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7/3~)
顯示全部文章
#1
(2019-07-04, 04:03)Heiray 提到︰ 謝米靠到時羽身旁看他輕輕拔刀

「這是…融掉了嗎?」
手指不自覺摸向刀身

「啊,抱歉!」她突然把手縮回去

「這是誰打造的刀呀?」
謝米隨心地問道


提姆對不起 meme_epicwin

「應該是融掉了沒錯...嗯?」時羽不在意對方的動作,不過對方突然的反應讓時羽有些不明白

「呃...沒關係的?」時羽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因為他並不明白對方是為何道歉

聽到對方的問題後,時羽將視線轉至刀上,面具下的表情似乎有些哀傷

「........是誰打造的呢....俺也挺想知道的.....」時羽極為小聲的說著

「......不好意思...其實....俺也不知道是誰打造的....」沉靜了片刻,時羽快速的平復自己的心情,恢復笑容的向對方說道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07-05, 03:19)Heiray 提到︰ 「是嗎…?」

「但現在這孩子繼續用下去會惡化吧。」謝米瞪圓雙眼盯着刀鋒

「這把刀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謝米並不擅長猜測人心,這樣問單純是直覺和好奇

「…」
雖然還有想問的,不過她咽了回去打算先等待對方的回答

「惡化嗎...也許吧.....俺不會繼續使用它,不過...不管如何...俺都會繼續把它帶在身邊,對俺而言....它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因為.....」時羽看著刀,如此的說著,他有些猶豫,對方沒有問原因,自己擅自說著自己的事,是否有點多此一舉呢?

「........」思考了片刻,他決定還是直接說出來

「俺在大概三、四歲的時候孤身一人呆呆的站在孤兒院的門前,手上拿著的...只有這把刀....和這個面具...」時羽用手指敲了敲手上的刀和臉上的面具

「在那之前的記憶....完全沒有...而這兩樣東西,或許是俺和自己過去唯一的連繫,也或許是俺找到過去的唯一線索....所以,即使它已變得無法使用,俺也會繼續帶著它的....」時羽感覺自己似乎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自己的事,是不是有點自以為是了?對方是否會感到排斥?時羽有些擔心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07-05, 17:26)Heiray 提到︰ 「啊………」
聽着時羽過去的經歷,謝米都感到氣氛沉重,但實際上對方的故事也讓她萌生同情

另外看着曾被火焰侵蝕的日本刀,謝米開始手癢

「那個…既然是重要的線索的話,弄成這樣會不會出問題。」
謝米指手劃腳地說着,無奈自己的文學水平低

「我是說,要不我給你修理看看!」
她沿刀鋒用手指劃弧

「怎麼樣!」

「融掉的地方只有刀身,以線索來說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不過....以後戰鬥時可能就....」時羽看了看原本刻有圖騰的地方,確認沒有任何損壞後如此說道,不過想到戰鬥時以後少了一個可靠的夥伴,心裡不免有些難過

「誒?可以修的嗎?」聽到對方的話,時羽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那麼就麻煩你了,感激不盡」時羽將牛奶放到吧台上,雙手將刀及刀鞘交給對方,並向對方鞠躬道謝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07-05, 19:01)Heiray 提到︰ 「好…。」
時羽的態度略顯恭維,即使是謝米自己的提案她亦不好意思起來

雙手接過刀,謝米看看大廳,退到相對寬闊的一處

她在一本印有狼腳本的筆記本裡抽出一塊大石板,那是她平常都背在背上的魔法石爐

謝米將石爐放到地上
「你等一等哦,石爐預熱需要點時間。」

只見石板放出藍色光芒,光線在石板上構織出爐頭,因為是魔法產物所以傳統鍛打動作間加熱的消耗時間也會大大降低

謝米抽出目釘,小心翼翼地慢慢推出刀柄,拆解日本刀

對於日本刀,謝米只有打造過一把,並不算富有經驗,她摸着刀身觀察

「這把刀的材料是玉鋼吧?介意我將刀身重鑄嗎,我打算讓它變得比之前更耐熱些。」
她一邊回憶在四界中書籍的記載,一邊朝時羽詢問



在酒吧修理有可能會被要求擲骰喔 meme_yaoming 做好心理準備 CatA_evilsmile

「嗯」時羽退到一旁,安靜的看著,他從未看過鍛造的過程,這對他來說,似乎是非常新奇的一件事

「呃...其實俺....也不知道刀的材料是什麼....」聽到對方的問題,時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感覺自己似乎太無知了

「非常抱歉....俺什麼也不懂....所以....不用在意俺的想法了...就都照你的意思做吧...」畢竟自己什麼都不懂,時羽覺得都照著對方的想法去做就好了,自己這個外行人還是別瞎給意見比較好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7-06, 04:54)Heiray 提到︰ 「吓?它不是你重要的刀嗎?」
見時羽隨便讓自己改造他的刀,謝米眼神中透露着生氣和無奈

不過生氣歸生氣
「嘛,既然都照我意思的話…」
撫摸刀身,謝米審視着從柄上拆下來的零件

(如果要保持刀柄上的"線索"的話,整把刀都回爐重鑄好像又不太合適…)

(不過完封不動鍛打、打磨的話刀身恐怕又會變短…)

(可不能讓別人拿不稱手的刀呀…)
謝米面有難色

然後她得出了結論

「果然還是融了吧!」 custom_ulala

連同之前挖到的三色礦一同,謝米用鉗子將刀送入石爐中灼熱

「麻煩可以給我一盤水嗎?」



麻煩GM我想要一大盤水 custom_ulala 最好是用鐵器盛的
感覺即使有魔法加速,鍛打和磨刀還是會秏大量時間 meme_yaoming

「的確很重要沒錯啊,不過主要是在意義上,不過外表如何改變,它對俺的意義都不會改變」面對對方生氣與無奈的樣子,時羽有點不知如何應對

「抱...抱歉...如...如果俺的言行...讓你有任何不愉快的感...感覺的話...俺會努力改進的...」時羽有點慌,還好對方後來似乎沒那麼生氣了,時羽便繼續安靜的待在一旁看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7-06, 18:27)Heiray 提到︰ 「???」

謝米一臉"黑人問號",她不解時羽為何這樣說

「呃…嗯...」自己似乎胡言亂語的說出了讓對方不懂的語句

”俺還是閉嘴吧”最後時羽得出了這個結論

(2019-07-06, 21:56)巧達 提到︰ 巧達看著時羽和謝米兩人想了下就戳了時羽一下

「欸面具男那把正在重鑄的武器對你很重要吧?
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附魔一下讓他耐用一點。」
巧達停了一下又說
「當然,是免費的因為加固只是最基礎的附魔而已。」

「嗯?」突然好像有人戳了自己,時羽轉過頭

聽著對方所說的話,時羽的腦袋思考了一陣才瞭解對方的意思,不過正要做出回應時,對方已經走遠,時羽也沒打算跟過去

(2019-07-07, 01:01)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哦!那麼請稍等。」在聽完夏綠蒂的話之後,阿爾法便將帝王菇以雙手端起先行進入廚房,而一旁的酒吧老闆德爾塔則是豪爽地示意夏綠蒂先稍作一會——既然都拿到了客人給出的食材,那他也得大顯身手一番。

而在兩人都進了廚房之後,細微的做菜聲響此起彼落。
過了不久之後,面目依然淡然的機械女僕阿爾法獨自一人的走了出來,她的手上端著一個被銀色圓蓋罩住的大鐵盤,而那正冒著蒸騰熱氣的容器下方還墊了一層濕毛巾。

她並沒有刻意告知夏綠蒂餐點已經完成,而是逕自走向了時羽所在的位置——那正鍛著刀的謝米身旁的圓桌並放下了餐點。

「一位女士指名要給您的。」像是變魔術一般的從圍裙中拿出了餐具並放置在鐵盤邊,阿爾法靜靜地掀開了銀色圓蓋——一瞬間,蒸氣奔騰而出,不過很快便散去了。

那是一個大香菇,在鐵盤上的大香菇。

「這是主廚特製的『帝王菇餐盒 ‧ 情熱的趴絲趴莎』,是將帝王菇高瘦的柄部切成薄薄地絲綢狀並圍成一個愛心的樣子,再把熱炒過的白米、新鮮的紅色蔬菜與鮮嫩的絞肉、濃稠起司封進裏頭,最後再把傘部蓋上去蒸煮而成的。」簡短的解說完,阿爾法變微微傾身,「請趁熱食用。」

將銀色圓蓋換了一隻手拿起,機械女僕便走回了廚房。

「誒?」時羽看著鐵盤上的料理,他將鼻子靠近聞了聞,不過沒有直接開吃

”女士....菇類料理....喔!”在腦內思考了許久,回想起了這應該是那時候在峽谷中採集到的某種菇類

不過當時只有採到一朵,這道料理似乎是那朵菇類做出來的唯一一道料理

”她沒有要吃嗎?畢竟這也不是俺自己採集的,由俺自己享用感覺不太好....況且旁邊的人還在修理俺的刀,自己自顧自的吃起東西來也挺不好意思的....可是,也不能浪費美味的料理啊.....”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呢?時羽看著美味的料理,陷入了深深的糾結

”啊啊....算了,再放一會兒,應該不算糟蹋食物吧....”面無表情的心裡掙扎了不久,決定待鍛造完畢後,再享用這道美食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7-07, 13:27)巧達 提到︰ 巧達看了眼南境天的水袋突然想到一件事
「啊~我的飲料還沒喝完呢」
說完就跑回一開始坐的地方拿起飲料
拿完飲料後又跑回時羽哪裡去
「面具男過了這麼久考慮的怎麼樣?」
巧達想要知道對方的答案

「呃...可以是可以,不過.....」時羽有些猶豫的回答

”這樣隨便接受這麼多人的好意,自己卻無以回報,真的沒問題嗎?”時羽沒有直接將想法說出來,而是在心中向自己詢問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7-08, 00:31)巧達 提到︰ 巧達發現了時羽的猶豫後想了下道
「如果你是在擔心我這樣幫你是有企圖
的話你就放心吧,我只是單純看到有人
在鍛造所以手癢也想要露一手罷了。」
停頓了一下又說
「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就當成是
我送給朋友的見面禮吧。」
巧達一邊伸出手一邊以微笑看著時羽

場外:巧達是想和你握手 mayday

「誒...誒?其...其實也不是擔心有企圖什麼的啦,只...只不過這樣接受別人的恩情自己卻無以回報什麼的....」可以的話,時羽也不想隨便懷疑別人,他見對方似乎誤會了,有點慌忙的解釋道

「沒用的自己感到有點良心不安罷了....」最後他用極小的聲音說著

「嗯....那麼就麻煩你了...」見對方伸出手,時羽恢復微笑,也伸手和對方握手

(2019-07-08, 04:18)Heiray 提到︰ 在刀身上抹上一層油,重新入鞘

「你們在聊甚麼呀?」
謝米背回石爐,提着刀望向時羽

「…咦?」
她想起自己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那個…先生?刀修好了,雖然現在才說有點晚…」

「我叫謝米,你跟這孩子的名字是甚麼?」
她伸手將刀遞給時羽

「嗯?啊...俺是時羽」時羽接過刀,並回答了自己的名字

「呃...名字啊...俺好像一直以來都沒想過要幫這孩子取名字呢...」時羽一隻手拿著刀,一隻手搔了搔頭,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
場外:背後靈為自己有點糟糕的語言表達能力感到堪憂  CatA_squeez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7-08, 11:14)巧達 提到︰ 「回報什麼的倒是不需要,如果真的這麼想回報的話
看到一些你認為特別的【材料】時帶給我研究一下就夠
了,當然書也可以」
以巧達的耳力有聽到時羽最後的話
 於是想出了一件事讓對方做希望能
讓時羽對自己有信心


「喔~謝米小姐你好我叫巧達」
巧達笑瞇瞇的看著謝米(要遞給時羽的刀? meme_youdontsay
「話說原來你叫時羽,為什麼要帶著狐狸面具?」
巧達想了一下後問

「面具啊....它對俺有特別的意義,雖然不戴在臉上也沒什麼問題,不過....戴著的時候會稍微安心一點」時羽向巧達回答道

(2019-07-08, 17:46)Heiray 提到︰ 「時羽和巧達呀,你們好!既然沒有取名字的話,要不要現在取一個!」謝米指了指刀

見兩人好像還要對日本刀做甚麼的樣子,她決定再觀望一下

「誒?現在取名嗎?那麼....」時羽將刀緩緩拔出,看著刀思考了一陣

「濂...月?」時羽緩緩說出這兩個字,感覺起來似乎是在詢問另外兩人的意見

———————————————————————————————————
場外:時羽想問你們這名字如何 CatA_squeeze   覺得不好就說不好,我可以再努力的想出別的名字d(´・ω・`)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7-09, 12:10)巧達 提到︰ 「循環是嗎?這就難辦了。」
(循環的話倒是能試試看用聚魔陣但失敗的話有可能會毀掉整把刀......真頭痛)
巧達用手揉著自己的腦袋
「欸時羽關於我剛說的辦法我還要找時間研究一下,
現在就先用我之前說的將就一下吧。」
說完就從戒指裡拿出一隻筆走到旁邊坐著
「我要借你的刀用一下。」

場外:我是已經有想法了但還是不要亂搞好了 mayday

「嗯嗯,那麼就麻煩你了」時羽將刀遞給巧達,然後安靜的待在一旁觀察附魔的過程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