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7/3~)
只看該作者
在感受氣流嘗試找出問題時,這孱弱能量中奇異的能量讓小咪迅速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這個生物並不是人類

「這是…甚麼?」

小咪頓時有點慌張,因為第一次跟人型生物近距離接觸
「你不是人類吧,你是什麼?」

(2019-07-21, 13:41)卡普耶卡 提到︰ 「真是許久未見旅人了……孩子,汝僅是一時間無法辨別咱而已,畢竟咱已經如此虛弱。」

他抬起手,像是長輩般摸了摸夏綠蒂的頭髮。
聽到眼前這個生物對夏莉的描述,小咪自然認為夏莉也不是人類了,便轉頭看了夏莉幾秒

(2019-07-20, 23:50)潘二喜 提到︰ 右手食指隱約延伸出一道黑霧,若是對負能量有研究應該能看見圖案吧。
說完回頭又看到紫色頭髮的男子手上奇怪的娃娃竟散發跟自己一樣的陰氣,頓時,小咪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
(雖然也挺合理…不過這裡,究竟有多少人型生物是人類?)

小咪加入酒吧的第一步成功:意識到這裡基本沒半個正常人 meme_troll
SIGNATURE:
角色卡:CatA_slime_c 
面具形象跟頭像一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14:53)小咪(little_mi) 提到︰ 在感受氣流嘗試找出問題時,這孱弱能量中奇異的能量讓小咪迅速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這個生物並不是人類

「這是…甚麼?」

小咪頓時有點慌張,因為第一次跟人型生物近距離接觸
「你不是人類吧,你是什麼?」

”不是人類?”聽到貓臉少年的話後,時羽想起剛才聞到的味道

”嗯.....”時羽將面具稍稍拿起,獸化了頭部,用比人形時更加敏銳的嗅覺聞了聞

聞到了各種不同的味道,果然酒吧裡的人都並非是一般的人類

思考了下那淡淡的植物味究竟是什麼,然後在湊上去之前將全身都變為狼的形態

「失禮了」時羽蹭到芽身上聞了聞,記下他身上的味道後看了看對方的反應

”這是....什麼味道呢....”然後一邊靜靜的聽著芽對其他人的回應,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
————————————————————————————————————————
沒有反感的話時羽就是繼續蹭著(?).....不對,是沒有退開喔
SIGNATURE:
角色卡
時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看到面前鑽出的少年突然就變出一顆狼頭,看著現在整個都是狼的少年,小咪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
「嗚哇…看來酒吧裡面沒幾個人類啊」
同時也下意識地看了看剛剛那隻灰狼,發現它身上居然有長翅膀「…我更正一下,沒幾個正常的生物」
就算下一秒一隻貓突然開口講話大概也不會訝異到哪裡去, 畢竟又不是沒見過
只要確定他們不會傷人就好,對吧?
(以後問候要問他們是什麼種族才行…)

突然想cue一下那個會說話的貓貓,不要問我為什麼 meme_yaoming
SIGNATURE:
角色卡:CatA_slime_c 
面具形象跟頭像一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進食之後會自體分裂,那可是一不留神就能長成吞噬星球的東西,而且數量還失控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在此之上卻僅僅只要三人。」

坦克雷德翹起二郎腿,動作優雅的點上一根雪茄。

「真是有趣的委託人。」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坦克雷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小紅貓在慧理閉上眼睛後啪的張開了眼睛,扭扭身體從她手裡滑到地上。

然後小傢伙啪搭啪搭的走到提姆腳旁邊抬頭用爪子抓搔服務生的鞋子,咪呀咪呀的叫了起來。

----
找提姆玩(咪呀走開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你的意思是除了會大量增殖以外沒辦法提供任何消息嗎。」
巧達搜索了一下說
「那有沒有什麼能確認目標的特徵嗎,對了忘記自我介紹,我的名子叫巧達請多多指教。」
看見時羽的行為後
「欸原來你會拿下面具喔,話說你這又是什麼能力感覺很像德魯伊的獸變。」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14:51)潘二喜 提到︰ 「是嗎?我還以為是什麼特殊技術呢」潘喜猛地握緊右手,面具小丑隨即消散在空氣中。
「那麼我要問一個提振士氣的問題......你能為這個委託付出什麼?」

「除了咱所能付出的………其餘汝等發現之物就能取走。」芽的手指探進了髮絲內,幾聲輕響後掌心出現了三枝帶有三枚葉子,與髮色相同且包涵生命力的枝芽,然後將其中一枝交給潘喜後收回袖籠。

你們發現在枝芽出現的這一刻,芽原本舒展開來的髮絲又再度蜷縮回去,髮尾的枯黃甚至往上蔓延了一些。

(2019-07-21, 14:53)小咪(little_mi) 提到︰ 在感受氣流嘗試找出問題時,這孱弱能量中奇異的能量讓小咪迅速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這個生物並不是人類
「這是…甚麼?」
小咪頓時有點慌張,因為第一次跟人型生物近距離接觸
「你不是人類吧,你是什麼?」

聽到眼前這個生物對夏莉的描述,小咪自然認為夏莉也不是人類了,便轉頭看了夏莉幾秒

說完回頭又看到紫色頭髮的男子手上奇怪的娃娃竟散發跟自己一樣的陰氣,頓時,小咪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
(雖然也挺合理…不過這裡,究竟有多少人型生物是人類?)
(2019-07-21, 15:16)時羽 提到︰ ”不是人類?”聽到貓臉少年的話後,時羽想起剛才聞到的味道
”嗯.....”時羽將面具稍稍拿起,獸化了頭部,用比人形時更加敏銳的嗅覺聞了聞
聞到了各種不同的味道,果然酒吧裡的人都並非是一般的人類
思考了下那淡淡的植物味究竟是什麼,然後在湊上去之前將全身都變為狼的形態
「失禮了」時羽蹭到芽身上聞了聞,記下他身上的味道後看了看對方的反應
”這是....什麼味道呢....”然後一邊靜靜的聽著芽對其他人的回應,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

「爾等確實不是人,至於咱是什麼……對現在的咱而言已毫無意義。」伴隨著強烈落寞的語氣,芽的眼神顯露了極為深處的情緒,只是在時羽蹭上的那刻被驚喜給取代。

他伸出手輕撫時羽的毛,接著像是遇見喜愛之物的孩子般抱住。

(2019-07-21, 15:21)小咪(little_mi) 提到︰ 「…!?」 看到面前鑽出的少年突然就變出一顆狼頭,看著現在整個都是狼的少年,小咪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
「嗚哇…看來酒吧裡面沒幾個人類啊」
同時也下意識地看了看剛剛那隻灰狼,發現它身上居然有長翅膀「…我更正一下,沒幾個正常的生物」
就算下一秒一隻貓突然開口講話大概也不會訝異到哪裡去, 畢竟又不是沒見過
只要確定他們不會傷人就好,對吧?
(以後問候要問他們是什麼種族才行…)
(2019-07-21, 16:22)Tancred 提到︰ 「進食之後會自體分裂,那可是一不留神就能長成吞噬星球的東西,而且數量還失控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在此之上卻僅僅只要三人。」
坦克雷德翹起二郎腿,動作優雅的點上一根雪茄。
「真是有趣的委託人。」
(2019-07-21, 16:26)巧達 提到︰ 「你的意思是除了會大量增殖以外沒辦法提供任何消息嗎。」
巧達搜索了一下說
「那有沒有什麼能確認目標的特徵嗎,對了忘記自我介紹,我的名子叫巧達請多多指教。」

「抱歉,是咱少說了一些事……巧達和…這位。」芽鬆開手,像幾人點頭表示歉意。

「異獸除了類似獸類外,外貌為完全的暗色。」

「此外無須擔心分裂到無可收拾的地步,異獸必須生命才能分裂,而咱世界的生命已經……」他輕歎了口氣,「因此咱才來此地尋找人手將剩餘的異獸消滅。」


【基礎團團名】:驅逐異獸

【招收人數】:3人

【劇本類型】:戰鬥、抑鬱

報名名單:小咪、時羽、潘喜、坦克雷德、巧達、夏綠蒂

確認名單:潘喜

在場全部人都能知道的訊息:芽身上的植物氣味,嗅覺較強的能發掘另一股奇特的氣味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接過枝枒,潘喜將其放在手中把玩了一會便放入空間包當中。

「雖然不是很確定,不過你這樣不會出問題嗎」看了對方枯黃的髮尾一眼,潘喜很確定剛才收到的東西與眼前之人有關。

「值得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時羽沒有反抗,靜靜的任由對方抱著自己

「?!」在思考氣味所代表的意義的同時,心裡莫名的產生了一股恐懼,不過為了不驚動到他人,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

「對了,俺是時羽....」對方鬆開手後,時羽退回原本的位置,然後變回了狼人的形態
SIGNATURE:
角色卡
時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13:41)卡普耶卡 提到︰ 「與汝所言並無關係,僅是爾等壽限天生如此。」芽重新揚起笑容回應,對於潘喜手上的圖案只流露出單純的好奇。

「在解釋異獸為何物之前,咱就仔細說一次詳細委託。」

「驅逐——也就是消滅咱所在世界現有的全部異獸。」

芽赤裸的腳掌踩上椅面,面向在場六人,「異獸雖說被稱為獸,但並未固定為一種樣貌,在咱所見異獸有咱認識的任一種獸類,也有非咱認知內的獸類。」

「異獸啃食一切生命,並會在啃食後自體分裂出同類。至於汝等力量……」芽像是要將小咪看透般專注盯著數秒,接著點頭,「是足夠的。」

「?」芽沒有在意小咪的碰觸,而夏綠蒂的疑問……他瞇起眼仔細感受了夏綠蒂的氣息後,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真是許久未見旅人了……孩子,汝僅是一時間無法辨別咱而已,畢竟咱已經如此虛弱。」

他抬起手,像是長輩般摸了摸夏綠蒂的頭髮。
他抬起手,像是長輩般摸了摸夏綠蒂的頭髮。
幼兒般的手輕騷著夏綠蒂蓬亂的頭髮,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六萬年前,與生父母短暫生活的歲月。
與⁢十六年後……訣別時,那似是鼓舞、是祝福,也是離別的輕撫。

或許是因為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芽的直接的撫摸。
夏綠蒂感受到一絲浩瀚卻又空虛的力量。
夏綠蒂似乎知道了這股刺痛神經的氣息為何?

「你⁢…⁢…」
最後,夏綠蒂仍沒有將心中的話說出來。

這已是第二次見證這個過程。
生命亦是如此、記憶亦是如此,萬物皆有凋亡之時。
命運之弦也從未給予寬容,本該逝去的就該離去。

但和上次不同,這並不是自然發生的過程。
旅人本就不是絕情無義之輩。
或許?還有一絲轉機。

「……我的名字是夏綠蒂。是一名時空旅人,我想您大概也見過我族的前輩吧?雖然沒有他們那種能耐,但驅逐異獸這種事情我想我還是能做到的。」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