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7/3~)
只看該作者
「啃食一切的異獸啊....」時羽想像不太出來那是什麼樣的生物

”是說.....植物的味道....”畢竟非狼形態下的嗅覺能力不如狼的那麼敏銳,時羽只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植物的氣味

”還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時羽還聞到了一種他所無法理解的氣味,雖然他對這些味道感到好奇,但隨意蹭到他人身上聞氣味感覺有點失禮,還是之後再說吧
SIGNATURE:
角色卡
時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前一刻還正在說話的小咪被剛剛進來的人吸引走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因此夏綠蒂也沒有任何特別的不悅。
走近那人,身上帶有淡淡的青草味與他的名字「芽」十分相應。
根據他所說,他的世界似乎被某種異獸侵襲。

和剛剛離去那個叫南境天的人類有相似的困境。
原來這間酒吧也是某種求救地點嗎?一連兩起委託來到。

對於「芽」所述的世界夏綠蒂有些好奇。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幫上忙。

報名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0, 21:23)泠音 提到︰ 前一刻還正在說話的小咪被剛剛進來的人吸引走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因此夏綠蒂也沒有任何特別的不悅。
走近那人,身上帶有淡淡的青草味與他的名字「芽」十分相應。
根據他所說,他的世界似乎被某種異獸侵襲。
和剛剛離去那個叫南境天的人類有相似的困境。
原來這間酒吧也是某種求救地點嗎?一連兩起委託來到。
對於「芽」所述的世界夏綠蒂有些好奇。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幫上忙。
(2019-07-20, 18:14)巧達 提到︰ (嗯~這種地方也會有小孩喔...去看看好了)
巧達想了一下把手上的東西收了起來
接著又拿出了一根棒棒糖走過去
「小朋友要不要吃棒棒糖,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嗎」
巧達對著芽說道
(2019-07-20, 19:06)Tancred 提到︰ 「啃食一切生命的異獸嗎?還真是難得一見的東西。」同樣坐在吧檯的坦克雷德聽完芽的委託,放下手中的酒杯轉過身面對他。
「也讓我湊一腳吧,小傢伙。」
(2019-07-20, 20:35)潘二喜 提到︰ 「吞噬一切生命?」聽到小孩的描述,潘喜腦中出現一種肥胖惡魔的影像。
「那這任務大概會很適合我,有一些傢伙會很喜歡它的胃袋吧」
「小伙,算上我如何?」
(2019-07-20, 20:56)時羽 提到︰ 「啃食一切的異獸啊....」時羽想像不太出來那是什麼樣的生物
”是說.....植物的味道....”畢竟非狼形態下的嗅覺能力不如狼的的那麼敏銳,時羽只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植物的氣味
”還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時羽還聞到了一種他所無法理解的氣味,雖然他對這些味道感到好奇,但隨意蹭到他人身上聞氣味感覺有點失禮,還是之後再說吧



「久違了......雖說現為幼兒樣貌,但咱的實際歲數可連咱自己都記不清。」對於被當成小孩子,芽有些飄遠的眼神表達出與話語相反的喜悅,隨即收回眼神朝發言的眾人一個個看過去。

他的眼神先是頓在巧達身上,接著是小咪、時羽,最後在潘喜、坦克雷德身上停留,似乎是發覺什麼而露出一絲苦笑。

「這、的確是難得一見……此地沒人對此表示驚恐也讓咱頗訝異的。」

「若單一異獸對汝等應構不成威脅。」算是肯定眾人戰力,但芽的表情卻更加擔憂了些,「只是咱所見的異獸皆是成群結隊。」

「且以咱目前的能力,三人已是極限,更多......」後續的言語湮滅於芽的口中。



【基礎團團名】:驅逐異獸

【招收人數】:3人

【劇本類型】:戰鬥、抑鬱

報名名單:小咪、時羽、潘喜、坦克雷德、巧達、夏綠蒂

在場全部人都能知道的訊息:芽身上的植物氣味,嗅覺較強的能發掘另一股奇特的氣味(但一時間難以理解)

場內也要記得表示接受委託喔/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鼻子抽了抽,潘喜的臉上出現一個奇妙的笑容,「嘛,因為這裡是個有趣的地方嘛,你能存在那麼久反倒令我感到驚奇」

他換了個姿勢,右手食指隱約延伸出一道黑霧,若是對負能量有研究應該能看見圖案吧。
「光是讓你活著這麼久的技術就讓我對你那邊非常好奇了」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0, 22:56)卡普耶卡 提到︰ 「久違了......雖說現為幼兒樣貌,但咱的實際歲數可連咱自己都記不清。」對於被當成小孩子,芽有些飄遠的眼神表達出與話語相反的喜悅,隨即收回眼神朝發言的眾人一個個看過去。

他的眼神先是頓在巧達身上,接著是小咪、時羽,最後在潘喜、坦克雷德身上停留,似乎是發覺什麼而露出一絲苦笑。

「這、的確是難得一見……此地沒人對此表示驚恐也讓咱頗訝異的。」

「若單一異獸對汝等應構不成威脅。」算是肯定眾人戰力,但芽的表情卻更加擔憂了些,「只是咱所見的異獸皆是成群結隊。」

「且以咱目前的能力,三人已是極限,更多......」後續的言語湮滅於芽的口中。
「總之你不吃棒棒糖就是了。」
聽完芽的話巧達默默的收回手上的棒棒糖
「你同意的話我會盡力幫助你的,能的話可以說點關於
異獸的事情嗎?」或許是外表的關係巧達還是把對方當
成小孩子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0, 17:56)卡普耶卡 提到︰ 「小咪......有趣的名字。」
「哈...哈......見笑了,醫療對咱......無事。」
「咱的...所在的世界出現了啃食一切生命的異獸」

「啊哈哈…那麼可以囉?」
並不打算說出名字的真相,說完隨即把手放在芽的手上,開始感受對方身上氣的流動,並嘗試把他體內的陰氣吸進自己體內
「外星人什麼的我倒也打過幾隻,所以…」

對於植物,奇異氣味的反應:
沒有多說什麼就是了

對於唇語:
「…無,力,承,受?」小咪跟著唇語比出了嘴形,不過挺識相的沒有多問,轉過頭發現剛剛遇到的夏莉小姐,便輕聲說了句「芽似乎比了一些嘴形,需要就我看到的部分說一下嗎?」
擲骰結果

2d6 → 5[2, 3] 5治療骰個好了
SIGNATURE:
角色卡:CatA_slime_c 
面具形象跟頭像一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0, 23:57)小咪(little_mi) 提到︰
「啊哈哈…那麼可以囉?」
並不打算說出名字的真相,說完隨即把手放在芽的手上,開始感受對方身上氣的流動,並嘗試把他體內的陰氣吸進自己體內
「外星人什麼的我倒也打過幾隻,所以…」

對於植物,奇異氣味的反應:
沒有多說什麼就是了

對於唇語:
「…無,力,承,受?」小咪跟著唇語比出了嘴形,不過挺識相的沒有多問,轉過頭發現剛剛遇到的夏莉小姐,便輕聲說了句「芽似乎比了一些嘴形,需要就我看到的部分說一下嗎?」
「謝謝你,但是不用了。」即使不需要小咪的翻譯,夏綠蒂大概也猜得出芽到底說了些什麼。

圍繞在芽身周淡淡的時空之力與滿身的死氣。
「正在死亡」這種事情雖然是不存在的,但非常好形容此刻他的處境。

除此之外,還有一股微弱卻又熟悉的感受,觸痛著夏綠蒂的神經。
「先生,您身上有股我熟悉的氣息,若是您並不會覺得冒犯的話,能否告訴我那是什麼?。」

或許那股氣息與他所說的異獸或者那個世界有所關聯,也許能做些事前的因應。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很微弱的氣息…是單純疲勞還是…?) 似乎不太容易單憑這些線索判斷芽的身體狀況, 所以小咪大概整理了一下
(無力承受,植物,加上氣的強度…該不會…)
「我確認一下,單憑我們的力量有辦法驅散異獸嗎?」
SIGNATURE:
角色卡:CatA_slime_c 
面具形象跟頭像一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0, 23:50)潘二喜 提到︰ 鼻子抽了抽,潘喜的臉上出現一個奇妙的笑容,「嘛,因為這裡是個有趣的地方嘛,你能存在那麼久反倒令我感到驚奇」
他換了個姿勢,右手食指隱約延伸出一道黑霧,若是對負能量有研究應該能看見圖案吧。
「光是讓你活著這麼久的技術就讓我對你那邊非常好奇了」

「與汝所言並無關係,僅是爾等壽限天生如此。」芽重新揚起笑容回應,對於潘喜手上的圖案只流露出單純的好奇。


(2019-07-20, 23:51)巧達 提到︰ 「總之你不吃棒棒糖就是了。」
聽完芽的話巧達默默的收回手上的棒棒糖
「你同意的話我會盡力幫助你的,能的話可以說點關於
異獸的事情嗎?」或許是外表的關係巧達還是把對方當
成小孩子
(2019-07-20, 23:57)小咪(little_mi) 提到︰
「啊哈哈…那麼可以囉?」
並不打算說出名字的真相,說完隨即把手放在芽的手上,開始感受對方身上氣的流動,並嘗試把他體內的陰氣吸進自己體內
「外星人什麼的我倒也打過幾隻,所以…」
對於植物,奇異氣味的反應:
沒有多說什麼就是了
對於唇語:
「…無,力,承,受?」小咪跟著唇語比出了嘴形,不過挺識相的沒有多問,轉過頭發現剛剛遇到的夏莉小姐,便輕聲說了句「芽似乎比了一些嘴形,需要就我看到的部分說一下嗎?」
(2019-07-21, 02:05)泠音 提到︰ 「謝謝你,但是不用了。」即使不需要小咪的翻譯,夏綠蒂大概也猜得出芽到底說了些什麼。
圍繞在芽身周淡淡的時空之力與滿身的死氣。
「正在死亡」這種事情雖然是不存在的,但非常好形容此刻他的處境。
除此之外,還有一股微弱卻又熟悉的感受,觸痛著夏綠蒂的神經。
「先生,您身上有股我熟悉的氣息,若是您並不會覺得冒犯的話,能否告訴我那是什麼?。」
或許那股氣息與他所說的異獸或者那個世界有所關聯,也許能做些事前的因應。
(2019-07-21, 11:30)小咪(little_mi) 提到︰ (很微弱的氣息…是單純疲勞還是…?) 似乎不太容易單憑這些線索判斷芽的身體狀況, 所以小咪大概整理了一下
(無力承受,植物,加上氣的強度…該不會…)
「我確認一下,單憑我們的力量有辦法驅散異獸嗎?」

「在解釋異獸為何物之前,咱就仔細說一次詳細委託。」

「驅逐——也就是消滅咱所在世界現有的全部異獸。」

芽赤裸的腳掌踩上椅面,面向在場六人,「異獸雖說被稱為獸,但並未固定為一種樣貌,在咱所見異獸有咱認識的任一種獸類,也有非咱認知內的獸類。」

「異獸啃食一切生命,並會在啃食後自體分裂出同類。至於汝等力量……」芽像是要將小咪看透般專注盯著數秒,接著點頭,「是足夠的。」

「?」芽沒有在意小咪的碰觸,而夏綠蒂的疑問……他瞇起眼仔細感受了夏綠蒂的氣息後,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真是許久未見旅人了……孩子,汝僅是一時間無法辨別咱而已,畢竟咱已經如此虛弱。」

他抬起手,像是長輩般摸了摸夏綠蒂的頭髮。



【基礎團團名】:驅逐異獸

【招收人數】:3人

【劇本類型】:戰鬥、抑鬱

報名名單:小咪、時羽、潘喜、坦克雷德、巧達、夏綠蒂

在場全部人都能知道的訊息:芽身上的植物氣味,嗅覺較強的能發掘另一股奇特的氣味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是嗎?我還以為是什麼特殊技術呢」潘喜猛地握緊右手,面具小丑隨即消散在空氣中。

「那麼我要問一個提振士氣的問題......你能為這個委託付出什麼?」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