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漢克

「我買了。」漢克沒說什麼,直接拿出五枚銀幣:「就當給薩德利小姐帶點紀念品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譚雅

----
「最後這句話總算符合正常交易的對談了」譚雅露出『這才像話』的正經表情,準備掏出相對應的貨幣給老闆「那麼,此時此刻我總算是道地的觀光客了。」


「...啊啦...」譚雅摸索了藏在羽翼中的錢包,眼球轉了幾圈之後,看下店門外。


『...好在漢克解圍了』內心鬆了口氣。

「話說奇物攤老闆,最近有沒有看到街上有甚麼值得調查的奇事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Thumbs Up 
雷:
艾爾諾點了點頭,傳來的情感卻是不帶希望。
「趁現在有些時間,我說明一下狀況吧。」艾萊昂轉了個話題,「伊利亞探員『星塵』,請多指教,」她做了個自我介紹的姿勢,算是解釋康前面對她的稱呼,「你可能不清楚伊利亞,畢竟你失蹤很久了,但伊利亞是專門追蹤琺瑪大陸異常的獨立情報機關,我們調查傳說中的黑暗精靈和他們的勢力『黑幕』而到賽泊萊,這裡最近幾年地下市場裡多出很多奴隸,一開始我們以為是薩迦戰爭後疆界不斷有衝突的原因,」她輕輕搖頭,「他們都受某種精神法術控制,對命令絕對服從,在接觸後發現他們都有種共通性的特點,他們有種特殊能力,能直接干擾法則,不受法系限制。」她輕輕皺眉,「我成功追蹤來源到這裡……但我現在懷疑我是被引誘進來的。」
『……他們和我一樣,都是被奧肯扭曲的二次造物。』白虎接話,『我能破壞法則。』她揚了揚爪子。
「這樣嘛,至少我們之間也有了『破法者』。」艾萊昂聳肩,「雷,讓我看看你的傷勢。」她搭上你的肩膀,仔細檢查,「趁這個時候休息一下,晚上可不輕鬆。」
白虎發出了一聲悶笑。
_____
下回轉場,並擲一次2d6,除3獲得SP。


漢克、譚雅:
「這個嘛,最近城裡有許多到處破壞的傢伙,」大嬸拿了一個紙盒出來,邊包裝護符邊回答,「傳言說是那些逃跑的奴隸幹的,搞的人心惶惶,城裡的巡邏也更多了,挪,那邊不就來了。」她指著街口走來,穿著色彩鮮豔制服的一隊城衛。
那隊共有三人,以紅、紫、黃為主要色調的制服剪裁時尚,搭配一席黑色斗篷,頭戴有著石像鬼浮雕的頭盔讓他們看上去頗為嚇人。
他們正翻弄著一旁的攤位,不時喝斥攤主,讓人群紛紛躲避。
「……我可不想和他們打交道。」攤主說,把盒子遞給漢克後開始打包攤位,「今天就到此為止。」
「等等。」一個一直在攤位前觀察貨品,卻沒購買的一位青年伸手壓住桌布阻止,「麻雀的眼淚,」說著你們剛購買的物品,雙眼卻盯著大嬸,「妳是從哪弄來的?」
攤主似是沒意料到有人會突然問她這個而一臉驚訝,她上下打量著青年後冷哼一聲,「這些麻煩事就是你們搞出來的,別來煩我!」她用力把桌布從青年掌下抽出來,「否則,哼。」她指了指城衛發出嗤笑,三兩下就打包完畢,這動作熟練看來沒少練習,她又瞪了青年一眼後跟著走避的人群離開。
青年膚色古銅,淡黃色的平頭,穿著和周遭的人相比樸素許多,但十分乾淨整齊,他看著攤主離去不甘的握拳,接著轉過身看向你們。
「忠告,眼淚是悲傷的產物,最好不要公開佩戴它。」他警告,偏頭看了眼還在忙於騷擾攤位的城衛,低了低頭鑽入人群中。
「嘛……我們最好也快點離開,」似乎對這幕摸不清頭緒的凱特建議,「還要買面紗是嗎?我知道一間有趣的店家。」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2-30, 23:20)艾絲翎 提到︰ 雷:
艾爾諾點了點頭,傳來的情感卻是不帶希望。
「趁現在有些時間,我說明一下狀況吧。」艾萊昂轉了個話題,「伊利亞探員『星塵』,請多指教,」她做了個自我介紹的姿勢,算是解釋康前面對她的稱呼,「你可能不清楚伊利亞,畢竟你失蹤很久了,但伊利亞是專門追蹤琺瑪大陸異常的獨立情報機關,我們調查傳說中的黑暗精靈和他們的勢力『黑幕』而到賽泊萊,這裡最近幾年地下市場裡多出很多奴隸,一開始我們以為是薩迦戰爭後疆界不斷有衝突的原因,」她輕輕搖頭,「他們都受某種精神法術控制,對命令絕對服從,在接觸後發現他們都有種共通性的特點,他們有種特殊能力,能直接干擾法則,不受法系限制。」她輕輕皺眉,「我成功追蹤來源到這裡……但我現在懷疑我是被引誘進來的。」
『……他們和我一樣,都是被奧肯扭曲的二次造物。』白虎接話,『我能破壞法則。』她揚了揚爪子。
「這樣嘛,至少我們之間也有了『破法者』。」艾萊昂聳肩,「雷,讓我看看你的傷勢。」她搭上你的肩膀,仔細檢查,「趁這個時候休息一下,晚上可不輕鬆。」
白虎發出了一聲悶笑。
_____
下回轉場,並擲一次2d6,除3獲得SP。




--

聽完艾萊昂的解說,我頓時瞭解先前艾萊昂問艾兒的那句話時什麼意思了。

「所以說,艾兒,妳也會被那個奧肯給精神控制?」
擲骰結果

2d6 → 6[2, 4] 6SP POINT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漢克

「嗯,走吧。」漢克回應了凱特的話

目送著陌生的青年離開,漢克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我們還不是賽泊萊最惹人厭的族群。」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譚雅
------
「不過,逃跑的奴隸為什麼要製造事端呢?要我是逃犯,一定會低調躲藏避免自己被發現。」譚雅一跳一跳跟上凱特的步伐

「但要是這些逃犯是有組織有領導的在行動,意圖擾亂社會安寧,創造陰謀叛亂最佳時機的話,就說得過去了。」

「不過這城市的巡邏穿著品味真的很差...」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