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7/3~)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17:50)卡普耶卡 提到︰ 「除了咱所能付出的………其餘汝等發現之物就能取走。」芽的手指探進了髮絲內,幾聲輕響後掌心出現了三枝帶有三枚葉子,與髮色相同且包涵生命力的枝芽,然後將其中一枝交給潘喜後收回袖籠。

你們發現在枝芽出現的這一刻,芽原本舒展開來的髮絲又再度蜷縮回去,髮尾的枯黃甚至往上蔓延了一些。

「抱歉,是咱少說了一些事……巧達和…這位。」芽鬆開手,像幾人點頭表示歉意。

「異獸除了類似獸類外,外貌為完全的暗色。」

「此外無須擔心分裂到無可收拾的地步,異獸必須生命才能分裂,而咱世界的生命已經……」他輕歎了口氣,「因此咱才來此地尋找人手將剩餘的異獸消滅。」
「是這樣嗎......。」巧達沉默了一會
「抱歉讓你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
說完又拿出自己的法杖
「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請讓我試一下。」
把法杖點在芽的頭上
只見法杖的頂端凝聚出了一滴含有生命力的露珠滴在芽的頭上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18:46)泠音 提到︰ 他抬起手,像是長輩般摸了摸夏綠蒂的頭髮。
幼兒般的手輕騷著夏綠蒂蓬亂的頭髮,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六萬年前,與生父母短暫生活的歲月。
與⁢十六年後……訣別時,那似是鼓舞、是祝福,也是離別的輕撫。
或許是因為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芽的直接的撫摸。
夏綠蒂感受到一絲浩瀚卻又空虛的力量。
夏綠蒂似乎知道了這股刺痛神經的氣息為何?
「你⁢…⁢…」
最後,夏綠蒂仍沒有將心中的話說出來。
這已是第二次見證這個過程。
生命亦是如此、記憶亦是如此,萬物皆有凋亡之時。
命運之弦也從未給予寬容,本該逝去的就該離去。
但和上次不同,這並不是自然發生的過程。
旅人本就不是絕情無義之輩。
或許?還有一絲轉機。
「……我的名字是夏綠蒂。是一名時空旅人,我想您大概也見過我族的前輩吧?雖然沒有他們那種能耐,但驅逐異獸這種事情我想我還是能做到的。」

「咱相信妳能做到的,夏綠蒂。」芽收回手自袖籠取出第二枝枝芽,交到夏綠蒂手上。

(2019-07-21, 18:18)時羽 提到︰ 時羽沒有反抗,靜靜的任由對方抱著自己
「?!」在思考氣味所代表的意義的同時,心裡莫名的產生了一股恐懼,不過為了不驚動到他人,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
「對了,俺是時羽....」對方鬆開手後,時羽退回原本的位置,然後變回了狼人的形態
(2019-07-21, 17:56)潘二喜 提到︰ 接過枝枒,潘喜將其放在手中把玩了一會便放入空間包當中。
「雖然不是很確定,不過你這樣不會出問題嗎」看了對方枯黃的髮尾一眼,潘喜很確定剛才收到的東西與眼前之人有關。
「值得嗎?」

「時羽……很好的名字。」芽雙手兜在袖籠裡,像之前幾人報上名字時一樣複述了名字。

似乎這樣讓芽感到喜悅,他以這樣的喜悅回應得到枝芽的潘喜,「對咱而言,這一切都值得。」

(2019-07-21, 20:59)巧達 提到︰ 「是這樣嗎......。」巧達沉默了一會
「抱歉讓你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
說完又拿出自己的法杖
「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請讓我試一下。」
把法杖點在芽的頭上
只見法杖的頂端凝聚出了一滴含有生命力的露珠滴在芽的頭上

露珠滲入了芽的髮絲,一瞬間翠綠髮絲閃爍著貌似陽光反射的光芒,但下一秒便恢復原本乾枯的模樣。

「……可惜此物對咱已無用處。」芽摸了摸露珠滲入的地方,似乎是認出了巧達手中法杖的來歷,露出有些懷念的表情。


【基礎團團名】:驅逐異獸

【招收人數】:3人

【劇本類型】:戰鬥、抑鬱

報名名單:小咪、時羽、潘喜、坦克雷德、巧達、夏綠蒂

確認名單:潘喜、夏綠蒂

在場全部人都能知道的訊息:芽身上的植物氣味,嗅覺較強的能發掘另一股奇特的氣味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21:39)卡普耶卡 提到︰
「咱相信妳能做到的,夏綠蒂。」芽收回手自袖籠取出第二枝枝芽,交到夏綠蒂手上。
軟嫩的枝芽落在夏綠蒂的掌心。
因不知何物,夏綠蒂用手指輕輕搓揉。
翠綠的新芽在指尖留下淡淡的芳香與一絲偉力。

夏綠蒂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最後還是未將它退回。

仔細想想,這已不是第一次從「他們」的手上接過東西。
或者,這才是為人父母的真正感情?

揉輦著芽所述的一切。
最後停在他的名字之上。
芽……嗎?
這稱呼可真是無比貼切,無論是誰……至始至終,我們都仍在路途。

收起向著四面八方擴散的情緒,以免魔性的魅力再次暴走。
用平靜的語調回答:「嗯,我知道了。」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1, 21:39)卡普耶卡 提到︰ 露珠滲入了芽的髮絲,一瞬間翠綠髮絲閃爍著貌似陽光反射的光芒,但下一秒便恢復原本乾枯的模樣。

「……可惜此物對咱已無用處。」芽摸了摸露珠滲入的地方,似乎是認出了巧達手中法杖的來歷,露出有些懷念的表情。
看著眼前的畫面巧達默默的縮回手
「抱歉沒能幫到你,說實話我對於你說的異獸也沒
有什麼好的辦法能處理。」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到她喝完水後身體的變化,以及被那位少年魔法師在頭上滴了水之後的結果,小咪得出了一個結論「…好吧,如果說水能量能夠多少幫到你的話,這個應該夠用,全部物質化的話大概是一個大罐寶特瓶的量」
說完小咪把手上裝上錐型物體的方塊遞了出去
「 還有,你那個世界的魔法強度我蠻好奇的…可以請你戴上這個東西嗎?」 說完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錶拔了下來, 試著裝到芽的手上

手錶功能:測試該物體可以使用的魔力強度(以及在目前環境下能夠使用的強度),並以數據方式顯示
下一個要戴錶的應該會是巧達,因為是“魔法師”CatA_squeeze
SIGNATURE:
角色卡:CatA_slime_c 
面具形象跟頭像一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唔....要是俺也能幫上什麼忙就好了....」時羽看了看周圍的其他人,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無用,他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SIGNATURE:
角色卡
時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是嗎?」看著眼前人,潘喜在心裡為他獻上敬意,雖然他這輩子最不想成為這種人。

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太簡單了,太過分了。

「我的名字是潘喜,希望委託結束後你還能活久一點呢」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9:19)泠音 提到︰ 軟嫩的枝芽落在夏綠蒂的掌心。
因不知何物,夏綠蒂用手指輕輕搓揉。
翠綠的新芽在指尖留下淡淡的芳香與一絲偉力。
夏綠蒂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最後還是未將它退回。
仔細想想,這已不是第一次從「他們」的手上接過東西。
或者,這才是為人父母的真正感情?
揉輦著芽所述的一切。
最後停在他的名字之上。
芽……嗎?
這稱呼可真是無比貼切,無論是誰……至始至終,我們都仍在路途。
收起向著四面八方擴散的情緒,以免魔性的魅力再次暴走。
用平靜的語調回答:「嗯,我知道了。」
(昨天, 12:36)巧達 提到︰ 看著眼前的畫面巧達默默的縮回手
「抱歉沒能幫到你,說實話我對於你說的異獸也沒
有什麼好的辦法能處理。」
(昨天, 13:34)時羽 提到︰ 「唔....要是俺也能幫上什麼忙就好了....」時羽看了看周圍的其他人,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無用,他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不必過於介懷。」芽平淡的語氣是回應巧達和時羽,但或許也回應了夏綠蒂。

(昨天, 12:53)小咪(little_mi) 提到︰ 看到她喝完水後身體的變化,以及被那位少年魔法師在頭上滴了水之後的結果,小咪得出了一個結論「…好吧,如果說水能量能夠多少幫到你的話,這個應該夠用,全部物質化的話大概是一個大罐寶特瓶的量」
說完小咪把手上裝上錐型物體的方塊遞了出去
「 還有,你那個世界的魔法強度我蠻好奇的…可以請你戴上這個東西嗎?」 說完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錶拔了下來, 試著裝到芽的手上

「咱…………罷了。」對小咪遞過來的方塊,芽露出苦笑抬起手似乎是想拒絕,但隨即又嘆了口氣,推拒的手轉而接過。

只是在小咪試圖將錶裝上自己手時輕按住了對方的手掌,猶帶苦笑痕跡的臉龐注視著面具後的眼眸,接著收回手掌。

同時,一枝枝芽出現在小咪掌心。

(昨天, 16:33)潘二喜 提到︰ 「是嗎?」看著眼前人,潘喜在心裡為他獻上敬意,雖然他這輩子最不想成為這種人。
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太簡單了,太過分了。
「我的名字是潘喜,希望委託結束後你還能活久一點呢」

「潘喜。」同樣的再次複述,只是在一次次詢問與回應中,他苦澀的笑容洩露出了某些內心極為深沉的想法。



【基礎團團名】:驅逐異獸

【招收人數】:3人

【劇本類型】:戰鬥、抑鬱

報名名單:小咪、時羽、潘喜、坦克雷德、巧達、夏綠蒂

確認名單:潘喜、夏綠蒂、小咪

在場全部人都能知道的訊息:芽身上的植物氣味,嗅覺較強的能發掘另一股奇特的氣味

再一次回應就要出發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20:27)卡普耶卡 提到︰ 「不必過於介懷。」芽平淡的語氣是回應巧達和時羽,但或許也回應了夏綠蒂。


「咱…………罷了。」對小咪遞過來的方塊,芽露出苦笑抬起手似乎是想拒絕,但隨即又嘆了口氣,推拒的手轉而接過。

只是在小咪試圖將錶裝上自己手時輕按住了對方的手掌,猶帶苦笑痕跡的臉龐注視著面具後的眼眸,接著收回手掌。

同時,一枝枝芽出現在小咪掌心。


「潘喜。」同樣的再次複述,只是在一次次詢問與回應中,他苦澀的笑容洩露出了某些內心極為深沉的想法。
當芽遞交出第三根枝芽,那股氣息又又弱上幾分,就算夏綠蒂凝神探索,也因為太過虛幻而無法確認是否存在。

「黎明與黃昏,踏上征途的戰士。願風與星辰隨行。」
這是已滅亡的——「命運侍者」,送別戰士的祝詞。
夏綠蒂用標準的諾倫人語輕喃。
不知道被瀰漫在酒吧中,那股法則翻譯成什麼樣的語言。

確認此次隨行的同伴,
那個名叫小咪的人類與潘喜的活死人……記得剛剛進入時似乎與他有過小小衝突,但是……這不重要了。
若想在異獸叢生的世界存活,就已不是計較這種事情的時候了。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