過在休戰之餘,還要應上級要求穿上各式浮誇華麗的洋裝出席各種士紳集會,一方面表揚作為戰士的戰果,一方面還要展現作為兒童的純真......我必須嚴格的糾正,這是違反人性及法律的行為,是虐待童工!」

「不過,都已經隨著停戰遠去了,和平真好。」譚雅晃了晃杯子,低頭又啜了一口。

「妳說的是對的,我就演譚雅吧。」

「不管在哪,隨即應變都是很重要的能力呢。」

米奧
-------------
「看來譚雅小姐得到答案了呢」
米奧站起身,順手整理了下衣服。
「明天就要開始忙碌的劇團生活了呢,希望能夠看到譚雅小姐精彩的演出『譚雅小姐』」
米奧走出酒吧,很快的消失在人群中,口中似乎念念有詞。





「明天就能看到狐族了呢,不知道毛皮漂不漂亮?摸起來柔不柔順?狐族裡面真的有點點跟朵朵拉的車嗎?不知道有沒有管道能不能養一隻?該叫什麼名字好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2019-07-17, 23:32)迷你貓香蕉 提到︰ 米奧
-------------
「看來譚雅小姐得到答案了呢」
米奧站起身,順手整理了下衣服。
「明天就要開始忙碌的劇團生活了呢,希望能夠看到譚雅小姐精彩的演出『譚雅小姐』」
米奧走出酒吧,很快的消失在人群中,口中似乎念念有詞。





「明天就能看到狐族了呢,不知道毛皮漂不漂亮?摸起來柔不柔順?狐族裡面真的有點點跟朵朵拉的車嗎?不知道有沒有管道能不能養一隻?該叫什麼名字好呢?......」

譚雅
--------
譚雅目送米奧離開酒吧,一邊把手上的花茶一飲而盡——這花不少時間。

譚雅跳下座椅,開心的朝巴克揮揮手「感謝招待,下次再來找你玩喔!」便一跳一跳的離開了。



『金門!』譚雅用特有的頻率鳴叫,不多久,一隻將近譚雅半身高,背上負著黑色儀器的烏鴉從天而降,落在譚雅的身旁。

『酒吧附近沒什麼可疑人物吧?』譚雅用指尖輕撫金門的頸部,金門也親暱的歪頭回應著『做的好,有沒有找到那個工匠...啊,你又去哪邊搶了...』

譚雅從儀器的背袋中摸出一顆紅色的寶石,和黑色儀器上鑲嵌的寶珠有幾分像,但只是顆單純的晶體。

金門嘎的一聲,轉頭從背袋取出一個小錢包,示意是用錢買的。

『什麼嘛,你也知道公平交易原則啊,有進步...』譚雅接過錢包,打開瞥了一眼『...不,你這臭烏鴉!』

「嘎嘎!」金門樂的跳了幾下,飛上天去,譚雅馬上將手臂化為翅膀,展翅直追『有種你就給別往港口逃去,晚上我可不會多給你飯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拉斯特


_____________


「有沒有繩勾,煙霧彈,麻醉鏢?」拉斯特對著堆滿商品,看不見後面的櫃台喊著~~~

「當然。」從櫃台後面竄出的女性應答著

拉斯特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她的耳朵似乎跟自己的類似

原本正打算上前搭訕,卻突然被她腳旁邊體形壯碩的冬狼給嚇了一跳




女店員熟練的開始將繩勾跟煙霧彈打包起來「麻醉鏢是要對付什麼的?效果要多強?」

拉斯特「嗯,老實說我也還不清楚會遇上什麼,就以能放倒一隻老虎為基準好了」


等待店員調配麻藥的同時,拉斯特心想著等下繞去哪個女孩的家裡

度過在城裡的最後一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卡魯梅——榭拉水運轉運中心
早晨的卡魯梅港口有些薄霧,不影響港口的繁忙,若你們向星湖遠眺,哪怕是視力敏銳羽族也無法看見對岸,是名符其實的陸上海。
水面上船帆無數,形形色色令人眼花撩亂,水手乘客熙熙攘攘,除了船名沒太多線索的你們試圖在其中尋找熟悉的身影。
實在不耐煩而上天尋找的金門在譚雅肩頭落下,又扯又拉的,讓你們跟著他前進,這可不容易(或許譚雅除外),但終是來到一艘約有30大陸尺長的單桅帆船之前。
船帆和船身都塗上深藍、灰、黑色的放射狀線條,帶來一種神秘感,在夜間航行的話,或許還能避開不歡迎的視線。
欣司、莎夏和水手們在甲板及船桅間忙碌著,金門怪叫著落在瞭望台頂端,船員抬頭看去,卻沒多少反應。
水手們往船上搬運著補給品及色彩繽紛的道具,看來那些就是伊利亞為了你們掩護身份的準備,不知道捷安是如何在一晚完成這些東西的,但榭拉是座大城市,只要有足夠的資本及人脈,想來總是有辦法的。
這時跳板走下一個男人向你們走來,他身著正式的船長服,修身的白色長擺夾克上滾著金邊,頭戴相同風格的圓禮帽,右眼配戴一枚單片眼鏡,手持手杖。
當他接近,你們能看清這是一個中年人,面孔線條深邃,淡藍色的雙目銳利,表情嚴肅,在進入一個禮貌的交談距離時他停下向你們頷首。
「各位好,我是理查.伯克,『杉林號』的船長。」他禮貌性地微笑,然而笑意並未進入眼眸,「各位賽柏萊之行將由我們提供各位支援。」


雷:
你的一拳帶著風聲向艾爾諾門面而去,她俯身一個短衝閃過來到你的左側,禮尚往來似的,鋼鞭般的虎尾向你門面掃來,你堪堪舉臂接下,下一刻她向你左側撲了上來,一對前掌的利爪已然彈出。
眼角餘光你看見艾萊昂跳起往羅夫的方向奔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引用︰雷:
你的一拳帶著風聲向艾爾諾門面而去,她俯身一個短衝閃過來到你的左側,禮尚往來似的,鋼鞭般的虎尾向你門面掃來,你堪堪舉臂接下,下一刻她向你左側撲了上來,一對前掌的利爪已然彈出。
眼角餘光你看見艾萊昂跳起往羅夫的方向奔去。




--

如我所料,艾兒果真朝著我受傷的左側攻來。

眼角餘光看到艾萊昂跳了起來、朝著羅夫消失的方向奔去。


「很好!」我咧嘴一笑,用左肩接下了艾兒的利爪!


然後用雙臂緊緊的箍住這小妮子。


「吶,艾兒,吾說過會給妳一份大禮的。」


我一個頭槌、把自己額頭用力地槌上了艾兒的額頭。
不待艾兒的反應,我直接發動締結伴生儀式用的靈魂法則。

--

骰子分配:S4、W5、D4
擲骰結果

3d6 → 13[5, 4, 4] 13愛的抱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2019-07-19, 23:03)艾絲翎 提到︰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卡魯梅——榭拉水運轉運中心
早晨的卡魯梅港口有些薄霧,不影響港口的繁忙,若你們向星湖遠眺,哪怕是視力敏銳羽族也無法看見對岸,是名符其實的陸上海。
實在不耐煩而上天尋找的金門在譚雅肩頭落下,又扯又拉的,讓你們跟著他前進,這可不容易(或許譚雅除外),但終是來到一艘約有30大陸尺長的單桅帆船之前。
船帆和船身都塗上深藍、灰、黑色的放射狀線條,帶來一種神秘感,在夜間航行的話,或許還能避開不歡迎的視線。
欣司、莎夏和水手們在甲板及船桅間忙碌著,金門怪叫著落在瞭望台頂端,船員抬頭看去,卻沒多少反應。
這時跳板走下一個男人向你們走來,他身著正式的船長服,修身的白色長擺夾克上滾著金邊,頭戴相同風格的圓禮帽,右眼配戴一枚單片眼鏡,手持手杖。
當他接近,你們能看清這是一個中年人,面孔線條深邃,淡藍色的雙目銳利,表情嚴肅,在進入一個禮貌的交談距離時他停下向你們頷首。
「各位好,我是理查.伯克,『杉林號』的船長。」他禮貌性地微笑,然而笑意並未進入眼眸,「各位賽柏萊之行將由我們提供各位支援。」
漢克

「漢克。」禮貌性的自我介紹後,漢克輕舉大禮帽示意:「有什麼是我們該知道的事項嗎,船長先生?」

同時漢克簡單確認了自己的裝備,手杖,手槍,揹在背上的長柄爆炸鎚,腰帶上閃光彈與手槍子彈,行囊中裝著魔藥與火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